2020年2月诗作5首

◎林思彤



〈不见不散〉

孤独的人走到夜里
抚摸风
也被风抚摸

孤独的人放弃一封
遗失读者的信件
字,一块块,垒成高塔

而孤独的人哪
站在塔顶
瞭望孤独的人间

孤独的人走进夜里
走着走着
把自己弄不见了


〈厨房的灯总要彻夜亮着〉

厨房的灯总要彻夜亮着
方便随时帮心爱的人
煮一碗夜宵
孩子似夏天的秧苗疯长
所有的父母只差
只差没把自己的肉割下来

父母的腰背是秋天佝偻的枯藤
所有的孩子,恨不得
将自己的骨头熬汤
让他们喝下后
依然是挺立伟岸的模样
剩下的一切,只好留给爱人
掺入当归煮一碗忠诚的下水汤

厨房的灯总要彻夜亮着
耗子们活得阴暗
要照亮牠们,感受明亮
多么美好,而生命充满机会

厨房的灯总要彻夜亮着
所有我心爱的人,成了鬼魂
仍旧记得回来,陪我
吃一碗夜宵


〈抵制春天〉

取巧的桃花,忍住骨子里的暴烈
识相的保持沉默,束紧腰身
一个个垂下软软的颈项

媚俗的樱花也不敢恣意妄为
说好的张扬的粉红色噪音
还困在顽固的雪里

这个春天已被众神抵制。
不许三月来临,杨柳捉弄微风
连擅长挑拨离间的杏花,都不语

谁该点万物的名
点贪睡而迟到的万物的名
点压抑住爆裂的欲望的万物的名

整夜整夜熬着,熬着整夜整夜
等一枚柳叶铸成小刀
割开春天被抵制的咽喉


〈晚风的雕刻〉

必须高高托举一枚松果
让孩子们都能被看见
晚风雕刻那些没有面容的
不愿醒来的孩子

松果,它没有肉
没有攻击性的尖刺
只有嶙峋的瘦骨
必须被松鼠啃成球棒
必须放在相片里点缀
甚至必须漆成金色

在晚风中,懂得节制春天
节制情感和眼泪,明白
语言文字是塑身马甲
所有的人到了中年
都被晚风雕刻
有人日益消瘦几近失踪
没有任何讯息;有人愈发
癫狂躁动,传播灾难
展示自己的形容如此恐怖

早已忘记自己
被雕刻成一枚松果
需要晚风托举


〈生日为之一种回炉〉

这一年,我将
使用半生的姓名舍去
自愿回炉,期望以婴孩的纯洁
面对这个世界。有时候
好多于坏,更多时候
不好也不坏的世界

这一次,终于肯承认
没有能力改变世界
甚至命运都无法改变
缴了太多学费
只为明白自己的无能

这一年哪,流了太多眼泪
却无法降温,火宅中
一树又一树的桃花疯长
却始终没有好果子吃
那么炙热,我在火中赎罪
回炉就是重炼,再受一身炮烙

生日为之一种回炉
煎熬数年,我送给自己
一本学位论文
和手腕上的红色分号
这就是人生的隐喻
每日写了又删,删了又写
仍旧是分号;没有句点

生日,为之一种回炉
一个人清清白白
如此甚好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