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6年1-6月诗选

◎一地雪



斑斓

因此,我们制造泡沫
吞霾雾,在旧与新中怀念旧。
但我还是在新年为你写
第一首诗,借以度量你的重。
将,渐次衰老支撑下去
并无不平静。阅读,喝茶,咳嗽,
窸窸窣窣像个没长大的老人。

是的,新年。无声息。
我已记不清有几次听不见新年的
脚步了,为此常常抱怨是你所
赐,并不检讨我被时光
磨得光亮的迟钝。而又
囿于对岁月的无奈总是
不了了之,跟随这无声听新年
的摆布。这是我们的幸福还是
我的幸福,一次次,又次次,
说不清。我总在被被动挟持

就像
我给你斑斓却不能阻止你斑斓。
你递给我玫瑰瞬间变成柳,而却听
不见柳叶枯碎的美妙。

2016-1-1

悼炎阳

花朵被哀伤绑架成花圈。
挽联被诗人泼墨到离伤隐。

冬月的空调拼命煽动着冰,
黎明在黑暗中堵车,哀乐凝固眉梢。

我经历着又一次比死
更痛的生。比生更生生不息
的无奈,不可抗。而你

像一个安静的少年置身
事外。只专注于一词,一语,一个
标点的行走。你面前的

撕心裂肺正在割断你与这个尘世
最后的连襟。或者说是对你教鞭的祭奠,
人世间最后的俗。而于你,现在

宇宙轻似一片冰冷的火焰。你和
诗神莞尔弹拨着火焰的喉舌。却独独
不见,长江路八十号旁你颔首微笑。

2015.12.31—2016.01.01

滋味

今天,我们谈论生死在滋味小厨里。
这貌似天大的话题此时
不轻也不重。轻于死。重于生。
是的,活着的未知远远
大于死去。就像活着的勇气

无不在日日承载着不死之重。
你说,早死的人是前世做下
的罪孽少。那就是说长寿者要用长寿
赎罪才能解脱。这多么荒谬。但
又难以推翻。而恰恰是

世间几乎所有人都在祈祷长寿。
死与生,究竟有何区别
穷其一生我们都不能做出正确回答。
所以今天,我不想陷入绕口令
不想揭开自己的愚钝,不想

与哲学对抗。但还是情不自禁想
到生死,因着炎阳,因着许多早死的
亲朋。此刻,我们吃素
用以祭奠也用于洁身。在滋味小厨里
允许我们迁就自己,暂时搁下
生生死死。

——给亚刀
2016-1-1

    
暮色满地

暮色落满地。伫立于
炉灶旁隐隐不安。
或许为窗缝钻进的寒风若
隐若现的雪花?都不是。
腊月是个薄情者诱人悲伤。

炉灶上的粥渐渐发粘,
饥饿的人远在征途。
这四周汽笛的静寂是个骗局
如那滚烫的泪珠滑过腮边
暮色满地。

2016-1-12

仿佛疾书只是一种快乐

把手机垫在一片纸下在
昏暗的鸣叫中,疾书。

我不知道光将要抛弃我还
是我执拗地背离光。这黑暗
迷离如奔驰的寒风踉跄掠过树梢。

而在这样的子夜,我心中
悲伤的火车载着幸福的回忆一
次次驶向未知——

未知。因为我一点都不明白
余下的时光,该搁置何处?
惶惑的苦涩悄然爬上舌尖。

2016-1-12

十年*

十年不过是一只鹭鸟在
白河上一点,飞走。
太阳从远处无名塔尖坠落又爬上
金红的小区楼顶。十年
是一节型钢,从车间
南门走到北门,割裂、焊接
再装车运至新生。十年只不过
是精神的一次迁徙,
灵魂被中年不断淬火。
是一点墨,溅到生命的履历表上。
是化妆师将我面部的
伪装剥落,再一点点把
生活的真相涂满。

偶闲,我反复
问自己,十年里,柳树究竟
扮演了几次柳树,月季
被钢渣掩埋了几回。
除此还能有什么?
我已学会小觑光阴
它多么微不足道。
而更多的美好是光阴
的流逝。比如冬天银丰路上风
吹落冬青的果实被一群鸟儿
叽叽喳喳虏走。

2016-01-19;4.19;
*——谨以此纪念迁居南阳十周年。

夜读

书本在冰冷的卧室睡得太久
暖气将它唤醒。
我的指尖翻转于纸刃上,
这疼的愉悦!阅读是多么急切
如此,一遍遍抚摸着这
小小的钢铁肉身,无人知晓。
万物流溢明亮的严寒。

2016-01-19

失眠诗

我讨厌生命,因为它不能给我自由。

爱情是一只空玻璃杯
里面盛满了虚幻,一不小心
就会摔得粉碎。

2016-01-19

无声

只有我能听到落雪的静寂。
从车门里出来
看见几朵雪花在天空打旋,像极了
我刚刚从职场逃匿。而
天空灰蒙无边。

2016-01-26

当我

当我尽情享受一杯茶的孤寂
当迟钝的电脑将文字藏于
十指。哦乌托邦
——子虚乌有。这对抗源于日上三竿
的太阳,站在醉醺醺的乌云上。
这阴阳交替的恩赐。
我尽情消受。

轰隆隆的行车正在休眠。
而世间,流水分秒不断
你的铁锤正在击打——

2016-2-16

这个下午

这个下午,江山变成一片
羽毛坠入静寂。
好像一切进入史前。一开始
我与一只蚂蚁搏斗仅仅
是一只,到后来变成一群。

我说不清究竟犯下何罪
让我惹恼一群蚂蚁。其实
我也像它们一样被自己踩在
脚下。那么随意、自然
在命运的奔跑中

我真的像它们一样
只想拥有一次爬行的尊严!
尽管这尊严轻如江山
重似羽毛。在我低低的灵魂上

2016年2月19日

苍凉

只不过是四只马蹄换成了四只车轮
就狼烟滚滚。这多劫的公路,
被一群乌龟轮番云雨。

那天

那天,你迎着太阳坐在小饭馆前。
我看见你脸上行走的月光明亮
柔软,奕奕的神采潜入
我寂寥的记忆,若雨后春笋。

我第一次发现这美
从你脸上泛滥,奔流于我宁静的心扉
这上帝恩赐的愉悦!

之前总以为你的脸只是一张标签
停在我眼睛里的符号。或许
我从没有好好看过只任他自顾自
在我的时光中晃来晃去。咳
世间有多少事情就是这样的——
美,并非谁都能专享。当你面对它
从不用心,错过了美的机缘。


午后茶

她滚动的喉结在吞咽
生命的微澜。三月,春风在院子里
奔跑如桃花摇曳灿烂。
可桃花是会杀人的,就像
春风举起巨大的扫帚
将尘世扫落在干净的车顶。

此时,桃花的小嘴张开
张张殷红,吮吸着碧绿的玻璃
园杯。茶尖微倦,壁影婀娜
清香漫上木桌。在午后
一个春天的午后
清明的脚步悄悄逼近。

她不忍看那窗外的天空
被满腹心事揉皱。
钢铁的叮咚在云朵的夹缝里
漫游。仿佛双耳也
灌满了茶,红茶绿茶
桃花茶。无论此时
何年何月何地,只将这午后
慢慢啜饮。

2016年3月28日

时光

现在,想起清晨
十字路口的两个大男孩

他一手拎着一塑料袋
油条,一手抓了一根塞到

嘴里。眼神漫无目的
悠悠伫立路口,咀嚼像

咀嚼四月的花朵,生命
的灿烂。另一个,在

路肩上行走,步履有点快
唇上叼着一根烟卷,烟雾

袅袅从他俊俏的脸庞升起。

他们颀长的背影就那么
在我车窗外匆匆一闪。

这一刻却绣刻在,我甚至
都没来得及看清他们的

记忆里。或许,他们打捞了
我远逝的昨天?或许

我触摸到了青春的软肋。
也或许,那时我想到了自己的或许
一切如风吹去。

2016.04.18

悼二姨

直到你离去的沉痛在清晨的
鸟鸣中醒来。
微曦带着黑暗我以
七分迷醉想念,越来越清晰

在眼角骤然的疼痛中。
另外三分,隐藏于
旧事的追忆里。
你的离去
让我去世的亲人茁壮,
健在的亲人更加稀薄。

我曾在你的教鞭下
学习敬畏,品童年的味蕾。
我曾离你三尺
不敢抬头看讲台上你的容颜,
她映红了整个黑板。
后来,你的一生
在我记忆里浓缩成一个
永远的拥抱,那时

母亲躺在堂屋正中
灵魂尚未走远。我的泪还没
流尽。那时我不会知道
多年后这个清晨,
我在无梦的黎明醒来,犹如
往常。而你的美貌推开
阳台的花香,就这么
敲打着我久远的记忆
让疼痛有了新的质地。

2016年4月

公交车上

在公交车上,好似刻意安排的
一段路程
其实,我什么也没看到
只有流窜的风在灰色的街肆
冷不丁打旋,让晦暗
荡起肃穆、宁静。我忽然流泪,

忽然再次想到了死亡。
——当脊背掀起疼痛的波浪。

水泥墙。烩面馆。
灰蒙蒙塞满的空。
这些熟悉的建筑陌生得犹如梦境。
仿佛,公交车后退
后退在几秒中。
而我知道你只是一个命运玩笑。

直到农村信用社像一部
默片中的潜艇,
划行在我湿热的双眸。

2016年5月11日

致哀

我羡慕短发,犹如
我羡慕长发的飘逸。从什么
时间开始?
这预示着我在改变自己并试图
接受衰老。

但现在,我依然保留
长发,只是略短。
我知道
这是潜意识在挽留即逝的
中年,略带一点点
奢望青春的挣扎。

可但是,仅仅只是一个
但是,生命会让之转瞬即逝
痕迹空无。

2016.5.16

快乐

我把她从公交车上搀下来。
她朝我感激地笑笑。

举手之劳!
但我倏然发现了我的存在。
这时,我真的活着。

这足以让斑马线
在长长的阴郁中明亮,并赐我
快步穿越的理由。

而行人如树
为我撑起一片片枝叶


2016.5.15

端午

一夜无梦。
睡眠把我钉在疲劳的棺木上
机器吐信
舔舐后窗的光亮。
旧宅如雨,邻居的嗓音新添沧桑。

起床。梳洗。恍惚
小童在巷子里滑雪板。
手机铃扑打着灰尘。

我在这云洗的窗口伏案。
计算器低吟幸福。
新茶催情,连表格都在亢奋。

机器转动。
四处静谧如水。

2016.6.9日端午节

每个人

每个人都是为别人活着。
每个人从出生就奔向死亡。
这像是神的布道。又
不像。

2016.6.13

中年

在月季的摇曳里我吃它时光
被焊枪粉碎。
工厂正在吃掉我
我的中年。
我的中年在
车间门口月季殷红的吞咽细嚼。

我的中年在省道上,汽车
用飞尘掩埋时速。而
我的记忆在一点点退潮。

2016.6.10

其实

其实,我不必说出任何意象
你在我的瘦诗里已住了三生
每一生都是顺水漂泊我已
将水撕碎咬破。

其实每一朵浪花
都是宿命。

2016.6.7

民主街

民主街是我记忆的旗帜
每次经过
它都那么陌生
陌生的风撕扯着记忆的锦缎

2016.5.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