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时期|乌城2020年2月诗存

◎乌城



      整理这个月的诗,关于“居家防疫”的有三十几首。“居家防疫”,对我而言,主要是居家。


居家·草莓

自家产的大草莓
新摘的大草莓
小区门口的女人叫卖
季节更迭
大棚里的春天
应该已经很繁茂了
少了采摘的游客
城管照常工作
城管车来了
卖草莓的车就走了
城管车走了
卖草莓的车又来了
2020-2-29


居家·飙

“红绿灯时
遇到飙车的摩托
一左一右
在空旷的大路上疾驰”

一个武汉小伙
记述送德国妻儿
撤侨回德国时
提到武汉的飙车党
一笔带过

他们也出现我的窗外
划破规则
向来如此
空旷大街有时不寂寞
2020-2-28


居家·口罩

带着口罩
人也能分出美与丑
2020-2-28


居家·理发

父亲说
不知道现在
能不能理发
母亲说
不差这几天
千万不能大意
再坚持几天
我也遵照执行
2020-2-28


家居·存疑

偏方治大病
小诊所出神医
2020-2-28


居家·居家

看书学习备课
讲网课
与父母老婆孩子相处
吃饭睡觉
每周与父亲小酌两次
居家
主要是居家
虽然也
看新闻
看朋友圈
转发朋友圈
2020-2-27


居家·承诺书

我在网上通知学生考试
回复时承诺
“守时守信”
他们也就回复了
高三
不用回复
“自愿参加网络辅导”
2020-2-27


居家·虚惊一场

深夜的朋友圈
转发寻人启事
已经报警了
稍晚一点又说
女孩找到了
多希望最近的很多事
都是虚惊一场
2020-2-27


居家·阳台舞

上午父亲跳
下午母亲跳
中间我会挤个时间
在阳台上
做软件上的健身课程
2020-2-27


居家·大喇叭

每天早九点
到晚八点
循环播放不停
停一会儿怎么样
免得扰民
万一正赶上
检查呢

出入卡就不用了吧
让业主背诵
喇叭里的内容

你天天听
你背下来了吗
估计已经有了免疫力
2020-2-27


居家·听


然后骂
对骂
有一天只有
女人声嘶力竭
接着一阵钝响
好多天的沉默
沉默更惊心
今天传来隔壁女人
长时间唱歌的声音
不好听
却挺欢乐
2020-2-26


居家·手艺

妻子和女儿
蒸蛋糕炸油条
烤羊肉串
我觉得蛋糕最成功
女儿说哪里哪里
还是泡柠檬水最成功
网友更谦虚
晒失败的手艺
据说酵母卖光了
二月二这天
女人们晒出
给老公孩子理发的手艺
忍不住笑
借用西毒何殇的话
“一个民族不能光给女人剃头”
还得被女人剃头
2020-2-25


居家·孩子

退休官员的
颂歌诗
评论区很热闹

“前方吃紧
后方紧吃
只不过吃的是人血馒头”

“我们政教处征集的有
很多这样的文章”
2020-2-22


居家·电大

网络授课
让我不断想起
曾经的
广播电视大学
借以讽刺疫情期间
网络教学吗
被一个比喻绑架
首先对自己就不公平
我授课的感悟是
至少不要
像广播电视大学一样
在屏幕上满堂灌
一言堂
2020-2-22


居家·科技清单

家里添置了
一台触屏电脑
两个手写笔
一个手写板
一个USB-C扩展坞
一台双千兆路由器
宽带升级为200M
还新买了
打印机墨盒
打印纸
这是讲网课的我
和听网课的女儿
被因疫情突如其来的
现代化网络教与学
一次次折磨
迫不得已的选择
2020-2-19


居家·就一个

去小区门外
取快递
正赶上一个女孩
寄快递
只有一个口罩
快递小哥问
就一个
女孩说
就一个
2020-2-17


居家·存目

存目
存目
存目



贴在
留言区
2020-2-17


居家·阅读理解

不提倡
不鼓励
不希望
不建议
每位教师
开网络直播课

提倡
鼓励
希望
建议
每位同学
自主自律安排好
假期学习生活
2020-2-17


居家·行踪

10086的一条短信
“经您授权后可
查询您近15天和30天内
途经的省市信息”

我查询了
收到二次确认短信
确认了
看到了我的行踪

不查询不确认
我的行踪依然
在电信设备上存储着
我不在意被人知道
但在意是否有人
在意我的行踪被人知道
并为我保密
2020-2-15


居家·新闻

看一份官员
答记者问实录
我想起
一则网络搞笑视频
面对母亲提问乘法口诀
女孩哭着说
三五一十五太难了
2020-2-15


居家·出入卡

和业主吵架的
社区的女孩
质问电话那边的主任
到底发不发号
还是直接发出入卡
我们这没有了卡在哪儿啦

第二天我再去
不发号了
也不用排队了
还是那个女孩
在质问电话
我们这儿哪有汽车出入证
谁告诉你业主
该到我们这办汽车出入证
2020-2-14


居家·疫情期间两部电影挺火

一部《传染病》
一部《寄生虫》
2020-2-11


居家·雪

雪下了两天
母亲多次念叨

杀灭了空气中的病毒

网络上有人担心
雪把病毒带到地面
增加了传染机会
专家说
这是多余的担心

我告诉母亲
专家没说雪能杀灭病毒
随后又觉得
这是多余的解释
2020-2-8


居家·元宵节

城市道路本来拥堵
都居家
即使元宵节
也不拥堵

元宵节本来热闹
都居家
即使还有个元宵晚会
也只是添堵
2020-2-8


居家·二月七日

上午
在朋友圈
转了两条微信
过了一会儿
微信内容都被删了

中午在另外公众号
转发两条同样内容的微信
为那些我身边
第一次转发被删内容的人
2020-2-8


居家·思危

居家防疫
不走亲访友的日子
朋友发来微信
“看到你朋友圈这么活跃
就知道你还活着”
真正朋友的玩笑
我没告诉她
另一个朋友的
独居的中年男同事
几天没有消息
昨天才被发现已经死在家中
2020-2-8


居家·狼

狼来了的故事
教育我们不要撒谎
撒谎的孩子被狼吃

李医生的事
让我无数次
想起狼来了的故事
写了几首狼来了的诗
没写好

李医生是喊狼来了的孩子
道德故事成了诅咒
喊狼来了的孩子
真的被狼吃了
诡异的是
这个孩子没有撒谎

是谁吃掉了
喊狼来了的孩子
是狼吗
是狼

编造了狼来了的故事
吃掉了孩子
2020-2-7


居家·表情

他们说谎时的表情
和开会时的表情
都是面无表情
2020-2-6


居家·隔不断

疫情期间
我在家给学生
上网课
用了几天的
一个微信小程序
今天才注意到
开发者是
武汉的一家科技公司
2020-2-5


居家·如此离谱

“禁止转发疫情的任何链接
如果发现将永久封号
如果群里有一个人发
群里所有人封号
微信中的钱
将无法取出”

这条提示出现在
老家的亲属微信群
他们信了
可能因为他们
见识了更多
2020-2-4


居家·立春

阳光照射
天空的蓝
透明廖阔

戴口罩的美女
匆匆走过
阳光照射冷清的街道
戴口罩的老头
坐在水泥桩

从外地返京
居家隔离
还不够十四天
我与春天有一窗之隔
2020-2-4


居家·捐

“你们做不到干净
就别怪社会有质疑”
刚刚在网上
看到韩红的这句话
恰好单位工作群
发出一个捐款链接
不是韩红那个基金会

同事陆续捐款
纷纷晒出捐款截图
我在照做之前
研究了一下
这个基金会
没看懂多少
2020-2-1


油条麻花和油饼

炸油条的面
又炸了几根麻花
女儿说
是麻花形状的油条
我说
形式决定了它是麻花
老婆用行动证明
还可以炸成油饼
2020-2-28


朋友圈时间

诗人起子
每月在公众号
发诗歌月选
以时间倒叙排列
读他的诗
时光是倒流的
朋友圈
也是时间倒叙排列
从没给我
时光倒流的感觉
2020-2-23


一九九九

我还在上大学
五月的一天早上
我们在操场集合
要上街
那是我唯一一次
虽然是被允许的并且
安排好了路线
还是有些兴奋
人群中传出一句
“还我女记者!”
引来一片哄笑
多么轻浮的一句
出自我口
2020-2-10


三个有出息的人

我四舅
我姨兄
还有我四舅
邻居家的小孩
同龄同年高考

只有我姨兄当年考上
我四舅是复习一年考上的
那个邻居据说
在河边徘徊了好久
又复习了一年才考上

我的亲戚们是这样总结:
当年考上的回了本地
第二年考上的出了省
第三年考上的比他们都出息
在省里当了官

2020-2-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