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金腰燕巢》等6个

◎边围



金腰燕巢

那不是马蜂窝。
不用去捅,就知道那不是
前年蓄藏的风暴。
在楼道高处,无声无息,
无人留意它的诞生。
游子浪费了的光阴,
都被衔化为泥,
一块块贴上墙角。
自问:是不是麻木太久了?
还是丢落了童真?
对这世界已一无所知。
茫然无觉时,那里,
一座皇宫就静静匍匐着,
隐匿而隆重!
莫非已千年?时空穿越,
主人在精工巧构,
将梦想嵌入每一片草叶。
那雍容的建筑,出于勤劳,
更带来了祥瑞。
要知道:那吉兆来得
何其珍贵!悄然之间,
化腐朽为神奇……
而它的主人呢?仍在冬眠
还是去向不明?
再无人可以考证。
知足吧!它的存在本身就是
一种纪念,让人相信梦。

2020.2.22.




三爻村居

之一

莫焦躁!那不是伏法
那是隔离。也乖乖缩紧脖子,
不四处张望,乖乖。

监狱就在隔壁。那里
反而更宁静,没有歇斯底里,
没有时光如溪水般流。

之二

回乡省亲?哈哈,惭愧。
爸妈偷偷老了,一点招呼
也不打。早该料到。

掩上门,家家的厨火
都在燎。碗碟已顾不上争吵。
唉,一地又一地鸡毛。

之三

村再不是村。是城中村,
使劲让自己变得拥挤的村。
锄头和镰刀早丢了。

信仰不信仰的,谁知道。
那些高屋上建瓴的
是浴场。房顶还漏雨呢。

之四

老乡见老乡——快跑!
不戴口罩的不要亲热、
不要趁机递上半根草烟。

黠笑者,哪儿都会有。
任其唿哨打得再响
也不用去理他。他正面瘫。

之五

太逗了。奇奇怪怪的风俗
忘了大半。新时代了,
数典却最不敢忘祖。

疫病嘛,不会鬼子进村。
荒郊僻野,小树林更胜过
防护服。每日有免费鲜氧。

之六

重温旧梦,硬板床上。
不再想念城里的霓光灯
(情诗,早藏进镜子里了)。

不会有人知道。陋室
不值得参观,只储存了
一提兜的“福”字。随身携带。

之七

回来静心,总可以吧?
未翻过的心经也找来
装装样子。嗯,阿弥陀佛!

保佑平安,保佑颈椎与腰椎
不再酸痛。艾灸也好,
针刺也罢,阿是穴伺候!

之八

但还算不上隐居。大隐
那是会上瘾的。再懒卧几日,
越发胸无大志了。

也莫空谈什么人生。
喝点清粥——荒诞,未必不是
一种美味。独家陈酿。

            2020.2.24.




愤青

你挠动了我的痒痒肉,
而你却没觉察?
究竟,昏头昏脑了有多久,
被你这番赞美?
噫噫!让我好好嘚瑟嘚瑟。
但那并不是在对生活发飙,
所有偏激都是假相。
等到你也退烧了,
就会珍惜每一次冲动——
那骤时沸腾的血绝非炸药,
大声喊叫也并不违法。
你的青春呢?没有过雷管?
我不相信你深沉的笑,
因为那里已没有温度。
而我必须相信残酷:
日光朗朗,但那又怎样呢?
信誓旦旦,又将如何呢?
屈辱的皮还是被生生剥下!
而我不礼貌地挣扎,
显然吓坏你了。木然的脸,
是你给我最难忘的礼物。
——真的,那个20岁的我,
好像又他妈重新复活了!
还是那么嚣张,目空一切,
向着分裂的现实狂吐着舌头。
真的,不瞒你说,
你的歧视让我振作了,
暴怒的血管一直在汹涌澎湃。
我特别喜欢自己凶狠,
喜欢自己扭曲畸形的胳膊上面,
凿刻着的你芳香的牙印。

          2020.2.25.




虚拟的你

亲爱的,你还是那个
扣动我心弦的那个你吗?

你,我从未见过。哪怕梦里
你也只是一团空茫。嗯,空白。

但我想念你。也许,我的赞歌
你不会喜欢听。但我已哼出了声音。

我,你也未见过。一片未知
网住了你我。让我们一直都陌生。

我们身边从来不缺少流氓。
那些流言,分隔我们。

亲爱的,不要再躲藏,
更不要虚掩你裙装里的心跳。

你白赠我的羞涩,我为什么不要!
比鲜花红艳,让我神清气爽。

请问:未斩断的情丝可以纺成
心中的织锦吗?可以敬献给你吗?

我还有那未被磨圆的棱角,以防备
饿狼。请问:你愿轻吻它们吗?

                2020.2.26.




妈妈老了

腰痛把妈妈
再次送回到了眼前。
那天早上,
儿子是有点不孝了。
卤熟的鸡蛋
也并不是妈妈的心愿
(她用摇头和皱眉
在抗议衰老)。
那些一刻也不能等到明天的
焦思,烫极了。
本不该让妈妈延误到
尖叫!儿子自私,
(窗外有什么风景呢?
真那么迷人?)令眼睛红肿了。
儿子的记忆里,
妈妈还没有过这样佝偻。
——那该是有多久
没有把爽口的酸奶
递给唠叨不休的妈妈了?
一月,二月,
马上又将到了阳春三月。
日子总是这么蛮不讲理
而又飞快啊。

         2020.2.26.




致伤水兄

漳州,据说很远。
我忙乱于查找地图,
在滨海的圆弧上
——直到听见了阵阵海啸。
兄长,海风大吗?
我隔着口罩的问候能听清吗?
我在西安,一切都好,
只是暂不宜远行。
我们隔空的拥抱,只能是诗。
诗是我们的系带,
诗打通关窍。
大疫当前,
诗平熄我们特殊时期的骚动。
峻厉时世,
感谢兄长的甜蜜召唤,
敬佩兄长的为人作嫁,
我们必当盛妆。
虽有山水遥迢,但我们的舞步
在云霓上交相回映。
天涯海角,我们各自珍重。          

               2020.2.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