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闭集

◎刘义



(一)

你可以听见敲锣的女子绝望的呼唤
穿过讯息层层的封锁。
你也可以感受到围城的街道与江面
那些死去的人的声音聚集的寂静。
说真话的动物都被戴上电子口罩
在极权的雨的幽闭集里面。
你当然可以看到克里姆特还在瘟疫中作画
他金色幻觉的手摸索罪恶的按钮
关闭欲望的明室内恒古的黑暗。

(二)

十多天的幽闭生活
他却无法专心读书写作
更多是气愤焦虑与无助
写作的无助,阅读的无助。
朋友说司汤达写作之前都要读一读法律
他说以后我们应该多关注我们这个时代
多读一些关于政治与法律方面的书籍。
(我们处于谎言组成的荒诞的世界里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它们的制造者)
偶尔下楼走在熟悉的地面上
徒步在无人的小路上也是如此奢侈。
他给远方的她寄口罩
远远地隔着绿色邮车,好像
那小小纸袋是包裹病毒的爱。
他收到年前订购的民国版神曲天堂卷
他用酒精将书消毒,用烤炉烘干
然后他发现天堂一直都是地狱的模样。

(三)

借下楼买菜的机会,他遇见几个戴红袖章的人
这让他联想红色的蝙蝠帝国。
穿过深林,在后山无人的小径上
他走了一段,似乎有一点点越狱后违法的快感。
他和所有沉默的人一样
如猪圈里的猪,希望回到从前猪的快乐。
湖面缩小左派的裂纹,似乎是深渊的复眼
无名小花在体制管控的坡岸与山道之间
轮回而静默的死,他们腐烂的速度
比更新的数字还快。
而更多的人都像他一样原路回家
用酒精给衣服鞋子身体消毒
但有什么酒精可以给他们的思想消毒
可以给这个古老的国家消毒
可以让他们免除被锁在恐惧而耻辱的阳台上。

(四)

注定这首把你设定为第一读者的诗
只能随那些禁运的语言邮件
退回到我们所在的现场——早晨的光
占领麻木的书桌,上面放的不是《鼠疫》
也不是《霍乱时期的爱情》,而是
你精心挑选的一枚1983年的硬币。

(五)

道德像湖水的躯壳那样枯萎
一具废弃木椅的肉身替代你
坐在孤岛金色幻觉的括号里。
一节欲望链条譬如过期的爱
鞭笞旗帜似的春天,双黄连式的春天
当诡谲的灯依然点燃至暗的手。
但比病毒更肆虐是蜜蜂们
照例拍动阿谀而胆怯的翅膀
从文明倒塌的拱门中飞出
感染每一个幸存者童年的穹顶。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