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自己

◎路云

悲伤

◎路云




把悲伤从悲伤的夜晚分离出来
像一个婴儿睡在死者身边。  
悲伤如此弱小, 
你不忍心掐死她甚至
成为她的母亲进而以后半夜倾斜而出的
灯光代替乳汁,
请原谅,我羡慕过。  
她配合你找到两个悲伤的证据,            
一悲伤独自养不活一只金毛,     
二租住在悲伤这个词之中的不是她,
跟着我,别怕,
现在假定她本人接受你的邀请一起躲进某间小屋
悲伤地死去,那就得加上一个——    
谁能阻止她发出异味?    
天哪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嗅到, 
因而不能证明自己有着一个父亲的仁慈。
 
2019/11/7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