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习惯》《春雨》

◎张选虹



《习惯》
 
晨光如常洗亮窗户与床单
理想还需要一根引线
舒展的额头与眉又重新堆积
嗓音清零,匆匆到卫生间放空
但从来没有放空过肺和噩梦
死去的人比光的刀片薄一万倍
游刃于无色,无相
切分夜晚与肉体,切割无声
扭断水龙头的沉默
自来水击碎了陶瓷脸盆的寂静
从镜中逃出又再次陷入镜子
黄脸重又找回了桃花
桃木梳理清了头发但理不清神经
指甲昨天才打磨过
把手机启开
汹涌的春潮与口罩铺天盖地
书架如狱,一排排被囚的书噤声
它们已好久没有得到放风
高空楼梯正往红尘之井下坠
锅里香粥正沸腾
 
                2020.2.23

《春雨》
 
春雨清洗严冬
天亮了,世界仍戴着灰口罩
从邻家传来的鸡啼催人心一亮
从中国猪年活到鼠年
不知是这公鸡的幸还是不幸
街上大红灯笼瑟瑟发抖
饭铺金铺紧锁
到处张贴着防控nCoV的公告
像一张张滞留尘世的故人呼救的脸
走出人民医院的都降体降温
走得快的在躲自己
走得慢的在等自己
每个人都在制止双肺雪崩
春雨并没有下进肉体
各人的码头都在未知处冲浪
戴蓝色口罩我顶风出门
逃出城区止于湖边,数雨、拨浪
水无裂缝,天空从不隔离
一只白鹭贴麻镜疾飞
像护士瞬息穿过咳嗽的病房
另一只在水边倒立
像睡着了的医生防护服
 
    2020.1.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