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疫情时期的诗歌③】

◎伤水



拟两句遗言

不知道行刑者是谁
但肯定是骗子
我就要去了
不如死在战场,不如献身
孩子,一定不要再做中国人
只能做中国人的话,一定
不要说谎
如果不能对人说真话
就挖个坑,对土地说,对树根说
我都能听到
在阴间,我做鬼也要掐死
那些不让说真话的喉咙

2020.2.19


健康码

哽在我喉咙的
肯定是一根绿色的羽毛
它模仿了春天
不是我咳不出来,是我
不敢咳
不敢发烧
所有白色都担心受怕
处方一定写在微微发黄的便签
要么蓝天,要么暗夜
所有过渡阶段都是致命的拐点
那灰色地带——
不知通向白,还是走到黑

红绿黄三色的健康码
回避了我所处的
灰蒙蒙
我绝对不是这个社会的良民
既然删除我
好像我删除这世界
那就尝试一次:把自己
撤出自己

2020.2.18


天堂在没收人世间的全部财产
 
看着夕阳带着它的光彩
被缓慢(抑或是迅速)地吞没
我再次目睹:天堂在没收
人世间的全部财产
剩下,剩下黑暗空空荡荡
(灯光恰恰是照亮黑暗的孤证)
我知道作为个体的我
只能垂下双臂
面对肃穆,留下泪来(多么
奢侈且无助)
那些正欣喜被夕光裹挟而去的
壮丽山河,恰好落入
空无的深渊
这不是一个个体的命运,而
成了唯一的运命
 
记住夕阳下最后的山峦,记住
她收不拢的溪涧,堕落的鸟鸣,以及
腐败的叶子,未及展现的花骨朵
 
2020.2.18,漳州天成山麓


掩体
 
每户都是一个掩体
门外有看不见的枪林弹雨
 
我们看不见一个敌人
也不知道对方是在炮击还是冲锋
 
我们熬着,无法还击一枪
却发现敌人也潜伏在部分守军脑子里
 
堡垒最容易被内部攻破
可是,指出内奸者被认定为内奸
 
即使敌人主动退却
我们也注定了惨败的命运
 
2020.2.19,漳州天成山麓
 

读过无数遍的太阳
 
那些看过的书,我一本一本再读
现在,我重温我读过无数遍的太阳
她当空对准我,让我睁不开眼
我要强力睁开,像黄继光堵住一个枪眼
子弹淋满我全身,倒地的姿势我已经
预习了无数遍
这一次也照样没有派上用场
我悔恨自己坚持不了自己
太阳一次次地改变了我们的主张,强迫
我们低头,遮挡,拖出身上隐藏的暗影
噢,属于她然后才属于自己
一生短暂,又如此被动、屈辱和慌乱
她高高在上,让我们相信天堂
她让一些可能的事物荒唐,诱使
我们去相信不可能的乖张
数十年来,我就执迷一个潜伏的梦想
待如今醒悟,已经白发苍苍
 
2020.2.19,漳州天成山麓


开工
 
而关闭业已关闭得很久
病毒也病毒得可以了
还要怎样掐断自己的思想
捶击不矮,摔打不倒,焚毁不灭
冰冻它吧,下一场旷日持久的大雪
覆盖住所有的质疑
流动的辨析,只保持即刻的形状
愤懑来不及散场即被结冻
此刻!此刻也就是永远
所有的慌张结成奇形怪状的冰雕
穿过落日照亮的春天
我未及出口的预警在树叶一样长绿
我担忧的雨水正阳光一样来临
而同时,草木即将开工
土地做好了预热
死去的人都将回来
种子再也憋不住,发芽才能活命
 
2020.2.18,漳州天成山麓


即时意象
 
阳光公章一样盖下
树身上,有口罩的深深勒痕
 
没有被清风捂住
而眼神窒息,雨水开始隔离蓝天
 
每片叶子都在鸣冤
你听到的,不是谣言即是病毒
 
暗自开工的溪流
谁能追溯到源头而摸到零号病人
 
岩石是大地的替罪羊
牵引的绳子,终究无法死得明白
 
只有悲伤生存得完好
只有远渡重洋,重新登陆自己
 
2020.2.20,漳州天成山麓


可以
 
我可以一叶
在波浪上泛舟
我撒网,用的是阳光
被我捕捞的,也全是阳光
随着叶脉
我会回溯到树干内部
她不告诉我
我就自己数,数数她的年轮
数数沧桑和辛酸
比我老,就侍奉她
一日三餐
给她足够的流水
比我年少,就娶她为妻
手臂枕她入睡
在她发丛里筑起鸟窝
总有翅膀代我们飞翔
绝不指责。她所做的一切
都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绿色健康码
已经申领,我可以
可以离开了
没人生养她们
却屡遭背弃
 
2020.2.20,漳州天成山麓


这山中的日子像一颗蛋*
 
“有点旧,满是斑点,却总能在它自己的世界里孵
从而获得某种创世般的寂静——”*
 
对我并非适得其所,纯属巧合
过个年,一场大雨(不妥的比喻)让我闭合
 
蛋黄的部分是混沌,山岚一样氤氲
而思考是每片经过的树叶,一些泛绿,一些飘落
 
突然的溪流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它招呼着
就像青年总会有艳遇
 
这是凶险的日子。你带领两只脚向上爬去
没有路的山路几次让你险些滑下山去
 
这个时刻你每迈一步,有人就会死去
女孩随往火葬场的车踉跄,追着喊着妈妈,妈妈
 
而蛋清是寂静。安全。隔绝的空气。
好像经过了咸,来到清淡
 
好像隔绝了腌制的命运
好像被孵化,却会有突如其来的生煮
 
那么,过得好吗。你想问问某些人
就像问候自己。而内心太轻,山谷没有回声
 
在壳内。使你沉浸自己。天成山麓
天成山麓。虽然它那么容易被磕破
 
2020.2.21,漳州天成山麓
*均为吕德安《适得其所》诗句




用阳光把心思快递给我
有时,用雨水
我就猜到了你湿漉漉的心境
而这些铅青的日子
亲爱的,是你没有找到我
我就在山的背部
铺天盖地的
悲伤,网一样把我收拢

2020.2.20,天成山麓


勒痕

院子里最突出的树木
属芒果树
大,而且老;树身斑驳
我时常用手摩挲
粗糙的感觉使我记起船坞里
待修复木船的船帮
抚摸一下
我看海浪就不是海浪,是
一把把起伏的刀

现在我看树身被砍斫的痕迹
想起的是
脸上的道道勒痕

2020.2.19


双重监狱
           ——21日,山东报告20日新增确诊病例202例,其中任城监狱200例;浙江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8例,27例为十里丰监狱罪犯。

原本就被隔离
那现在,我得怎样隔离自己

假如监狱不是隔离
罪行也就是自由

我希望我是黑暗的重刑犯
被病毒杀死,省却一颗子弹

死于无形
总比有形的击中要强

死于思想
要比死于物质来得重大

我的身体在加重
我的监狱在坍塌

2020.2.21


那个时刻

我想揽住你背后的灯光
揽住那个时刻
揽住长长的街道,它正消失于吞噬的黑暗

我揽不过来,我手臂不够长
我只有揽住你。那个时刻,离
现在那么远

你让我放下,我听话地放下了。
绕过你,我揽住黑暗,揽住空空的太平洋

2020.2.21


搬离大海

这就够了
正午,大海展开它的翅膀
它欲飞的姿势
给了我寻死的信心
它反射的阳光和它潮水的躁动一样
绒毛被久蓄的力气吹动
这一切都是要搬离的信号

只有天空容得下
只有心灵的辽阔容得下

不需要等候
谁也看不到它腾空而起
它昂首啼鸣,就集合起无数海上日出

是的,我多次谛听,然后一遍遍
倒下

2020.2.22


摩岩石刻

对无语的,保持沉默
把沉默刻在岩壁,把喟叹刻在石头
一切都是多么坚硬
那被凿掉的部分,也不是怯弱
被废弃,是因为让出位置
那么,把不能说出的,锻打成凿子
锻打在金属的工具
那能腐蚀的锐利
让我们围拢,成为年复一年的锈迹

2020.2.22


唯一的财富

哪管你们
现在,我唯一的财富
就是我的死亡
暮色悄悄地合上
一眼欣喜
一眼是悲伤
或者火焰,海岬一样围拢
那树木噼噼啪啪
那大海粼粼
——不选择
是最好的选择
“你们是我的见证”*
而我,是死亡的见证
拥有死亡并
耗费死亡
“如果我死了却不知情
我要向谁问时间?”*
那么,要保存这唯一的财富
最后所付出的努力
只能是
自己拯救自己

2020.2.22

*“你们是我的见证”,出自《圣经·以赛亚书》第43章第10节。
*“如果我死了却不知情/我要向谁问时间,聂鲁达诗句”



在旧抽屉里,发现一只旧手表

我曾经戴过它吗?又什么时候
把它置于这只抽屉而
带走了手腕
金属表带上,早没有了体温
像落日带走了余晖
留一圈呆滞、冷漠和空茫
时间停留在每天经过的一个时刻
这誓言的诺守者
这废弃阵地的最后坚守者
你可以放下时针分针和秒针了
我早撤走了,亲爱的
往昔弃于一地
我荒废了多少时日,自你那停止处
现在,我再次让你把握我的手腕
依旧紧紧地
拷住一个背信弃义的内奸
我不想拥有未来
你可以往后走,慢慢地,把我牵入
滞缓的旧日子
那齿轮和齿轮卡住的光阴

2020,2.22天成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