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中旬诗作

◎景元



冲卡

早上去单位
签军令状
走到距离
设在巷子口的
肺炎防控卡口
还有20米左右
突然听到
前方卡口处
有人大声叫喊
“报警!报警!
赶紧报警!
说有人冲卡”
“报什么报
那家伙我认识
他就是个警察”

2020/02/11


紧急会议

晚上7点半
妻子催我洗澡
“我说再等会儿
万一又打电话
让我去开会呢”
“现在没来电话
肯定不会了”
“那可不一定”
“哦
我想起来了
有次快10点
通知你开会
直到12点才回”

2020/02/11


志愿者

社区主任
给旁边值守点上
领来一位志愿者
交代完值守规则
一瘸一瘸走了
那人坐了会儿
到我们点上来
劈头一句
“你们一天多少钱”
“我们是政府部门的
没钱”
“哦,是这样呀
刚开始
他们打算
每天给我150
我嫌少没同意
后来谈妥
每天200
先干两三天再说
不行我就撤”

2020/02/11


无题

晚上下班回来
碰到市检测中心主任
简单聊了聊
这些天值守情况
分手时他感概道
“公务员这碗饭
真他妈越来
越不好吃了
以后无论怎么着
我儿子大学毕业后
肯定不会让他
再跟我样”

2020/02/11


无所畏惧

楼下邻居
在微信群里
发了条消息
惊出我一身冷汗
“从初一到现在
半个多月了
我戴的口罩
就没换过
也没啥事儿嘛”

2020/02/11


相煎何太急

整个住宅区
只留下一个出口
妻子同事去社区
摸排发热病人
不愿绕行3公里
从家属院旁边
封堵的木板底下钻过
被外面值守人员拦住
要求他们再钻回来
几个人
跟值守人员说好话
“我们知道自己错了
以后再不这么干
放过我们这次吧”
对方坚决不让步
“我们放过你们
谁肯放过我们呢
你们如果不钻回去
那就别怪我们
报警抓人”

2020/02/11


瞬息万变

肺炎疫期
堵路成为
扼断病毒传播途径的杀手锏
一个小时前走过的路
一个小时后
已是此路不通
到处可见热锅上的蚂蚁

2020/02/11


佐料

妻子炒菜
爱用调味料
每次劝她别用
她都呵呵一笑
“厨艺不够
佐料来凑”
可不是吗
好多诗人写诗
也是这么干的

2020/02/11


让菜

肺炎疫情还在蔓延
市区到处封堵
购物越来越艰难
妻子说要细水长流
晚饭只炒了盘萝卜丝
“你整天在外面跑
能量消耗大
多吃点儿
我今天没出门
可以少吃点儿”
她夹了一点后
把一盘菜
推到我跟前

2020/02/11


住宅区

早上8点不到出门
到疫情点值守
晚上8点下班回家
发现住宅区
所有入口
全封堵死了
骑着自行车
耗时快一个小时
终于找到回家的路
他冲着黑漆漆的夜
骂了一句
“妈的个逼”

2020/02/11



火塘

女同事J
通过QQ
发给我一张
土家风情照片
一个装满柴火的背篓
和一个歇脚的大姐
我说想到了火塘
和一张张映红的脸膛
她又发来一张
现在土家人
烤火的炉具
俨然一个
取暖炉和火锅 
一体化的设备
看着这个
多少带着现代化信息的家伙
心中的诗意顷刻间飞走

也好
那是落后的抒情
该让它飞走

2020/02/12


微整

女同事J女儿
微整后的玉照
的确惊到我了
尤其她那双
水灵灵的眼睛
仿佛
一首口语诗中
完美地嵌入了
一句精美绝伦的
意象诗

2020/02/12


悠然见南山

在疫情点值守
发现手机QQ
收到女同事J
在鄂西老家
拍的一张图片
一间土坯房旁边
一个人抬头叉腰
望着房前的山峦
犹如身临其境
空寂的山谷
令我心中
忽地蹦出
陶渊明的诗句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转而一想
美则美也
如果真要去住那儿
作为一个口语诗人
基本上等于
自掘坟墓

2020/02/12


空城计

听从妻子建议
这几天出门
戴上口罩后
再没戴假牙

2020/02/12


人民情怀

肺炎疫情防控推进会上
街道党工委书记
一会儿发怒
一会儿声泪俱下
我在想
上面领导没下来调研之前
他咋没这么强烈的
人民情怀

2020/02/12


病的不是时候

肾结石发作
疼了一夜
早上起来
妻子看我一脸憔悴
让我跟单位请假
她不知道
这个时候请假
必须跟组织部门打报告
报批程序繁琐不说
关键是
谁信啊

2020/02/12


警惕

在社区疫情点上值守
看一个花坛里面
种了几样蔬菜
长势还不错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一个大姐走过来
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我
那样子
八成是误以为
肺炎疫期菜价
居高不下不说
还难得买到
我因此打起
偷她菜的主意
只好呆在那儿
特意跟她聊了会儿
让她紧绷的神情
放松下来

2020/02/12


告示

跟在开发区管委会
任职的同学聊天
得知我们家属院
出现了一例新冠肺炎
疑似病例
问妻子
她说不知道
今日出门
发现社区张贴的告示
就在大门口右边
问题是
大门紧锁
院内居民
都出不去
我就纳闷
为什么
不张贴在
院内黑板上

2020/02/12


菜价

肺炎疫情
还在蔓延
超市菜价
还在飞涨
吃晚饭时
跟妻子闲聊
“老实说
这会儿
我对菜价
没太大意见
只是对中间商
牟取暴利有意见
这么说吧
我更愿意
从农民手里
直接买高价菜”
“那还不是因为
你们家以前
是菜农的缘故”
似乎妻子怼的
也有道理

2020/02/12


这就是现实

上面领导
下来调研一次
下面必然出台
一系列歪政策

2020/02/12



豆腐人家

豆腐铺的豆腐
肺炎疫情防控期间
不用拿到市场卖了
社区居民
直接上门
排队购买
以前两块钱一块
现在三块钱一块
每个买到豆腐的人
接过豆腐的那一刻
都由衷感谢道
“你们一家人
真是做了件
大好事呀
谢谢你们”

2020/02/13


享受隔离的待遇

和平里
被隔离的15号人家
跟社区打电话
要求配送蔬菜
社区人手不够
请我代劳
两大袋蔬菜
两托鸡蛋
一袋大米
五包面条
一桶油
一袋面粉
400米一个来回
累得我够呛
完了
问他家咋买这么多
男主隔着防盗门说
还有他大儿子家的
就住隔壁
我操
他家又没
被隔离

2020/02/13


同事跟我说

太累了
真的太累了
从大年初一
到今天
整整20天
一天都没休息过
有时真他妈想
我身上也出现
新冠肺炎症状
直接收进去
算球

2020/02/13


测体温

第一个卡口36.1°C
第二个卡口36.3°C
第三个卡口36.4°C
第四个卡口36.5°C
第五个卡口36.7°C
第六个卡口36.8°C
第七个卡口37.1°C
到值守点上37.3°C

2020/02/13


这是我见过最好的城管

肺炎疫情还在蔓延
封堵的路口越来越多
每天骑车线路
不断变换
而且越变越长
今日一个单程
耗时得45分钟
每天两个往返
实在吃不消
下午前往值守点
在市税务局门前卡口
跟执勤的几个城管
说明情况后
其中年长的那个
转身将手一指

都不用我搬自行车
跨越隔离栏杆
南边靠墙处
有个40厘米左右的缺口
可以轻松通过
少走4公里弯路
我伸出右手
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2020/02/13


忠于职守

根据市新冠肺炎
防控指挥部要求
市社保局
在农业银行对面
设了个盘查卡口
因为每天要过卡多次
我向工作人员说明情况
没必要每次都登记
两个家伙不依不饶
“别以为你戴着红袖章
就以为自己很特殊
跟你讲
我们忠于职守
任何人过卡
都得老老实实登记”
好吧
承认是我错
如实登记后
灰不溜秋离开了
当我第三次过卡时
一个家伙冲我摆手
示意直接过去
另一个说
“你刚才登记过
不用再登了”

2020/02/13


叫花子

疫情防控卡口
一个叫花子
不听值守人员劝阻
强行冲卡
戴黑口罩的男子
立马掏出手机报警
“喂,110吗
我们这儿
有冲卡的
在农业银行对面”
叫花子回过头来
瞪了那人一眼后
大摇大摆走了

2020/02/13


欲火

想到自个儿
这段时间
一直奔走在
防控新冠肺炎一线
指不定体内潜伏着
新冠病毒呢
担心传给妻子
心中刚刚燃起的欲火
顿时
熄灭了

2020/02/13


吃什么补什么

“我俩肯定不会
染上新冠肺炎”
“为什么呀”
“难道你没听说过
吃什么补什么吗”

肺炎疫情警报拉响之前
我们吃过6个猪肺

2020/02/13


无题

他老婆
冲撞肺炎疫情卡点
被撤职查办后
他在值守卡点上
对每一个通过卡点的人
大呼小叫
试图激怒对方

2020/02/13



总把新桃换旧符

家属院1号楼
一个新冠肺炎疑似病例
排除之后
学校校长
亲自带人
在以前张贴疑似病例告示的地方
重新贴了张大红宣传标语
“坚决打赢新冠肺炎阻击战”

2020/02/14


事实教育

小区一个女孩
确诊新冠肺炎后
前些天
任由社区干部怎么赶
都赶不进屋的居民
现在全都跟冬眠的青蛙样
龟缩在家中
不出来了

2020/02/14


猫与保安

弟弟杂货店
存放有米面油
为防老鼠祸害
养了只猫
春节假期
店里没人
需要隔三差五
送猫食
疫期道路封堵过后
市民无故不得外出
弟弟跟社区
申请路条
工作人员不给办
后来换了个说法
店里请了个保安
需要送饭
这才批了

2020/02/14


迷魂阵

市里严格落实
省领导指示
将整个住宅区切块
分割成若干个单元
只留一条路进出
事前不知情
骑自行车
钻了进去
仿佛一条鱼
在捕鱼人设下的
迷魂阵里
游来游去
就是出不来

2020/02/14


情人节

女同事J
在QQ上
发了张常青树图片
我看到的是两棵树
紧紧贴在一起
她说是一棵树
分成了两棵

2020/02/14


指示过期

领导视察疫情时
当场做出指示
不许继续在单元楼内
隔离有过密切接触史的人
要求统一集中到
指定的隔离点
一星期不到
市区学校和宾馆
征用完还不够住
又不得不
恢复成
单元楼内隔离

2020/02/14


无题

为阻止市民
在疫期乱窜
家属院前的巷子
右边出口
被社区用木板封堵了
外出摸排发热病人的老师们
绕路绕烦了
将其中一块木板拔下来
从那儿钻进钻去
方便多了
妻子让我
也从那儿钻
见那块被拔的木板
胡乱靠那儿
太过扎眼
钻过去之后
特意将其扶正
让其看着跟钉上去
就没人动过一样
这是我跟小时候看过的
电影《地道战》中的
民兵们学的

2020/02/14


疫期诗歌满天飞

那些不在一线的诗人
那些没有自己思想的诗人
拜托你们
别胡基霸瞎写了

2020/02/14


提醒肺炎疫情防控一线工作人员

看不见的新冠病毒
有随时传染上的风险
无法执行的脑残政令
有随时被问责的风险

2020/02/14


免检

今天去疫情点值守
是第三天通过
农业银行前卡口
我掏出单位证明
主动申请“登记”
右边一个
拿着测温枪
让我撸袖子
露出手腕
体温还没测完
左边一个说
“哦
是你呀
再不用登记了”
他们忘了第一天
曾经严厉说过
“必须每次登记”
我替他们记着呢

2020/02/14



值守

值守帐篷里
一个同事
望着篷外飞舞的雪花
背诵起毛主席的诗句
“梅花欢喜漫天雪
冻死苍蝇未足奇”
另一个说
“新冠病毒
尤其喜欢
雨雪天
零度左右”
我心里暗自揣度
新冠病毒该不会
还有个别称
叫“梅花”吧

2020/02/15


泄愤

妻子和几个同事
因为学校提供的
防护措施不到位
都不愿上居民家
摸排发热病人
带队的副校长
硬逼着他们去
回来后
妻子气呼呼骂道
“他咋不安排他老婆
跟我们一起摸排呀
妈的
典型欺负我们老实人”
骂完不解气
她又叨叨起来
“他老婆本来就肥
这段时间
呆家里
吃了睡
睡了吃
赶明儿
越发长得
跟头猪样”

2020/02/15


只求心安

我带队值守的
两个疫情点儿
位于和平里那个
就近进出的道路
全都封堵了
仅剩下北边
小桥旁边
沿着护栏
勉强可以进出
今儿下起大雪
担心几个同事
打那儿走
有危险
一大早
我提前赶过去
体验了一把
还好
并不太费事儿

2020/02/15


让车

今儿天降大雪
依旧得去
肺炎疫情点值守
中午下属来电
让我在家等着
说他开车来接
被我拒绝了
妻子骂我
“我看你是生得贱
别人好心接你
为啥要拒绝”
“两个点
8个人换班
一辆车接送
时间本来就紧张
现在不比平时
到处封堵
不好走
把车留给他们
省得背后骂我
难道不好吗
咱走走路
还能锻炼身体呢”

2020/02/15


英雄是怎样诞生的

晚上
会议开到十点半
市领导让秘书
紧急通知
在乡镇疫情点上
值守的一个小头目
立马赶来说明情况
秘书说那人不愿来
还电话里申明
“这么晚
这么大风雨
让我骑摩托车
赶去市里开会
出事故咋办”
领导听后
猛地拍着桌子
“你去告诉他
他要出了事故
市里追授他
‘英雄称号’”

2020/02/15


情人

两人好上后
男的跟女的说
“万一哪天
咱俩事儿
暴露了
你就去报案
起诉我强奸你”

2020/02/15


情人节之夜

夫妻俩
谈完疫情谈天气
谈完天气谈菜价
完后一声叹息
“早点儿睡吧
明天还要接着
去摸排与值守”

2020/02/15


官员

心中如果真的
装着我们人民
那该是多重啊
哪能跟坐直升飞机样
那么轻易就升上去呢

2020/02/15


风声

“昨晚变天后
风呜咽了一夜
像个伤心的人
在哭泣”
“是的
它在为苍生而哭
本来可控的疫情
搞得一发
而不可收拾”

2020/02/15


巷议

电视里面
一个劲儿报道
这次肺炎疫情
完全可防可控
老百姓心里面
当然会认为
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才
不愿呆在家里憋着
总想上外面溜达呀
你说这事儿
怪谁呢

2020/02/15


疫情防控措施

巷子口
先是用一台卡车封堵
市领导视察时
批评社区
“这一看就知道
是个临时措施
管不了长远”
当即提出整改措施
“改用木板封堵”
省领导下来视察
再次提出强化措施
“全部用彩钢瓦封堵
要筑成铜墙铁壁”

2020/02/15



让发热人员无处遁形

凡发热人员
主动到县乡定点医院
发热门诊就诊的
奖励1000元

凡乡镇、村、组干部
(含工作队、村医)
排查发现
核实1例发热人员的
奖励500元

凡群众举报发热人员
并查实的
每1例奖励举报人500元

2020/02/16


反思

响应市里号召
下沉到肺炎疫情
防控一线
已整整20天
发现自个儿
做的工作
极其有限
反倒是
每天骑自行车
两个来回
加上值守点之间穿梭
合计50公里左右
累得人够呛

2020/02/16


抓拍

值守帐篷搭建完毕
一把手前来看望大家
看吊在棚顶的节能灯
没有系好
他搬来把椅子
爬上去
解开绳结
重新系好
一个同事
颇有新闻记者的
脑勤眼勤手勤的
基本功
迅速掏出手机
抓拍到了
这个动人的瞬间
并立马发到了
工作群里

2020/02/16


观察期

今天上午
带队值守的
两个隔离点
14天观察期
已满
同时解除隔离
想到早上起床后
看过的一篇报道
一男子
在解除观察10天后
被确诊感染上
新冠肺炎
一片阴云
爬上心头

2020/02/16


林子大了

市里规定
居民购物
由社区统一配送到
各小区卡口跟前
然后自行领取
偏偏每天都有
那么几个居民
提出无理要求
“不送到家门口
那就退货”

2020/02/16


禁止人员流动

疫情点上值守
盘问来盘问去
发现进进出出的
都是参加疫情防控的
工作人员

2020/02/16


基层工作经验

谈到武汉疫情前期失控
在乡镇当过镇长的老喻说
关键是省市领导心不够狠
换作我们这些
有基层工作经验的人
肯定没问题
这个时候
出台政策也好
采取措施也好
绝不能心慈手软
宁可让老百姓多造点儿罪
也要顾及自己的乌纱帽

2020/02/16


错觉

在疫情点值守空隙
看到女同事J
发在QQ上的
她老家
鄂西的雪山
有那么短暂的一瞬
心里竟然产生了错觉
把那儿
误认成
自个儿家乡

2020/02/16


手指划了道小口儿

在疫情值守点上
搭建帐篷
左手大拇指
被划了道小口儿
看着渗出来的血
心头掠过
一丝恐慌
新冠病毒
该不会
打这儿
钻进去吧

2020/02/16


小白鼠

咱老百姓
就是用来
给脑残政策
当试验品的
小白鼠
14亿只
取之不竭啊

2020/02/16



值守纪事

有过新冠肺炎
密切接触史的
一对老夫妻
和一大一小
两个孙子
等候转接车辆的工夫
看老头抱着小孙子
挺吃力的
我把值守点的
一把椅子递过去
祖孙俩坐了会儿
车辆来了
同事立马
拿出酒精喷壶
被我一把拦住
“别急
等他们的车
开走后再喷”

2020/02/17


准备工作

听说省领导
明天要来视察
市长传令
今日上午
他要沿视察路线
亲自查看一遍
早上7点刚过
街道党工委书记
抢在市长到来之前
到社区转了一圈儿
临走时
不忘叮嘱值守人员
“在昨天登记的
出入人员中
把我名字加进去”

2020/02/17


不惜一切代价

马路两边
所有出入口
都已封死了
只是使用的材料
五花八门不好看
听说省领导要来视察
市里连夜做出决定
要不惜一切代价
沿着马路两边
人行道的中线
全部用彩钢瓦
筑起一道
蓝色的
钢铁长城

2020/02/17


豆腐渣

妻子去豆腐店
没买到豆腐
拎回一袋豆腐渣
“豆腐别人全都预订了
这个是店老板送的
没要钱
管它呢
先搁冰箱里放着
到时候没菜了
拿它对付一下
总比啥菜没有强吧”

2020/02/17


超市老板

封堵的小区里
一个中年男人
上午过卡5次
我警告他
“你再这么频繁出入
我们肯定不会放行”
“我是社区志愿者
专门给居民
配送生活物资的
你们要不让我进去
那就让社区
另外招募志愿者”
看他咋咋呼呼的
边放行边跟他讲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其实你就是这里面的
一家超市的老板
只是换了个名头
做生意罢了
我们不是不让你配送
是你这个方式有问题
建议你一次性采购回
然后有序销售
没必要这么频繁出入”
他返回时
跟换了个人似的
向我赔了个小心

2020/02/17


疑病症

听说我们单元
出现发热病人
妻子回家的
两个小时里
测了4次体温
“我总感觉身上
有哪儿不舒服
待会儿
再测一次看看”

2020/02/17


行军床

疫情防控卡口
必须昼夜24小时值守
夜里只有一张行军床
一床被子
队长睡了一次后
再没人碰它
其中一个
背着队长说
“我倒不是怕他
是怕他身上
携带有病毒”

2020/02/17


喜忧参半

下午值守回来
家属院值守工作人员
悄悄跟我透露一条消息
“你们那个单元
有个发热病人
很可能要封楼”
妻子摸排疫情回来
得知这个消息
惊喜万分
“太好了
封堵了还好些
不用出门摸排
冒风险”
稍后
她又忧虑起来
“咱们这单元
真要有确诊病例
想想还是挺可怕的
这么长时间
下楼上楼
至少上百次

千万别传染
给我们啊”

2020/02/17


挨训

先前值守的
肺炎疫情点
解除封闭后
带着值守人员
回社区领受新任务
考虑到
其中两个同志
身体不太好
跟总队长说情
希望给他俩分派
简单点儿的事情
总队长脸一沉
“依我过去的经验看
你对下属过分关心
到头来受害的
肯定是
你自个儿”

2020/02/17


值守卡口

在肺炎疫情
防控卡口值守
一个老头
身着环卫服
推着自行车
车后绑着个
液化气罐儿
要通过卡口
去灌液化气
按理不该放行
老头说
“你只当我
上午去上班
顺便灌了
一罐气儿”
心说也是啊
刚给他开了门儿
督察人员过来
劈头盖脸
把老头吼回去了
然后转身跟我说
“你这样心软
是守不住卡口的”

2020/02/17



失望

传闻要封堵我们单元
结果一天过去
单元出口
依然大开
妻子下午
摸排回来
一脸失望
“唉
为什么不把我们封堵起来呢
真想跟前面楼的人那样
被关在家里
呆半个月不出去
天天入户摸排
风险太大了
吓死人的”

2020/02/18


体温枪

在值守卡口
遇到一个
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
他倒是配合我们工作
主动要求测体温
我说
“这把体温枪偏差离谱
测出的都是20多度
不测了吧”
“还是测一下吧
有个数据就行”
我把体温枪伸到他跟前
“27.4°C”
他笑了
“别看这东西不准
市场上还
供不应求呢”

2020/02/18


为与不为

二姨子突然来电话
说她打算问问
疫期里叔岳父过得怎样
结果十几个电话都没接
想到一个孤寡老人独居
心里一惊
冒着被处分的风险
让公车送我火速前往
走到半道儿
给叔岳父的电话
打通了

原来老人睡着了
虚惊一场
司机问我
“还去吗”
“不去
掉头回去”

2020/02/18


强制锻炼

市区到处封堵
每个小区
只留一个出口
除4条主干道外
到处是断头路
从家到肖家台
平常步行
只需35分钟
现在变成了
一个半小时
妻子说
“每天两个来回
这样走上一个月
指不定能把你身体
锻炼强壮呢”

2020/02/18


人与猫

到处封堵设卡
没有通行证
不许出入
弟弟杂货店里
养了只守护粮油的猫
无法送食
跟值守的人求情
希望能够放行
没有成功
“人都死了这么多
一只猫算什么”

2020/02/18


求签

得知
《中国口语诗年鉴》
(2019年卷)
已经编定
入选诗人名单
不日公布
心里忐忑
跟妻子聊起
她帮我网上
求了个签
“唉
好像不太吉利哟
曾经有个书生
考试完后
问结果
也占得这个签
后来没有考中
别人说
这个签
不利于求名”

2020/02/18


管与不管

市区禁止
车辆通行
社区网格员
跟督导组长
提意见
“我要帮忙
一个瘫痪老人
去购买尿不湿
还有一个小孩
买奶粉
不让骑摩托车
光靠步行
怎么可能呢”
督导组长大声吼道
“这些你都不要管
你只须要管
配送蔬菜和粮食
超市送到卡口后
你负责分发就行
不要你跑路”

2020/02/18


无题

市区禁止车辆通行后
之前下沉到社区的
市直部门干部
大多数人每天
得走20公里以上
怨言四起
市里初步拟定
就近原则下沉
开始调查干部家庭住址
我把这事儿
透露给下属
让他们提前准备
督导组长听到后
批评我不该这样
“也许市里
只调整我们
这些当领导的呢”

2020/02/18


40多年过去

下沉老家片区
参与肺炎疫情防控
在发热病人统计表上
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江有莲”
年龄跟我相当
打听下来
果然是
我小学同学
一张圆脸蛋儿
一张樱桃小嘴
一双眯眯眼
整个下午
在面前
挥之不去

2020/02/18


36.5°C

市直部门干部
下沉到社区
摸排发热病人
觉得入户风险太高
只愿坐在社区办公室里
电话调查辖区居民情况
有位老兄电话也打烦了
直接在摸排表上
填写居民体温
社区网格员
收集摸排表时
突然惊呼起来
“这是谁填写的
卫家巷117号的
那个老头
前天已经去世
尸体都火化了
你竟然给他
填个36.5°C
他要活过来的话
那我们就都得倒霉了”

2020/02/18


紧急通知

听说省领导
要来视察
新冠肺炎
防控情况
市里连夜
下发紧急通知
除指挥部指挥车
以及公安、交通、
城管、市场监督、
卫生(含救护车、
透析病人专用车)、
物资配送车辆
(三轮及以上货车)、
殡葬车、电力抢险、
环卫、自来水、煤气
(有明显行业外观标识)外
其他公务用车
以及所有摩托车、
电瓶车、三轮车、自行车
早8点至晚18点时段
在市区卡口范围内
一律禁止通行

2020/02/18



红袖章

在疫情点上值守
统一配发了红袖章
拿到手后
从没戴过
每次出门
我都装在公文包里
还备好了对付检查的台词
“这东西掉色
容易污染衣服”
实则
我是担心
戴上它后
也变得
盛气凌人

2020/02/19


不知道有没有婴儿口罩

一对小夫妻过卡
男的抱着个婴儿
11个月大
去医院看病
看孩子没戴口罩
从包里拿出一个
递给孩子妈妈
她尝试了几次
每次刚戴好
便被孩子扯下来

2020/02/19


尽责

一个小伙子
自称要去社区开通行证
卡口值守人员说
“没有通行证
我们不能放行”
小伙子急了
“你们这不是扯淡吗”
我上前安抚他
“一点儿也不扯淡
你现在就拨打社区电话
把你个人信息报过去
让他们给你办好
扫描发给你
我们验证后放行”

2020/02/19


登记

在疫情点值守
很多人不愿停下来登记
当然
凡事也有例外
那些下沉到社区的市直干部
每次通过卡口时
总要特意叮嘱一声
“现在流行痕迹管理
千万别把我漏登了”

2020/02/19


就近原则

疫期下沉到社区值守
禁止车辆通行后
每天两个来回
要走30多公里
近日得知
市里将按照就近原则
调整工作地点
心里面高兴坏了
“这样好啊
可以省得
跑冤枉路”
今天下午
调整名单出来
到新社区值守
我走的路
有增无减
另一个同事
值守的地点
原本在
他居住的社区
这次反而调到
3公里之外

2020/02/19


盘问

一辆肺炎防控巡逻警车
在对小夫妻跟前
猝然停下
车内警察
厉声盘问
“干什么的”
“去医院做产检”
“有出行证明吗”
“你看她这样子”
“问你证明呢”
男的拿出一张
社区开具的证明
副驾上的警察
瞟了一眼说
“快去快回
别没事儿
在外面晃荡
我说的
是为你们好”
警车一溜烟
开走了

2020/02/19


今日值得小酌一杯

看到诗人马非
在微博上透露
《中国口语诗年鉴》
(2019年卷)一书
已经编定
入选诗人
不日公布
转发这条微博时
心里充满期望与忐忑
“期待!希望能够入选”
很快收到马非私信
“有你的诗,还不少”
还有比这
更让人开心的吗

2020/02/19


暗门

家属院门前巷子
右边出口
封堵的彩钢瓦
被人从钢管上拔起
像扇门样可以开合
形成一个暗门
家属院里的老师们
每次上疫情点值守
打那儿出去时
担心被巡逻警察发现
总会先扒开一道小缝儿
偷窥下外面情况
一个个
像地下工作者
走到大街上后
才把红袖章戴上

2020/02/19


路不拾遗

前往疫情点值守路上
看到一辆没上锁的
八成新的山地自行车
搁路边好几天了
当初摆放啥样
现在还是啥样

2020/02/19


宣传工作之重要性

每个小区都封堵了
小区外面的墙壁上
继续大量张贴
新冠肺炎
防控宣传单
队员发牢骚
“人都不出来了
贴这么多
有什么意义呢
纯粹是浪费纸张”
“这意义可大着呢
领导下来视察
首先要看的
便是我们的宣传工作
是不是做到位了
告诉你
以前咱们革命工作
就是靠宣传起家呢”
队长教育队员说

2020/02/19



谢意

疫期禁止居民外出
也禁止菜贩子
到小区卖菜
生活物资
只能由超市配送
一个中年男子
冒着被抓的风险
在运送液化气的车里
夹带了一些蔬菜进来
悄悄卖给小区居民
一个女人付钱时
情不自禁说了句
“感谢共产党!”
男子说
“我不是党员”
“无所谓
我其实就想
表达下谢意”

2020/02/20


不胜酒力

才用一年多的手机
这几天通话时
有时听不太清晰
有时甚至完全听不到
妻子说
“莫非感染新冠病毒了”
“别胡扯”
“说正经的
很可能
你天天喷酒精消毒
把它喷醉了”

2020/02/20


不值

在疫情卡口值守
看见一个大姐
停下脚步

弯下一半儿
又伸直
走了
半小时后
去公厕方便
路过那地方
留意看了看

地上有一张
五块钱的钞票

2020/02/20


学习

午睡起来
妻子一边完成
“学习强国”的
积分任务
一边说
“如果全国人民
通过网上学习
就能够杀死
新冠病毒
那该多好啊”

2020/02/20


午睡

参与肺炎疫情防控以来
二十多天
第一次放松下来
美美地睡了个午觉
醒来
看着窗外温暖的春光
犹如梦境般虚幻

2020/02/20


春天里的冬衣

同事私信问我
收到单位派发的
值夜班衣服没有
我说收到了
他说这是一把手
通过私人关系
才搞到的
现在都缺货了
我回了个“哦”
没想
他话锋一转
“他真会搞啊
这个时候
居然花高价钱
把人家积压的存货
全兜下来
变成了救灾物资”

2020/02/20


台词

午睡起来
妻子手机响了
“喂!打搅了”
“什么事儿?”
“我是社区摸排肺炎疫情的
你们家有从武汉回来的人吗”
“没有”
“有发热病人吗”
“没有,都还好
我也是干这个的”
“哈哈哈……
谢谢配合!”
那边挂断后
妻子冲我笑起来
“哈哈哈
跟我们一样的台词”

2020/02/20


跷跷板

得知我
从疫情重灾区
换防到轻灾区
而且只需夜里
值守卡口
且隔天一次
妻子说
她悬着的心
总算落地了
我心说
你的心落地之时
另一个女人的心
悬起来了

2020/02/20


战时状态

本市肺炎疫情防控
大打人海战
大打疲劳战
成效并不怎么明显
让参与防控的公职人员
吃尽苦头
但跟五次反围剿比起来
又不禁暗自庆幸
此时所谓的
战时状态
不过是虚拟的

2020/02/20


温暖的关怀

单位给在疫情点
值守夜班的人
每人配发了
一件大衣
抖开一看
还不及
一件棉袄
我脱口而出
“作秀!”
妻子却不这么看
“你这人想问题
总是呆板
不管它是件什么衣服
它代表的是一种关怀
我都能感受到
一种温暖
你咋这么说呢”

2020/02/20


男女都一样

疫情防控值守
今日调整换防
市财政局的
一个大老爷们儿
说他家小孩儿
才15岁
妻子在医院工作
被隔离了
回不来
他要照顾孩子
不能值夜班
队长说
“女同志多了
没法儿调换”
“都啥时候了
不说战时状态吗
依我看男女都一样
她们也必须值夜班”
他摆出一副
不容商量的架势

2020/02/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