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 ⊙ 川木的磨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诗歌小辑

◎川木



一、冬藏书
之一
在歧义丛生的小路上
能否开辟诗歌的花园
我们在春天的南山下
播下语言的种子
修造意义的城堡
没人知道你曾经来过
仿佛里尔克笔下的某个主角
在精装的绿皮本里披荆斩棘
事物呈现出完美的结局
天使也难以辨认
一株失血的玫瑰
与苍穹之上燃烧的云朵
2019年1月12日

之二
我们所承袭的双唇
可曾抵达那命名之处
让词语完美地拥抱着你
没有虚构的空隙
可供真实的叶片落入
孩子,我对你陈述的
仿佛创世的子宫
孕育的秘密法则
我们要谨守诺言
不要道出大地的乳名
2019年1月13日

之三
在血红的葡萄酒中
她看到自己的疼痛
仿佛耗子咬啮着骨头
窸窣作响。对面的墙上
天使在云中俯身飞翔
宛若开向人间的一扇高窗
有人在窗下读安妮.塞克斯顿
波士顿郊外的家庭主妇
被囚禁的身体和精神
在诗歌中骑着驴子逃走了
而他的小女人,被钉在锡箔上
在荆棘和玫瑰的包抄中挣扎
我目睹了这个诡异而温馨的夜晚
一遍又一遍催促他们
回—家,回家,回家吧
2019年2月12日

之四
一场大雪终于落下
荒芜的北方披上盛装
有人在雪中遥看儿时的火盆
蓝色的火焰爬上祖父的眼帘
他已垂垂老矣,年前摔了一跤
连同他那锈蚀的老式猎枪
即将成为火丛里的一抔灰烬
有人在雪中眺望广场的雕塑
时间的利斧削去英雄的头颅
而身体依然保持飞翔的姿态
铸铁的翅膀在风中咯吱作响
仿佛被挣脱的锁链发出低鸣
事物此时出现矛盾的纠结
大雪让人类的视域泾渭分明
天空总是一错再错
大地貌似一贯正确
车子驶过北运河,轮胎打滑
连诗歌也找不到平衡的支点
唯有一只松鼠在雪地上跳跃
露出毛茸茸的狡猾尾巴
2019年2月13日

之五
我是否要为你写一首诗
赞美你。曾经的肌肉
在你健壮的身上永不安分
仿佛被暴力控制的枪支
随时都要发出致命的怒吼
那是年轻时,你折断的英雄
树枝。把一个冬天彻底降服
连乌鸦也不敢在你面前多嘴
还有那日夜燃烧的欲火
把透明的女人拦腰融化
而现在你已肌肉松弛,岁月的褶皱
包藏着时间的污垢。我要用诗歌
清洗你的胃,你的口,你的眼
你的衣食住行,你的真理和错误
在那里,为你预留一行空白
等待你的忏悔,你的端坐
西装革履,永不褪色
2019年2月13日

之六
到故宫去过情人节
这真是个好主意
古今贯通,中西合璧
瓦伦丁向你颔首致敬
她包裹严实,武装到牙齿
像一条忧伤的美人鱼
(穿着时尚的冬大衣)
从地铁里潜游过去
午门外,猛烈的北风
拍打着攒动的人群
仿佛被搅乱的海水
从胃里往上翻涌
我曾种下一千朵玫瑰
唯有这一朵,在御花园里绽放
2019年2月14日

之七
昨晚,他放飞三盏花灯
一盏飘向儿时的草垛
像浮游的野火,点燃
村庄的道路。远行的
先祖,循着灯光归来
在斑驳的墙上寻找牌位
一盏挂在都市的窗沿
风中发出幽幽的低鸣
那扇高窗开向夜空
天使穿过平行的花朵
在枕边阖上玫瑰的双睑
一盏种进时空的基座
仿佛盛大的冰山迎接
一叶风帆,他们相互凝视
小小的花灯,即将抵达
流水的驿站,旅行的终点
2019年2月20日

之八
在冬天里观察一座雕像
需要变换可能的视角
鸟儿从高空俯视他的额头
用粪便装饰石雕的胴体
仿佛一阵寒风在头发凝结
冰上的芦苇散发思想的回声
你曾经是那座雕塑的肉身
亲手打造自己的墓志铭
每一个词语都像静止的秒针
指向时光锈蚀的漫长小径
而我,不能听从鸟的召唤
向一块石头发出生命的赞美
也不能仅凭你的证词
让冰冷的死亡再死一次
我只是一位技艺精湛的石匠
倾心于用锯齿分析石质的纹理
探寻那幽暗世界里的漫漶血迹
如果需要,我会重新雕琢
一颗复活的心脏
让石头说话,令万物战栗
2019年2月22日

之九
科大讯飞翻译机
一个巴掌大的黑盒子
声音与词语的集散地
在这里发生近距离交换
一条河流从里面流出
精确地复制成另一条河流
而水藻深处的鱼群被掏空
漂流的一叶扁舟被删除
岸上的树木被连根拔出
神女峰与玻璃岛同归于尽
英雄被处死
仙女被流放
巴别塔重新上市
故宫上演灯光秀
波尔多血液和祁连山胭脂
浸透晚礼服。嘉宾们频频举杯
壁画里的长城和天使心思重重
哦,亲爱的,我懂你
我们一见钟情,机器可以见证
此刻我们正坠入对方的河流
2019年2月22日

二、指薪集
之一
一瓶英雄牌墨水
一支白色PARKER金笔
整个下午,我盯着这
突如其来的珍贵礼物
计算着孕育其中的古老秘密
雪一直在下,你在故宫行走
一群人要走到地老天荒
白头偕老。这是今年流行的
情人节运动,语词的幻觉
都市精心布下的美人计
而此时,英雄被流放
铠甲被考古者收藏
意欲言说的弓箭
失去了射击的目标
一次次在诗歌中脱落
“我的手因握笔而麻木”*
*:语出十一世纪爱尔兰语诗歌《缮写士科伦基尔》,参见包慧怡《缮写室》一书《天堂是缮写室的模样》
2019年2月24日

之二
朋友发来小说《天桥》的手稿
《红豆》六期将要发表。此乃奇特之事
昨天,我经过那座虚构的天桥时
街灯还没有亮,风拍打着城市黝黑的脸
寻找儿子的乞丐和寻找前夫的贵妇
正在窃窃私语,探讨他们的骨与肉
可能的归宿。每天都有走失的亲人
在城市的角落哭泣。仿佛小说里
徐徐展开的情节,夜幕遮蔽的一张张脸
2019年2月28日

之三
这小巧的紫砂壶
泥土烧制的精美词语
适合在你的唇上开出花朵
而我,是那沉默的制陶人
为隐秘涂上彩釉的好工匠
坐在你镜中喝茶的对视者
2019年3月7日

之四
不要指望一只蜗牛与我们同行
它的身体不会走出堡垒的甲壳
它粉红的脖子摩挲你的手掌
用一双小眼睛打量你的双唇
它要亲吻你,向你告白
哦,小蜗牛,小蜗牛
“它的悲伤迟缓得惊人”*
*:语出倪湛舸《Audubon》
2019年3月8日

之五
当我们在黑暗中相逢
不要叫出我的名字
面对面两列火车
在梦境的轨道上擦肩而过
你这春天的吉他手
泪流满面的行吟者
靠近那棵爱尔兰榕树吧
裹紧你人生的亚麻布
看!一只萤火虫
“如同虚假的星星,随着破晓,变淡”*
*:语出德里克.沃尔科特《西西里组曲》
2019年3月8日

之六
靠近这个春天
俯身于你指甲上的十朵玫瑰
语词的蜜蜂在那里低低倾诉
而你是新鲜的
西南风一遍遍清洗你的身子
它们所擦拭的恰在此刻忆起
2019年3月16日

之七
我必须对这个春天保持警惕
在它广袤的外延里,必定
遗忘了一些词语。比如
金甲叶、玲珑树、穿石鸟
我所命名的事物无从兑现
除非你把琥珀般的容颜
紧贴在对面的纸花上
2019年3月16日

之八
你是春天里的一本书
语词建构的生活集散地
幽暗的大脑经过无数次改写
流淌着深沉而静谧的睡眠之水
一条娃娃鱼在乳头上啼哭
更多的扬子鳄在肋骨间洄游
晚风顺流而下,从芬芳的胸口
带来问候,直达这狭小的案头
我看到你的腹沟在手指间起伏
仿佛喜乐和忧伤交替的乐谱
你的双足分开书脊两岸的堤防
砂砾在身体的河床上缓慢滚动
裹挟着水草茂盛的未知情节
已经是深夜了,亲爱的
我要把这本书翻到哪一页
才能捧起你的脸,与你对视
亲吻那意欲倾述的无边沉默
2019年3月17日

之九
阿基里斯永远追不上乌龟
我永远难以触摸你的心扉
在这人人竞相奔走的春天
唯有南风揭穿了你的谎言
身体里的时钟被快速拨动
日渐缩小一个时代的距离
最后那一秒,必将停留在
这朵瞬间绽放的花蕊里
2019年3月17日

之十
大风从高岗上吹过这片
沉默的梦境,分开睡眠中
均匀的道路。一个人在风中
行走,衣袂剐蹭的点点星光
在荆棘的丛林里隐秘不现
一只惊恐的鼹鼠躲在近处打量
那个夜游的身影,猜不透他
内心层层堆叠的巨大哀伤
他就要溢出此刻的视线
仿佛被大风推开的夜晚
2019年5月14日

十一
天地一指也
万物一马也
他在错薪之中
看见时间的烈火哔剥作响
化作语言难以堆积的灰烬
草原上的骏马掀起了大风
骑手隐匿不现,天地为之蒙澒
只有我与你对决,在这午后庸倦的时辰
2019年5月26日

三、顺时针
之一
一阵鸟鸣破窗而入
把梦境从枕边分出
历数昨夜身体上的过失
纠正此时不合法的睡姿
我们是否已经醒来
光线的枝头站着新鲜的问候
仿佛是双翼展开的优美弧线
你这从未谋面的精灵
乌鶇一样期待忏悔的清晨
2019年5月30日

之二
他对着镜子,精心刮去昨夜的
胡须,一根根生活的碎屑带着
追忆与遗憾,沉入幽暗的虚空
那只翠鸟在镜子里扑打着双翼
像剃刀一样精准地推开他的
土地,布满皱纹和阡陌
等待阳光耕种的那张脸
隔着一层玻璃笑了笑
露出了正在发芽的种子
2019年5月30日

之三
他穿戴整齐,拎包,关门
钥匙在锁孔里转动两圈
放心地走近电梯。旋即折回
推推刚刚关闭的那扇门
如此者三。他摇摇头,笑了
仿佛自己不是一个强迫症患者
而是担心被关进门里的
那个人,会自己逃离出来
2019年5月30日

之四
六安瓜片在杯子里翻滚
惊动了中年男子的慵倦光影
有几片茶叶试图破壁而出
回到大别山上的绿枝箭头
蝴蝶正在初夏煽动翅膀
眼睛里、耳根上都是
中美贸易战的飓风
血染旗帜,枪林弹雨
他像一个老兵披挂上阵
身体里布满了敌人的陷阱
2019年5月31日

之五
经过税务大厅门口,他看见
一对夫妻正在争吵,女的
甚至扬起拳头,要砸向男的脑袋
他迅速转身,躲过这突如其来的
巨大灾难。此时,一只乌鸦端坐在
槐杨树梢那深不可测的寂静中
整个街道都安静下来,全世界都
屏住呼吸。唯有黄鹂上下翻飞
2019年5月31日

之六
她穿过一百年前的菜市口
像一个满心欢喜的句子
翩然直达地铁站的入口
他在拥挤的巷道等待
确信此生的幸福已经到来
他们挽手通过闸机验票
登上驶向傍晚深处的列车
他的头颅像深海里的鳕鱼
她的眼睛涌动处女的清泉
这对水乳交融的温柔韵脚
承载着那未知终点的漫长忧伤
2019年5月31日

之七
从南锣鼓巷经雨儿胡同
他们来到老通惠河北段
看河水潺潺自闹市流过
菖蒲和芦苇之中掩映着
白鹭悠长的身影,云朵
垂向东不压桥上的玉石
栏杆,追忆辽阔草原的
马蹄之声。仿佛那解甲
归田的彩虹,在黄昏里
收起了箭簇,爱情不再
像夏天的荷花低低倾述
微风吹拂你那丝绸衬边的裙裾
又一次卷起这针脚细密的流水
2019年5月31日

之八
她从深夜发来一张照片
橙色浴帽掩盖着纠结的发丝
吊带睡裙歪斜地从肩上翘起
调皮的嘲讽。通红的哈根达斯
冰淇淋像火苗在嘴里燃烧
她的双唇仿佛相思的翠鸟
在一本摊开的诗集里盘旋
意欲飞翔的词语整装待发
她的心瓣随着钟摆绞起
一阵滴答滴答的疼痛
像箭簇落在我的身上
这个夜晚令人死去活来
2019年5月31日

之九
他在睡眠的山坡上攀援
在荆棘和狮子的包围中
突破身体的重重关隘
松柏像翻腾的大海在
头顶掀起词语的怒涛
月光如冰冷的锁链令
脚下的道路叮当作响
他在未知的上升中接近顶部
多年以后的亲人在那里迎接
从漫长夜晚发出深情的问候
“来吧!愿你长眠不醒”
2019年6月5日

之十
她在夜晚的垂泪令人哀怜
仿佛石磨渗出的斑斑苔藓
盐巴腌渍的疼痛睡眠
2019年6月5日

四、河流史
之一:金沙江﹒虎跳峡
当我们说起绳水、淹水、泸水
其实是在说着同一条河流
从巴塘河汇入口,金沙江进入
历史的幽深峡谷,激流拍打着
两岸瘦削的思想和回旋的记忆
金黄的老虎盘踞在石鼓上
它的利爪从一块巨石里剥出
意欲向世人展示那惊险一跳
它的斑纹仿佛鼓槌敲击的乐谱
发出一阵阵让流水惊心的怒吼
一只老虎激发了我们身体的羽翼
宛如瞬间张开迎风飞翔的词语
从此岸到彼岸,谁能测度它们的距离?
金沙江提供了人世间最好的标尺
2019年6月29日

之二:洞庭湖﹒岳阳楼
像一枚精心打磨的锲子
岳阳楼插入八百里洞庭
挤压着一波波幽暗的湖水
发出疼痛而深沉的回声
历史在这里重新现身
扁舟向这里再次靠近
我看见文人骚客的吟诵
在九层木梁上结下忧伤的
果实。宛如傍晚归集的苍鹭
在塔楼上眺望的袅袅秋风
2019年6月29日

之三:陆水﹒武赤壁
把一场著名的战役从大江
搬到陆地,这是苏东坡擅长的
障眼法。从文赤壁到武赤壁
我已踏进这不可逆转的江流之中
目睹火烧连营、兵勇落水
死亡的碎片依然在大江里洄游
在江底,有多少战戟等待打捞上岸
渴望剥去裹在身上的一层层铁锈
伴随着江水和月色,发出战栗的光芒
2019年6月29日

之四:匙河﹒九章
马斯特斯的匙河
陈先发的九章
并列在夏日的书桌上
绿皮封面与黑底衬页
仿佛生命对视着死亡
我看到流水里一张张脸
俯身于古老的诗歌之中
砂砾滚动着幽暗的思想
这是两条平行的河流
两个修辞对称的朋友
适合在白天泛舟
适合在夜晚吟唱
2019年6月2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