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忧

◎逸鸥



◆末日之忧


地球毁于不可抗拒的力量
人类与动物与植物
乃至一切物种,都顷刻消失
国家和主义,也都化为乌有
若干年后
四分五裂的地球中的一块
在适当条件下,滋生了新生命
又过了若干年以后
有一个新新人类,在新的星球上
挖掘出一只手机
但是他们苦于没有科学技术
无法打开里面
我写给你的一首
从未公开发表过的诗



◆震


你们床震
你们车震
你们船震
你们马震
你们陆震
你们空震
你们文震
你们武震
你们咋整
也整不过地震
地球是条老光棍
有颗淫荡之心



◆心态


我拉开我的夹克
掏出一支香烟
那些傍晚的行人
行色匆匆。我不知道他们之间
有没有人对我仓促掏出香烟的形态
产生怀疑

一辆警车从我身边驰过
它的漠然也许可以证明我没有犯罪嫌疑
我只是从我的怀里掏了一支普通的香烟
没能掏出那样的
一支手枪
将尾随我来的黑夜
击毙

我需要火
现在我可以从我的裤腰口袋
从容的掏出
打火机
我在这个普通的黑夜点燃了我的普通的烟卷
我让我的火在这个黑色的夜里继续
燃烧成血的颜色



◆异梦


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一个熟悉的人死了
但是梦太模糊
以至于死在她梦里的人
面貌难辨。多么悲伤的事
她将一辈子不能确定
在她梦里
死去的那个人是谁



◆给你


这一生
杀过鸡,杀过鸭,杀过鱼

这一生,无意踩死的蚂蚁
难以计数

曾经年少无知
让那些爱过我的女人
死过心。唯有昨日

为了给你煲一碗靓汤,一桶水中
一只在我紧攥的手里
拼命挣扎的鸽子
让我意识到自己有多狠



◆应该再赌大一点


大年初三
就去医院住院
出院不到一个礼拜
又住了进去
如此频繁在医院
进进出出
让平日脾气暴躁的老父亲
特别沮丧
他躺在病床上跟我说
打电话
给你舅舅姨父
让他们过来
见见最后一面吧
我赶紧安慰他
没事的你看
大伯活到八十六
二伯活到八十九
三伯今年
八十五了还挺精神
咱家有长寿基因
你才七十九岁
我敢打赌
起码你还得
活十年
说完
老父亲满面愁容
略有舒展



◆角色转换


a群用笔名
b群用绰号
c群是工作群
单位规定本名后缀
本人手机号码
在a群我严肃端庄
一本正经谈诗歌
b群无拘无束
适合胡吹海侃瞎扯淡
c群基本上不说话
长期保持僵尸状
有一次
我把应该发a群的一首诗
发到b群
b群立马靠声一片
有一次
我把应该发b群的扯淡表情
发到a群
a群万马齐喑死聊了
还有一次我把既可发a群
又可发b群的一首扯淡的诗
发到c群
不到一分钟
就接到相关领导
打来的电话



◆油水不足的年代


见过我一个堂弟
从砧板上
菜刀下
抓一块肉生吃
是三伯母的小儿子
三伯追打
他还抓着肉不放
躲到床下啃 
还有小伙伴
谈生吃泥鳅心得
说仰起头
泥鳅顺着放进嘴巴
让它自己
溜下去
到了肚子里
还能感觉泥鳅在跳 



◆要有光


因为小区部分业主
拒交物业费
物业公司
在小区物业管理群
发通告:
本月底前
不交物业费的
将停水停电。
这下原本安静的群
群情激愤了起来
有业主说
凭什么
你们物业管理
不是这个问题
就是那个问题
又有业主说
国家法律不允许这样搞
你们这样搞
国法不容
作为已交物业费的业主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又不能保持沉默
沉默就会被认为
站在物业公司一边
就会被邻居们
道路以目
我慎重地想了想
然后把这首诗的标题
发在群里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