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区

◎天然石





历史的耻辱柱

历史的耻辱柱上钉着的只能是历史本身
历史是由史中的人民大众演绎的
他们相互协作建成了一根大柱子
然后依次非常认真地自己把自己钉到柱子上




致未来的人

未来的人,如果有一天
你们了解到关于我们的实情
请不要嘲笑,指责,咒骂
嗤之以鼻,吐口水
这徒劳无益
我们一无所知




冠状病毒

疫病,人为的,杀死了很多人
男人,女人;有产阶级,无产阶级
老爷,奴仆;聪明人,傻子
无辜的,有辜的;该死的,不该死的
不偏不倚,如此公正,让人不禁唏嘘
(人们四下里躲避:无助,骚乱
恐惧,他们仅能如此)
疫病疯狂席卷大地,像发酒疯的死神
所到之地,那里无不战战兢兢
家家闭门关窗,大街小巷难见一人
整个世界一片荒芜,颓废仿佛墓地
疫病,人为的,杀死了很多人
那些有知识的人和那些一无所知的人
他们曾齐心协力,一心想造个天堂
却事与愿违,造出一个地狱




疑似病毒

我知道的一个人,因为他是个疑似病例而导致
他所在的整个小区被隔离,这事几乎随处可见

2020.2.9日,感染人数37280,疑似28942人,
治愈2698人,死亡813人,灾难何至于此?
我倒有此一问,要是还能发问

这只是今天的事,明天会如何可想而知
一次人祸祸及全人类,肇事者还算不算一个人?
谁能解答这疑问?




疫区

张兵用楼梯来消磨忧虑
她老婆蔡丽抱怨个不停
他女儿迷上了瑜伽锻炼
李大妈和病毒没了没完
小西西拆快递很有经验
王局讨厌用电车上下班
赵老师忧心于网络安全
刘新女士苦于一日三餐
闫医生担心女儿的哮喘
她的女儿故意喘个没完
物业人员显得过于懒散
快递员非故意耽误时间
我不经意间咳嗽了两声
所有邻居都发出了怨言



无题

R走到街上看到两个病毒在打架
R很犹豫,不知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R垂头丧气走回家
亲自为自己泡了一份面




无题

我看到一个被疾病蚕食的人,踉踉跄跄走出医院,因为没钱看病,而不得不放弃治疗,回家等死。很多人同情他的不幸,很多人在谴责医院,很多人冷眼旁观,很多人不屑一顾,很多人在质疑……也许他们都没错,各人有各人的立场,但错的又是谁?假如那病的人是我,我该当如何?我不知道。我记录下这些文字,仅仅不过是记录,并非要揭示什么,诸如此类事,我也仅能如此。





毋庸置疑

他仰望着天空希望能掉下来一个口罩好出门散心
众所周知这不难理解尤其是在家宅了一周后
我想谁都想出去溜溜

我曾仰望天空希望能掉下一个美女
众所周知这愿望极易实现只要你够虔诚
我失败了(但我不觉得有什么损失)
为了写这首诗我几乎放弃了一切
好向你证明的确如此




病毒肆虐:截句

街道空无二人
只有清洁工挥动的扫把声
蚕食着夜

这条街被病毒劫持
狗吠声声——
暴露一个无家可归的浪子

若我击打你
若我诅咒你
你会因此弃我而去吗病毒君

我知道你知道我的手段
除了躲避你我一无所能
这正让我变得一无是用





隔离区


我请求大门管理员:让我出去,我要去拯救我自己,否则我会死(死于饥饿和无助和孤寂。)

管理员:待在家里,你就是在拯救自己。

我:我吃什么?家里(除了无辜和无助和孤寂已经)一无所有了。

管理员:你还有你的家。

我:家能吃吗?

管理员:家不是用来吃的。

我:那么,可以用家来干什么?

管理员:比如,你可以死在那里——抱歉——很多人——很不幸——甚至不能死在家里。

我:这么说,我应该放弃出门自救的一切可能,并因此庆幸能活活饿死在家里?

管理员:只有傻子会这样认为。

我:你的意思是——我是傻子?

管理员:你自然不是,傻子不会疑问。

我:(感到受了冒犯,怒气骤然汇聚,傍着周身神经,以喷发之势向着大脑蜂拥,警示我抗议。我欲和他理论,可是他还有三个伙伴,而我只是一个,如果我不是傻子,还能做一些无损于自己的事,那就是闭上嘴巴,转身回家。我意欲如此——)

管理员:难道你不想出去?

我:难道我应该出去?

管理员:你当然应该出去,你要去拯救你自己,否则谁还能拯救你。你会因此饿死。

我:我要出去(我向门口走去。)

管理员:(他拦住我)抱歉,你不能出去。现在是隔离期,谁也不能出去,尽管“他”有这个权力。

我:难道我没有这个权力。

管理员:你当然有你的权力,但我也有我的权力:不让你出去的权力。

我:我抗议——我起诉——我申辩——我要出去。

管理员:嗯,很好,行动吧,我支持你。

我:这么说我可以出去了。

管理员:你不能出去,但你可以抗议。

我:抗议有用吗?

管理员:也许——对我来说一无是用。

我:你在拿我打趣吗?

管理员:不,我在帮你。

我:你能帮我出去?

管理员:不能,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除了放你出去。

我:我没有任何事需要你帮忙的,除了出去。

管理员:(耸耸肩,感到遗憾。)悉听尊便。

我:(愤怒。转身离开,争辩毫无意义。如果我能打倒他,我保证,他早已瘫倒在地。)

管理员:你根本就不想出去。

我:我就是不想出去(我想干什么?)

管理员:你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不要有顾虑,这是我的建议。

我:没人能阻碍我回家(我向家走去。)

管理员:(其中的另一个,一边看时间一边对我发出警告——)恐怕你回不去了,你已错过了规定的出入时间。

我:荒唐——无耻——无理。什么时间?什么规定?谁规定?

管理员:自然不是你——我。自然关系到你——我。自然必须遵守:你和我。(他出示给我一个文件。)

我:(如他所说——我看看时间落款是今天上午八点。)显然是公示文件,显然有时间的遗憾。我的活动是在规则公示之前,只是后来由于,显而易见并非我个人的过失,错过了时间,这理应有情可原。况且无知者无罪嘛,既然我不能出门,我理应可以回家。

管理员:理论上的确如此,可是现实不。我们都存在于现实中,显然我们更应该尊重现实。(他拍拍我的肩膀,露出理解同情不容置疑的笑容。)

我:这么说我也回不去了?那么我该当如何——怎么办,好保证我的存在权?请给个建议。

管理员:加入我们吧,既然你已无处可去,无事可干,加入我们实是明智之举。当然并非我们有意非要你加入,只不过我们恰恰缺一个人手,而你又恰恰出现,当然也不一定非得是你,任何人都可以。但你会感谢我们施于你的这一仁慈,一旦你加入我们。

我:做个大门管理员?我现在至少是名科长。

管理员:得了吧,那是以往。现在你是一名光荣的大门管理员,管理一千多户家庭,他们之中有官员,科学家,教授,工程师……

我:这么说大门管理员也有权力了——权力挺大了。薪金呢?恕我冒昧——

管理员:一定如你所愿——如果你愿意。

(眼下我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大门管理员,但明天就不是了,我要失业了,因为我冒犯了一位大人物,他可比局长,部长,甚至县长的威权大多了。他是我的顶头上司,即我们的物业管理处主任。我不分青红皂白剥夺了他的出门权,然后我就被告知失业了。但这能全怪我吗?要知道我对他的存在一无所知。但这和我全没关系吗?我的伙伴们(当初限制我出入的那些人)当时不是频频向我摇头,递眼色,传递信息了吗——当然我是事后才会其意——可见权力的可疑,可恶和傲慢。不过也全然不是没有好处,至少我总算可以回家了,尽管我对失去这份工作感到挺遗憾的,因为第一次它让我有勇气去平视任何人:比如局长,院长,校长,副县长……我是宁愿饿死也决计不再试图出门了。该死的瘟疫。)


2020.2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