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原本是多快乐的一群人啊

◎叶蔚然



这些原本是多快乐的一群人啊

看快手
他们在喝酒 
在西北 在东北 还是在什么地方
有人提议唱歌吧 谁唱不下去了 谁买单
于是大家唱遍了
这个时代里所有的歌
多快乐 快手里的年轻人 整夜直播
让你感到安慰 让你感到在小镇里也
有未来 有未来就是有啤酒有烤串能吹牛
有不那么网红的女朋友
多快乐
当瘟疫结束
一场大雨里
走出家门
我想你们会哭泣吧年轻人   相拥而泣
你们会爱自己和其他人类  很长一阵子
对吗
痛快淋漓

是啊你们中有些人走了 永远
不再唱歌了


末日你和谁在一起

这不是我写诗
最好的时段了
(在三十几岁的年纪我写过一万首
坐在电脑前 只要我一直敲击键盘
就会有 总会有)
很多是关于末日的
是我想象中的末日
一间地下室
与世隔绝
我写诗
如今
等真的临近了“末日”我却
再也写不出
一首
——曾经有人和我说  如果真的有末日
是幸福的
是啊 幸福的
末日你和谁在一起呢
你们不要再吵了
要知道
你们彼此是被叫做 
幸福的



戴口罩接吻的年轻人


像玛格丽特的名作
他们是
两个蒙面
接吻的
年轻人

他们是戴口罩
相拥而眠的
年轻人
他们是
他们的国
他们的人世
配不上的
年轻人

他们久久接吻在故乡的天空里
在春日 樱花 白玉兰 婚纱 葡萄酒的天空里

量子般缠绕在一起
怨念般纠缠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吧
病毒散去了散去吧
病毒一样的事物就散去了散去吧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