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二十四点诗语(组诗24首)

◎术香




二十四点诗语(组诗24首)
 
一点诗语
 
不用清除什么,
一切回到原点。
原点展翅,原点迈步,
原点播下种子,
原点是所有较量的结束和开始。
 
没有旁支,没有噪音,
一和一在一起,
一和一对话,
一把一推到墙上,
一把一攥于手心。
一还是一,一走着一条路,
一条路上只有一。
 
一是数量词,
词是水势汹涌,
词里队伍浩荡。
一从镜子里照见自己,
一左摇,是一,
一右晃,是一,
一与一躲猫猫,
一在一身后突破防线和禁忌。
 
一在遗忘,
遗忘一个数字,遗忘
所有数字,
数字爬满人间的边框,
时间是一个固体,
子时之外,都是远方。
 
二点诗语
 
事物被涂上银灰,
漆黑被装饰,词语之黑,
音容之黑,一概腾空。
空之外空是骨架,
空睫毛,空耳环,
空着被风吹动,
万籁摇晃,万籁沉睡。
 
某首歌行走,音色嬗变,
月光属于远方,别人的海滩,
别人的花粉,别人的西瓜,
别人画板上结满葫芦。
两条小径并成一股,
铁轨未经修定目标,
黎明仍是惟一的驿站。
 
笛声鸣起,
梦被梦唤醒,
另一种怀念空间偌大,
左边秋千,右边风筝,
两颗星星落地,
两张笑脸相迎,
秋千荡开,风筝飞去,
相约被嵌入时空,
只有散尽,没有复来。
 
刻下传说,刻下气味,
夜半是一列火车,
空旷相互兼容,
能量及气魄强大。
 
三点诗语
 
一滴泪掉成三瓣,
三棵树,三朵花,三枚果,
分立人间。
 
各自翻阅旧梦,
岔道太多,
焦点不在预想之内。
 
扎紧栅栏,门窗朝天,
风吹风的过程很静,
星星呈三角状,
月光不敢轻易投放。
幻觉里青峰高耸,
红纱层层,拉开又合上,
星星的距离存有变数,
红纱之隙路在摇摆。
 
梦随时悖逆心意,
天空瞬间空空,
欲念是使者,
擦碰旧风旧雨、旧纱旧帛,
火花冷却成兽状,
狮身人面,蛇面人身,
一路奔跑,一路消亡。
三支箭抽出袖口,
瞄准却从不追逐。
 
回到泪水,
回到万里荒原。
种子存贮多年,
沃土藏在心室。
春风尚远,温暖已在。
 
四点诗语
 
露珠泛起白雾,
三言两语不能概括此刻,
胸怀宽厚,血脉尖细,
白与黑各自游移,
植物从根部开始,
述说某种印痕。
 
左边芙蓉,右边藤蓠,
叶子含着太多秘密,
呼应有些牵强,
层次被露珠隔开,
动与静参差有别,
香味偏斜一方,
影子里存有泡泡,
花开六月,鸡鸣四时,
万物蔓延,万物开场。
 
摁不住首尾,
过程蜿蜒于手心,
体外之影逃遁,
金属分离,水晶分离,
木质镜子磨成宝盆,
晨光如剑,穿透今生往世,
初始和终点都被冻结。
 
不分季节,不分天堂与地狱,
光明潜伏于某块骨骼,
石化的,分化的,
都有质感。
语言贯穿其中,
标点串起标签,
白与黑继续对质,
孤寂大过喧闹,
黎明漫过人间。
 
时光漂泊四野,
哪一点都是家园。
 
五点诗语
 
自然醒来,自然明亮,
鸟鸣如镜,
滤去夜色,收纳晨光。
 
河在五步之外,
山在五步之外,
微明与明亮之间都是吉利数字。
 
浪花不属于我,
山林不属于我,
我,不属于我。
他们自由着逆光而行,
说着,唱着,舞着,
与昨天无关,与前世无关。
 
五滴水,五棵树,
与我相对,点点成面,
形成田野,形成草地,
空旷静谧。
一望无际的时空,
故事没有外衣,只有灵魂。
 
一步一步走,
谁在陈列,谁在布阵,
谁把一声哑语挂在额际,
谁把一片残叶植入肌体……
忽略眼神,忽略手势,
忽略暗道延伸。
素材明亮,词语明亮,
构架明亮,钻进一个故事,
捡拾、编织及编制,
都与黎明有关。
 
六点诗语
 
螺号响起,时针与地垂直,
梦随潮水全部退去。
一种痕迹,九种味道,
水线与沙滩间隙渐宽,
含苞待放需屏息静气。
 
某种声音悠长,
盘绕成波涛的花纹,
春风细镂细刻,
一个镜子的正面与反面,
皆有桃花盛开。
 
与万物结缘,
没有什么可以离间。
羽毛与沙子相互沾附,
孰轻孰重早已忽略。
生命牵念生命,
六万颗青梅酿成美酒,
感觉飘进风中,
意会都有些奢侈。
 
青山闪向一边,
荒芜侧向一方,将被删除。
紫穗果柔软着,
颗颗归梦,颗颗收敛翅膀。
抚摸硬伤,伤痛翻版,
瞬间决绝,被永世把持。
 
依旧双手合十,
背靠梧桐或洋槐,
微风细雨如画,
如画人间从早晨开始。
 
眯上眼睛怀念,
指尖里升起太阳,
光线穿越,
新的一天松开怀抱,
一分一秒都是港湾。
 
七点诗语
 
七色光亮,七色画板,
七色人间,
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
阳光纯粹莫过此刻。
 
推开栅栏,拔去门栓,
时空辽阔。
鸟儿欢叫,飞出自己,
泉水喷涌,喷出自己,
物物相映,映出自己。
平面的自己,立体的自己,
很多时刻,
自己和自己早已旧去。
 
在名字里画画,
在姓氏里采撷,
时光藏于月光之后,
抱紧影子,抱紧瑕疵。
 
遗忘存活于记忆,
词语相互支撑,
笔画被风干撕碎。
捕鱼者,狩猎者,
眼睛瞄准碎片,
鱼和熊掌不再另立属性。
 
地平线隔开所有,
风吹云朵如吹木头,
声音相互吸纳,
创设质感,创设波澜。
 
光芒万丈。一切在,
蝴蝶在,蜜蜂在,
甜蜜相持、对垒与对决,
所有影子都是阳光的絮语。
 
八点诗语
 
八道光线,八座桥梁,
跨过去即有方向。
 
什么碎片,什么芒刺,
皆无暇论证,
真与假分立两边,
过往行人谈笑风生。
 
可以不是春天,
可以不是冬天,
可以不是任何季节,
而一切已经万事俱备,
八方正有风来。
复制魔性手帕,
擦去尘埃,擦去泪水,
让风向拐弯处没有死角。
 
轻掸轻拍,
光线愈加锃亮,
续写航线,续写指向,
百舸竞发。
抿去什么,添加什么,
事物摁住旁白,
默念山川,默念流水,
真性情,真感觉,
真着发芽,真着结果。
 
左边此声,右边彼意,
只有轮廓,没有细节。
向着一方描摹,一笔成画,
星汉迢迢黄鹤满天。
 
九点诗语
 
九千片荷叶,九万把扇子,
各自摇着,天空多出棱角。
时光开始爬坡,
螺旋上升,挥别显得忧伤。
 
多道细光,多道尘门,
门与门相错,
光与光折叠,
拐弯及边角成为轴心,
小尘埃,小思绪,
吐成丝线,结成花网,
门与光掩住真相,
网住的都是配角。
 
河流倒挂人世,
漏网之鱼吞吐泡泡,
桥外之桥,河外之河,
只能用一幅画容纳。
荷叶如鱼,扇子如鱼,
行走的脚印如鱼。
鱼把河水当道具,
鱼把鱼竿当道具,
鱼把人间当道具。
 
鱼穿过门,鱼退出门,
没有理由,不需要理由,
鱼在哭泣,鱼在告白,
鱼把一条网当作故园,
鱼,是空无一物时刻的点缀。
 
捂住胸口,
鱼从鱼刺里滑出,
轻摇扇子,
门在荷叶里一扇扇掩去。
 
十点诗语
 
十方世界,十盏灯花,
万物齐聚于此,消散于此。
 
声音源自交点,
百鸟展开翅膀,
欲念是动力,
波澜向外推开,
力量外延,天涯更远。
 
前后空出天地,
五光十色并非虚拟。
握住标杆,握住柴草,
丈量和掂量,
不说本质,只说歧义。
水晶抹去棱角,
小格局、小苍凉抽身而去,
圆环执着于一端,
锐器回收,细尘外漏。
 
赋予每粒尘光泽,
范畴无限,轻重无限,
尘与尘异位,尘与尘异体,
尘里花艳,尘里沸腾。
尘在春天,尘没在春天,
尘之路被尘堵住,
尘之原点,尘之沸点,
尘之故园被风吹散。
 
避开虚物,拉住方向,
原点内外原点早已不在。
 
十一点诗语
 
即将成熟却并未饱满,
果子只说甜美不说坠落。
 
相继而去的,
是时光隧道的杂草,
曾经漫山遍野,
终将归拢一处,
爱并忘却,心平气和。
燃去半页紫翅,
吉尼蝶依旧俊俏,
半声叹息,半滴泪水,
让某个端点永在。
 
相遇哪些,弃离哪些,
时针从不摇头,
没有名字的事物砌成石岸,
引来潮水及火焰,
沙子只含过程不含结局。
 
剖开指纹,
数不清的蝶翅,
一页页飞出,吉尼蝶完美,
生命从无到有,
翅膀先于眼泪,
种植,从不收获。
 
背对时光,
种子在翅膀下小憩,
左手与右手都是别人的。
避开这些,某处喧闹已经石化,
翅膀形形色色,眼泪形形色色,
果实及虚无形形色色。
 
十二点诗语
 
俯视是另一种和解,
激情只被涂抹不问颜色。
 
与万物称兄道弟,
与阳光情同手足,
轻唤云朵,云在,
低叫苍山,山在,
弯过棱角或盘住曲线,
边缘扑满彩蝶,
无名之蝶无名之影,
左右摇晃,都被垂直。
 
影子里淘沙,影子里祈祷,
影子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跨越万水千山,
竹子遍野,竹子为空,
空出云烟,空出清响,
空出一纸警句和格言。
重复一句话,重复一个词,
重复一个字,字字如水 ,
滴滴垂落。
 
依旧走不出影子,
前后都有坡度。
路口被遮掩,标记被遮掩,
每一寸影子开出花来,
只有味道,没有形体。
 
触角相抵,
一些事物开始滑脱。
影子之外冒出新的高度,
顶端不可俯视。
 
十三点诗语
 
方向已选定,
有没有风吹,路都会蜿蜒。
 
春风不在身边,
春天的底盘早已端去,
种子发芽之后的状态,
潜意识里成为巫师。
 
一片绿含过另一片绿,
仿佛轮回,
却又恪守一隅,
格调和情感另当别论。
 
季节都不遥远,
信手拈来枝叶,
梦语尚未修饰,
月色泊入幽径,
山呼海啸在画的一角,
以另一种形式抗议喧嚣。
 
挂起云帆,
向着秘境发出邀请。
背景辽阔,勾勒鸟巢,
勾勒松茸,咳嗽如木器相击,
点点阳光浸润,
新绿之外墨绿凃染,
一首歌被一阵鸟鸣驾驭。
 
来不及梳理旋律,
声音渐渐减弱。
山崖壁立,影子缩成一点。
万物眯起眼睛,
缘一条弧线假想,
春天是一个行囊,
包罗万象却从不打开。
虚设空位,虚拟幻境,
天涯之处无人惊扰。
 
十四点诗语
 
似已疲惫,
却是心神专一,
笃定之事从未更改。
 
柔性是主体,
山坡除去旧物,
青石小径至真至纯。
蚱蜢纷飞于自己的故事,
日光正烈,照穿首尾,
折子戏梗概一气呵成。
叶子衣衫,叶子水袖,
叶子正反两面光泽均匀,
台词点缀其间,温润有别。
 
端详某一粒时光,
侧面很美,
棱角、弧度恰到好处,
水珠滴而不落,
折扇煽出火焰,
水火相顾,相溶,
画面一角,石头背后,
某句诺言,某句谎言,
已不计恩怨。
 
展开更多画面,
一朵花一个村子,
隐去街道,隐去房屋,
隐去家禽,隐去炊烟,
亲人们相聚于花荫,
音容不散,时间定格。
 
向爱而行,
生命自带韧性。
 
十五点诗语
 
阴影里也布满光亮,
控制意识,
人间没有边沿。
春天由花组成,
低头不见抬头见,
都是花的笑脸。
 
没有围墙,
红杏白杏自然伸出,
无所谓眼神冷暖,
尽管笑出声来,
春天深处不藏眼泪。
 
听杏花耳语,
隐性词语频频,
出没而逃遁,
结伴而行又终将散去,
花与花之间,被万重山隔开。
诠释影子,诠释灿烂,
红尘即兴卷起,
无墙之墙即为底线。
 
春风岔成几股,
向左向右,向上向下,
中间有风回旋,
种子漩涡,从发芽到开花,
风在打结。
似有阴郁,似有余怒,
春色如镜可以照妖。
头顶之妖,肩膀之妖,
发梢之妖,妖里种子生根,
妖气午后萦回。
 
徜徉于万世花海,
妖被匆匆指代。
 
十六点诗语
 
无论阴晴,
此刻均在舒展,
眺望远方,潮水上涨之前,
冷暖不影响进程。
 
光线变得温柔,
春风轻抚万物,
亲人的问候由远及近。
牵念长进树叶,
对望为空,生世不含秘密。
 
揽住色彩,挽住气味,
生命流光溢彩。
天空很空,
多年前空至此刻,
词语化为气息,
在某一刻到来之前,
空,是唯一的印记。
 
抿去骨架,抿去血肉,
抿去神色匆匆,
一张画空了,
一点一线一色不留。
而月光来过,
月光取代月光,
代代相望,相忘。
 
含着迷惘,
故事弯进山间小径,
雪花是一种语言,
不论说多少,说多透,
时光宝典里都不记录。
 
某一刻的惊心,
散落于日落和潮涨之隙。
 
十七点诗语
 
所经事物逐一旧去,
夕晖映照,
赋予新的肉体。
 
从不说三道四。
许多话含在胸口,
有无风吹,都是一潭静水。
青苔遍野,
概念里影子叠放,
哪一处都被冷风翻阅。
 
一团丝线缠绕,
一个日子,一点蜜汁,
一声蝉鸣,缠着绕着,
绕成石堆,绕成山头,
太阳归隐必经之地。
 
鸟鸣悠长似有别意,
故事存放早已溶解,
气息悬浮亦被缠裹,
丝丝滑入,丝丝透支,
词意与词性均已消失。
 
抓紧梳理与整合,
词语复位,词语易主,
心躲入镜子,
不染夜色,拒绝签约。
 
木质镜子,木质碗筷,
季节内外均非闲置。
 
十八点诗语
 
不厚此薄彼,
夜幕落下,笼罩有些生疏。
 
剖开玉米,剖开雪粒,
寻觅或深藏,
与箴言无关。
物像模糊,灵魂模糊,
触角和痕迹被风吹着,
铃声摇出无字之诗。
 
微尘微小,
一粒固守一粒,
酸甜苦辣从不混淆。
个性之酸,个性之甜,
个性之百味,
夜色漫过,均被深藏。
 
闪电搁置一边,
雷声搁置一边,
回望定位于某一物,
蒙尘之物,锈蚀之物,
在一缕风里安眠。
视野越过此刻,
生命抹去痛点。
 
微尘或别的,
不可见。
晚霞纷飞,移步换景,
最空的心迹,在线。
 
十九点诗语
 
星语,心语,
风雨之后早已流入形式。
一粒星星七个心愿,
被吹散,被淋湿,
黄昏守不住一句秘密。
 
掸去尘埃,
灯光隐去光泽,
潮水之痕,鸥鸟之痕,
让一组故事不可触摸。
文档一再空行,
一再缺词少句,
韵律最美却时断时续,
镜片之后一应事物转身。
忘却来路,
村庄被星星取代,
风雨依旧,
标签标记都已不在。
 
暗道随处可见,
横竖都是半途。
半途之途,
从一句话里退出,
从一个故事里退出,
灯之上下拒绝荒芜。
抱一颗石头,抱一粒麦子,
抱一处黄昏,抱一点烟火,
人间穿行,是最好的告白。
 
二十点诗语
 
夜色加厚,
每一个词仿佛都是中性。
 
表达趋于平缓,
暗影交错,
人间故事石上清流。
 
鱼鳞、水草,松茸,
一一丢掉,
掩住心门,
拒绝杂物涂抹。
 
风雨声骤起,
夜色揉入万物,
八面墙壁八面回音,
真伪不可为虚数。
台阶上捡拾词语,
某一时刻解体,
某一画面凝结,
词语构筑,必须取代,
生命历程简单至空白。
 
定义一场风,
定义一场灯红酒绿,
空白处无回应,
界点与界牌形同虚设
而非虚设。
 
接纳与拒绝都为套路,
有人久居暗处,
对于灯光,对于星系,
只是用来占卜。
 
爱憎无色差,
抉择方可鉴别。
 
二十一点诗语
 
风从指尖刮起,
灯光无意摇曳。
 
回收利器,回收波纹,
某种计较或挣扎得以缓解,
海天一色,星星上下跃动,
风为旁证。
 
尘与词在风中组合,
火花隐于暗处,
风欲穿未穿,
窗门不含别处风景。
 
灯光之外无色,
墙壁之色,雨伞之色,
奔跑及瑟瑟之色,
色与色交谈,
又被新的颜色拒绝。
 
火花潜在,水滴潜在。
风形成河流,风形成传说。
指尖在明处,
与风各含困惑。
 
一件事被一件事遮挡,
风独立,风自抹,
风的世界只有骨骼,
没有泪水与惦念。
指尖存入指尖,
风的背后概念模糊。
某种感觉在混沌里,
被点燃,被引渡。
 
二十二点诗语
 
冰刀越刻越浅,
冬天口含青玉,
拒绝触碰。
 
灯光一再柔软,
柔几分空几分,
空出碧螺茶碱,
空出紫磷药酚。
一片叶子作为战场,
细胞坏死前被迷醉,
被逐出月色。
 
无视某种符号,
抱起灯光抱起暗影,
走向人间背后。
格局之外描摹,
鲜活之物人微言轻,
刻度和印痕不必讲究。
 
打开冬天铺开冬天,
青玉之色渗透,
绰绰影子滑落,
纸扎潮水,纸扎船尾,
被风吹散。
 
让梦庞大。
飞瀑收敛力量,
天象自带暖色,
两岸桃林透出妖野。
春天潜在背景,春天的胡同,
春天的河床,春天的星宫……
轻轻,来了。
 
二十三点诗语
 
每一时刻存于画里。
杏花桃花兰花荷花,
剑兰紫藤梧桐蓝绒,
画里奔流画里开怀大笑,
但每朵花都不被时间计量。
 
一幅画卷起,
十幅百幅画卷起,
时光默默,
作着一切事物的外衣,
喜怒哀乐附于其上,
笑意点点,叹息丝丝,
灯光与夜色都被忽略。
 
时间无穷,空间有限,
该来的来过,该去的已去,
来与去都在空间,
咫尺与天涯没有区别,
在与不在,都在,都不在。
 
画在画里,画不在画间。
画与画同心,画与画同距,
画里时刻,画里色彩,
画里弦乐组群,
画里孤鸟不鸣。
画是一个空间,一个世界,
画是画的镜子,
画在画里,皈依。
 
二十四点诗语
 
一个圆即将闭拢,
而另一个圆正在生成。
圆镜子,圆皮球,圆漩涡,
圆与圆之间,都是省略号。
 
圆为外衣,
其间,睫毛、飞瀑和鱼鳞,
各有气味、声势和尖刻,
触角释放温度,
在圆外漫延。
 
沿着内壁,
时光游转自带影子,
芬芳从一角冒出,
点点青绿点点绯红,
人间信誉尚未缺失。
 
夜深未必幽静,
梦会行走,梦会潜伏,
春天在此处亦在彼处,
且安然,且笼罩,
梦做客梦,梦错过梦,
此刻,此刻永恒。
 
圆在咳嗽,圆在捂紧胸口,
圆攥住每一句话,
携梦而去,
携去,而不封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