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诗歌选4:能饮无(长诗)

◎笨水



能饮无

玻璃是肉身
酒在瓶中
封得越严,酒
就越凛冽
喝它,不急
天色尚早
你必须有耐心
要从水中看到火焰
要从火中看到剑器成形
钥匙在幽暗中
显现光泽
你要看酒中飘浮的玻璃
你要预备悬崖般的
喉咙
能讲真话了
雪就落下来
你看,雪落在屋顶
雪压断了很多的竹子
再没有阮籍的哭声
万籁俱寂,万物被冻住
雪落四野
好像地上再也没有穷途
这时,我要倒出酒
看酒自杯底涌起雪花
我要在心中敞开旷野
是啊
我首先复活了一头猛虎
小饮一口
我的脸就红了
身体被脱掉
我把它脱在人行道上
脱在荒草丛中
过于匆忙,甚至
脱在桌边
我执剑而行
把酒当歌
我在烟火中是缕烟
我在月光下是片月光
我在黑夜里是黑夜
我的剑,细小如闪电
我的钥匙如火苗
我在流水中就是段流水
拔剑劈石头
抽刀断水
我在刀光剑影中,劫下一个囚徒
那个囚徒,也是我
就是烟,月光,影子
曾把李白喝醉
把杜甫喝哭
也曾听见流水中传来
巨大的,扑通声
酒已脱去玻璃
我也脱去了肉身
为什么,我感到悲恸
饮酒,只是一个动作
我饮着山峦
我饮下的悬崖
不断加深我喉咙的落差
语言的深渊
深藏雷霆
如棒喝
也如掌声
迎接新词的奔赴
我是语言本身
脱去肉身的苦
语言是鹤群叩击长天
它们白得没有阴影
月光没有阴影
黑夜没有阴影
我没有影子
我上天捉鲲,下海捉鳖
唯猛虎让人牵挂
它皮毛鲜艳,分享我的位置
它骨可入药
目能壮胆
定位它
就跟踪到我
在旷野雪原上
我又和猛虎走到一起
我和猛虎交换皮毛,讨论花纹的设计
我和猛虎交换骨骼,衡量脊柱的尺寸
我和猛虎交换肝胆,演示如何相照
我和猛虎交换眼泪
它的眼泪澎湃如汪洋
我醒来,随手抽了一张纸巾
手中的剑
已比绣花针还小
手中钥匙
小得如同一粒光
我怎么使用它
荆棘这么多
我用锈花针砍荆棘,不断
就在棘上雕绣一朵花好吗
我将遍地荆棘,雕出一座花园,好吗
我用微小的光
去开黑夜的大门好吗
用光去开石头的锁好吗
用光去打开酒瓶,好吗
我用光去找回我的肉身
去人行道,去荒草里
没有办法,我要重新穿上它
酒又回到瓶子
静极,如玻璃
在玻璃中
我在思考要不要再倒出来
酒在瓶中看我
隔着玻璃
它也在考虑要不要将我击穿
可是,我的喉咙
缩减了使人心惊的陡峭
缩减成小山坡
我的喉咙
已开满语言的花朵
送给这个
也送那个
送出即枯萎
接下即凋谢
连香气都是短命
空气将脸冻住
冻住了的,永恒的
欢笑的脸,悲戚的脸
必须用祝酒辞来解冻
用打圈和玻璃的叮当声
必须用旋转的桌子来解冻
我看圆桌成方桌
我看旋转是碰撞
分心侧目,我看见一只鹤
在窗外
背下落满了雪
白压着白
双腿陷在雪里
没有完整的痕迹
多凛冽的词
只要轻喝一声就会破碎
然而只有我看见
它融在雪里,融在夜色里
化在月光里
它幽深的背面
只我能懂
雪越下越大
天色真的暗了
酒在瓶中,露出火花
剑器在出鞘
钥匙在闪光
又一片竹子压断的噼啪
传来
再没有喝酒的人
我开始与猛虎交换
皮毛、骨骼、肝胆、眼泪
我开始脱去肉身
扶它与我对坐
猛虎斑斓
肉身轻盈
我陡峭
能饮一杯无,我问
众回,能
只见屋外,大雪
群鹤舞
2019-2-3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