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6首)

◎刘义



◎春台

登临的意义是,过去的台阶向他走来
低头的光依附上升的阴影
他穿过二十世纪迷宫的脸
故人化作枝条遮覆新鲜的石碑
但爱与生命环旋,譬如木叶重构之手
堆叠成一个透明得接近于未来的屋顶。


◎第一首诗

请再混乱一点,混乱已构成旧雪
狂欢延续,第三个十年开始
读入“死人”,参与分赃
新鲜的光顺从他们消失的手
抚摸我们肮脏的前额。

◎傻子

在拆迁后菜场的过道上
我读神曲天堂篇
你走过来给我递烟,我拒绝
你又给我几个桔子(不是很圆),我还是拒绝
然后我们坐在缺损的台阶上读地狱
后面的树,也觉得我们是傻子。

◎一次性的“诗”

当灾难变成一种消费的时候
他们还在颂体中繁殖自我的快感
他们的“诗”——
能比得上一个一次性的口罩吗?

◎我们都是黑暗的帮凶

我们都是黑暗的帮凶
我们都是病毒的宿主
我们都是谎言的拥护者
我们还在歌颂
我们还在赞美
我们还在表演
我们真的很无耻
我们能像他那样吗
做一个敢说真话的人
做一个完整的人?

◎方舱

我们是被关闭在方舱的隐喻中的病毒
我们是被大自然隔离的病毒
正确得邪恶的病毒
知识得无耻的病毒
没有灵魂的病毒,娱乐至死的病毒
以及沉默哀苦芸芸无尽的病毒
在巨大的谎言里我们是耻辱的幸存者。
我们心中的城一个一个封闭了
在无涯的寂静所映照恐惧的光中。
站在阳台远眺,仿佛深林间的清风也是病毒织成的
湖面轮回的波浪也是病毒的另一种图案
而口罩与护镜已经通过我们的遮蔽
渗透进动荡而变形的母语。
而在维稳的拐点中那些高唱加油的人
转向烛火与自由的哨声
在降雪后的朋友圈里哀悼
一个说真话的人
死在谣言的方舱。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