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小乌的诗(二)

◎一地雪



1.
那个让我献身的人死了。
在冗长的日子里,听到
他的死讯。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生命
完结。相反的是托起
自由的意愿起航了。
 
把失败和羞耻搅进
记忆的粉碎机里
那些伤寒般纠缠着命运的鬼魅。
虽然这个世界仍然允许有记忆
但决绝的人会做出善意的自我舍弃。

死去的。活下的。
在丝钉厂那一大片
排列的钢筋圈上,
孩子们站在上面
高呼小乌的名字。

在钢筋圈砸下的一刻
月光燃起大火,
弥盖了地球村的这个角落。
事情就是这样,该发生的
必须发生。在事件变成死尸的那一瞬间
 
羞耻的火焰就此熄灭。
哦没有谁
没有什么
再让你背负耻辱的十字架,为了
活下去的理由
第二次的生命。自由。
你轻轻地对他们说,“不”!
 晃动的双脚挂在蓝天。

2.
以一个孩子的双瞳
看见这个世界的真相。
 
是的。孩子。
骄阳这个撒野的顽童
缠绕着小乌的脚步。
那么长那么长的崎岖
走不完的影子
晃动着烈风的树梢。
小乌骑在一个老人的脖子上
试图走完羊肠小道。
老人像放牧一只
孱弱的小羊。
他累了。小羊也累了。
道路依旧绵长。他们
要一直走下去。
走下去。难道这世界如此
恢弘,无法丈量?
哦你还不知道
在这个星球上,任何物体都是
流动的存在。你以为它们
是看得见的玩具,静止于
你稚嫩的双瞳。
 
远着呢。
生命好长。好长。
仿若老人的脖子是头永生的
驴,被时光蒙着眼
沿古老的磨盘转动着。
远着呢。
 
慢慢的。转动的磨盘越来
越慢。他撕下一张
长满皱纹的脸。扯下一根根
花白的头发。老人的灵魂
不可触摸,只留下一只蜕皮的
鞋子,套在磨盘的拉杆上,
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死亡。
懵懂是无罪的。
清楚多么可怕。

哦小乌。他双眸戚戚
泪流成河。世界还是
那么长,那么长……
低头。
 
3.
在那么长的一生中
玫瑰的羽翼铺满小乌脚下的歧凸。
 
小乌说那是一朵蔷薇
是玫瑰的妹妹。
她爬上一张梦中的婚床
与床心交欢。与
死寂的空气接吻。
热吻带着小乌的香甜
流淌在茅屋的四周。
夜晚像白天明亮而诱人。
古老的家具为之舞蹈
引来鸡犬齐鸣。
哦这生命的合唱
跌宕在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
这死亡的合成。

那是真的高潮。
那是伪装的高潮。
 
茅屋里弥漫着葱郁
和衰老的忧伤。
一本神秘的书赫然印在那张
缺角的雕花木桌上。
边沿破旧。蝴蝶飞上去
嗅着情丝的银针缝合生命的黑暗。
毒。 灿烂在远行。
 
一枝刺玫。又一枝。
他们像魔棒在你眼前晃动了
一下,瞬间消失。
玫瑰的香气止于唇齿。
卷曲的叶片次第焦枯
肢体一撮撮飘向天涯。
这欺世盗名的骗子——
爱情!枉骗了世间多少人?
你的女孩。你的少年。
你滴血的中年。
诟病充盈床帏、庭院、小巷,
在一只猎狗的双眸中熄灭了
火焰。你终于学会
逆来顺受。不,
是撕下爱情无知的
面纱。尽管已遍体结痂。
他将爱情指数降为零。
 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就是这个样子。
希望总是燃烧在希望中。
甜,死于蜜。
 
4.
这是多么矛盾的群体啊
无数个鲜亮、挣扎、哭泣的个体组成。
 
那么多人怀着对上帝的崇敬
炽烈追求,信誓旦旦
要终生所嫁。又无不身怀
对名利的虚荣、贪婪,因而
倍加虚伪。
你也深陷其毒
无药可救。十指在键盘上
敲打着犹豫、茫然
无措,对自身的无力抵抗
和梦想的残酷。
无根的词。哦
这把达摩克利斯剑!
 
没有谁醒来。那耕作的人
在沉睡。没有谁能叫醒
更没有谁能被叫醒。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诗人。这旋转的舞台
狂欢者最终会死于狂欢的馈赠。
无数只驮着象牙塔的蝴蝶
奋力盘旋在罂粟颤抖的
枝条上——那灵魂之毒。
 
小乌啊,你是无用的无用之人
一生奋翅于无用之上。
上帝的牢狱为你量身制作
你却把它认作故乡。
 
一只蚂蚁抱着
一只蚂蚁的尸体,人们叫做
惺惺相惜。他们如此
抱团、扭打,为欺世盗名的桂冠
沾沾自喜。
深陷毒枭者在罂粟上开花。
死亡永远灿烂。
 
 5.
没有响动。对面只有
鼠标的咔嚓咔嚓。
没有响动。身边只有键盘的
节凑时而快,时而慢。
这个牢笼其实很美。
自由在囚禁中获得自由的安宁。
 
秋风一阵紧似一阵
失落。充盈。一波追赶着一波。
静静的顿河在
耳边响起。斯万也从
上流社会赶来。牧羊人
吹着口哨。
 
小乌坐在茅屋里
对着一盏油灯发呆。
火舌扭动,吞噬着灯芯。
灯芯呲呲,一节一节
夭折。黑暗
压在屋顶,腐朽的木梁在唱歌。
时间因此而安宁,
生命持续。
 
他忽略了与命运抗争的
苦难,他因此而获得快乐。
 
2019-08-29;2019-12-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