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我总不能为口棺材,把整片林子都砍了吧?

◎赵原



那片林子很小
几十棵树  长在山脚下
有棵树已成材  可以伐倒
锯开  做棺材

去之前就想好了  砍倒那棵树
做两口棺材  一大一小
大棺材装小棺材  小棺材装我
埋在地里  肉身不腐

去之前跟木匠打好招呼了
跟石匠也打好招呼了  跟村长
也打好招呼了  乘着这农闲时节
把后事办了

去之前跟老伙计们都打好招呼了
备下酒菜  造棺材可不是件小事
该喝两杯的  绝不能省
还请人算了一卦  今天正是黄道吉日

可俗话说得好  人算不如天算
想得很美的事  往往都有意外
走进林子才发现  那棵能做棺材的树
被杂树小树们密密包围  很难下手

看来早有人来打量过了
大树周围  留下了数不清的脚窝
有些脚窝里长出了野草  还有些脚窝里
什么也没有  盛满水银似的夕光

在林子里徘徊了很久  又看了会儿
悠远的山峦  才叹口气
慢慢往往回走。我总不能为口棺材
把整片林子都砍了吧?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