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小小的尘埃

◎韩宗夫



一粒小小的尘埃
 
这一天的阳光是暧昧的阳光
微微颤动的空气里结满了渺小的尘埃
 
我的目光,正艰难地穿越那些古老的年代
直面殷红的血和锈蚀的弹片
 
我只能在尘封的年代中呼吸
禅透林间的松柏之气
一条晒满阳光的小路,布满了生活的痕迹
 
哦,一粒调皮的尘埃
正在耀眼的阳光中转变为其他方式
如同思想在生活中的改变
 
它甚至袭击了你透明的肺部
改变了我身体里血流的波浪
 
是它,就是它,一粒小小的尘埃
正带领着一个下午飞速前进
 
与石像对峙
 
它表情严峻,不像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一双充满魔力的茧手,赋予了它生的意义
 
在草坪一侧,熙熙攘攘行人与鸽子之间
它是唯一不能动的,甚至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它是一双手的延伸,是锤子和錾子的另一种表述
突发奇想还原了自己,实现了与世界的对话
 
一只黑斑蝶盘旋着,石像陷入生活的律法
而不能自拔,它有不可预知的未来
 
在平庸的生活中,我更像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与石像对峙,我紧张、胆怯,最后落荒而逃
 
下午的琴课
 
那些意志薄弱的阳光,正在忍受琴的刀殂
音乐所产生的巨大张力
像鸟的两翼,把整个下午笼罩起来
 
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生命毕恭毕敬
小心翼翼的树影,与迎春花一起偷偷爬上了晾台
 
此时,仍有一些不倦的鸟飞过
旧日的恋人,你的胸脯怀藏着一片小小的光芒
 
走出昏暗的房间,鸟声停滞,一个过路人
终被你的琴声掳获,迷失了前行的方向
 
但我仍感到了暮冬的暖意
你的琴声像一片温柔的初雪,把我轻轻覆盖
并试图创造出另一个我来
 
远处打夯的声音已熄,空气从紧张中回到宁静
你的汗水凝聚成无数颗小精灵
与颀长的手指一起兴奋地弹跳
 
此时,钢琴成为黑暗中唯一的发光体
音乐成为灵魂的唯一憩所

水晶
 
谁能重现生活中的水晶?
打开那些幼稚的童话,我看到一片苍白的修辞
无法朝另一个人的内心辐射
 
我在透明的水晶中,寻找那位神秘的黑衣人
制造风暴与闪电的圣者
 
当风卷残云,雨洗平台,黑夜的子宫被剖开
透明如水晶的你,和我梦里见到的一样
 
你总是跟着流浪的水流浪,跟着蓊郁的森林苍翠
美丽的植物与善良的动物组成的世界
是你追寻已久的故乡
 
哦,故乡,为什么我总是在你的身体之外彷徨
抱定那些俏皮的水晶,重新整理自己凌乱的
羽毛和思想

在风尖上
 
乌云蔽日,我看不到站在风尖上的人
他可能在云层之上,呼风唤雨
制造混乱的雾障
 
黑云压了过来,空气有点窒息
树枝向天空伸出求助的手臂
稻草人仆倒在被闪电脔割的田野中
 
窗户洞开,犹如一对急于飞走的翅膀
而我渺小得如一粒尘埃
在暴风雨的前夜变得愈加沉重起来
 
而他,在风尖上闲庭信步
是否看到了大地上的我
一个凡夫俗子,无法提着头发飞离地面
 
我只能无条件地接受
或者变成一股信风,深入到云层之上
在风尖上,我们将成为一对好兄弟

一封未寄达的信件
 
一封信件,总是怀揣一个地址
奔赴另一个地址,它要把一个人的祝福
送给另一个毫不知情的人
它将被不停地盖满印戳
沾满邮差分拣时粗大的指纹
在一条不被我们了解的路上
颠簸流离
真正的餐风饮露
翻越万水千山之后,因为地址不详
又被迫原路返回
一封未抵达的邮件,在出发之前
就已注定自己被退回的命运

逆行者
 
梦见天堂的人,在今夜的月光中逆行
沿着时间隧道,从五十岁抵达少年时代的五岁
那些黑暗中虚设的站台
正在等待他一掠而过
一些幼年的痕迹,被晚风抚平
那些不堪重负的纸船,总是在浅水处迟疑、徘徊
一个逆行的人,系黑色头巾
招摇而不撞骗,未曾放弃赖以生存的小小伎俩

伤痕
 
在自我的塑造中,我摆脱不掉旧日的伤痕
攒集三十年的岁月沉沙,让虚拟的河水提前干涸
 
虚无的玩火者,把树下簇拥的人群射伤
掩饰多年的痛苦,终于在今天暴露
 
用水枪向无辜的人群扫射
你仅能拯救一些泅水的灵魂,却扑不灭心头的大火
 
滔天的巨浪,使人们的愤怒高高跃起
明亮的伤痕,是昔日生活不堪回首的见证
 
我大笑,保持伤者最高的姿态
我骑着光阴的快马,从万丈沟壑中一跃而过

愤怒由一架钢琴说出
 
愤怒由白色的键和黑色的键组成
无法阻挡的流水,漫过灯光和阳台
正以看不见的方式呈现
 
愤怒的火,使操琴的人满脸憋得通红
他的手在琴键上不停地敲击,犹如马踏平原
土地遍体鳞伤
 
他的双臂集中了排山倒海的力量
在有限的空间内完成了占领的任务
 
一架愤怒的钢琴,正在承受着
它所不能承受的一切,暴风雨与泥石流冲天而降
卷携着断木与泥浆飞流而下
 
这是一架无以支撑的钢琴
一双雨点般急弛的手,一遍遍地掠过
 
愤怒如黑色的流水,一个人久闷心中的情愫
终于由一架钢琴痛快淋漓地说出
 
诺言
——致S
 
我们生活在诺言的海底
突然隆起的大陆架
使我们陷入更深的黑暗
借助水族锋利的鳍
我向海洋粗硬的舌苔游去
那些高耸的海岬
正在收集说谎者的私语
那群羁旅者
携带着旅行者的故事
在大海中漂泊不思回家
远离那片深水域
一个背负着诺言的人
如同背负着三座大山
有时,他会发觉自己比山还要高大
思想进入一个充气时代
后来我看见
白色的海浪上
漂来一根救生的枯木
上面坐满了食言而肥的人
 
1998:个人夏日
 
又是一个郁闷的夏天
正东渡过海而来
又是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夏天
同样让人忧心如焚
但它不会自行毁灭
更广阔的燃烧,已遍及整片森林
它有充分的理由证明
所过之处皆灰烬
 

 
一个叫桃的女人,不慎落入
生活的水和幻觉的的蜜之间
 
一个长得像桃的女人,在夏天短暂逗留后
匆忙完成了孕育的过程
 
生活的雷电不失时机地
在她身上留下残疾,而一场肮脏的约会
让她洒下了萤火一样的泪水
 
那屈辱的泪水,代表了一个群体的逃逸
在生活的拷问面前堙没于地
 
我知道,那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密林
桃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任风摆布
 
我了解的桃,在爱过和恨过之后
正从妖娆返回现实,恰似蜜淡化为水的过程
 
红墙
 
如一团猛烈燃烧的火,一路烧过去
红墙,你身边的空气有些异样
首先哑掉的,是一位红墙爱好者的喉咙
 
六月,阳光正悄悄消灭着花丛中的病菌
蚯蚓拖着一条湿身子,蛰伏在红墙根下
被迫说出了内心的痛
 
创造了红墙的神笔早已不知去向
完成了一片幼稚的儿童画,便面对生活说出了放弃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猛然碰壁时
身体内会涌起红色的波浪
为未来生活作了象征性的补偿
 
红墙的火制造了红色的波浪
让那些路过的鸟儿深陷下去,并充当了
更加波谲的颜料
 
我热爱着红墙,但无法认同它的弱智与疯狂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