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沉重的空间

◎陌






沉重的空间


冻结了的灯火在建筑内
水滴声非常虚幻,雨
堆垒着语言的坟墓
街上的虚线,像有一个迈着巨大
步伐离开的人。
我戴着淡蓝色面具
宛如一个重伤员走着
远远的红绿灯,静静地警示。
我带着疲倦的回忆,走上楼梯
走进门,走向镜子那里
最后停在人的面前。





我每天都在跟死神做生意


我的每个客人
都像死神。
我随时可能跟死神走
但更多的可能
(我认为)
没有跟他走。
死神馈赠了我一小笔钱
是的,死神养活我。





门外


新闻的阴影
阴影的医生,以及
重症者。
孩子的哭声擦去了他们
或者只是擦去了
同一个。
那哭声又尖又亮
仿佛夜的根基。





房子


夜里回到家
独自一人。
黑暗,数着时间
看我的景象
辨认我的
遗忘。饥饿的
沉默,自我头脑中闪烁。
冰箱里白色的霜
在向忧郁
行礼。





白日梦


我对天空满意,我对风
满意,聚精会神
之时,犹如铭记了生活的一个塑像。
已知的梦想是独自
坐在楼顶,或者一处开阔地
停歇在一个新的地方
有数页的忘记,和阳光下的咖啡。





眼睛的诗歌


当我看着你的时候
我是你眼睛里的眼睛
太小了,不足以忽闪一次
太深了,难以突围出来
完全陌生无知。
当我想起来生活的某个时候
我的眼睛孤立地看着。
多像此刻在黑暗中
静静地入眠。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