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安静之年》等7个

◎边围



安静之年

1

春节被轻咳拉长。
那拜年的贺词中,
稍稍有了痰味。但依然真挚。

鼠年有了机警的开端。
并无碍祝福。

2

但愿是虚惊。
虽然世界从不驯服,
处处有泥沼。

人们总在挑衅着命运,
以为它昏睡了。
其实幻觉终究是幻觉。

瘟疫早就蓄谋已久。

3

生发于无知,
流散于惊惶。

无常,无常!
慨叹已毫无用处。
“请用酒精擦拭灵魂。”

禁闭于一隅,
在古老的城堡里搜寻药方。

4

万物真的静了下来。

不敢高唱——
让呼吸变得隐匿一些。

不便嬉戏——
严峻时刻里只有焦灼。

身体再不永远属于沙发。

5

面向墙壁、窗户、
所有可以解忧的风景。

电视里的新闻没有停歇,
晨尿却有些腥黄。

无法彷徨。狭小的客厅,
已禁不住踩踏。

6

冬天结束前,
也结束悲剧吧。众神!
一遍遍的祈祷再勿轻藐。

人间已罹难深重。
不必再飘落枯叶了,
不远处,春柳何时施妆?

7

也节省些唾液。

不去喷溅——已无人可唾骂;
不去舔吻——许多恶癖早该戒除了!

为自己为他人多些鼓励。

不用摘下口罩,
努动嘴唇就可以。深情相望。

8

空白的城市并不空洞。
灾祸阻隔了人,
也漂洗了人。

珍惜未曾远去的过往,
那时大街还未被整容。

一群人在路灯下慢慢游走,
又被风吹散。
像极了一串串露珠。

          2020.2.5.




蝙蝠

被悬吊于羞耻。
被污名所捆绑,一动不动。

纵然低叫也不被允许——
声波中的莫名病菌,
也如仇雠。无人不视之为
凶手、怪胎。

而终是谁在侵扰谁?
无法细究(因为谁也不会承认
那些蓄意的谋杀)。

远走高飞已不可能。
黄昏或者黎明
已不重要。
人类的无期徒刑漫长而残酷。

不要挣扎,更不要申辩,
沉默也许可以保命。
“为人类留点面子。”

再保持呲牙的惨烈,
和一小会儿的调皮。倒挂自己。

               2020.2.5.




瘟疫

空气无法言说
它的恶毒。人与人
保持距离,让微笑不再
轻易绽放。老人、小孩,
也勿因柔弱而倚靠。
那扇惊惧的门,
已缓缓半掩——再无人
可以推搡。人类的错缪
总在重演,一次比一次冥顽
和侥幸。不!更恣性!
无法求得宽宥。
以罪人之罪,
祸及他人,纵然蒙面
而逃,而骄傲于残忍,
也无可夸口。去捡回羞臊吧。
(那腐溃的胎记可以醒示
一切草莽中的病躯,
耻于重蹈轻信的覆辙。)
还有死亡,本不应
流行于人世,却一再濒临,
威胁手无寸铁的苍生……
除了闭上眼睛,让它们赤红得
更慢一点儿,静坐多么无助!
一月,二月,也许还有
三月。春风还在路上?
可以来得更快些啊。

2020.2.5.




禁闭

孤独,似曾重逢——
原来从未远离过。

用一把锤子锤紧的门柄,突然,
异样地坠落了。
绝无先兆,
玄机谁能勘破?只好交给时间了。

面壁思半生的过,
一队寒流却又来捣乱。
煞是闹心。

每每,当自我陶醉,
只与空气暗抛媚眼(而不是
疯狂索要来生的密码),
奇迹总会半掩面纱。

时而,暂忘自己,
是莫大的福运。
哀愁可以从阳台上跳下,
摔成三瓣、五瓣。
有人声称他已看见了那些鲜花。

在远处,心之边际,
所有隐秘都将被清零。
明天开始,接受一切爱的贿赂。

2020.2.5.




蜗居

懒虫已附体,半步也不想
挪移。方寸之间,
没有大乱已是万幸了。
让哈欠也来得更爽快些。

不用矫揉,
更谈不上抓肝挠肺。
正常呼吸肯定是慢半拍了,
窝在座垫上,故乡
着实有点面目模糊了。

家,没有栅栏
却捆住了所有妄恋。
大门不出,世界缩成一组玩具。

地球仪比地球更大?
无知比冒险
更唾手可得!玩笑真是开大了
——警察来了也无法收场。

无聊!那是无聊
而已。根本无法定罪
和根治。来上一碗汤圆好了。

               2020.2.6.




隐痛

阴天就是阴谋。
本可以在雨季前就烘干
洇湿的灵魂。但,失算了。
肌群已经开始造反,
发出“咝咝”的叫唤。
你听到了吗?那关节间的
一声声抗议,都是真的。
它钻心(因此有些狡诈);
它尤其顽固而不易
察觉(像偷情的人)。
你甚至不能道出它的名字。
夜深之时,空白的脑子
最爱飞奔,向杂草中
搜寻遗失的记忆。但,
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没有人再愿现身。
你孤独如白纸,只好写诗,
用文字来跳一支热舞。
你欲找回童年,无痛的岁月
——那时快乐
是多么纯粹的一种天赋。
但,很难吗?很酸楚吗?
那来自骨缝的,阵阵酥麻,
早就不再是敌人的叩击,
却是风,是即将消溶了的星光。

                2020.2.6.




纪念造谣者

早晨,人们从梦乡匆匆赶来,
集结于虚无的广场。
并非聚会,只是默悼。

了却胸中的一个心愿、
一腔悲愤。这一天,
迟早要到来,大地在轻颤。

鸽子,一只一只被惊飞了。
和平的使者为了和平,
可以面露仓皇。那是讯号。

是震灾前吹出的哨音,
气息微弱。总有人会懂,
当凶险临近,为什么要高喊!

要在整座山谷里回荡。
为了人们能去尽早赎罪,
当日落之前,打开心房。

为了呼吸与救命,乡亲们,
“我要说出那个秘密了,
请妥善保藏。”好吗?

不要告诉冷面的老师,好吗?
不要让谎言和谣言混淆,
好吗?太阳还会照常升起。

在东方,迢远的天际,
虽然无人可以到达那里。
但那首歌,会一遍遍地播放。

              2020.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