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晓戈 ⊙ 骆晓戈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隔离日记

◎骆晓戈



                           
一、
2020年2月1日星期六

终于,在这个喧嚣的节假日。
静下来了,一切的喧嚣,都来不及……。
车站叫停,机场关闭,
新型冠状病毒——
一个貌似从潘多拉盒子释放的幽灵
以无形的翅膀徘徊在这片广阔大地。


2020年2月2日星期日

把守街道,村口,你看见
一个个村官或志愿者用方言在大声呵斥——
不戴口罩,你找死!
你还串什么门,你带着几个孩子?
记者和自媒者都在信息传递
公安和保安守住楼道,守住社区
隔离,宅在家中,隔离还是隔离!

三、
2020年2月3日星期一

终于,一个民族静下来了。
曾经被无数喧哗遮掩的伤口揭开——
触目惊心的确诊患者人数与日俱增。
1.7万,2万……还将继续攀升的数字。
“人传人“的冠状病毒简直是恶魔转世
从不关心新闻的人,天天守在电视机
这每天新闻播放简直是追剧上演一般,
第一集八人造谣,第二集海鲜市场,
第三集院士出山,第四集封城封省;
还有第五集,第六集第七集第八集……

四、
2020年2月4日星期二

一切都是悲剧的,却又是真实的,魔幻的真实,
李文亮,一个年仅34岁的眼科医生——
身为抗疫情吹哨人的他,昨天还在视频,
昨日他还谈笑风生,今日却送进医院隔离。
无数带着口罩的镜头如雪片扑过来
一颗颗泣血的心在封闭的空间喘息……
是的,总有民族的脊梁在危难中挺身而出,
他们是钟南山,李兰娟带领的专家团队,
他们是寿光的菜农,是不知名的送餐人员,
他们在与死神赛跑,在争分夺秒的努力。


还有许多许多人,像韩红,何辉[1]那样的勇士
我们甚至看不见他们的面容,
只看见口罩上方坚定镇静的目光;
我们甚至看不见他们的亲人,
只看见他们翻新一页页检验的数据。

静下来了,公交车静下来,人流消失,
我们开始隔离,将“年”隔离在N95的口罩里。
我们开始了解体温,肺部,空气质量,
了解我们的,你们的和他们的呼吸。

五、
2020年2月5日星期三

我们开始瞩目高大的武汉体育馆
是如何建成方舱式的病室?
我们开始关心我们和家人的健康,
每天忙着传递各种营养健康知识。
好像不这样忙碌,稍有遗漏,
我们的幸福就会被窃取似的。
我们开始清扫各个墙角楼道。
我们开始关注邻居出入聚会饮食。
我们开始思考我们的公共卫生领域某些
用百姓的血汗与善良供养的官员和院士


2020年2月7日星期五

悼念李文亮

满以为新药已投入临床
满以为疫情接近尾声
想来想去都是宽心的消息
却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有彻骨的寒气

翻来覆去,拧开台灯,启动手机
满屏都是李医生去世的噩耗,
微信群里我班同学都是长辈们的哀思
我终于知道今天为什么如此寒冷?


记住,这是一个历史的拐点,
值得每一个中国人铭记
记住,每一天,我们用手机报告
“我在X地,正常,自我隔离”
少了些商业广告,少了些恭维粉饰,
我们想听到武汉的声音,北京的声音
我们想看李文亮遗照……太多催人泪下的故事
远处有人拉起阿炳的二胡《寒春风曲》
静下来了,倾听的人群,静下来了——
静下来,也许是一个民族思考的开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