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序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我的两部德译诗集
《车过黄河》一二集
的责任编辑
是前东德人
老太太
她说我的诗
让她特别有共鸣
她尤其欣赏
中国口语诗的
最后一击
编完我的诗
她开始写诗了
用口语
写她过去在东德
经历的种种

此诗叫作《共鸣》,是我半月之前在维也纳创作的,之所以全诗置于本文开头,是因为它包含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与口语诗相关:诗中老太太的芳名,按新华社译法应该叫朱丽安·达斯特,她在饭桌上请我给她取个中文名,我取了“朱鹰”,她希望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包含其本意的“鹰”字,我说我母亲就姓朱,我说朱鹰在中文里还有红鹰之意,不知前东德过来的她是否喜欢,她说喜欢。五年前的春天我首次造访维也纳时并没有见到她,当时fabrik@transit出版社已经答应出版我的中德语对照诗集(维马丁德译),上一次和这一次在维也纳我都是住在该出版社美术编辑维莉女士位于上都布灵的画室里,我在五年后才见到我的责任编辑,围绕着最终出成两册的书——《车过黄河》一二集,她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对我说,于是便有了上面的诗。
首先,让我特别高兴的是:她接受了"中国口语诗"这个概念,其次她把口语诗的形式特点抓得很准:最后一击——是的,口语诗不光有中国网友不怀好意讥讽有加的"脑筋急转弯",还有外国出版社诗歌专业编辑赞赏有加的"最后一击"!这充分说明中国口语诗已经成体——别看抒情诗、意象诗在中国出现得早,发展的时间长,让一般读者更习惯,它们成体了吗?有没有叫外人一言以蔽之的有特点的诗体?回答是:没有!没有!没有!从来没有!一直没有!前者一直跟新诗撇不清关系,现代化完成得远远不够,现代性不足;后者从一起步就根基不稳,认识不清,到现在已经变得无人操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切的造成都来缘于长期的态度-中国后口语诗人,始终有这样一个态度,那便是:你不精研文本我精研,你不创造诗体我创造!如此一来,结果立判。看完我的诗,外国的编辑开始写诗,这该叫"逆影响",因为谁都知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都是别人影响我们!而影响可不是凭白无故发生的,要想影响别人,你得在形式上有特点——中国口语诗;你得在内容上有含金量——我所写出的真实的中国现实质感,让她想到同样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东德(她的故国),共鸣便这样产生了,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朗诵会后,在大学城的加加林咖啡馆小聚时,她从我在朗诵诗《多瑙河之波》中提及的罗马尼亚同名电影谈起,谈到了更多,那是一次相当深入的交流,一次成长史的交换,一次心灵的碰撞:

哦,年过半百方才知道
我们在儿时经历的一切
也是世界性的
罗马尼亚电影
阿尔巴尼亚电影
南斯拉夫电影
前社会主义国家
所拍摄的电影
竟也会影响
一位东德少女的成长

我在这首当晚写下的《共同的过去》中有所记载。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举行的中德双语朗诵会,可以称为"事实的诗意"的胜利,与会者主要是汉学系的师生,他们可以直接听懂诗的原文,朗诵会结束后,一位上世纪80年代初来过中国留学的人高马大的女教授不吝赞美:"写得好!写得好!"而在答问环节:白立诗中写到的在马来西亚华人不可以多生马来人可以多生的不平等现象,庞琼珍诗中写到的中国回族式的穆斯林葬礼,湘莲子诗中写到的中国式的婚姻关系以及我笔下的多瑙河,都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没有“事实的诗意”,哪有如此丰富的社会、文化、民族、历史、婚姻、伦理的信息?在这场朗诵会中,还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现象,多位诗人敢于承担民族、国家的历史之重:庞琼珍写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图雅写了南京大屠杀、伊沙写了文革后无反思的现象⋯⋯在冰雪运动圣城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中奥诗人朗诵会,在场听众主要是当地诗人及诗歌爱好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是国际交流活动,两国诗人在选诗时都很注重诗的国际性,奥地利诗人侧重于在语言上体现,其中有个男诗人在一首诗中使用了三种语言(阿尔卑斯山正处于奥、德、意、瑞四国交界),中国诗人则更侧重于内容——“事实的诗意”的国际化与人类化:白立选择了马来西亚、图雅选择了泰王国、伊沙选择了两伊战争、庞琼珍选择了人类的好朋友——马,江湖海选择了全人类共同的朋友——狗⋯⋯如此开阔的视野与取材,一定会让异国同行觉得:这才是开放中国的诗人,这才是东方大国的诗人!其中庞、图作品纯诗走向更为明显,我是给予肯定的,因为这是中奥诗人的交流活动,在诗人内部的交流中,纯诗不可或缺,它展现的是我们的诗艺成果,关于这场朗诵会,我也有诗《反馈》:

奥地利诗人
认为最帅的中国诗人
是白立
最喜欢的诗
是江湖海的
《我常空怀宏大事物》
最知道的诗人
是伊沙
他们在《法兰克福汇报》上
读过伊沙名作《鸽子》

仅就这场诗会中奥双方所展示的诗来看,奥地利诗人——主要是一位男诗人现场效果极好,几乎每个句子都叫人发笑,但我觉得他们更多还是停留在玩语言的层面上,不如我们“事实的诗意”来得高级——也就是说即便是在里尔克的祖国,中国现代诗已经不显落后,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正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急起直追的结果,《新诗典》开办九年来所遇到的最为高大上又最具实效性的国际交流活动,最终选择了六位60后诗人上阵……这是天意!对此我也有诗《因果》:

为什么最终是
六位60后诗人
齐聚在维也纳
因为这是他们
当红小兵的时候
不敢梦想的事情

在以上两场此行中最重要的双语朗诵会的现场,我都在享受"事实的诗意"的创见带给中国诗歌的先进理念与丰硕成果,我也想到了:去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推出的第一本书命名为《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真是太对了!“事实的诗意”,就是中国口语诗的杀手锏!就是中国现代诗的杀手锏!有理论根基,有独特诗体,中国现代诗通过口语诗终于立住了!稳稳地立住了!正当我等一行怀着胜利的喜悦收获的心情准备凯旋归国时,前方的祖国已是愁云紧锁大疫弥漫,如我在《永远不要预约诗》中所写:

半月前我心头的一句:
"飞回祖国的大年"
已被现实修改成:
"飞回祖国的大疫"

之后,大年变大疫,过年变抗疫,我等一行分批回国,回到各自的城市,自觉隔离在家——但是诗人的诗却没有宅在家里,每一次大的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是对诗的一次考试——小说家完全不需要用文本参加这次考试,顶多是广有影响的知名小说家需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就像此次武汉大疫中方方女士所自觉承担的角色,我很欣赏并且尊重——但是,诗歌则不同,必须要出场,必须要上阵,谁叫你"短平快"、是"轻骑兵"、是"文学的号角"呢?此次大疫骤起,诗便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而来,首先丢人败兴的是"新冠体"为代表的抒情新诗,一口一声"冠状君"地叫着,让人想起2008年川震时王兆山的"纵作鬼也风流",这种舔菊舔到情感错乱的新旧体诗,真乃诗之耻焉!古体诗与抒情新诗,在大的灾难面前,在大的公共事件面前,已经毫无作为的可能性,只会白白地闹笑话,除了笑话,便是遍地差诗庸作,当抒情新诗已经堕落到主题晚会串词儿的水平,也是它该被逐出诗国的时候了!那么,意象诗呢?对不起,纯粹的意象诗在中国早已无人写,表现公共大事件,似乎也不是它的特长。除此之外,便是一些自以为还属于先锋范铸的杂语诗,抒情、意象、自言自语、夹叙夹议的大杂烩,连同行也不明所以就别说一般读者了,他们对于公共大事件的表现是无效的,徒有个人表态的作用而已。
只有口语诗。
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这次灾难与以往灾难是有区别的,而不是让你感到是把以往的灾难诗稍作修改便端出来应付差事,因为口语诗是具体的;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见普通人的抗疫生活及所思所想,人不再被当作抒情元素,人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因为口语诗中从来都必须有人的存在;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到这一段非常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完整生态,而不是只有抢救一线的医院、病房和病床,因为口语诗中自带生态系统;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才能够接触到大疫之下生活中鲜活的一手语言,像生命的呼吸一样弥足珍贵,口语诗人笔下的抗疫是一手的,不是被转述的⋯⋯多年以后,读者想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这一段历史,恐怕别的文学形式,你只望不上,别的诗歌形式,你也只望不上……
只有口语诗!
正如在以往的灾难面前,口语诗内部也曾出过写作事故一样,这次云南某县文联主席的丑诗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谴责,但仔细分析:此人完全不能代表口语诗今日之风貎:他学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写的前口语诗:大耍流氓腔,故作假性情,把简单逆反思维当作叛逆之姿,标新立异,任性胡来,哗众取宠,结果搞砸,在全民抗疫的大气场中沦为小丑一个。这种意气用事恣意妄为的伪自由主义前口语诗早就该扔进历史的垃圾箱,那是现代化完成前的口语诗,在后口语诗与前口语诗之间,隔着人的现代化和诗的现代性。这次把人丢在外头的写作事故,恰恰证明了口语诗诞生38年来的发展变化与日臻成熟,离开了这个过程及其成果,口语诗值得骄傲的东西就不多了。
开年才一月,冰火两重天,也给了我把口语诗放在火上烤一烤,再放到冰水之中淬一下火的机会。38年来,口语诗在诗界与愚众的叫骂诅咒声中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中国现代诗的最高成就,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口语诗人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精研文本不计回报自强不息的精神!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的成立以及第一本书的出版,令其更加合法化,一年来,我们新增了两名编委,继续做好日常的编辑工作,从定点约稿向在自由来稿中发现人才侧重,力争早日达到两者的平衡,一年来,我们还创设、评选并颁发了首届中国口语诗奖,此奖甫一创建便以其无可替代的独特性与辨识度高高屹立于众奖之林,以评奖的历史大视野和诗歌专业性而引人注目,其权威性的建立指日可待,假以时日,它必将成为所有口语诗人心向往之梦昧以求的大奖!
太多的事实早已证明:口语诗人不但踏实写诗精研诗理文本,做诗事也踏实有效异彩纷呈,他们就是这个时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真正的诗人,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又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2020.2长安少陵塬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序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我的两部德译诗集
《车过黄河》一二集
的责任编辑
是前东德人
老太太
她说我的诗
让她特别有共鸣
她尤其欣赏
中国口语诗的
最后一击
编完我的诗
她开始写诗了
用口语
写她过去在东德
经历的种种

此诗叫作《共鸣》,是我半月之前在维也纳创作的,之所以全诗置于本文开头,是因为它包含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与口语诗相关:诗中老太太的芳名,按新华社译法应该叫朱丽安·达斯特,她在饭桌上请我给她取个中文名,我取了“朱鹰”,她希望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包含其本意的“鹰”字,我说我母亲就姓朱,我说朱鹰在中文里还有红鹰之意,不知前东德过来的她是否喜欢,她说喜欢。五年前的春天我首次造访维也纳时并没有见到她,当时fabrik@transit出版社已经答应出版我的中德语对照诗集(维马丁德译),上一次和这一次在维也纳我都是住在该出版社美术编辑维莉女士位于上都布灵的画室里,我在五年后才见到我的责任编辑,围绕着最终出成两册的书——《车过黄河》一二集,她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对我说,于是便有了上面的诗。
首先,让我特别高兴的是:她接受了"中国口语诗"这个概念,其次她把口语诗的形式特点抓得很准:最后一击——是的,口语诗不光有中国网友不怀好意讥讽有加的"脑筋急转弯",还有外国出版社诗歌专业编辑赞赏有加的"最后一击"!这充分说明中国口语诗已经成体——别看抒情诗、意象诗在中国出现得早,发展的时间长,让一般读者更习惯,它们成体了吗?有没有叫外人一言以蔽之的有特点的诗体?回答是:没有!没有!没有!从来没有!一直没有!前者一直跟新诗撇不清关系,现代化完成得远远不够,现代性不足;后者从一起步就根基不稳,认识不清,到现在已经变得无人操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切的造成都来缘于长期的态度-中国后口语诗人,始终有这样一个态度,那便是:你不精研文本我精研,你不创造诗体我创造!如此一来,结果立判。看完我的诗,外国的编辑开始写诗,这该叫"逆影响",因为谁都知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都是别人影响我们!而影响可不是凭白无故发生的,要想影响别人,你得在形式上有特点——中国口语诗;你得在内容上有含金量——我所写出的真实的中国现实质感,让她想到同样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东德(她的故国),共鸣便这样产生了,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朗诵会后,在大学城的加加林咖啡馆小聚时,她从我在朗诵诗《多瑙河之波》中提及的罗马尼亚同名电影谈起,谈到了更多,那是一次相当深入的交流,一次成长史的交换,一次心灵的碰撞:

哦,年过半百方才知道
我们在儿时经历的一切
也是世界性的
罗马尼亚电影
阿尔巴尼亚电影
南斯拉夫电影
前社会主义国家
所拍摄的电影
竟也会影响
一位东德少女的成长

我在这首当晚写下的《共同的过去》中有所记载。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举行的中德双语朗诵会,可以称为"事实的诗意"的胜利,与会者主要是汉学系的师生,他们可以直接听懂诗的原文,朗诵会结束后,一位上世纪80年代初来过中国留学的人高马大的女教授不吝赞美:"写得好!写得好!"而在答问环节:白立诗中写到的在马来西亚华人不可以多生马来人可以多生的不平等现象,庞琼珍诗中写到的中国回族式的穆斯林葬礼,湘莲子诗中写到的中国式的婚姻关系以及我笔下的多瑙河,都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没有“事实的诗意”,哪有如此丰富的社会、文化、民族、历史、婚姻、伦理的信息?在这场朗诵会中,还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现象,多位诗人敢于承担民族、国家的历史之重:庞琼珍写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图雅写了南京大屠杀、伊沙写了文革后无反思的现象⋯⋯在冰雪运动圣城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中奥诗人朗诵会,在场听众主要是当地诗人及诗歌爱好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是国际交流活动,两国诗人在选诗时都很注重诗的国际性,奥地利诗人侧重于在语言上体现,其中有个男诗人在一首诗中使用了三种语言(阿尔卑斯山正处于奥、德、意、瑞四国交界),中国诗人则更侧重于内容——“事实的诗意”的国际化与人类化:白立选择了马来西亚、图雅选择了泰王国、伊沙选择了两伊战争、庞琼珍选择了人类的好朋友——马,江湖海选择了全人类共同的朋友——狗⋯⋯如此开阔的视野与取材,一定会让异国同行觉得:这才是开放中国的诗人,这才是东方大国的诗人!其中庞、图作品纯诗走向更为明显,我是给予肯定的,因为这是中奥诗人的交流活动,在诗人内部的交流中,纯诗不可或缺,它展现的是我们的诗艺成果,关于这场朗诵会,我也有诗《反馈》:

奥地利诗人
认为最帅的中国诗人
是白立
最喜欢的诗
是江湖海的
《我常空怀宏大事物》
最知道的诗人
是伊沙
他们在《法兰克福汇报》上
读过伊沙名作《鸽子》

仅就这场诗会中奥双方所展示的诗来看,奥地利诗人——主要是一位男诗人现场效果极好,几乎每个句子都叫人发笑,但我觉得他们更多还是停留在玩语言的层面上,不如我们“事实的诗意”来得高级——也就是说即便是在里尔克的祖国,中国现代诗已经不显落后,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正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急起直追的结果,《新诗典》开办九年来所遇到的最为高大上又最具实效性的国际交流活动,最终选择了六位60后诗人上阵……这是天意!对此我也有诗《因果》:

为什么最终是
六位60后诗人
齐聚在维也纳
因为这是他们
当红小兵的时候
不敢梦想的事情

在以上两场此行中最重要的双语朗诵会的现场,我都在享受"事实的诗意"的创见带给中国诗歌的先进理念与丰硕成果,我也想到了:去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推出的第一本书命名为《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真是太对了!“事实的诗意”,就是中国口语诗的杀手锏!就是中国现代诗的杀手锏!有理论根基,有独特诗体,中国现代诗通过口语诗终于立住了!稳稳地立住了!正当我等一行怀着胜利的喜悦收获的心情准备凯旋归国时,前方的祖国已是愁云紧锁大疫弥漫,如我在《永远不要预约诗》中所写:

半月前我心头的一句:
"飞回祖国的大年"
已被现实修改成:
"飞回祖国的大疫"

之后,大年变大疫,过年变抗疫,我等一行分批回国,回到各自的城市,自觉隔离在家——但是诗人的诗却没有宅在家里,每一次大的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是对诗的一次考试——小说家完全不需要用文本参加这次考试,顶多是广有影响的知名小说家需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就像此次武汉大疫中方方女士所自觉承担的角色,我很欣赏并且尊重——但是,诗歌则不同,必须要出场,必须要上阵,谁叫你"短平快"、是"轻骑兵"、是"文学的号角"呢?此次大疫骤起,诗便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而来,首先丢人败兴的是"新冠体"为代表的抒情新诗,一口一声"冠状君"地叫着,让人想起2008年川震时王兆山的"纵作鬼也风流",这种舔菊舔到情感错乱的新旧体诗,真乃诗之耻焉!古体诗与抒情新诗,在大的灾难面前,在大的公共事件面前,已经毫无作为的可能性,只会白白地闹笑话,除了笑话,便是遍地差诗庸作,当抒情新诗已经堕落到主题晚会串词儿的水平,也是它该被逐出诗国的时候了!那么,意象诗呢?对不起,纯粹的意象诗在中国早已无人写,表现公共大事件,似乎也不是它的特长。除此之外,便是一些自以为还属于先锋范铸的杂语诗,抒情、意象、自言自语、夹叙夹议的大杂烩,连同行也不明所以就别说一般读者了,他们对于公共大事件的表现是无效的,徒有个人表态的作用而已。
只有口语诗。
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这次灾难与以往灾难是有区别的,而不是让你感到是把以往的灾难诗稍作修改便端出来应付差事,因为口语诗是具体的;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见普通人的抗疫生活及所思所想,人不再被当作抒情元素,人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因为口语诗中从来都必须有人的存在;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到这一段非常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完整生态,而不是只有抢救一线的医院、病房和病床,因为口语诗中自带生态系统;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才能够接触到大疫之下生活中鲜活的一手语言,像生命的呼吸一样弥足珍贵,口语诗人笔下的抗疫是一手的,不是被转述的⋯⋯多年以后,读者想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这一段历史,恐怕别的文学形式,你只望不上,别的诗歌形式,你也只望不上……
只有口语诗!
正如在以往的灾难面前,口语诗内部也曾出过写作事故一样,这次云南某县文联主席的丑诗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谴责,但仔细分析:此人完全不能代表口语诗今日之风貎:他学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写的前口语诗:大耍流氓腔,故作假性情,把简单逆反思维当作叛逆之姿,标新立异,任性胡来,哗众取宠,结果搞砸,在全民抗疫的大气场中沦为小丑一个。这种意气用事恣意妄为的伪自由主义前口语诗早就该扔进历史的垃圾箱,那是现代化完成前的口语诗,在后口语诗与前口语诗之间,隔着人的现代化和诗的现代性。这次把人丢在外头的写作事故,恰恰证明了口语诗诞生38年来的发展变化与日臻成熟,离开了这个过程及其成果,口语诗值得骄傲的东西就不多了。
开年才一月,冰火两重天,也给了我把口语诗放在火上烤一烤,再放到冰水之中淬一下火的机会。38年来,口语诗在诗界与愚众的叫骂诅咒声中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中国现代诗的最高成就,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口语诗人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精研文本不计回报自强不息的精神!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的成立以及第一本书的出版,令其更加合法化,一年来,我们新增了两名编委,继续做好日常的编辑工作,从定点约稿向在自由来稿中发现人才侧重,力争早日达到两者的平衡,一年来,我们还创设、评选并颁发了首届中国口语诗奖,此奖甫一创建便以其无可替代的独特性与辨识度高高屹立于众奖之林,以评奖的历史大视野和诗歌专业性而引人注目,其权威性的建立指日可待,假以时日,它必将成为所有口语诗人心向往之梦昧以求的大奖!
太多的事实早已证明:口语诗人不但踏实写诗精研诗理文本,做诗事也踏实有效异彩纷呈,他们就是这个时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真正的诗人,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又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2020.2长安少陵塬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序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我的两部德译诗集
《车过黄河》一二集
的责任编辑
是前东德人
老太太
她说我的诗
让她特别有共鸣
她尤其欣赏
中国口语诗的
最后一击
编完我的诗
她开始写诗了
用口语
写她过去在东德
经历的种种

此诗叫作《共鸣》,是我半月之前在维也纳创作的,之所以全诗置于本文开头,是因为它包含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与口语诗相关:诗中老太太的芳名,按新华社译法应该叫朱丽安·达斯特,她在饭桌上请我给她取个中文名,我取了“朱鹰”,她希望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包含其本意的“鹰”字,我说我母亲就姓朱,我说朱鹰在中文里还有红鹰之意,不知前东德过来的她是否喜欢,她说喜欢。五年前的春天我首次造访维也纳时并没有见到她,当时fabrik@transit出版社已经答应出版我的中德语对照诗集(维马丁德译),上一次和这一次在维也纳我都是住在该出版社美术编辑维莉女士位于上都布灵的画室里,我在五年后才见到我的责任编辑,围绕着最终出成两册的书——《车过黄河》一二集,她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对我说,于是便有了上面的诗。
首先,让我特别高兴的是:她接受了"中国口语诗"这个概念,其次她把口语诗的形式特点抓得很准:最后一击——是的,口语诗不光有中国网友不怀好意讥讽有加的"脑筋急转弯",还有外国出版社诗歌专业编辑赞赏有加的"最后一击"!这充分说明中国口语诗已经成体——别看抒情诗、意象诗在中国出现得早,发展的时间长,让一般读者更习惯,它们成体了吗?有没有叫外人一言以蔽之的有特点的诗体?回答是:没有!没有!没有!从来没有!一直没有!前者一直跟新诗撇不清关系,现代化完成得远远不够,现代性不足;后者从一起步就根基不稳,认识不清,到现在已经变得无人操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切的造成都来缘于长期的态度-中国后口语诗人,始终有这样一个态度,那便是:你不精研文本我精研,你不创造诗体我创造!如此一来,结果立判。看完我的诗,外国的编辑开始写诗,这该叫"逆影响",因为谁都知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都是别人影响我们!而影响可不是凭白无故发生的,要想影响别人,你得在形式上有特点——中国口语诗;你得在内容上有含金量——我所写出的真实的中国现实质感,让她想到同样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东德(她的故国),共鸣便这样产生了,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朗诵会后,在大学城的加加林咖啡馆小聚时,她从我在朗诵诗《多瑙河之波》中提及的罗马尼亚同名电影谈起,谈到了更多,那是一次相当深入的交流,一次成长史的交换,一次心灵的碰撞:

哦,年过半百方才知道
我们在儿时经历的一切
也是世界性的
罗马尼亚电影
阿尔巴尼亚电影
南斯拉夫电影
前社会主义国家
所拍摄的电影
竟也会影响
一位东德少女的成长

我在这首当晚写下的《共同的过去》中有所记载。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举行的中德双语朗诵会,可以称为"事实的诗意"的胜利,与会者主要是汉学系的师生,他们可以直接听懂诗的原文,朗诵会结束后,一位上世纪80年代初来过中国留学的人高马大的女教授不吝赞美:"写得好!写得好!"而在答问环节:白立诗中写到的在马来西亚华人不可以多生马来人可以多生的不平等现象,庞琼珍诗中写到的中国回族式的穆斯林葬礼,湘莲子诗中写到的中国式的婚姻关系以及我笔下的多瑙河,都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没有“事实的诗意”,哪有如此丰富的社会、文化、民族、历史、婚姻、伦理的信息?在这场朗诵会中,还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现象,多位诗人敢于承担民族、国家的历史之重:庞琼珍写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图雅写了南京大屠杀、伊沙写了文革后无反思的现象⋯⋯在冰雪运动圣城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中奥诗人朗诵会,在场听众主要是当地诗人及诗歌爱好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是国际交流活动,两国诗人在选诗时都很注重诗的国际性,奥地利诗人侧重于在语言上体现,其中有个男诗人在一首诗中使用了三种语言(阿尔卑斯山正处于奥、德、意、瑞四国交界),中国诗人则更侧重于内容——“事实的诗意”的国际化与人类化:白立选择了马来西亚、图雅选择了泰王国、伊沙选择了两伊战争、庞琼珍选择了人类的好朋友——马,江湖海选择了全人类共同的朋友——狗⋯⋯如此开阔的视野与取材,一定会让异国同行觉得:这才是开放中国的诗人,这才是东方大国的诗人!其中庞、图作品纯诗走向更为明显,我是给予肯定的,因为这是中奥诗人的交流活动,在诗人内部的交流中,纯诗不可或缺,它展现的是我们的诗艺成果,关于这场朗诵会,我也有诗《反馈》:

奥地利诗人
认为最帅的中国诗人
是白立
最喜欢的诗
是江湖海的
《我常空怀宏大事物》
最知道的诗人
是伊沙
他们在《法兰克福汇报》上
读过伊沙名作《鸽子》

仅就这场诗会中奥双方所展示的诗来看,奥地利诗人——主要是一位男诗人现场效果极好,几乎每个句子都叫人发笑,但我觉得他们更多还是停留在玩语言的层面上,不如我们“事实的诗意”来得高级——也就是说即便是在里尔克的祖国,中国现代诗已经不显落后,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正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急起直追的结果,《新诗典》开办九年来所遇到的最为高大上又最具实效性的国际交流活动,最终选择了六位60后诗人上阵……这是天意!对此我也有诗《因果》:

为什么最终是
六位60后诗人
齐聚在维也纳
因为这是他们
当红小兵的时候
不敢梦想的事情

在以上两场此行中最重要的双语朗诵会的现场,我都在享受"事实的诗意"的创见带给中国诗歌的先进理念与丰硕成果,我也想到了:去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推出的第一本书命名为《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真是太对了!“事实的诗意”,就是中国口语诗的杀手锏!就是中国现代诗的杀手锏!有理论根基,有独特诗体,中国现代诗通过口语诗终于立住了!稳稳地立住了!正当我等一行怀着胜利的喜悦收获的心情准备凯旋归国时,前方的祖国已是愁云紧锁大疫弥漫,如我在《永远不要预约诗》中所写:

半月前我心头的一句:
"飞回祖国的大年"
已被现实修改成:
"飞回祖国的大疫"

之后,大年变大疫,过年变抗疫,我等一行分批回国,回到各自的城市,自觉隔离在家——但是诗人的诗却没有宅在家里,每一次大的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是对诗的一次考试——小说家完全不需要用文本参加这次考试,顶多是广有影响的知名小说家需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就像此次武汉大疫中方方女士所自觉承担的角色,我很欣赏并且尊重——但是,诗歌则不同,必须要出场,必须要上阵,谁叫你"短平快"、是"轻骑兵"、是"文学的号角"呢?此次大疫骤起,诗便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而来,首先丢人败兴的是"新冠体"为代表的抒情新诗,一口一声"冠状君"地叫着,让人想起2008年川震时王兆山的"纵作鬼也风流",这种舔菊舔到情感错乱的新旧体诗,真乃诗之耻焉!古体诗与抒情新诗,在大的灾难面前,在大的公共事件面前,已经毫无作为的可能性,只会白白地闹笑话,除了笑话,便是遍地差诗庸作,当抒情新诗已经堕落到主题晚会串词儿的水平,也是它该被逐出诗国的时候了!那么,意象诗呢?对不起,纯粹的意象诗在中国早已无人写,表现公共大事件,似乎也不是它的特长。除此之外,便是一些自以为还属于先锋范铸的杂语诗,抒情、意象、自言自语、夹叙夹议的大杂烩,连同行也不明所以就别说一般读者了,他们对于公共大事件的表现是无效的,徒有个人表态的作用而已。
只有口语诗。
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这次灾难与以往灾难是有区别的,而不是让你感到是把以往的灾难诗稍作修改便端出来应付差事,因为口语诗是具体的;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见普通人的抗疫生活及所思所想,人不再被当作抒情元素,人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因为口语诗中从来都必须有人的存在;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到这一段非常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完整生态,而不是只有抢救一线的医院、病房和病床,因为口语诗中自带生态系统;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才能够接触到大疫之下生活中鲜活的一手语言,像生命的呼吸一样弥足珍贵,口语诗人笔下的抗疫是一手的,不是被转述的⋯⋯多年以后,读者想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这一段历史,恐怕别的文学形式,你只望不上,别的诗歌形式,你也只望不上……
只有口语诗!
正如在以往的灾难面前,口语诗内部也曾出过写作事故一样,这次云南某县文联主席的丑诗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谴责,但仔细分析:此人完全不能代表口语诗今日之风貎:他学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写的前口语诗:大耍流氓腔,故作假性情,把简单逆反思维当作叛逆之姿,标新立异,任性胡来,哗众取宠,结果搞砸,在全民抗疫的大气场中沦为小丑一个。这种意气用事恣意妄为的伪自由主义前口语诗早就该扔进历史的垃圾箱,那是现代化完成前的口语诗,在后口语诗与前口语诗之间,隔着人的现代化和诗的现代性。这次把人丢在外头的写作事故,恰恰证明了口语诗诞生38年来的发展变化与日臻成熟,离开了这个过程及其成果,口语诗值得骄傲的东西就不多了。
开年才一月,冰火两重天,也给了我把口语诗放在火上烤一烤,再放到冰水之中淬一下火的机会。38年来,口语诗在诗界与愚众的叫骂诅咒声中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中国现代诗的最高成就,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口语诗人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精研文本不计回报自强不息的精神!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的成立以及第一本书的出版,令其更加合法化,一年来,我们新增了两名编委,继续做好日常的编辑工作,从定点约稿向在自由来稿中发现人才侧重,力争早日达到两者的平衡,一年来,我们还创设、评选并颁发了首届中国口语诗奖,此奖甫一创建便以其无可替代的独特性与辨识度高高屹立于众奖之林,以评奖的历史大视野和诗歌专业性而引人注目,其权威性的建立指日可待,假以时日,它必将成为所有口语诗人心向往之梦昧以求的大奖!
太多的事实早已证明:口语诗人不但踏实写诗精研诗理文本,做诗事也踏实有效异彩纷呈,他们就是这个时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真正的诗人,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又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2020.2长安少陵塬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序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我的两部德译诗集
《车过黄河》一二集
的责任编辑
是前东德人
老太太
她说我的诗
让她特别有共鸣
她尤其欣赏
中国口语诗的
最后一击
编完我的诗
她开始写诗了
用口语
写她过去在东德
经历的种种

此诗叫作《共鸣》,是我半月之前在维也纳创作的,之所以全诗置于本文开头,是因为它包含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与口语诗相关:诗中老太太的芳名,按新华社译法应该叫朱丽安·达斯特,她在饭桌上请我给她取个中文名,我取了“朱鹰”,她希望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包含其本意的“鹰”字,我说我母亲就姓朱,我说朱鹰在中文里还有红鹰之意,不知前东德过来的她是否喜欢,她说喜欢。五年前的春天我首次造访维也纳时并没有见到她,当时fabrik@transit出版社已经答应出版我的中德语对照诗集(维马丁德译),上一次和这一次在维也纳我都是住在该出版社美术编辑维莉女士位于上都布灵的画室里,我在五年后才见到我的责任编辑,围绕着最终出成两册的书——《车过黄河》一二集,她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对我说,于是便有了上面的诗。
首先,让我特别高兴的是:她接受了"中国口语诗"这个概念,其次她把口语诗的形式特点抓得很准:最后一击——是的,口语诗不光有中国网友不怀好意讥讽有加的"脑筋急转弯",还有外国出版社诗歌专业编辑赞赏有加的"最后一击"!这充分说明中国口语诗已经成体——别看抒情诗、意象诗在中国出现得早,发展的时间长,让一般读者更习惯,它们成体了吗?有没有叫外人一言以蔽之的有特点的诗体?回答是:没有!没有!没有!从来没有!一直没有!前者一直跟新诗撇不清关系,现代化完成得远远不够,现代性不足;后者从一起步就根基不稳,认识不清,到现在已经变得无人操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切的造成都来缘于长期的态度-中国后口语诗人,始终有这样一个态度,那便是:你不精研文本我精研,你不创造诗体我创造!如此一来,结果立判。看完我的诗,外国的编辑开始写诗,这该叫"逆影响",因为谁都知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都是别人影响我们!而影响可不是凭白无故发生的,要想影响别人,你得在形式上有特点——中国口语诗;你得在内容上有含金量——我所写出的真实的中国现实质感,让她想到同样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东德(她的故国),共鸣便这样产生了,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朗诵会后,在大学城的加加林咖啡馆小聚时,她从我在朗诵诗《多瑙河之波》中提及的罗马尼亚同名电影谈起,谈到了更多,那是一次相当深入的交流,一次成长史的交换,一次心灵的碰撞:

哦,年过半百方才知道
我们在儿时经历的一切
也是世界性的
罗马尼亚电影
阿尔巴尼亚电影
南斯拉夫电影
前社会主义国家
所拍摄的电影
竟也会影响
一位东德少女的成长

我在这首当晚写下的《共同的过去》中有所记载。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举行的中德双语朗诵会,可以称为"事实的诗意"的胜利,与会者主要是汉学系的师生,他们可以直接听懂诗的原文,朗诵会结束后,一位上世纪80年代初来过中国留学的人高马大的女教授不吝赞美:"写得好!写得好!"而在答问环节:白立诗中写到的在马来西亚华人不可以多生马来人可以多生的不平等现象,庞琼珍诗中写到的中国回族式的穆斯林葬礼,湘莲子诗中写到的中国式的婚姻关系以及我笔下的多瑙河,都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没有“事实的诗意”,哪有如此丰富的社会、文化、民族、历史、婚姻、伦理的信息?在这场朗诵会中,还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现象,多位诗人敢于承担民族、国家的历史之重:庞琼珍写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图雅写了南京大屠杀、伊沙写了文革后无反思的现象⋯⋯在冰雪运动圣城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中奥诗人朗诵会,在场听众主要是当地诗人及诗歌爱好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是国际交流活动,两国诗人在选诗时都很注重诗的国际性,奥地利诗人侧重于在语言上体现,其中有个男诗人在一首诗中使用了三种语言(阿尔卑斯山正处于奥、德、意、瑞四国交界),中国诗人则更侧重于内容——“事实的诗意”的国际化与人类化:白立选择了马来西亚、图雅选择了泰王国、伊沙选择了两伊战争、庞琼珍选择了人类的好朋友——马,江湖海选择了全人类共同的朋友——狗⋯⋯如此开阔的视野与取材,一定会让异国同行觉得:这才是开放中国的诗人,这才是东方大国的诗人!其中庞、图作品纯诗走向更为明显,我是给予肯定的,因为这是中奥诗人的交流活动,在诗人内部的交流中,纯诗不可或缺,它展现的是我们的诗艺成果,关于这场朗诵会,我也有诗《反馈》:

奥地利诗人
认为最帅的中国诗人
是白立
最喜欢的诗
是江湖海的
《我常空怀宏大事物》
最知道的诗人
是伊沙
他们在《法兰克福汇报》上
读过伊沙名作《鸽子》

仅就这场诗会中奥双方所展示的诗来看,奥地利诗人——主要是一位男诗人现场效果极好,几乎每个句子都叫人发笑,但我觉得他们更多还是停留在玩语言的层面上,不如我们“事实的诗意”来得高级——也就是说即便是在里尔克的祖国,中国现代诗已经不显落后,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正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急起直追的结果,《新诗典》开办九年来所遇到的最为高大上又最具实效性的国际交流活动,最终选择了六位60后诗人上阵……这是天意!对此我也有诗《因果》:

为什么最终是
六位60后诗人
齐聚在维也纳
因为这是他们
当红小兵的时候
不敢梦想的事情

在以上两场此行中最重要的双语朗诵会的现场,我都在享受"事实的诗意"的创见带给中国诗歌的先进理念与丰硕成果,我也想到了:去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推出的第一本书命名为《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真是太对了!“事实的诗意”,就是中国口语诗的杀手锏!就是中国现代诗的杀手锏!有理论根基,有独特诗体,中国现代诗通过口语诗终于立住了!稳稳地立住了!正当我等一行怀着胜利的喜悦收获的心情准备凯旋归国时,前方的祖国已是愁云紧锁大疫弥漫,如我在《永远不要预约诗》中所写:

半月前我心头的一句:
"飞回祖国的大年"
已被现实修改成:
"飞回祖国的大疫"

之后,大年变大疫,过年变抗疫,我等一行分批回国,回到各自的城市,自觉隔离在家——但是诗人的诗却没有宅在家里,每一次大的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是对诗的一次考试——小说家完全不需要用文本参加这次考试,顶多是广有影响的知名小说家需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就像此次武汉大疫中方方女士所自觉承担的角色,我很欣赏并且尊重——但是,诗歌则不同,必须要出场,必须要上阵,谁叫你"短平快"、是"轻骑兵"、是"文学的号角"呢?此次大疫骤起,诗便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而来,首先丢人败兴的是"新冠体"为代表的抒情新诗,一口一声"冠状君"地叫着,让人想起2008年川震时王兆山的"纵作鬼也风流",这种舔菊舔到情感错乱的新旧体诗,真乃诗之耻焉!古体诗与抒情新诗,在大的灾难面前,在大的公共事件面前,已经毫无作为的可能性,只会白白地闹笑话,除了笑话,便是遍地差诗庸作,当抒情新诗已经堕落到主题晚会串词儿的水平,也是它该被逐出诗国的时候了!那么,意象诗呢?对不起,纯粹的意象诗在中国早已无人写,表现公共大事件,似乎也不是它的特长。除此之外,便是一些自以为还属于先锋范铸的杂语诗,抒情、意象、自言自语、夹叙夹议的大杂烩,连同行也不明所以就别说一般读者了,他们对于公共大事件的表现是无效的,徒有个人表态的作用而已。
只有口语诗。
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这次灾难与以往灾难是有区别的,而不是让你感到是把以往的灾难诗稍作修改便端出来应付差事,因为口语诗是具体的;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见普通人的抗疫生活及所思所想,人不再被当作抒情元素,人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因为口语诗中从来都必须有人的存在;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到这一段非常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完整生态,而不是只有抢救一线的医院、病房和病床,因为口语诗中自带生态系统;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才能够接触到大疫之下生活中鲜活的一手语言,像生命的呼吸一样弥足珍贵,口语诗人笔下的抗疫是一手的,不是被转述的⋯⋯多年以后,读者想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这一段历史,恐怕别的文学形式,你只望不上,别的诗歌形式,你也只望不上……
只有口语诗!
正如在以往的灾难面前,口语诗内部也曾出过写作事故一样,这次云南某县文联主席的丑诗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谴责,但仔细分析:此人完全不能代表口语诗今日之风貎:他学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写的前口语诗:大耍流氓腔,故作假性情,把简单逆反思维当作叛逆之姿,标新立异,任性胡来,哗众取宠,结果搞砸,在全民抗疫的大气场中沦为小丑一个。这种意气用事恣意妄为的伪自由主义前口语诗早就该扔进历史的垃圾箱,那是现代化完成前的口语诗,在后口语诗与前口语诗之间,隔着人的现代化和诗的现代性。这次把人丢在外头的写作事故,恰恰证明了口语诗诞生38年来的发展变化与日臻成熟,离开了这个过程及其成果,口语诗值得骄傲的东西就不多了。
开年才一月,冰火两重天,也给了我把口语诗放在火上烤一烤,再放到冰水之中淬一下火的机会。38年来,口语诗在诗界与愚众的叫骂诅咒声中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中国现代诗的最高成就,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口语诗人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精研文本不计回报自强不息的精神!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的成立以及第一本书的出版,令其更加合法化,一年来,我们新增了两名编委,继续做好日常的编辑工作,从定点约稿向在自由来稿中发现人才侧重,力争早日达到两者的平衡,一年来,我们还创设、评选并颁发了首届中国口语诗奖,此奖甫一创建便以其无可替代的独特性与辨识度高高屹立于众奖之林,以评奖的历史大视野和诗歌专业性而引人注目,其权威性的建立指日可待,假以时日,它必将成为所有口语诗人心向往之梦昧以求的大奖!
太多的事实早已证明:口语诗人不但踏实写诗精研诗理文本,做诗事也踏实有效异彩纷呈,他们就是这个时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真正的诗人,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又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2020.2长安少陵塬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序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我的两部德译诗集
《车过黄河》一二集
的责任编辑
是前东德人
老太太
她说我的诗
让她特别有共鸣
她尤其欣赏
中国口语诗的
最后一击
编完我的诗
她开始写诗了
用口语
写她过去在东德
经历的种种

此诗叫作《共鸣》,是我半月之前在维也纳创作的,之所以全诗置于本文开头,是因为它包含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与口语诗相关:诗中老太太的芳名,按新华社译法应该叫朱丽安·达斯特,她在饭桌上请我给她取个中文名,我取了“朱鹰”,她希望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包含其本意的“鹰”字,我说我母亲就姓朱,我说朱鹰在中文里还有红鹰之意,不知前东德过来的她是否喜欢,她说喜欢。五年前的春天我首次造访维也纳时并没有见到她,当时fabrik@transit出版社已经答应出版我的中德语对照诗集(维马丁德译),上一次和这一次在维也纳我都是住在该出版社美术编辑维莉女士位于上都布灵的画室里,我在五年后才见到我的责任编辑,围绕着最终出成两册的书——《车过黄河》一二集,她似乎有满肚子的话要对我说,于是便有了上面的诗。
首先,让我特别高兴的是:她接受了"中国口语诗"这个概念,其次她把口语诗的形式特点抓得很准:最后一击——是的,口语诗不光有中国网友不怀好意讥讽有加的"脑筋急转弯",还有外国出版社诗歌专业编辑赞赏有加的"最后一击"!这充分说明中国口语诗已经成体——别看抒情诗、意象诗在中国出现得早,发展的时间长,让一般读者更习惯,它们成体了吗?有没有叫外人一言以蔽之的有特点的诗体?回答是:没有!没有!没有!从来没有!一直没有!前者一直跟新诗撇不清关系,现代化完成得远远不够,现代性不足;后者从一起步就根基不稳,认识不清,到现在已经变得无人操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一切的造成都来缘于长期的态度-中国后口语诗人,始终有这样一个态度,那便是:你不精研文本我精研,你不创造诗体我创造!如此一来,结果立判。看完我的诗,外国的编辑开始写诗,这该叫"逆影响",因为谁都知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都是别人影响我们!而影响可不是凭白无故发生的,要想影响别人,你得在形式上有特点——中国口语诗;你得在内容上有含金量——我所写出的真实的中国现实质感,让她想到同样经历过社会主义时期的东德(她的故国),共鸣便这样产生了,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朗诵会后,在大学城的加加林咖啡馆小聚时,她从我在朗诵诗《多瑙河之波》中提及的罗马尼亚同名电影谈起,谈到了更多,那是一次相当深入的交流,一次成长史的交换,一次心灵的碰撞:

哦,年过半百方才知道
我们在儿时经历的一切
也是世界性的
罗马尼亚电影
阿尔巴尼亚电影
南斯拉夫电影
前社会主义国家
所拍摄的电影
竟也会影响
一位东德少女的成长

我在这首当晚写下的《共同的过去》中有所记载。在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举行的中德双语朗诵会,可以称为"事实的诗意"的胜利,与会者主要是汉学系的师生,他们可以直接听懂诗的原文,朗诵会结束后,一位上世纪80年代初来过中国留学的人高马大的女教授不吝赞美:"写得好!写得好!"而在答问环节:白立诗中写到的在马来西亚华人不可以多生马来人可以多生的不平等现象,庞琼珍诗中写到的中国回族式的穆斯林葬礼,湘莲子诗中写到的中国式的婚姻关系以及我笔下的多瑙河,都引起了他们浓厚的兴趣,没有“事实的诗意”,哪有如此丰富的社会、文化、民族、历史、婚姻、伦理的信息?在这场朗诵会中,还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现象,多位诗人敢于承担民族、国家的历史之重:庞琼珍写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大饥荒、图雅写了南京大屠杀、伊沙写了文革后无反思的现象⋯⋯在冰雪运动圣城因斯布鲁克举行的中奥诗人朗诵会,在场听众主要是当地诗人及诗歌爱好者,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因为是国际交流活动,两国诗人在选诗时都很注重诗的国际性,奥地利诗人侧重于在语言上体现,其中有个男诗人在一首诗中使用了三种语言(阿尔卑斯山正处于奥、德、意、瑞四国交界),中国诗人则更侧重于内容——“事实的诗意”的国际化与人类化:白立选择了马来西亚、图雅选择了泰王国、伊沙选择了两伊战争、庞琼珍选择了人类的好朋友——马,江湖海选择了全人类共同的朋友——狗⋯⋯如此开阔的视野与取材,一定会让异国同行觉得:这才是开放中国的诗人,这才是东方大国的诗人!其中庞、图作品纯诗走向更为明显,我是给予肯定的,因为这是中奥诗人的交流活动,在诗人内部的交流中,纯诗不可或缺,它展现的是我们的诗艺成果,关于这场朗诵会,我也有诗《反馈》:

奥地利诗人
认为最帅的中国诗人
是白立
最喜欢的诗
是江湖海的
《我常空怀宏大事物》
最知道的诗人
是伊沙
他们在《法兰克福汇报》上
读过伊沙名作《鸽子》

仅就这场诗会中奥双方所展示的诗来看,奥地利诗人——主要是一位男诗人现场效果极好,几乎每个句子都叫人发笑,但我觉得他们更多还是停留在玩语言的层面上,不如我们“事实的诗意”来得高级——也就是说即便是在里尔克的祖国,中国现代诗已经不显落后,并且已经有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正是我们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急起直追的结果,《新诗典》开办九年来所遇到的最为高大上又最具实效性的国际交流活动,最终选择了六位60后诗人上阵……这是天意!对此我也有诗《因果》:

为什么最终是
六位60后诗人
齐聚在维也纳
因为这是他们
当红小兵的时候
不敢梦想的事情

在以上两场此行中最重要的双语朗诵会的现场,我都在享受"事实的诗意"的创见带给中国诗歌的先进理念与丰硕成果,我也想到了:去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推出的第一本书命名为《口语诗:事实的诗意》真是太对了!“事实的诗意”,就是中国口语诗的杀手锏!就是中国现代诗的杀手锏!有理论根基,有独特诗体,中国现代诗通过口语诗终于立住了!稳稳地立住了!正当我等一行怀着胜利的喜悦收获的心情准备凯旋归国时,前方的祖国已是愁云紧锁大疫弥漫,如我在《永远不要预约诗》中所写:

半月前我心头的一句:
"飞回祖国的大年"
已被现实修改成:
"飞回祖国的大疫"

之后,大年变大疫,过年变抗疫,我等一行分批回国,回到各自的城市,自觉隔离在家——但是诗人的诗却没有宅在家里,每一次大的社会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是对诗的一次考试——小说家完全不需要用文本参加这次考试,顶多是广有影响的知名小说家需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就像此次武汉大疫中方方女士所自觉承担的角色,我很欣赏并且尊重——但是,诗歌则不同,必须要出场,必须要上阵,谁叫你"短平快"、是"轻骑兵"、是"文学的号角"呢?此次大疫骤起,诗便风起云涌,铺天盖地而来,首先丢人败兴的是"新冠体"为代表的抒情新诗,一口一声"冠状君"地叫着,让人想起2008年川震时王兆山的"纵作鬼也风流",这种舔菊舔到情感错乱的新旧体诗,真乃诗之耻焉!古体诗与抒情新诗,在大的灾难面前,在大的公共事件面前,已经毫无作为的可能性,只会白白地闹笑话,除了笑话,便是遍地差诗庸作,当抒情新诗已经堕落到主题晚会串词儿的水平,也是它该被逐出诗国的时候了!那么,意象诗呢?对不起,纯粹的意象诗在中国早已无人写,表现公共大事件,似乎也不是它的特长。除此之外,便是一些自以为还属于先锋范铸的杂语诗,抒情、意象、自言自语、夹叙夹议的大杂烩,连同行也不明所以就别说一般读者了,他们对于公共大事件的表现是无效的,徒有个人表态的作用而已。
只有口语诗。
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这次灾难与以往灾难是有区别的,而不是让你感到是把以往的灾难诗稍作修改便端出来应付差事,因为口语诗是具体的;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见普通人的抗疫生活及所思所想,人不再被当作抒情元素,人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个体,因为口语诗中从来都必须有人的存在;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能够看到这一段非常时期中国人生活的完整生态,而不是只有抢救一线的医院、病房和病床,因为口语诗中自带生态系统;只有在口语诗人笔下,你才能够接触到大疫之下生活中鲜活的一手语言,像生命的呼吸一样弥足珍贵,口语诗人笔下的抗疫是一手的,不是被转述的⋯⋯多年以后,读者想通过文学作品来了解这一段历史,恐怕别的文学形式,你只望不上,别的诗歌形式,你也只望不上……
只有口语诗!
正如在以往的灾难面前,口语诗内部也曾出过写作事故一样,这次云南某县文联主席的丑诗受到了舆论广泛的谴责,但仔细分析:此人完全不能代表口语诗今日之风貎:他学的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三代"写的前口语诗:大耍流氓腔,故作假性情,把简单逆反思维当作叛逆之姿,标新立异,任性胡来,哗众取宠,结果搞砸,在全民抗疫的大气场中沦为小丑一个。这种意气用事恣意妄为的伪自由主义前口语诗早就该扔进历史的垃圾箱,那是现代化完成前的口语诗,在后口语诗与前口语诗之间,隔着人的现代化和诗的现代性。这次把人丢在外头的写作事故,恰恰证明了口语诗诞生38年来的发展变化与日臻成熟,离开了这个过程及其成果,口语诗值得骄傲的东西就不多了。
开年才一月,冰火两重天,也给了我把口语诗放在火上烤一烤,再放到冰水之中淬一下火的机会。38年来,口语诗在诗界与愚众的叫骂诅咒声中一路走到今天,取得了中国现代诗的最高成就,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口语诗人扎扎实实埋头苦干精研文本不计回报自强不息的精神!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会的成立以及第一本书的出版,令其更加合法化,一年来,我们新增了两名编委,继续做好日常的编辑工作,从定点约稿向在自由来稿中发现人才侧重,力争早日达到两者的平衡,一年来,我们还创设、评选并颁发了首届中国口语诗奖,此奖甫一创建便以其无可替代的独特性与辨识度高高屹立于众奖之林,以评奖的历史大视野和诗歌专业性而引人注目,其权威性的建立指日可待,假以时日,它必将成为所有口语诗人心向往之梦昧以求的大奖!
太多的事实早已证明:口语诗人不但踏实写诗精研诗理文本,做诗事也踏实有效异彩纷呈,他们就是这个时代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真正的诗人,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又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2020.2长安少陵塬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舌尖上的诗》序

《脊梁:燃于冰淬于火的序》

伊沙

我的两部德译诗集
《车过黄河》一二集
的责任编辑
是前东德人
老太太
她说我的诗
让她特别有共鸣
她尤其欣赏
中国口语诗的
最后一击
编完我的诗
她开始写诗了
用口语
写她过去在东德
经历的种种

此诗叫作《共鸣》,是我半月之前在维也纳创作的,之所以全诗置于本文开头,是因为它包含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与口语诗相关:诗中老太太的芳名,按新华社译法应该叫朱丽安·达斯特,她在饭桌上请我给她取个中文名,我取了“朱鹰”,她希望她的名字中有一个包含其本意的“鹰”字,我说我母亲就姓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