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1月)之五

◎伊沙



v《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v《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脑袋里
装不下两件事"



在国外做饭
主要指烧肉
有一大麻烦
香得受不了
扰邻



后口语诗有多厉害
当人们还概念地以为
国外吃不着好中餐时
是我的诗告诉你们
手艺不够原材料补




我欣赏的人生规迹
每一个点
都不孤立存在
点连成线
线构成面

《中东欧点滴》

《新诗典》中糊涂姐众
(被横鼠诬为怨妇多)
两大糊涂姐
先发维也纳
我对其留言道:
路上保持不糊涂



只要你用公共语
我就不想跟你
对话



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这个名字
让很多外省人以为
西安无机场
坐飞机还得去咸阳



机场城际的广播里
飘来《我和我的祖国》
离开了那个集体无意识
相互感动的大氛围
还是挺恶心的



《新诗典》的糊涂姐们
一到维也纳就创新章
大费周章做了一顿晚饭
结果马丁妻儿无福消受
因为全辣




永恒之美景
叫人懒得拍



只有母语中
含有维生素



预判一个诗人的厨艺
就像预判其诗艺
一样简单



绝大部分
甚至是全部的人类
并不爱公正的执法者
他们爱的是
保送他们一生的仆人



体制对人的蚕食
如麻醉后的手术
病患苏醒后
会真诚地感激
割除他们零件的医生



一早醒来
一睁眼
首先想到的是
我欠庞琼珍四欧罗



考虑到你们诗商低
就不举复杂的诗了
举视觉更强的书法
别动不动用争议说我
你们争议得着吗



欧游越深入
越觉得
中国古代文明
越虚



近闻某君笑人自嗨
难道他死眉塌眼的玩意
让别人他嗨很甚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领完电影野鸡奖
便笑诗歌正经奖
某省作协副主席



一见我在国外踢球的讯息
便觉得特别有面儿的
是大学的师兄
我青春的见证者和记忆者



同行的诗人
发现奥地利诗人
笑点特低
我提醒他们
要认识到对方
满满的善意



"下雪的西安才叫长安"
与"有诗的西安才是长安"相比
轻浮浅薄矣



马丁脸上的笑容
一看就是没上过
黑名单的



一遇邪恶
我便满血
准备战斗



尔等江湖心
糊涂姐都知



贵族须养三代
一个民族的贵气
须养三百年



如果诗歌不能
让你成为
一名成功者
你还会写吗



纵使你历尽沧桑
悟透人生
看穿世界
也不能保障
你会成为一名
诗上的得道者



你有多好的气质
在奥地利
都嫌不够



从庞然大物
到蝇营狗苟
有事也好
无事生非



听说有人在背后
提起我时拍了桌子
敢在我面前拍
我他妈脱了鞋
拿鞋底子抽死你



走出来
看看大千世界的好处
就是让你平时
在自己的祖国和单位
周遭的污泥浊水
渺小到不存在



诗人的毛病
经仔细分析
发现全都是
体制培养的



中国诗人思考世界
自后口语诗人始
中国诗歌表现世界
自后口语诗始
此前皆为臆造或描红



奥国驻华使馆啊
你们干吗要拒签
中国诗人赵克强
让开心果赵大爷
变成碎碎念的老怨妇



马丁讲的一个德国笑话:
滑雪比赛前三名
有五个奥地利人



已经习惯了
外国人对你好
突遇两个女同胞
对你好
被吓了一跳



东德人的脸
一看就是
见过鬼的



江湖海带着
马丁家住郊区的印象
回国了
白立随我用脚步丈量
马丁家距城中心
不到一万步



人浮夸
诗何以堪



未结扎新诗者
必常生怪胎



未来的中国人
一定长得越来越像
防毒面具



无惧的诗人
回来了
污泥浊水
我看你们
能把我咋



我什么性格
做职业杀手
冒大疫也会把人杀了
怨有头债有主
冒大疫也会把仇报了



我做菜的自信在于
深知大部分人都是吹牛货



中东欧
我们所到之处
不论城市大小
都会有教堂
定点钟声大作
恰似《新诗典》



西人的烹饪哲学与美学
是你做的是啥
我得看得出来
我的就等于中国后口语诗学
不能用调料破坏原材料的味道
永远不忘色香味俱全



《新诗典》的英语缩写NPC
有点儿接近国家社会主义
引起了奥地利同行的警惕


杜鹃说维马丁的话
已被老G多次引用
来说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