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治萍 ⊙ 行吟在青海腹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抗疫。片断

◎章治萍



1

我以为绝对,有什么畜牲蓄谋已久
早在它们原本无计可施之时。可我
此时,必须保持一份足够的清馨。犹如
此时,江南著名的梅园里盛开的蜡梅
在某种遭糕透顶的寒冬的天气里
依然顽强地与我隔栏相望

我想,这不应是隔离的矫情吧
虽然它们总这么说来着,总是
总是明讽我并不自觉自喻的矫情
好在皮脸上充分显露它们的矜持

但是,这只是字面上的意义
至于字面下的,却都无从谈起

2

好像,从来没被真正揭露过
美日开战时珍珠港的那档子秘密
好像,官方从来没有吭气过
他是知道的呢还是不知道的呢

这个悬案,离我们挺近,近得
辨不清自己本来的嘴脸。不过
上帝不得不说,某些人呵
太过于聪明了,好像真的
太过于聪明了,唯恐,谁也并不知道

不过,即使如此,即便如此
又得需要多少皇帝的新装呵

3

突然,科比突然死了。突然的事
最近总是突然地来到,全不看
某些人的嘴脸,是阳着还是阴着
这得看所需吧。这得看所需吧

其实在突然之间,你又能够
防住什么。我的个天?!似乎
我们只能如此的感叹一下,感叹一下

4

深知是没有用的。你不在他的眼里
你只能窝在自己的床上,直到
直到,自己窝出突然的病来

不知道在何时,不知道在何处
直到,利用完的口罩被打入冷宫
太阳照常升起,这是必须的
但是,年已非年。这是自然的

在年已非年的进程中,总有
一些突然的事,种进突然的黑里
仿佛蛰伏的毒,一边熟诵经语
一边,造些载入史册的孽

5

窝在床上,从这个群
划到那个群,不点开种种的通告
或者种种的信息,那些看似
要命的文字,在必须
自我隔离的环境之下,都毫无意义

这是必须思考的问题,矫情
或者矜持,从此可从呼吸中抹去
直至,被骂的对象找不到被骂的对象

6

七十年来,不能说我们经历不多
但是,我们的心智,仍然
处在少儿的阶段,无所谓教训
更无所谓检讨,那些,都是
贴在面子上的文字,都没有扎到心尖

七十年来,不能说我们没有疼痛过
但是伤疤,每一次
都变成了麻木不仁的趼

仿佛,日子不错,仿佛活得
像个人样,但年复一年的记忆
被迫变成了趼,其实
我们就成了愚笨的石头

仅此而已。仅此,我只能
诚惶诚恐地问一问,这石头会不会
在某一天能够砸死那趼。不论何时何地

7

即便如此,我不会哀而悲嚎,甚至
扼腕叹息我都不会。反之
我更加不会歌功颂德,甚至
易如反掌的点赞,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就让词语隔离词语
就让我们仅用省略号,不停地
敲打我们:………………
就让我们隔而相望,直至年已非年

8

在太多太多突然曝发的谄媚之下,或者
在极其伪劣的感情显摆之时
我并不惊惶地发现,诗比毒还要毒

  2020.1.28-2.4于飘尘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