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1月)之四

◎伊沙



vvv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都要感叹父母
或祖父母的爱
每一个名字
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听
现如今
别说起坏
连起平庸的都甚少

唉!玩词语拚接
或碰撞的伪诗人
尔等还有啥玩头呢
尔等光知道拚词儿
心中又没有对物的爱



《女诗人》

庞琼珍这次
发来的玉照
戴着一副
奇怪的眼罩
我以为她是在玩
她儿子开发的电玩
不料她公开发帖说
她是在开无人机
哎呀妈呀
伊朗最近的倒霉事
不是你干的吧


《一位中国影迷的主观视听》

在美国电影国师
斯皮尔伯格
导演的电影《林肯》中
当废除奴隶制的13号法案
在众议院通过时
一位众议员
对另一位众议员说:
"感谢上帝
我们选择了伟大的方向!"
音效将此话
放大、叠加、轰响
在美利坚历史的诸多时刻
在我心中



《不但事实的诗意
而且有话要说》

在《拯救大兵瑞恩》中
一位美军士兵
站在一列德军俘虏前怒喷道:
"猪!我是犹太人!"
我想:这是斯皮尔伯格的心声
是其辉煌的电影人生的宣言
他为喷出这句话
而拍了整部电影
而拍了所有电影


《对话》

"听说鄂尔多斯方面声称
再也不想请你这大神了"
"那就让他们永远请
张二棍吧"



《2020》

前晚夜归
出租车行至
距我家最近的
十字路口
遇红灯停
我看见东南方
有座大厦
2020闪闪发亮
我问司机
是不是射灯
司机说不是
而是亮灯的窗口
组成的数字
建楼时
就是这么设计的
我感觉也是
次日清晨买早点时
我专门去察看一番
果然是



《非典那年》

李勋阳
韩敬源、李异
还在校
里所还没入校
那个春天
韩李所在的年级
没有停课
在老校区
地下教室
全年级上大课
我纪得
我讲了
于坚、大仙的散文
棉棉、狗子的小说
至于诗
讲了一大串
一个学生
站起来问我
啥时候戴口罩
我说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戴着口罩讲课
你们要是害怕
就戴上吧
结果无一人戴


《对话》

"这样多好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像真正的隐居
你不一定喜欢吧?"
"异化的我不喜欢
本性的我喜欢的"


《蝙蝠》

人类的邪恶在于
非要吃掉
他们的雷达老师



《我与部分老友的关系模式》

老则衰
衰则差
被我指出
或不选
那就不得了啦
不跟你玩了
好像我日了
他们家八辈祖宗似的



《野味》

作为动物所子弟
我打小吃过太多的野味
你们的想象力
够不着的野味
在我被文明教育启蒙以前
在大人们的肚子里
不那么缺油少肉以前


《野味宴》

给父亲运送物资
(不敢叫拜年)
回首当年动物所
每逢过年的野味宴
父亲说:
"我们可知道
什么可以吃
什么不可以吃
他们怎么敢吃蝙蝠呢
蝙蝠就是个病毒包!"



《空城记》

今天去给老爹
运送物资
所经之处
万人空巷
人在何处
我忽然感到
每一座楼
不论高矮新旧
全都很贵



《改变》

今晨我坐在马桶上想
17年前的非典
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断送了吴雨伦的棋童生涯





《有鉴于梅西过人可以过两次
本诗如果写过了就算我又写了一遍》

四年前的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
在创作中心的餐厅里
我和维马丁
说起过减肥的话题
马丁一边
用刀叉进食
一边悠悠地说:
"我不减肥
不让我吃
我会很不快乐⋯⋯"


《禁忌》

一个亲戚
在华为干过
长住过非洲
埃塞俄比亚
他可以证明
穷并不是
胡吃的理由
"人家的禁忌
才多呢!"



《不敢联想》

美国人把法国人
称作"吃蜗牛的人"
这话在大疫弥漫的今天
听起来很棒


《记忆的残渣》

一家已经死掉的
官刊的诗编
在骗了几个
女文青之后
告诉我
他为情所困



《吃在广东》

有一年
在广东
一位当地老板诗人
请饭
一位吃过他饭的朋友
警告我:"当心
他让你活吃老鼠!"
上了桌
我一看是火锅
便放心了
等吃完
东道主方才揭晓
"你们今天吃的
是癞蛤蟆火锅!"
当场有三人
(包括我在内)
蹲在路边吐去了



《警报》

回国五日
不闻鸟鸣
未见广场舞大妈



《晨景》

大年初五
不开市
小区里
一位青年男子
在绕圈晨跑
不戴口罩
呼哧带喘
哈气乱冒
勇者无惧
无知无畏
颓荡如
中国的
先锋派



《专家》

钱学森论证过
亩产万斤的可行性



《举报》

湖北籍诗人黄海
(后来加了个兮)
作为大长节里
惟一非工薪阶层
十年来
请过同仁不少饭
吃的最狂野
最任性的
也就是个
公安鱼杂



《史失求诸野》

听说
唐山大地震时
一直憋着要报
“上海方舟”之恩的
以色列
欲捐助中国
一个亿(美元)
被我国政府严辞拒绝了
这似乎还是
"四人帮"的罪证之一

不管是不是真的
今年夏天
我想去看看以色列



《国民性》

他们在等待
某一个救世主空降
他们不相信
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
所有因素起的化学反应
强大合力
可挽狂澜于既倒


《维也纳的蛋》

打鸡蛋时
我问马丁:
"这是不是
土鸡蛋?"
"都有"
马丁回答:
"还有半土的"


《请教》

在维也纳
请教白公知:
"中岛算公知
还是五毛?"
答曰:
"时左时右
不好判断"


《母爱》

老G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愿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线
全部停飞
为了她儿子的安全


《舅舅的嘱咐》

外甥要赴排查一线
我在家族群里留言:
"见危险就撤
可以当逃兵"


《忧国忧民》

原先我以为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自媒体后我发现普通人亦能做到
到头来还得感谢这个或许就是伟大的时代


《对话》

"我记得从前
你在武汉有朋友啊"
"于与伊沈决裂那次
他们全都倒过去料
倒向于韩杨"


《不治自愈》

赵大爷
被奥地利拒签后
李白奖铜诗奖
中东一周游
都未能抚平
他心灵的创伤
直到大疫袭来
他与全国人民
一起安静下来
心如小熊
钻入洞中
开始冬眠


《人与蝙蝠》

吸血鬼-不惧
雷达师-不敬
病毒包-不识
好的就是这口
顶我老嬷的肺


《疫》

在满眼的口罩中
一张裸脸
叫人恐慌
正是病毒的样子
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都要感叹父母
或祖父母的爱
每一个名字
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听
现如今
别说起坏
连起平庸的都甚少

唉!玩词语拚接
或碰撞的伪诗人
尔等还有啥玩头呢
尔等光知道拚词儿
心中又没有对物的爱



《女诗人》

庞琼珍这次
发来的玉照
戴着一副
奇怪的眼罩
我以为她是在玩
她儿子开发的电玩
不料她公开发帖说
她是在开无人机
哎呀妈呀
伊朗最近的倒霉事
不是你干的吧


《一位中国影迷的主观视听》

在美国电影国师
斯皮尔伯格
导演的电影《林肯》中
当废除奴隶制的13号法案
在众议院通过时
一位众议员
对另一位众议员说:
"感谢上帝
我们选择了伟大的方向!"
音效将此话
放大、叠加、轰响
在美利坚历史的诸多时刻
在我心中



《不但事实的诗意
而且有话要说》

在《拯救大兵瑞恩》中
一位美军士兵
站在一列德军俘虏前怒喷道:
"猪!我是犹太人!"
我想:这是斯皮尔伯格的心声
是其辉煌的电影人生的宣言
他为喷出这句话
而拍了整部电影
而拍了所有电影


《对话》

"听说鄂尔多斯方面声称
再也不想请你这大神了"
"那就让他们永远请
张二棍吧"



《2020》

前晚夜归
出租车行至
距我家最近的
十字路口
遇红灯停
我看见东南方
有座大厦
2020闪闪发亮
我问司机
是不是射灯
司机说不是
而是亮灯的窗口
组成的数字
建楼时
就是这么设计的
我感觉也是
次日清晨买早点时
我专门去察看一番
果然是



《非典那年》

李勋阳
韩敬源、李异
还在校
里所还没入校
那个春天
韩李所在的年级
没有停课
在老校区
地下教室
全年级上大课
我纪得
我讲了
于坚、大仙的散文
棉棉、狗子的小说
至于诗
讲了一大串
一个学生
站起来问我
啥时候戴口罩
我说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戴着口罩讲课
你们要是害怕
就戴上吧
结果无一人戴


《对话》

"这样多好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像真正的隐居
你不一定喜欢吧?"
"异化的我不喜欢
本性的我喜欢的"


《蝙蝠》

人类的邪恶在于
非要吃掉
他们的雷达老师



《我与部分老友的关系模式》

老则衰
衰则差
被我指出
或不选
那就不得了啦
不跟你玩了
好像我日了
他们家八辈祖宗似的



《野味》

作为动物所子弟
我打小吃过太多的野味
你们的想象力
够不着的野味
在我被文明教育启蒙以前
在大人们的肚子里
不那么缺油少肉以前


《野味宴》

给父亲运送物资
(不敢叫拜年)
回首当年动物所
每逢过年的野味宴
父亲说:
"我们可知道
什么可以吃
什么不可以吃
他们怎么敢吃蝙蝠呢
蝙蝠就是个病毒包!"



《空城记》

今天去给老爹
运送物资
所经之处
万人空巷
人在何处
我忽然感到
每一座楼
不论高矮新旧
全都很贵



《改变》

今晨我坐在马桶上想
17年前的非典
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断送了吴雨伦的棋童生涯





《有鉴于梅西过人可以过两次
本诗如果写过了就算我又写了一遍》

四年前的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
在创作中心的餐厅里
我和维马丁
说起过减肥的话题
马丁一边
用刀叉进食
一边悠悠地说:
"我不减肥
不让我吃
我会很不快乐⋯⋯"


《禁忌》

一个亲戚
在华为干过
长住过非洲
埃塞俄比亚
他可以证明
穷并不是
胡吃的理由
"人家的禁忌
才多呢!"



《不敢联想》

美国人把法国人
称作"吃蜗牛的人"
这话在大疫弥漫的今天
听起来很棒


《记忆的残渣》

一家已经死掉的
官刊的诗编
在骗了几个
女文青之后
告诉我
他为情所困



《吃在广东》

有一年
在广东
一位当地老板诗人
请饭
一位吃过他饭的朋友
警告我:"当心
他让你活吃老鼠!"
上了桌
我一看是火锅
便放心了
等吃完
东道主方才揭晓
"你们今天吃的
是癞蛤蟆火锅!"
当场有三人
(包括我在内)
蹲在路边吐去了



《警报》

回国五日
不闻鸟鸣
未见广场舞大妈



《晨景》

大年初五
不开市
小区里
一位青年男子
在绕圈晨跑
不戴口罩
呼哧带喘
哈气乱冒
勇者无惧
无知无畏
颓荡如
中国的
先锋派



《专家》

钱学森论证过
亩产万斤的可行性



《举报》

湖北籍诗人黄海
(后来加了个兮)
作为大长节里
惟一非工薪阶层
十年来
请过同仁不少饭
吃的最狂野
最任性的
也就是个
公安鱼杂



《史失求诸野》

听说
唐山大地震时
一直憋着要报
“上海方舟”之恩的
以色列
欲捐助中国
一个亿(美元)
被我国政府严辞拒绝了
这似乎还是
"四人帮"的罪证之一

不管是不是真的
今年夏天
我想去看看以色列



《国民性》

他们在等待
某一个救世主空降
他们不相信
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
所有因素起的化学反应
强大合力
可挽狂澜于既倒


《维也纳的蛋》

打鸡蛋时
我问马丁:
"这是不是
土鸡蛋?"
"都有"
马丁回答:
"还有半土的"


《请教》

在维也纳
请教白公知:
"中岛算公知
还是五毛?"
答曰:
"时左时右
不好判断"


《母爱》

老G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愿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线
全部停飞
为了她儿子的安全


《舅舅的嘱咐》

外甥要赴排查一线
我在家族群里留言:
"见危险就撤
可以当逃兵"


《忧国忧民》

原先我以为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自媒体后我发现普通人亦能做到
到头来还得感谢这个或许就是伟大的时代


《对话》

"我记得从前
你在武汉有朋友啊"
"于与伊沈决裂那次
他们全都倒过去料
倒向于韩杨"


《不治自愈》

赵大爷
被奥地利拒签后
李白奖铜诗奖
中东一周游
都未能抚平
他心灵的创伤
直到大疫袭来
他与全国人民
一起安静下来
心如小熊
钻入洞中
开始冬眠


《人与蝙蝠》

吸血鬼-不惧
雷达师-不敬
病毒包-不识
好的就是这口
顶我老嬷的肺


《疫》

在满眼的口罩中
一张裸脸
叫人恐慌
正是病毒的样子


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都要感叹父母
或祖父母的爱
每一个名字
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听
现如今
别说起坏
连起平庸的都甚少

唉!玩词语拚接
或碰撞的伪诗人
尔等还有啥玩头呢
尔等光知道拚词儿
心中又没有对物的爱



《女诗人》

庞琼珍这次
发来的玉照
戴着一副
奇怪的眼罩
我以为她是在玩
她儿子开发的电玩
不料她公开发帖说
她是在开无人机
哎呀妈呀
伊朗最近的倒霉事
不是你干的吧


《一位中国影迷的主观视听》

在美国电影国师
斯皮尔伯格
导演的电影《林肯》中
当废除奴隶制的13号法案
在众议院通过时
一位众议员
对另一位众议员说:
"感谢上帝
我们选择了伟大的方向!"
音效将此话
放大、叠加、轰响
在美利坚历史的诸多时刻
在我心中



《不但事实的诗意
而且有话要说》

在《拯救大兵瑞恩》中
一位美军士兵
站在一列德军俘虏前怒喷道:
"猪!我是犹太人!"
我想:这是斯皮尔伯格的心声
是其辉煌的电影人生的宣言
他为喷出这句话
而拍了整部电影
而拍了所有电影


《对话》

"听说鄂尔多斯方面声称
再也不想请你这大神了"
"那就让他们永远请
张二棍吧"



《2020》

前晚夜归
出租车行至
距我家最近的
十字路口
遇红灯停
我看见东南方
有座大厦
2020闪闪发亮
我问司机
是不是射灯
司机说不是
而是亮灯的窗口
组成的数字
建楼时
就是这么设计的
我感觉也是
次日清晨买早点时
我专门去察看一番
果然是



《非典那年》

李勋阳
韩敬源、李异
还在校
里所还没入校
那个春天
韩李所在的年级
没有停课
在老校区
地下教室
全年级上大课
我纪得
我讲了
于坚、大仙的散文
棉棉、狗子的小说
至于诗
讲了一大串
一个学生
站起来问我
啥时候戴口罩
我说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戴着口罩讲课
你们要是害怕
就戴上吧
结果无一人戴


《对话》

"这样多好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像真正的隐居
你不一定喜欢吧?"
"异化的我不喜欢
本性的我喜欢的"


《蝙蝠》

人类的邪恶在于
非要吃掉
他们的雷达老师



《我与部分老友的关系模式》

老则衰
衰则差
被我指出
或不选
那就不得了啦
不跟你玩了
好像我日了
他们家八辈祖宗似的



《野味》

作为动物所子弟
我打小吃过太多的野味
你们的想象力
够不着的野味
在我被文明教育启蒙以前
在大人们的肚子里
不那么缺油少肉以前


《野味宴》

给父亲运送物资
(不敢叫拜年)
回首当年动物所
每逢过年的野味宴
父亲说:
"我们可知道
什么可以吃
什么不可以吃
他们怎么敢吃蝙蝠呢
蝙蝠就是个病毒包!"



《空城记》

今天去给老爹
运送物资
所经之处
万人空巷
人在何处
我忽然感到
每一座楼
不论高矮新旧
全都很贵



《改变》

今晨我坐在马桶上想
17年前的非典
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断送了吴雨伦的棋童生涯





《有鉴于梅西过人可以过两次
本诗如果写过了就算我又写了一遍》

四年前的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
在创作中心的餐厅里
我和维马丁
说起过减肥的话题
马丁一边
用刀叉进食
一边悠悠地说:
"我不减肥
不让我吃
我会很不快乐⋯⋯"


《禁忌》

一个亲戚
在华为干过
长住过非洲
埃塞俄比亚
他可以证明
穷并不是
胡吃的理由
"人家的禁忌
才多呢!"



《不敢联想》

美国人把法国人
称作"吃蜗牛的人"
这话在大疫弥漫的今天
听起来很棒


《记忆的残渣》

一家已经死掉的
官刊的诗编
在骗了几个
女文青之后
告诉我
他为情所困



《吃在广东》

有一年
在广东
一位当地老板诗人
请饭
一位吃过他饭的朋友
警告我:"当心
他让你活吃老鼠!"
上了桌
我一看是火锅
便放心了
等吃完
东道主方才揭晓
"你们今天吃的
是癞蛤蟆火锅!"
当场有三人
(包括我在内)
蹲在路边吐去了



《警报》

回国五日
不闻鸟鸣
未见广场舞大妈



《晨景》

大年初五
不开市
小区里
一位青年男子
在绕圈晨跑
不戴口罩
呼哧带喘
哈气乱冒
勇者无惧
无知无畏
颓荡如
中国的
先锋派



《专家》

钱学森论证过
亩产万斤的可行性



《举报》

湖北籍诗人黄海
(后来加了个兮)
作为大长节里
惟一非工薪阶层
十年来
请过同仁不少饭
吃的最狂野
最任性的
也就是个
公安鱼杂



《史失求诸野》

听说
唐山大地震时
一直憋着要报
“上海方舟”之恩的
以色列
欲捐助中国
一个亿(美元)
被我国政府严辞拒绝了
这似乎还是
"四人帮"的罪证之一

不管是不是真的
今年夏天
我想去看看以色列



《国民性》

他们在等待
某一个救世主空降
他们不相信
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
所有因素起的化学反应
强大合力
可挽狂澜于既倒


《维也纳的蛋》

打鸡蛋时
我问马丁:
"这是不是
土鸡蛋?"
"都有"
马丁回答:
"还有半土的"


《请教》

在维也纳
请教白公知:
"中岛算公知
还是五毛?"
答曰:
"时左时右
不好判断"


《母爱》

老G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愿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线
全部停飞
为了她儿子的安全


《舅舅的嘱咐》

外甥要赴排查一线
我在家族群里留言:
"见危险就撤
可以当逃兵"


《忧国忧民》

原先我以为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自媒体后我发现普通人亦能做到
到头来还得感谢这个或许就是伟大的时代


《对话》

"我记得从前
你在武汉有朋友啊"
"于与伊沈决裂那次
他们全都倒过去料
倒向于韩杨"


《不治自愈》

赵大爷
被奥地利拒签后
李白奖铜诗奖
中东一周游
都未能抚平
他心灵的创伤
直到大疫袭来
他与全国人民
一起安静下来
心如小熊
钻入洞中
开始冬眠


《人与蝙蝠》

吸血鬼-不惧
雷达师-不敬
病毒包-不识
好的就是这口
顶我老嬷的肺


《疫》

在满眼的口罩中
一张裸脸
叫人恐慌
正是病毒的样子


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都要感叹父母
或祖父母的爱
每一个名字
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听
现如今
别说起坏
连起平庸的都甚少

唉!玩词语拚接
或碰撞的伪诗人
尔等还有啥玩头呢
尔等光知道拚词儿
心中又没有对物的爱



《女诗人》

庞琼珍这次
发来的玉照
戴着一副
奇怪的眼罩
我以为她是在玩
她儿子开发的电玩
不料她公开发帖说
她是在开无人机
哎呀妈呀
伊朗最近的倒霉事
不是你干的吧


《一位中国影迷的主观视听》

在美国电影国师
斯皮尔伯格
导演的电影《林肯》中
当废除奴隶制的13号法案
在众议院通过时
一位众议员
对另一位众议员说:
"感谢上帝
我们选择了伟大的方向!"
音效将此话
放大、叠加、轰响
在美利坚历史的诸多时刻
在我心中



《不但事实的诗意
而且有话要说》

在《拯救大兵瑞恩》中
一位美军士兵
站在一列德军俘虏前怒喷道:
"猪!我是犹太人!"
我想:这是斯皮尔伯格的心声
是其辉煌的电影人生的宣言
他为喷出这句话
而拍了整部电影
而拍了所有电影


《对话》

"听说鄂尔多斯方面声称
再也不想请你这大神了"
"那就让他们永远请
张二棍吧"



《2020》

前晚夜归
出租车行至
距我家最近的
十字路口
遇红灯停
我看见东南方
有座大厦
2020闪闪发亮
我问司机
是不是射灯
司机说不是
而是亮灯的窗口
组成的数字
建楼时
就是这么设计的
我感觉也是
次日清晨买早点时
我专门去察看一番
果然是



《非典那年》

李勋阳
韩敬源、李异
还在校
里所还没入校
那个春天
韩李所在的年级
没有停课
在老校区
地下教室
全年级上大课
我纪得
我讲了
于坚、大仙的散文
棉棉、狗子的小说
至于诗
讲了一大串
一个学生
站起来问我
啥时候戴口罩
我说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戴着口罩讲课
你们要是害怕
就戴上吧
结果无一人戴


《对话》

"这样多好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像真正的隐居
你不一定喜欢吧?"
"异化的我不喜欢
本性的我喜欢的"


《蝙蝠》

人类的邪恶在于
非要吃掉
他们的雷达老师



《我与部分老友的关系模式》

老则衰
衰则差
被我指出
或不选
那就不得了啦
不跟你玩了
好像我日了
他们家八辈祖宗似的



《野味》

作为动物所子弟
我打小吃过太多的野味
你们的想象力
够不着的野味
在我被文明教育启蒙以前
在大人们的肚子里
不那么缺油少肉以前


《野味宴》

给父亲运送物资
(不敢叫拜年)
回首当年动物所
每逢过年的野味宴
父亲说:
"我们可知道
什么可以吃
什么不可以吃
他们怎么敢吃蝙蝠呢
蝙蝠就是个病毒包!"



《空城记》

今天去给老爹
运送物资
所经之处
万人空巷
人在何处
我忽然感到
每一座楼
不论高矮新旧
全都很贵



《改变》

今晨我坐在马桶上想
17年前的非典
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断送了吴雨伦的棋童生涯





《有鉴于梅西过人可以过两次
本诗如果写过了就算我又写了一遍》

四年前的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
在创作中心的餐厅里
我和维马丁
说起过减肥的话题
马丁一边
用刀叉进食
一边悠悠地说:
"我不减肥
不让我吃
我会很不快乐⋯⋯"


《禁忌》

一个亲戚
在华为干过
长住过非洲
埃塞俄比亚
他可以证明
穷并不是
胡吃的理由
"人家的禁忌
才多呢!"



《不敢联想》

美国人把法国人
称作"吃蜗牛的人"
这话在大疫弥漫的今天
听起来很棒


《记忆的残渣》

一家已经死掉的
官刊的诗编
在骗了几个
女文青之后
告诉我
他为情所困



《吃在广东》

有一年
在广东
一位当地老板诗人
请饭
一位吃过他饭的朋友
警告我:"当心
他让你活吃老鼠!"
上了桌
我一看是火锅
便放心了
等吃完
东道主方才揭晓
"你们今天吃的
是癞蛤蟆火锅!"
当场有三人
(包括我在内)
蹲在路边吐去了



《警报》

回国五日
不闻鸟鸣
未见广场舞大妈



《晨景》

大年初五
不开市
小区里
一位青年男子
在绕圈晨跑
不戴口罩
呼哧带喘
哈气乱冒
勇者无惧
无知无畏
颓荡如
中国的
先锋派



《专家》

钱学森论证过
亩产万斤的可行性



《举报》

湖北籍诗人黄海
(后来加了个兮)
作为大长节里
惟一非工薪阶层
十年来
请过同仁不少饭
吃的最狂野
最任性的
也就是个
公安鱼杂



《史失求诸野》

听说
唐山大地震时
一直憋着要报
“上海方舟”之恩的
以色列
欲捐助中国
一个亿(美元)
被我国政府严辞拒绝了
这似乎还是
"四人帮"的罪证之一

不管是不是真的
今年夏天
我想去看看以色列



《国民性》

他们在等待
某一个救世主空降
他们不相信
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
所有因素起的化学反应
强大合力
可挽狂澜于既倒


《维也纳的蛋》

打鸡蛋时
我问马丁:
"这是不是
土鸡蛋?"
"都有"
马丁回答:
"还有半土的"


《请教》

在维也纳
请教白公知:
"中岛算公知
还是五毛?"
答曰:
"时左时右
不好判断"


《母爱》

老G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愿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线
全部停飞
为了她儿子的安全


《舅舅的嘱咐》

外甥要赴排查一线
我在家族群里留言:
"见危险就撤
可以当逃兵"


《忧国忧民》

原先我以为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自媒体后我发现普通人亦能做到
到头来还得感谢这个或许就是伟大的时代


《对话》

"我记得从前
你在武汉有朋友啊"
"于与伊沈决裂那次
他们全都倒过去料
倒向于韩杨"


《不治自愈》

赵大爷
被奥地利拒签后
李白奖铜诗奖
中东一周游
都未能抚平
他心灵的创伤
直到大疫袭来
他与全国人民
一起安静下来
心如小熊
钻入洞中
开始冬眠


《人与蝙蝠》

吸血鬼-不惧
雷达师-不敬
病毒包-不识
好的就是这口
顶我老嬷的肺


《疫》

在满眼的口罩中
一张裸脸
叫人恐慌
正是病毒的样子


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都要感叹父母
或祖父母的爱
每一个名字
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听
现如今
别说起坏
连起平庸的都甚少

唉!玩词语拚接
或碰撞的伪诗人
尔等还有啥玩头呢
尔等光知道拚词儿
心中又没有对物的爱



《女诗人》

庞琼珍这次
发来的玉照
戴着一副
奇怪的眼罩
我以为她是在玩
她儿子开发的电玩
不料她公开发帖说
她是在开无人机
哎呀妈呀
伊朗最近的倒霉事
不是你干的吧


《一位中国影迷的主观视听》

在美国电影国师
斯皮尔伯格
导演的电影《林肯》中
当废除奴隶制的13号法案
在众议院通过时
一位众议员
对另一位众议员说:
"感谢上帝
我们选择了伟大的方向!"
音效将此话
放大、叠加、轰响
在美利坚历史的诸多时刻
在我心中



《不但事实的诗意
而且有话要说》

在《拯救大兵瑞恩》中
一位美军士兵
站在一列德军俘虏前怒喷道:
"猪!我是犹太人!"
我想:这是斯皮尔伯格的心声
是其辉煌的电影人生的宣言
他为喷出这句话
而拍了整部电影
而拍了所有电影


《对话》

"听说鄂尔多斯方面声称
再也不想请你这大神了"
"那就让他们永远请
张二棍吧"



《2020》

前晚夜归
出租车行至
距我家最近的
十字路口
遇红灯停
我看见东南方
有座大厦
2020闪闪发亮
我问司机
是不是射灯
司机说不是
而是亮灯的窗口
组成的数字
建楼时
就是这么设计的
我感觉也是
次日清晨买早点时
我专门去察看一番
果然是



《非典那年》

李勋阳
韩敬源、李异
还在校
里所还没入校
那个春天
韩李所在的年级
没有停课
在老校区
地下教室
全年级上大课
我纪得
我讲了
于坚、大仙的散文
棉棉、狗子的小说
至于诗
讲了一大串
一个学生
站起来问我
啥时候戴口罩
我说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戴着口罩讲课
你们要是害怕
就戴上吧
结果无一人戴


《对话》

"这样多好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像真正的隐居
你不一定喜欢吧?"
"异化的我不喜欢
本性的我喜欢的"


《蝙蝠》

人类的邪恶在于
非要吃掉
他们的雷达老师



《我与部分老友的关系模式》

老则衰
衰则差
被我指出
或不选
那就不得了啦
不跟你玩了
好像我日了
他们家八辈祖宗似的



《野味》

作为动物所子弟
我打小吃过太多的野味
你们的想象力
够不着的野味
在我被文明教育启蒙以前
在大人们的肚子里
不那么缺油少肉以前


《野味宴》

给父亲运送物资
(不敢叫拜年)
回首当年动物所
每逢过年的野味宴
父亲说:
"我们可知道
什么可以吃
什么不可以吃
他们怎么敢吃蝙蝠呢
蝙蝠就是个病毒包!"



《空城记》

今天去给老爹
运送物资
所经之处
万人空巷
人在何处
我忽然感到
每一座楼
不论高矮新旧
全都很贵



《改变》

今晨我坐在马桶上想
17年前的非典
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断送了吴雨伦的棋童生涯





《有鉴于梅西过人可以过两次
本诗如果写过了就算我又写了一遍》

四年前的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
在创作中心的餐厅里
我和维马丁
说起过减肥的话题
马丁一边
用刀叉进食
一边悠悠地说:
"我不减肥
不让我吃
我会很不快乐⋯⋯"


《禁忌》

一个亲戚
在华为干过
长住过非洲
埃塞俄比亚
他可以证明
穷并不是
胡吃的理由
"人家的禁忌
才多呢!"



《不敢联想》

美国人把法国人
称作"吃蜗牛的人"
这话在大疫弥漫的今天
听起来很棒


《记忆的残渣》

一家已经死掉的
官刊的诗编
在骗了几个
女文青之后
告诉我
他为情所困



《吃在广东》

有一年
在广东
一位当地老板诗人
请饭
一位吃过他饭的朋友
警告我:"当心
他让你活吃老鼠!"
上了桌
我一看是火锅
便放心了
等吃完
东道主方才揭晓
"你们今天吃的
是癞蛤蟆火锅!"
当场有三人
(包括我在内)
蹲在路边吐去了



《警报》

回国五日
不闻鸟鸣
未见广场舞大妈



《晨景》

大年初五
不开市
小区里
一位青年男子
在绕圈晨跑
不戴口罩
呼哧带喘
哈气乱冒
勇者无惧
无知无畏
颓荡如
中国的
先锋派



《专家》

钱学森论证过
亩产万斤的可行性



《举报》

湖北籍诗人黄海
(后来加了个兮)
作为大长节里
惟一非工薪阶层
十年来
请过同仁不少饭
吃的最狂野
最任性的
也就是个
公安鱼杂



《史失求诸野》

听说
唐山大地震时
一直憋着要报
“上海方舟”之恩的
以色列
欲捐助中国
一个亿(美元)
被我国政府严辞拒绝了
这似乎还是
"四人帮"的罪证之一

不管是不是真的
今年夏天
我想去看看以色列



《国民性》

他们在等待
某一个救世主空降
他们不相信
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
所有因素起的化学反应
强大合力
可挽狂澜于既倒


《维也纳的蛋》

打鸡蛋时
我问马丁:
"这是不是
土鸡蛋?"
"都有"
马丁回答:
"还有半土的"


《请教》

在维也纳
请教白公知:
"中岛算公知
还是五毛?"
答曰:
"时左时右
不好判断"


《母爱》

老G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愿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线
全部停飞
为了她儿子的安全


《舅舅的嘱咐》

外甥要赴排查一线
我在家族群里留言:
"见危险就撤
可以当逃兵"


《忧国忧民》

原先我以为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自媒体后我发现普通人亦能做到
到头来还得感谢这个或许就是伟大的时代


《对话》

"我记得从前
你在武汉有朋友啊"
"于与伊沈决裂那次
他们全都倒过去料
倒向于韩杨"


《不治自愈》

赵大爷
被奥地利拒签后
李白奖铜诗奖
中东一周游
都未能抚平
他心灵的创伤
直到大疫袭来
他与全国人民
一起安静下来
心如小熊
钻入洞中
开始冬眠


《人与蝙蝠》

吸血鬼-不惧
雷达师-不敬
病毒包-不识
好的就是这口
顶我老嬷的肺


《疫》

在满眼的口罩中
一张裸脸
叫人恐慌
正是病毒的样子


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都要感叹父母
或祖父母的爱
每一个名字
都那么好看
都那么好听
现如今
别说起坏
连起平庸的都甚少

唉!玩词语拚接
或碰撞的伪诗人
尔等还有啥玩头呢
尔等光知道拚词儿
心中又没有对物的爱



《女诗人》

庞琼珍这次
发来的玉照
戴着一副
奇怪的眼罩
我以为她是在玩
她儿子开发的电玩
不料她公开发帖说
她是在开无人机
哎呀妈呀
伊朗最近的倒霉事
不是你干的吧


《一位中国影迷的主观视听》

在美国电影国师
斯皮尔伯格
导演的电影《林肯》中
当废除奴隶制的13号法案
在众议院通过时
一位众议员
对另一位众议员说:
"感谢上帝
我们选择了伟大的方向!"
音效将此话
放大、叠加、轰响
在美利坚历史的诸多时刻
在我心中



《不但事实的诗意
而且有话要说》

在《拯救大兵瑞恩》中
一位美军士兵
站在一列德军俘虏前怒喷道:
"猪!我是犹太人!"
我想:这是斯皮尔伯格的心声
是其辉煌的电影人生的宣言
他为喷出这句话
而拍了整部电影
而拍了所有电影


《对话》

"听说鄂尔多斯方面声称
再也不想请你这大神了"
"那就让他们永远请
张二棍吧"



《2020》

前晚夜归
出租车行至
距我家最近的
十字路口
遇红灯停
我看见东南方
有座大厦
2020闪闪发亮
我问司机
是不是射灯
司机说不是
而是亮灯的窗口
组成的数字
建楼时
就是这么设计的
我感觉也是
次日清晨买早点时
我专门去察看一番
果然是



《非典那年》

李勋阳
韩敬源、李异
还在校
里所还没入校
那个春天
韩李所在的年级
没有停课
在老校区
地下教室
全年级上大课
我纪得
我讲了
于坚、大仙的散文
棉棉、狗子的小说
至于诗
讲了一大串
一个学生
站起来问我
啥时候戴口罩
我说我永远永远
都不会戴着口罩讲课
你们要是害怕
就戴上吧
结果无一人戴


《对话》

"这样多好
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像真正的隐居
你不一定喜欢吧?"
"异化的我不喜欢
本性的我喜欢的"


《蝙蝠》

人类的邪恶在于
非要吃掉
他们的雷达老师



《我与部分老友的关系模式》

老则衰
衰则差
被我指出
或不选
那就不得了啦
不跟你玩了
好像我日了
他们家八辈祖宗似的



《野味》

作为动物所子弟
我打小吃过太多的野味
你们的想象力
够不着的野味
在我被文明教育启蒙以前
在大人们的肚子里
不那么缺油少肉以前


《野味宴》

给父亲运送物资
(不敢叫拜年)
回首当年动物所
每逢过年的野味宴
父亲说:
"我们可知道
什么可以吃
什么不可以吃
他们怎么敢吃蝙蝠呢
蝙蝠就是个病毒包!"



《空城记》

今天去给老爹
运送物资
所经之处
万人空巷
人在何处
我忽然感到
每一座楼
不论高矮新旧
全都很贵



《改变》

今晨我坐在马桶上想
17年前的非典
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
断送了吴雨伦的棋童生涯





《有鉴于梅西过人可以过两次
本诗如果写过了就算我又写了一遍》

四年前的秋天
在美国佛蒙特
在创作中心的餐厅里
我和维马丁
说起过减肥的话题
马丁一边
用刀叉进食
一边悠悠地说:
"我不减肥
不让我吃
我会很不快乐⋯⋯"


《禁忌》

一个亲戚
在华为干过
长住过非洲
埃塞俄比亚
他可以证明
穷并不是
胡吃的理由
"人家的禁忌
才多呢!"



《不敢联想》

美国人把法国人
称作"吃蜗牛的人"
这话在大疫弥漫的今天
听起来很棒


《记忆的残渣》

一家已经死掉的
官刊的诗编
在骗了几个
女文青之后
告诉我
他为情所困



《吃在广东》

有一年
在广东
一位当地老板诗人
请饭
一位吃过他饭的朋友
警告我:"当心
他让你活吃老鼠!"
上了桌
我一看是火锅
便放心了
等吃完
东道主方才揭晓
"你们今天吃的
是癞蛤蟆火锅!"
当场有三人
(包括我在内)
蹲在路边吐去了



《警报》

回国五日
不闻鸟鸣
未见广场舞大妈



《晨景》

大年初五
不开市
小区里
一位青年男子
在绕圈晨跑
不戴口罩
呼哧带喘
哈气乱冒
勇者无惧
无知无畏
颓荡如
中国的
先锋派



《专家》

钱学森论证过
亩产万斤的可行性



《举报》

湖北籍诗人黄海
(后来加了个兮)
作为大长节里
惟一非工薪阶层
十年来
请过同仁不少饭
吃的最狂野
最任性的
也就是个
公安鱼杂



《史失求诸野》

听说
唐山大地震时
一直憋着要报
“上海方舟”之恩的
以色列
欲捐助中国
一个亿(美元)
被我国政府严辞拒绝了
这似乎还是
"四人帮"的罪证之一

不管是不是真的
今年夏天
我想去看看以色列



《国民性》

他们在等待
某一个救世主空降
他们不相信
是包括他们自身在内的
所有因素起的化学反应
强大合力
可挽狂澜于既倒


《维也纳的蛋》

打鸡蛋时
我问马丁:
"这是不是
土鸡蛋?"
"都有"
马丁回答:
"还有半土的"


《请教》

在维也纳
请教白公知:
"中岛算公知
还是五毛?"
答曰:
"时左时右
不好判断"


《母爱》

老G现在只有一个心愿
愿中美之间的所有航线
全部停飞
为了她儿子的安全


《舅舅的嘱咐》

外甥要赴排查一线
我在家族群里留言:
"见危险就撤
可以当逃兵"


《忧国忧民》

原先我以为只有圣贤才能做到
自媒体后我发现普通人亦能做到
到头来还得感谢这个或许就是伟大的时代


《对话》

"我记得从前
你在武汉有朋友啊"
"于与伊沈决裂那次
他们全都倒过去料
倒向于韩杨"


《不治自愈》

赵大爷
被奥地利拒签后
李白奖铜诗奖
中东一周游
都未能抚平
他心灵的创伤
直到大疫袭来
他与全国人民
一起安静下来
心如小熊
钻入洞中
开始冬眠


《人与蝙蝠》

吸血鬼-不惧
雷达师-不敬
病毒包-不识
好的就是这口
顶我老嬷的肺


《疫》

在满眼的口罩中
一张裸脸
叫人恐慌
正是病毒的样子


短诗

《欣慰》

我的学生
经中国语言大学硕士
北师大博士
成了我的同事
相逢在学院会议室
她拿手机给我看
她拍的北师大文学院
荣誉墙上我的照片
此时欣慰
压倒了虚荣
我说:"回到这儿
你亏了⋯⋯"
"老师!"她说
"小声点!别让人听见!"


《美人指路》

出租车载我到
距朱剑家500米的
十字路口
无法判断
我掏出手机
请林志玲带我去
开始300米没问题
我来到小区大门口
这时候林志玲
让我向左过天桥
美人指路
我就过了
过去之后
向前走了40米
她让我横穿马路
跨越铁栏去街对面
围规的事咱不干
我只好从桥上退回来
进入小区
在五号楼电梯口
林志铃还在提醒我
错了
看来她不认识朱剑家
不听她的
我顺利到达


《感叹》

每次登录学生成绩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