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疫时期的诗日志辑录

◎西厍



木兰花

千金买得美人靥,何处春情沽可惬*?镜湖画柳曲桥深,为觅小词长蹀躞*。
韶华几度池中月,池月今宵应曒絜。平居莫道是无聊,看尽樱棠谋一阕。

注:①春情,春日意兴。南朝·梁·萧子范《春望古意》“春情寄柳色,鸟语出梅中”。②蹀躞,往来徘徊。


渔家傲

一夕春归无限事,江南江北花如炽。雨意风怀山水异,桑梓地,烟花是处邀人醉。
择尽芸薹三叶齿*,留香不愧为甘旨。半世平居耽字纸,虽末技,吟鞭犹按徐行辔。

注:三叶齿,指南苜蓿,沪地俗称金花头。


鹊桥仙·游园

序:花开海上闭园逾一月有半,今始重开。梅林一空,樱园未盛。海棠犹在酝酿中。填词一记之。

余阴漠漠,草海离离,曲水春光梅屑。长风吹去冷芳华,犹似见娉婷飞雪。
佳期浪掷,良辰靡费,未晤海棠四绝*。都知樱雨惹人怜,始晓得轻哀慢咽。

注:海棠四绝,即海棠四品。曰西府,曰垂丝,曰贴梗,曰木瓜。

2020.3


虞美人

序:古秀洲塘吾未见得,今曰秀洲塘者,盖袭用其名,实则早已风致迥然。然亦偶见孤舟蓑笠,翩然横江,逼似古人水墨。而所谓灵洲,梦语耳。

秀洲塘上春将了,暮雨蓑翁杳。扁舟一叶又炊烟,白鹭横江来去影翩跹。
丹青水墨犹回棹,只恨人心老。几番看得月明楼*,好借半江清水枕灵洲*。

注:月明楼,月照楼也。


2020.2


浪淘沙

陌上草菁菁,弥望娉婷。春归雨足更风晴。可恨百花开次第,半朵难迎。
何日一舟轻,千里江陵*。武昌鱼宴解春酲。阐缓步寻樱落处,哀乐清明*。

注1:江陵,此代指湖北。
注2:“清明”双关。其一,想疫去之时正当清明,生者哀乐参半,殊难言表。其二,指冠疫祛除,天地清明。


2020.2

临江仙

又是春光无限好,长风吹尽红梅。奈何疫疠正扬威。匹夫常闭户,国事问千回。
须发参差无绪剃,懒唱丽句清词。料应奏凯落樱时。神州江南北*,百舸又争驰。

注:“神州江南北”句,意到律未到,随他去也。

蝶恋花

晨起雀鸣声似沸,天籁春歌,寂寞无人会。柳色如烟云似洗,碧霄极目迢遥祭。
祸起江城生民累,吹哨沉冤,谁揾英雄泪?幸有文心犹未死,为书怅惘作诗史。



2020.2

春行于野

春天来时我正在小河边散步
我耻于把自己标榜为孤独的散步者
左手河水青绿,右手菜地花盛
我独行于野,左右逢源
我的确远离了人群
却与众多童年伙伴在春天重逢——
雀子啁啾,蜜蜂嗡嘤,蝴蝶翩跹
抽芽的柳条让春风有了
可见的体态和能够触碰的性感
豆花眨巴着黑眼睛
她们的心思我多半能猜度
只需揪一只豆耳朵
我就能听懂春天最隐秘的耳语
而油菜花香如故
唤醒了我迟钝已久的嗅觉
置身有限的花地
我就能回到无限的时空——
在遥远的春天
一个少年拥有数百亩花海
数百亩啁啾、嗡嘤和翩跹
一个少年在遥远的春天曾经的孤独
才是最刻骨铭心的孤独
但是当他重读春天这封遥远的
时空来信,却释然多于惆怅
在小河对岸,或更远一点的春野
一场雨正在赶来——
她是另一封时空来信
她将捎来更湿润和更幽微的
春行于野的况味。而我并不打算
把自己假想成那个遥远的少年


行为解释

我坚持往一些僻静处去
居家,常躲到三楼面北的露台上
青天、流云、有限的阳光
和雨水,没有一样是
催迫、侵袭或强行附着的事物——

出门,就沿着小小的市河
溜出小镇,往有荒地和
田亩的地方去
往有青茅、嫩蒲公英和
蓝色婆婆纳的阡陌去
往与邻县隔江而治的小泖港
更宽的河床和更浑浊的流水去
往更和缓,或更湍急
更宏阔,或更微观的春天去

我有中医和西医都治不了的症候
唯有荒野素朴之花的
混合气味,唯有蜜蜂之舞和
萌芽的幼柳之舞
唯有潮水和它裹挟的新鲜水腥气
可缓释我郁积于肺的毒与坏

唯有彼岸未及返青的响叶杨枝杈上
空无的鹭鸟之巢
能把我从塞满错误逻辑的世界
拯救出去。唯有僻静的
世界一隅,能教习抵御喧嚣和
冠毒之术——

春风灌耳,也经由口鼻
涤荡我旧肺腑,和败坏的脾胃


春天该干的事儿没几件

春天该干的事儿没几件
多愁善感肯定不在其列

春天应该忙起来才对
你是干什么的,就快去干

心无旁骛比心不在焉
更有意义,在春天这是个

不打折扣的真理。闲下来也别弄愁
别闹情绪,到日头底下

喘喘气,瞅瞅花草桃柳
摘一小把草头回去炒食

比什么都强。蹲在荒地里
比在哪儿都更亲近春天

更和春天肌肤相亲——
每一蔓儿青青草头,都递给你一丝

春天的凉,又跟身子上的暖
一点不违和。春天的真实感来自

触觉嗅觉,更来自味觉——
齿颊留香就不会胡思乱想

想也只想童年和村庄。都远了啊
都还在味觉里雨水、惊蛰


跟着春风溜达

沿着小河溜达
小春风嗖嗖的,冲着脸撒野
太阳趴在人背上
捂得背上跟痱子叮似的

小河水清得认不出
两岸新植的紫叶李三三两两
开着。碧桃更是
关门闭户不露脸

菜花黄,柳烟斜
有妇人在春风里斫青茅
有农夫在割嫩蒲公英
那座破水泥桥,跨过了红旗江

不明白这么窄的河沟
何以坐拥如此气派的名号
让人踏上小桥板就有
跨进另一个时空的魔幻感

电缆塔高耸
高压电流在春风里发出
嗞嗞声。据说这荒芜的稻田
已被征用,所以春风

在这儿没人管,成了野春风
嗖嗖地撩人衣襟和愁怀
去年推平的宅基地上长满了草
春风溜达到此,却无家可归


2020.3


疫中理发记

前些日子母亲说快二月二了
你爸看隔壁根度爷俩在院场里剃头
没好意思让人家也推一个
又怕去店里,只好忍着
我说咱不忍,我来推
就吩咐儿子从网上买来理发器
趁着天暄日暖
生平第一次给父亲理了发

其实父亲已基本谢顶
仅剩的头发三分之一黑
三分之二白,黑和白
一样稀薄可数,软软地伏贴着头皮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
感觉父亲的脑袋就是一块荒地
就连头皮,也近乎赭色
像极了失去肥力的菜畦
那些隔年未收的庄稼似的黑白
在春风里轻轻摇曳轻轻摇曳
我拿着推子竟一时
恍惚得难以下手——

这是我几十年来第一次
揉摸父亲的头发,第一次触碰
他冻疮瘢痕褪掉后
留下斑驳色素沉淀的耳廓
第一次凑这么近
我把一块苍老土地的细枝末节
看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因为我的小忙慌
整个过程多少有些惊心动魄
可父亲不嫌弃我的笨手艺
母亲也不嫌弃
他们在春风里满意地笑着
我也在春风里笑着
一时心下有不足为外人道的
安妥和暖意


2020.2


春风浩荡我只要一缕

还是让更多的春风去吹绿
那些新砌的坟茔吧
吹拂悲伤的人被命运摧毁的
心灵和脸庞

逝者灼热的灵魂需要雨水
和更多的雨水
劫后余生的人则需要
一条从天而降的河流
以匹配他们的孤独与幽愁

我只要一缕春风
吹动我的窗帘
吹响我心瓮
让它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我只要一滴雨水用来确认
春天已回到人间
我在这个春天的记忆
被雨水洇湿
留下的水渍,注定难以磨洗



春天小如菠菜

说春天小如菠菜
和说春天小如芸薹
是一个意思

春天不比芹菜高
也不比马兰矮

春天比林间小径
宽出去一万倍
也和树秧儿一样窄

春天暖似井水呢
也凉过小河水

春天也短
短过父亲的睡眠
春天也长
长过母亲的忧伤

春天薄如命
说惜春如命哪
说的也是,惜命如春


2020.2




早上醒来,窗帘透着白光
你问,下雪了吗
我撩开一条窗帘缝:是的,下雪了
你伸了个懒腰,又睡了回去

这是我在这个春天撒的
第二个谎。我撒的第一个谎是
一场雪,会让世界更加
干净

我没有骗你
我骗的是自己




我所住的小镇有一个
确诊的。我慌是有理由的
我和小镇的人们
一样慌,一起慌
就像和全国人民一起慌一样
我慌里慌张地窝在家里
但是也必须慌里慌张地出门
菜场和超市,也都是慌里慌张的——
我慌里慌张地打电话
问候父母、牵挂兄弟、叮嘱儿子
我慌里慌张地
一醒过来就看那数字和
祖国的地图,向似醒未醒的妻子
嘀咕这每一天的头条
我慌里慌张地写着这首诗
它不是诗,它只是些
被我慌里慌张搬弄的汉字
每一个汉字都知道它的子孙
正经历着什么但是
一律不动声色好像不知道
“慌”为何物
也只有在看着这些汉字时
我的慌才收敛一些




据说蝗虫到不了这里
就算它以四千亿之众
以不可形容的魔性繁殖力和
遮天蔽日之舞
也到不了我们碗里,夺食
据说有高海拔天然屏障护佑
我们很安全
说真的我不担心蝗虫
我愿它水土不服——
即使它能越过珠穆郎玛玛峰
也越不过它自己
我还分不出一半的心
因为一只虫子而惊惧
今天我不关心蝗虫
我只关心在另一场还没有收场的灾难中
失去子民的这块土地
我关心一座城市,和另一座城市
我关心一个乡村,和另一个乡村
我关心一只不见形迹的毒虫
我惊惧于一只
通过破坏呼吸道而危及
人命的阴险的虫
我尤惊惧于另一只通过噬心
而让人变坏
甚至让空气都变得腐朽的虫




形声。从心,从皇
表示大面积的恐慌
显然这不是一个我能独自
使用的汉字
它占据了我的心就像
占据所有人的心
是它使用了我
就像它使用所有的人
尽管所有人被宣谕——
不必恐慌
我尝试过对普遍的恐慌说不
强大的宣谕产生了效用
但是私下里,暗自神伤时
我还是抑制不住
那点私有的恐慌——
或者叫“惶”,它是那么小
这普遍的恐慌的亿分之一
躲在我的心里
教我怎么颤栗


2020.2


我所见的死亡

1973年或者1974年夏天
记忆发生了偏差或位移
但那一年的燠热我仍记得
我的一个童年伙伴就在那个夏天
溺水。我记得他父亲倒背着他
满村颠跑呼号的情景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站在死神对面
站在烈日下,恍惚、懵懂
我并没有意识到在一个人的命运中
这是必然到来的死亡教育
从那个夏天开始
死亡排着队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那些亲近或不亲近的人
一一消失在这个世界
就像我的一节节死亡必修课
被一支无形的笔从课表上划掉
直到1995年3月5日那个有雾的春天
我终于见到生命中最惨烈的死亡
14个生命,在那个春天的清晨
殁于一场诡异车祸
在抢救室,我见到其中最年轻的生命
像一颗星子瞬间陨落的过程
我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到生命之冷
就在那一刻:一个女孩
在春天,在三月之初,在雾一样迷蒙的命运中
熄灭。2016年,我的学生小艾克拜尔
也在一次车祸中死去
这是我一生中所有疼痛的时刻中
最感钝痛的一刻。至今
我还觉得他就在这个城市中
在他的大学,在春天的校园里骑着单车
在去食堂或者图书馆的路上
扬着孤单失恋的脸庞
然后就是今天,我所见到的死亡
是一个不断变化的数字
和2003年的一样
冰冷、诡异,充满讥讽和
挑衅的意味。第一次
我受到来自死神的严厉逼视
我知道一切皆有原因,我所受的苦难
正是所有的我所受的
所有的我与死神争夺生命的角力
充满耻辱也充满荣耀
我的昏聩远未终结,我的觉醒已经开始?
死亡,依然是一门必修课
我和所有的我,谁能坦然等待
修满学分的那一刻?
谁获得蔑视的勇气,谁就获得尊严?


2020.2

疫中访梅

1
时疫正酣长闭户,殷忧不解懒翻书。
春芳辜负千千树,亭外朱砂寂寂舒。

2
一夜梦多闻奏凯,江城樱木照楼台。
觉来帘外春红乱,一树幽愁一树哀。

3
此心烦乱恨酸醅,偷下重楼访绿梅。
墙外一枝疏影在,零星开得雪中腮。

4
竹亭掩映深梅影,旧绿新红夺眼明。
频借东风清肺腑,时闻啼鸟是春声。


2020.2

满江红

一树殷红,半零落、拗寒季节*。频耸耳,听长风啸,忧怀孔烈。冠疫未消江汉锁,诗心焉逐风花惬?念而今,举国赴时艰,慢呜咽。
未羊事,犹在睫;庚子恨,还如铁。幸中华,历尽万千难劫。忘我白衣征倥偬,舍身国士临髦耋。信无何、扫却毒妖霾,迎春雪。

注:拗寒,即倒春寒,江南一带也叫拗春。

2020.2

踏莎行(二首)

苦雨旧年,嫩晴新岁。春光明媚重门闭。江城消息动寰宇,一时石破无良计。
孤勇舍身,丹心聚慧。誓将疫疠都除剃。气清天朗岂无期,魍魉扫尽江山丽。

梅约难如,春邀有负。良辰好景都虚度。天灾未解系江城,更兼人祸一时怒。
要紧户枢,难堪虫蠹。疾呼猛药竞相注。乾坤朗朗去阴霾,人间四月风花煦。


2020.2

立春疫中四绝句

1
柳意梅声娱眼目,一年好景正当时。
江城生死惊天下,疫疠无端向白衣*。

注:无端,无故肆虐为害。白衣,平民。

2
鹤唳声中春望急,长风怎奈竟归迟。
未休冠毒生民苦,亟待天公抖擞时。

3
位卑何力祛魑魅,国难犹需强出头。
抖擞精神摇拙笔,歌哭一心为九州。

4
丘民一命何曾贵,至今频念孟子舆*。
人间鬼魅犹横走,敢问钟馗万应无?

注:丘,众也。对句平仄欠安,意到足矣。

2020.2

异象

本以为经过这一夜,蒙蒙细雨会变成瓢泼大雨。这才符合庸常的逻辑。
可还是一整天都在下细雨,像极了一次强忍着的哭泣。
经过这一夜,本以为园子里的梅一定会全部绽放,像一场春天的血的洗礼。
可是并没有。每一朵梅花都好像不愿意尽其所能,不愿意讨好这个春天。
开了全朵的不愿意怒放,开了半朵的只愿意开半朵。
没开的,压根儿就不愿意开。


给太阳

你给了我希望。是的没错,你给了我希望。
虽然你措手不及,没把所有坠入黑暗深渊的我带回到你的光里,但是总有幸运的我,有机会重见希望。
一只萤火虫也曾给我希望。当你被阴霾掩藏的时候,他微弱的一闪,本来是所有的我的希望,可是,他熄灭了。
熄灭于一阵风,和另一种阴霾。
我回到了你的光里。
他没有。



2020.2

风月同天

这是个好词,近日随
日本的捐赠物资远渡重洋而至
甫一见到,就心生感慨
毕竟苦难又一次选择了中国
其实是选择了全人类
人家不讲什么主义,只讲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余事或余意,尽在八字内
这就够了。虽然前嫌未必就此
尽弃,但此心可领
谢谢人家隔山隔水送来
这个好词,这份好意
“人类的心有时候狭隘如针芥
暴虐如豺狼
有时候,却又与天同宽
温柔良善,如诗如眷……”
如此这般地想着
遂想起另一个好词:风雨同舟
恐怕只有中国人才能明白
这个词的全部内涵和外延
还没到地球流浪的时候
所以也只有中国人,此时,此刻
比谁都需要这个好词
来维系你和我,我和他的关系
谢谢祖宗留给我们的
这个好词,这份好意


抗疫日志

上午九点出门买口罩
结果药店预约单早已发完
有些沮丧。不过无论如何我也算在努力
抵抗疫情。我得保住自己和
家人,才算不为国添乱

午饭后儿子说要去看女友
我没理由反对。非常时期
爱情才是最好的抗疫手段之一
我说,我去看看你爷爷奶奶
虽然乡下干净,但我不放心

临出门,叮嘱妻子在家呆着
面粉、麦片和水果,我会顺带买回
难得大太阳,通风晒被子正好
下楼见梅花开了半树
春天是说来就来,只是多半

要被辜负了。人间多难
春天也没话好说。幸亏母亲的菜畦里
也有春天,她们叫青菜、菠菜、芹菜
也叫西兰花,叫萝卜
一个个青青绿绿地,抵抗着疫情

我们在院场里摘菜、聊天
关于疫情,老人家不比我了解得少
长吁短叹,千叮万嘱,罗里吧嗦
仨人晒着太阳,偶尔也抬头看天
天蓝得出奇。春光长着呢我暗地里想


医者大美

医者大美,为有大勇
疫情猖獗中以身犯险舍命奔赴冠毒渊薮
只为兑现曾经的慷慨一诺

医者大美,为有大智
殚其精、竭其虑、骋其技,施以一臂之力
只为挽众生仓皇奔走于无路

医者大美,为有大仁
国难当头置父母儿女妻子丈夫于不顾
只为救民命于惊怖悚惧之水火

医者大美,为有大义
将怨怼谩骂胡搅蛮缠恶毒击杀全抛诸脑后
只为认定了天赋一副铁肩,必须硬扛浩劫

医者大美,为有大牺牲
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每一颗冠毒都是夺命子弹
是你们,用血肉之躯博命相抵

医者大美,为有大精神
文明屡受挑战人性不断探底世道徒叹奈何之际
是你们,悬壶独立站成烛照人世的灯


祈祷而已

在病毒肆虐中年关将近
我什么都做不了,能做的
只有祈祷。我很清楚我不是局外人
当苦难降临时我必须
承担属于我的那一份
哪怕是最小的一份我也不能
独善于担惊受怕的人们
我要谴责和骂娘吗
也许吧,但我只是双手合十
默默祈祷而已。只是提醒
在城市打拼的儿子出门必须
戴上口罩而已。只是
被不断刷新的数据压抑得
难受而已。我要诅咒老天吗
也许吧,但我只是仰望雨夜里
不见星星的天空而已
我仰望,并不是寄希望于天
而是为那些替天行道以身犯险的人
祈祷而已,也为那些
搞不清楚究竟是受难于天灾
还是人祸的人们祈祷,而已
也为自己,而已而已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