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国 ⊙ 天空是个秃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荒诞不是预言/祁国“瘟疫诗”旧作重读

◎祁国



作者按语:
有友约稿瘟疫诗,可是实在没心情。
翻旧稿,却发现早就写好了。
这些二十年前左右的荒诞习作,我认为就是瘟疫诗,而且没有播音腔的通病,现在读来仍令我心惊肉跳。
荒诞不是预言,是真相本身。
只有真相,才是靠得住的当代诗意。
瘟疫之下,一切原形毕露。
恐慌是因为不能安魂,而我们的初级问题是还远远未回到人本身。
病毒不会撒谎,而我们需要重新开始学习说人话,至少在历史关头,能说点大实话。
瘟疫终将在人的血祭中暂时退去,而我们反省的不仅仅是对生命的态度。
强烈建议给予瘟疫遇难者一种生命的尊重,比如降半旗致哀,比如网上集中献花追悼等等,这也是一种必要的终极关怀。
生与死,是一面镜子,即使有条人为的界线,彼此也是对称的。
强烈建议给予医护人员、遇难者及全体国民树立一座纪念碑,这座碑的一切不要留有任何外行的信息,她属于武汉、属于祖国、属于人类的苦难文明。 (祁国)

祁国旧作重读
              

野战排

报告排长
前面发现一只马蜂

你把衣服脱了
吸引马蜂
掩护全排通过

报告排长
我要撒尿

撒到水壶里
自已喝下去
不能给敌军留下痕迹
                                        
报告排长
我的腿瘸了

立即自杀
不得拖累行军速度
也免得给敌军留下活口  

报告排长
前面是万丈深渊  

(这一节结尾不会写了
请各位补充
最好能凑足三行)


祁国

风吹开沙子
露出一小块瓷片

和一个小国
生了锈的失败

这失败寄生在
我的身上

我的梦里
歌声和远去的里面

在今天
我已是一个病句

在一篇21世纪的文章里
无处可去

故乡

今夜 我的头发
有点疼

我把身体飘到空中
朝你那个方向看

可什么也没看见
只有黑夜

我的全身哆嗦着
你给我的名字

如同一场流感
找不到祖国

一个人的游戏

在鼻尖上抹一点止血药
用脸撞空气

对着杯子不停说话
说完后把杯子盖好

把双手伸进抽屉里
嘘  手已藏好

苹果放在纸上
就和纸一样扁了



一个人的时候

手太脏 
那就带上手套洗手

打开电筒
用电筒照自己

躲在衣柜里
想吓一吓自己

回家

插上电源
让电和我一起回家
        
我的家
在一台繁华的电视机里

转动天线
寻找家里发出的秘密信号

可总是
找不到图像

只有很多的蚂蚁
和虚假的雪花

一个人

这张看了又看的日报
和我每天洗过的脸一样

这香烟的烟
是我送给我的一只破袜子

这房子只要我进来
它就很客气地穿到我了身上

这几句胡乱写在手心的话
被手背压得喘不过气来


每天早上的彩虹

红色的帽子
橙色的领带
黄色的衬衫
绿色的上衣
青色的裤子
蓝色的袜子
紫色的鞋子
放在床上
放成一个我死去的样子

我光着身子
绕着这张床
念上三遍悼词
然后
一件一件穿上身
如同一个活人
走出门去

绝望

这个人只有一只眼睛
他用这只眼睛盯着我

他不说话
他的脸上有一条刀疤

他没有耳朵
鼻孔里塞着印着血的纱布

他的嘴唇是灰色的
衣领上结满油垢

他就这样坐在我的对面
一直死死地盯着我

我换了一个座位
他跟着我换了个座位

他继续盯着我
并把手里的一副假牙弄得梆梆直响

写春天的N种方法

烟花三月下扬州
一江春水向东流

一开春哎
俺们家的母牛不歇耕哟

初春子夜乍暖还寒
乞丐之漂零背影令伊泪湿衣襟

春雷一声震天响
一举粉碎四人帮

啊春天啊希望
啊友谊啊理想

绿色的卡车在行驶
远方怀孕了

春天之核栖居锋刃的幽暗
神秘边缘是谁的黄金之手麦浪一样抵达词语本质

十二只天鹅背载夕光下的春天
回归陶渊明的瓦尔登湖

关于春天凡高说是一种谎言杜尚说是一种模式
黑格尔说恶是春天的原动力尤奈斯库说有荒诞喜剧性

一场流感的折断  下坠成
一小块医院和春夜半声猫叫一样的纸币

春天春 天春天
春春春 天天天

春天像傻B一样发情了
每天急吼吼地要干上小丽五六次

来到户外想感受一下这人人歌颂的春天
可是感觉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春天你这携带瘟疫的巫婆
我要以沙尘暴的嚎叫强奸你

春天是什么玩意儿
一个机器人正在电脑上紧急搜索

健忘症

这时电话响了
我忙去开门 
可门外没人
 
我一个人
坐在这间房子里 
突然害怕了起来 
这房子在哪座城市 
在几楼 
主人是谁  
我是怎么进来的 
我坐在这里干什么
我又是谁 

这时门铃响了
我忙拿起电话 
可电话没人接听



一个人的冬天

黑白电视里
一会儿是白人
一会儿是黑人
一会儿是大雪
一会儿是煤矿

电视一闪一闪的房间里
一具尸体坐在椅子上
早已睡着了
他歪着脑袋
张开的嘴角上
挂着结了冰的口水
掉在地上的摇控器
还在自动跳台


同时

一个人玩着吊环
一个人梦到了杨玉环

一个人戴上了耳环
一个人被安装了一只节育环

一个人又打中了一个十环
一个人身子一歪连人带车翻倒在四环

一个人画着奥运五环
一个人想着连环计一环套一环

紧急通知

现决定今年春节
提前十天开始
并延期一个月结束
另每人必须消费一万元

没钱的
凭身份证到银行贷款
无息无税
即到即办

春节期间消费超百万元的
可以生二胎
消费超千万元的
将被评为全国消费十大标兵

特别欢迎广大消费者
到大西北去消费
消费期间不得离婚和死人
鼓励再婚和生病

凡违反以上通知
或阻挠别人消费的
一律判处一年有期徒刑
服刑期间须加倍消费
特此通知
望各单位严格执行


活着

抬起大腿
朝着地面狠狠踢了一脚
接着又踢了一脚

只要闷得慌
我就会踢几下地球
让它和我的脚
相互疼痛一下

习惯死亡

天太热
地球上的人
又挤得慌
不如一个人
呆在家里
睡大觉

一眨眼
又入冬了
天气真他妈的冷
冷得见了鬼了
架起机枪
扫不到一个人
干脆
睡到来年
再说

睡来睡去
总觉得
有一件事要做
对了
每回醒来
最好穿衣脱衣一次
这样
就能分清
睡觉的次数了


今天天气很好

今天天气很好 
干脆前往医院看病 

为了让病生得轻微一些 
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儿科大夫 

大夫惊讶我已长出了浓密的阴毛 
却半天找不到这要命的病因 

护士问我嘴巴型号 
说是为了选择相配的奶嘴 

我连忙爬进亲自带来的摇篮 
终于成了一头真正的哺乳动物 

今天天气很好 
请你们再抱我出去晒晒太阳 


晚间新闻

这个女的 
坐在我的面前 
她只剩下脑袋 
和半个上半身 
她正用数学的口气 
匀速说话 

一具尸体 
躺在床上 
翻来覆去 
死不掉 
每隔一会儿 
他就仰起头来 
偷看她一眼 

节日

你在啤酒沫上
找到了我的一百张脸

逐一破碎的脸
股市 气球 炮竹


证据放在抛锚于起点的车上
只剩下这崭新的广场

街道是节日的裤子
妓女是节日

我的情人与女网友的名单——请转交给辛德勒

薛武氏  赵招弟  梁扣弟 
尤彩霞  周桂花  仇春花 
   
冯水凤  朱小丽  吴小菊
刘小慧  万小敏  郑小雪  
  
金小玲  高小红  姜小秀  
林小芹  李小萍  钱小洁

沈小静  黄小晨  洪小梅 
方小芳  史小莲  林小燕

严小香  董小玉  秦小丫 
孟小珍  彭小娟  鲍小曼

成小倩  周小莉  陈小茹
钟小云  尹小琪  谷小艳

戴娜娜  彭思思  邓妙妙
蔡甜甜  蒋晶晶  肖姗姗  
  
母包公  月月输  骚女队
九两美人  淑女传  盖茨母后
 
卖当劳  女厕所  大干快上
鸭我饿  养鬼妃  红灯行

挺美  天天向上  烧饼上的雀斑 
性病女侠  QQ二奶  醋留香

东北大汉  三毛部位  帅哥250
隆美尔  泰森太深  温肚计

三枪不下岗  伟哥代言人  结婚离婚
披头柿  避孕神针  拉灯

零度绅士  股市屁股  壮阳门
超捣  采花大道  电梯掉了

苍蝇的下面  鸡毛信   夏令淫
二锅头   十块钱   宝马尾巴

我总是不停地打手机

我总是不停地打手机
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

从南京打到北京
告诉北京我在南京

从门里打到门外
说一声客人我就不远送了

有时打给天空
问一问今晚有没有飞机从我上空飞过

有时打给远方
打听一下九点钟的火车拖了几节车厢

有时实在无聊就打给我自己
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

在梦中,我也在打手机
最近一次是打给一根油条的

只要有手机
我就会活得很舒畅

21世纪最佳诗歌

从远处看一个人跳楼
掉下来的时候速度很慢


快打911

应该是119

所有人一边大声叫着
一边正忙着给没电的手机充电



删除

删除我的一切
只剩下声音

让声音躲在
一只手机里

手机里的人很多
我被挤到了删除栏

删除栏里空气真好
我还遇到了一位老大娘

她凭栏远眺
和我聊了一会儿爱情

她全是丝丝声           
我全是沙沙声

很开心

在街上 
一个老头拦住了我 
他说我的牙有病 
他让我张开了嘴 
他徒手从我的嘴里 
一下子拿出了一小把芝麻大的虫子 
他说一个虫子只收一分钱 
说完就一个虫子一个虫子地数了起来 
数完后他说还少一个 
又让我张开嘴 
还真地又拿出了一个 
一共八十八个 
他说我是个大富大贵的人 
应该是八十八个 
我很开心地付了他一块钱 
并说不用找零了 
他也很开心 
连说我的牙口很棒很棒 
像香港一样五十年不变


换人

你换下我
电话号码换下你 

化肥换下农民
避孕套换下婚姻
 
电视换下眼睛
股市换下九点半钟 

互联网换下人类
北京换下白天


诗意地栖居在21世纪

从宽银幕的地铁出来 
撞上了红灯 
把红和灯分开 
一群黑人和一群白人 
各自拐弯 

余下的我 
停了下来 
盯着对面的那座大楼 
看了一天 
楼就没了

倒数第二天

一只苍蝇
降落机场


开在花圈的鲜花上

雨水
连续骨折

清晨
被一场大便结束


墓志铭

我现在一切很好
胃口不错
睡觉很香
精神头也很足

顺祝你们
身体健康
万事如意


           选自诗集《天空是个秃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