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米店雜誌

◎乌鸟鸟



癞蛤蟆青年H
租住在鱼肠巷14号
每天3次,徒步20分钟
到长寿肉菜市场去
购买四两猪肉和半斤白菜
经过大众米店时
癞蛤蟆青年H就会看见
发育得白里透红的S
孤独的,倚坐在一把黄色的
塑料椅子里,度日如年
寂静地,散发着
令人垂涏欲滴的清香
雄性们从大众米店门前经过
总是流着唾液一去三回头
有些雌性从大众米店门前经过
亦流着唾液一去三回头
那是些女同性恋者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
共731个昼夜
癞蛤蟆青年H疯狂地暗恋着S
为了一睹S的美貌
癞蛤蟆青年H
每天都到大众米店去
购买大米,3斤
然后流着唾液
回到阴森的岀租屋里
幻想着S手淫
大众米店的老板是S的舅舅
一条嗲声嗲气的肌肉男
一年四季,瘫坐在另一把
黄色的塑料椅子里,靠玩弄腿毛
打发性欲渐失的沮丧时光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癞蛤蟆青年H终于厚起了脸皮
捧着鲜花和爆米花
飘进了大众米店
他打算约S去看一场恐怖电影
可是S的舅舅嗲声嗲气地说
S已于前天深夜
跟一条苏州藉的男孩
跨上一头发情的骡子,私奔了
癞蛤蟆青年H
当场悔得肠子发青脸色发白
就像一根突然爆裂的水管
仰天喷起了鲜血
从此戒米,四大皆空
只以空气
为食

2011.10.31。初稿于佛山
2017.07.18。修订于化州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