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碧落 ⊙ 披雪的银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精选60首短诗

◎余小蛮



◎沉默的男人们

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失眠?
他的心像一只破旧的麻袋,里面放着
房子、车、昏睡的婚姻、各种数据、表格
杯光交错之间的暗示、话语冰层下涌动的暗流
妻子的目光、孩子考试前的焦躁
每一次日出和日落
最初他放入的大海和爱情
越压越薄
你知不知道他最怕眼泪滴进这只破麻袋里尤其是
妻子和孩子的,还有
老人病痛的呻吟
他们把最后一根稻草轻轻举起

2019.1.7



◎更年期

没有人能彻底让自己臣服于自己比如厨房
你总得进去
收拾残局
没有人能爱到彻底迷失自己比如你欢愉后
她又在夜深时分泌忧伤
床太大了
另一边遥远的身体

2019.1.22



◎秘密

水母又一次在夜晚
游到天空
她的触角迷人且闪光
月光耀眼
山海在远方变成梦乡
人们暂停
所有的事都发生在当下、瞬间
照耀良辰
照耀那个良辰
性冷淡者辜负这样迷离的瞬间
性冷淡者拨动琴弦
梦魇的女孩手里握着童年

2019.1.31



◎遇见

没有一件事是毫无来由的
没有一个人是
凭空出现
冥冥之意的秩序——如果你
还年轻
肯定不会相信。
(如果你找到那个向上的梯子
它恰好就在密室,倚在墙边
仰头看天窗外的圆月)
那不仅是幸运
如果你还找到了香樟树
如果你还在香樟树下
释放忍了很久的眼泪
那真是幸运

2019.2.18



◎故乡

我是一棵海草
缠在
孤独中的岩石部分
我是浅绿色的亲吻,头戴花环
我是一株海棠
和细雨
是海天一色和
誓言
我是望眼欲穿   
你的故乡

2019.2.18



◎写诗

我后来都会在月光洒满房间的时候想你
仿佛呼吸也沾染了这些月光
我后来进入不可避免的中年,你
吸食我大好的年华
切开柠檬时我也想切开你
你长出藤蔓
淌出微酸的甜蜜
让我憔悴,也不悔……世事茫茫
人海如动物迁徙
灰尘幽微。

2019.3.4


◎黑夜里我们都在干什么
 
用月光盖屋
月光却返照了树林
整个树林的树叶沸腾起来像是要
整夜狂欢
猫头鹰歪头看我
整座城市也歪头看我
关掉台灯
幻影和欢愉又重新开始
夜晚吸入太多人的
憔悴
夜晚透明
夜晚的藤蔓爬上每个窗帘
窸窸窣窣
手机里藏着人群
有人谈诗
有人把水仙放在案几
有人拧开汽水盖子
有人沐浴爱河
有人站在大月光下面
发呆
有人在不开灯的屋里吸烟
微光闪烁
漫不经心。

2019.3.11



◎唤醒

春色在诗中的隐喻已经让人麻木了,春色
不再带有情欲
鹿角蔓延
开满花朵。
凡夫俗子们戴着严谨的体面去工作了,春色
被隔绝在窗外
隐身大师带着戏谑感给你平静
的湖心一吻

2019.3.28


◎我们都是被神遗弃的孩子

你问海螺在夜晚的海中想着什么
我说海上
繁星点点
你问我在夜晚的黑暗中想着什么有没有
想你。
我没有回答
后来我们好久没有说话听着海风
直到岛上日出
后来你握住我的手
后来你走了。
后来海上的日出日落每天还在准时发生

2019.4.10


◎熟悉的地方
——致意席勒的画:少女

妹妹,你两腿间是一个黑洞
吞噬一切光线和爱,你的饥饿是孩子的
饥饿,是你哥哥席勒的死亡和情欲
妹妹你的嘴唇是抹了蜂蜜的蘑菇
毒死我
妹妹你的身体像一座滚烫的尸体我看到僵硬和一只鹿
一只鹿跑进那片黑树林,一只鹿
在大月亮下面
鹿角开花
妹妹你梅花鹿的眼神让我更想深入你
或吸干你
你说你穿错了身体,那不是你穿过重生的黑暗找我的理由
妹妹你打开自己像一个无辜的墓穴

2019.4.11


◎嗯,四月

冰河苏醒——星空下苍茫的雪原咯咯作响
她解开发绳
散开心事
松树有一种凛冽寒香,大风呼啸穿过时守夜人听到
涛声。那是海浪在撞击词语
在夜晚
在热咖啡里。躺着哲学的困惑和未知
她默默搅拌直到冷下去了。

2019.4.14
   

◎有点冷的春天

我们各自关着门。我们熟悉到彼此无言
真话发的芽
又缩回去了
我们彼此惩罚
我们是惩罚我们——声音已成为入侵者的武器

我们是两个迷路的人,两个
落水的人

2019.4.14


◎那个暑假

你定格在瞬间的黑暗里
周围的墙迅速游移——血管里
有个不屈的男孩
你泪眼朦胧,在黑暗中像婴儿那般蜷缩
蜷缩
我在漩涡的中心看这一切,想把你
从这拉走
四周是浩瀚的星辰,如此静
又孤独
引力变做的手臂在挥舞
每只手里都有一盏
白炽灯
我猜那个下午,操场跑过去的男孩
你的委屈和紧握的拳头都放在心里了——你不想
伤害任何人
我猜那个傍晚你坚持正确的事让你挨了好打
万物暴躁。你的火山那天
被大雪封住。
我猜乌鸦飞过的时候只有你注意到了她。

2019.4.15


◎长大

许多细小柔弱的蒲草低下头去
许多巨大的漩涡在星空
等着吞噬
升腾起来的苦心
那是积郁成疾的蓝色幽怨
越来越苍白的无奈把人间覆盖,如乌云
当时的月光多好
很多事慢慢渗出墙壁成了潮湿的盐粒
很多事慢慢成为菌斑
长在醒目的地方

2019.4.20


◎前方

策马而驰的人路过头顶盘旋的鹰
阳光猛烈
黄沙漫漫,四野茫茫
后来月亮升起
没有什么活着的动物甚至
植物
策马而驰的人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和马蹄
踏过沙粒的声音
仿佛亲人们在夜深时的熟睡
仿佛马蹄轻轻踏过的影子试图
起身拥抱

2019.4.26


◎窥视

熟悉的鼾声在黑暗中
响起
一天又要结束也会开始
窗外是月
潮起又落
木窗框有植物的影子慢慢爬上来
爬上来
窥探漆黑中的心事

2019.4.26


◎我们流浪
 
渐渐苍白
我们流浪。

雨后这座城市干净了一些,一些人看起来
还是那么迷茫

就像洗过的干净衬衫我们穿着它
里面的心还是那么不堪

我们睡天桥和公园长椅
睡在水泥地板

睡在哪里都一样困惑,就像城堡
我们已经不要它了

你的大手紧握住我,生怕我就这样消失
你说人生多短

我在你身边,路灯后来亮了
我在你身边被你的影子覆盖就像我已经消失

我拉着你坐在谁家的屋顶
看看月圆月缺

一只黑猫在黑夜的深处
和我们同在屋顶

后来我们重又起飞,在黑夜的深处
万家灯火闪耀

2019.4.28


◎某日

早逝的雨水让泥土过早衰老,芦花开了
成片的惨烈
多脆弱,简直不堪一击——
阳光击穿了我,水草那种绿法
刺穿了心
某日,貌合神离地走近就让
风中的沙尘慢慢落下
在干涸前,为了生存万物努力
举步维艰。

2019.4.30


◎穿吸烟装的女人

阳光孤独,办公楼有窒息感
电梯不停上上
下下
树叶白白绿着,花瓣白白在风中轻颤
春色白白在窗外浪费,人们被关在
各种房间
人们被电脑里的文件拴着
被黑板拴着
人们被无形的绳索套着脖子
我逃到顶楼用力呼吸
穿着吸烟装的女人在顶楼吸烟,迎着风
头上一轮孤独的太阳。

2019.4.30


◎你安

我穿着朴素的
白色纯棉布裙子
我穿着从树叶间落下的
阳光
我凝视你
如凝视夜晚
夜晚星空如此璀璨
就像它们的眼泪
把我浇湿
一天过得这样快
快到我只能对你说早安
午安
晚安。

2019.5.15


◎北方

用月光思考的人在夜晚
用马的形骸奔跑
那些你带来的敏锐目光正落在
月光也落在的地方
北方夜深时星空
辽阔
土地缓缓升起古老而神秘气息那是
游牧的先民未散的谣曲
北方的树叶终于在夜晚悄悄绿了
苍茫的雪原只等
这转瞬即逝的夏天收起
就会再次覆盖
北方在你的目光里安静下来
湿地野草拔节
万物有野生的尊严

2019.5.9


◎老屋

没及膝盖的荒草,晦涩的诗句
婴儿的黑眼

细弱和强大
奄奄一息。

墙上爬过那队蚂蚁走成斜线
切割了墙壁

大而虚无的时间图腾和两个人的
默默无语

老屋被穿过的阳光照见灰尘
谦卑又温和。

2019.5.10


◎读你

把你红衣剥下
只留灰色的衬衫
我可以离你更近一点了。
但你还有鳞片和羽翅,还有一层一层
剥不完的壳
你的心放在何处
一个诗人诞生在昨夜木桶的水里
还有圆月
如独眼。
你的翅膀被谁折断了一只那是
悲伤的男孩眼睛里的迷茫
日复一日
笨拙又无辜。

2019.5.10


◎我愿意

晨钟敲响时我正辨不清方向
旧时光落下簌簌尘灰
风吹过来。有什么
在默默紧张
旧唱片走到哪里
我又去哪里找你
我愿意继续做着灰姑娘
在万丈红尘的时光里慢慢瓦解
我愿意守着寒星的双眼
善良是晨钟敲响的一下一下
只要不停下
相知和沉默。
我愿意在别的路上看你默默走远也不愿
看你神伤。

2019.5.19


◎刺猬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刺猬心里的秘密
人们根本看不到你
一粒灰尘
比云还轻

刺猬在小的时候还没有刺
如果拥抱
你是只柔软的动物可是童年
没有拥抱

街上行走匆匆的鞋子
人们表情麻木
妈妈把你关进水泥森林
刺猬的哭泣像伤风

无缘无故
辛苦——背生尖刺,一生
孤独。
刺猬知道人有好多面孔,亲爱的刺猬

你仰头看到水母在天空的召唤
黑眼睛都是泪水
你看到人群里总是少了谁
你看到万物有自己的秩序

2019.6.1
 

◎蜗牛你的壳里有什么?
 
你还在睡觉吗,蜗牛?你是一个
固执的家伙
软体动物都喜欢随遇而安
那天晚上
月光下
你说起花朵、大象、骄傲的豹子
环形山
我开始好奇
你的壳里有什么?望远镜还是
显微镜?
假如你打开壳子让我进去
我会不会哭
  
2019.6.1


◎彩虹

星球不停旋转。雨后
疼痛般的幸福感
你微笑里我鲜活的血脉你俯身
看小草的眼泪
心上长草。它长得好快 
重叠的云后有什么事在隐隐发生
我看到你在发光在卑微的
事物后。你就那样跨在
任何之上

2019.6.4


◎弯曲

像婴儿那样蜷缩
像隐约的风弯曲细草
婴儿的哭音在阳光明亮的屋内撞击墙壁那些
柔软的绵羊
眼神沉默
命运被弯曲成我们的样子。我们
有各自的婴儿

2019.6.5


◎端午

端午。云层堆积
我们吃粽子和溏心蛋我们逛街
喝辛波斯卡的诗咖啡
吃草木之零落
诗人纵身一跃变成
所有人
诗人如被封印的体内的水
在今天
谁在耗费水分缓慢死去谁在
雨滴复活

2019.6.7


◎你好白鹭

我们变矮。在时光中生出白发
我们仰头
看白鹭在夜空像流星
掠过
像你叫我的名字
在淤泥深处我们缓慢发芽
在月光下生出更多根须
我们是两棵
沉默的绿植
我们在这样的夜里同时老去
远处的树一起沉默
夏季夜空有好多星辰
白鹭会飞到哪个星球落脚
白鹭有没有爱过
你好白鹭。

2019.5.29


◎少年

骑着白马的少年,你微笑
白衣在阳光下
炫目
经过我时你纵身一跃
有薄荷的味道
你说你在尘世只带了书本
你说我是
月光下的铃兰
你说听到人鱼的歌声就想到了我还在远方
所以你整个春天马不停蹄
所以你
现在看到了我。

2019.6.13


◎鹿群

两只鹿迷失了方向,湿着眼
身上的梅花落了
他们紧紧相依
像两个孤儿
夜晚星空如此辽阔,夜空
就在灌木之上
梅花鹿
一起低头慢慢嗅着鹿群的味道
眼中星光闪耀

2019.6.13


◎尘世

在人间走了很远的路你回头
看到我
眼眸如星。

花瓣簌簌落下樱花在尘世
狂欢
你握住我的手。

2019.6.13


◎微漾

走过很多路,藏身在芦花沧桑
阳光猛烈
一瞬间什么也看不清楚
同路的人忽然在眼前消失不知这是
命运还是光线耀目后
暂时的黑
芦花茫茫,有人进来
有人消失。风传来低低耳语

2019.6.22


◎斑马,斑马

十年前,吞下一匹热烈的斑马
至今它仍在月圆时奔跑
从左手的掌纹中窜出,在浮躁的情绪里跑
在动脉里跑
在恍惚的生活里跑
它爱我容易忘事的好记性
导致原谅这样高蹈的情绪慢慢发生
它亦爱我囫囵吞枣
导致对真相漠不关心
就这样它可以继续远离事情的漩涡
以获得更多自由
速度快时它的皮毛远远不是想象中那样黑白分明
它说这根本与活着无关

2019.6.29


◎月光祭坛

最好的六月,被六月埋葬
月亮的血是无数的月光
白玉的祭坛,站着白衣的祭司
她的光芒洒向百合
没有干净的水拯救干净,苍穹此刻黑暗而苍白
是唯一的注释
盛载诺言的金杯里盛满星星——谁在山顶
俯视远处灯火
谁要微黑的泥土,谁看到祭坛上的花
谁仰头看到水母从天空掠过。

2019.6.30


◎暖光

周围悄悄地
蛰伏了很多脾气暴躁的怪兽
深夜
并不害怕暗影后的什么
静静等在路边
路灯用心
照亮
力所能及的地方
只要挥手
他就回应微笑

2019.7.24 


◎夏天来时

夏天,花草们不安
萤火虫藏在深处
很暖的花香
像是有它自己的国度
我们坐在这儿——不说话
顶着圆月
夜色中
没人发现脸颊在
变烫
像是很快
就沸腾的样子

2019.7.23 


◎镜子里

是夕阳,给仰面的镜子渡上粉红
七月
风有花香和窗子
脑海中有一朵玫瑰也准备要开的样子
那么认真地准备着
以至我的视线被完全挡住
被尖刺
被花叶边缘的齿锯
被卷曲和馥郁
被疤痕。

那是我们

2019.7.24 


◎盛夏,凌晨三点的北方

像个孩子。你的眼睛:有微光
你怎么还不睡?
你的灯笼有昨天的阳光
是用来照亮今晚吗?
如果这些光足够支撑你再见到新的阳光你还会有
新的光吗?
盛夏,凌晨三点的北方
你哀伤昨晚失手打碎妈妈的杯子
终于面对这事实:站起
拉开窗帘
妈妈再也不会回来她已
走了五年。
是时候,在心口刻上她的徽记宣告
传承和归属。这是仪式:成长
且保持沉默
后来天开始亮了。

2019.7.28


◎合欢花

赶公交的行人别只顾看每辆驶来公交车头顶的数字
合欢纷纷
就要黯淡地熄灭。快紧紧捂住洒下的阳光,那些光
像在伤心
驶过来的每辆公交开始轻微战栗,它们一辆又一辆
暗自发烧

2019.8.4 


◎结局

白鸽子
你为什么那么白
你成了
灰雀的公敌
你飞过的时候阳光正好耀眼极了
冷箭猝不及防
劣币驱逐
良币
白鸽子你为什么不飞走
去你该去的
地方
这片树林不是你的
人们经常在树下经过
他们根本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
白鸽子
被道德的绳子捆住架在火上烧烤
白鸽子
你的羽毛雪白
洒在雨后微湿的泥土上
其实你只是
恰好飞过这罢了

2019.8.16


◎嗨,你好

我想用灰尘洗澡。我想用
阳光洗澡。
一只白鸟此刻飞得很高蓝天上遥远的逗号

阳光下音乐的节奏像恋爱的脸颊
天鹅的黑脚掌有淡淡的心酸

隔着铁笼的网格我和你面面相觑
你并不相信
一个陌生人的难过

孤独的刀子并不致命当它
缩头缩脑。你的无辜才是

2019.8.25


◎那个路过的牧羊人

开车路过一个村子
那个路过的牧羊人,领着他的羊
像他那么孤独的羊和羊
站在像他那么孤独的草地上
也站在像他那么孤独的
瘦树旁
我只是和他们擦肩而过我只是在车上匆匆一瞥我只是
在那个瞬间
看到了天高云低和人间的
孤独
他们也会在夜晚降临时和我一样困倦

2019.8.28


◎白露

白露眼神安详
在凝神
听我们衰老
我们在骨节深处细碎的声音连我们自己也听不到
或许有一个夜晚
月亮圆了
草尖上留着人世的孤独
天快亮时
它们变成露珠

2019.9.8


◎迷雾深处

梦到你骑着自行车,载我
去遥远的地方
高速公路空无一人
头顶有圆月
照亮
路边的玉米隐约站立,静默
还有向日葵
集体低头
不语
我们也没有说话渐渐融于那夜的黑暗

2019.9.10


◎等待的时间越长越无法愈合 

我在流淌伤口
它如此骄傲
也会被时间抹平   
我像鸟雀飞上树枝
变成白鸟 
眼神安详
凝视:就像看你
伤口在深夜张开后窥探
有没有秘密
爬出来

2019.9.10


◎残缺

圆月以后丢失的部分,那些月上的岩石也丢了
阴影和银白的诱惑,散发杏仁、桂花和牛奶的清香
此刻我藏起斧子,不想让你知道
有一些秘密永远不要提及

2019.9.10


◎荒诞

卡夫卡变成甲虫之前曾因为我的娃娃丢了给我写信
他说她旅行去了
他变成甲虫之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据说
他的家人接受了现实,没有人去想办法让他变回来

2019.9.28


◎厌倦

戴着礼帽的卡夫卡隔着栅栏看着我
我想用一片树叶告诉他
秋天了。
甲虫是不是到了有危机感的时候?

2019.9.28


◎异化

我想问问这个世界怎么了?我的娃娃还
能不能回来
卡夫卡没有心思说话。他已经够落魄了
连他的家人都不在乎他变成甲虫这件事
就没有人问问这是怎么了。

2019.9.28


◎落叶

两束光交错
射入黑夜
拿手电筒的人互相致意
夜深走路的人看不清彼此的样子
夜深走路的人慢慢走过秋天的街道
发出窸窣的声音
在落叶子的时候一晚上
就从青年走过中年

2019.10.5


◎醒来

深秋才如梦初醒是不是太晚了
一场雨寒过一场
已经不需要安慰:此刻,所有的落叶
都像是一种
心知肚明的经历
花瓣衰老,多于往日的骄傲
只有很少的果实
只有很少的人

2019.10.11


◎嗨,生活

后来辛苦经营的蛛网破了
被淋湿的蜘蛛
样子狼狈
一根丝
挂着
一无所有的自己
后来我们也变成这样
被生活挂着
嗨,生活
我们还总不甘心

2019.10.14


◎致自己

你的微笑让我想到浆果和
四叶草
还有水上的月光。
夜深人静
大雪让四周更低
我不会再对世间抱有幻想了
或许我该
在大雪中喊你的名字然后
转身
转身我看到你慢慢长大。

2019.12.12

 
◎轮回

我想洗掉铅华好让
真实出来喘息
我想洗掉那些记忆好让
温暖清晰
冬天的树枝和灌木丛
似乎忘记了夏天的树叶其实
明年夏天会有新的树叶长出来的
就像春去春又回
月圆又月缺
万物辽阔
家族中老去一个又会迎来
新生的婴儿。
洗掉的前世记忆如夕阳里归巢的麻雀

2019.12.12


◎迷雾

你站在柿树下挥手
树枝干枯
挂几个红柿子让我在情伤深处退隐
白雾四起
没有路,没有树
没有你。
后来我拿着一瓶可乐在那片白茫茫的
伤心处喝着
伤心
泡沫涌出更多的伤
后来一只麋鹿从那片雾中走出
它威严地看我一眼。

2019.12.12


◎我会

我会洗手作羹汤
我会剪纸
贴在盛开冰凌花的窗玻璃
我会在阴雨天看塔可夫斯基的电影
我会在夏天喝加了冰块的汽水
埋下头
认真听它们轻轻撞击的声音
我会在
大太阳下晾晒洗好的白衬衫还有
白袜子
天上飘过白云的时候它们会
发现自己丢失的衣服
我会在树影间的躺椅上看书也或者
睡着了。
但如果没有你旁观
这一切多孤独

2019.12.12


◎亲爱的蜡烛烧着越来越短的夜晚

那些红色的树叶,大雪来临时它们来不及逃跑
当我感到害怕
我又想钻到床下躲藏,躲藏那些四面八方
倾覆的压力
黑暗中不想开灯,黑暗中的一切终于可以不确定了
我不想一切都那么清清楚楚
我不想看到现实中的固体
蜡烛的精灵在摇摆
她在跳舞
你的话就像一颗重磅炸弹,我如此伤心
无助。
仿佛退回到童年当我不懂
怎样为自己辩解
干枯树枝上还有很多红色的树叶,就算是为了你。

2019.12.18


◎如果不是苦难的开始

不会近在咫尺
不会让我沉醉
不会有其他的守夜人
不会对月长啸
不会让礼物在某个黄昏默默黯然
不会让缘分轻易宣判失效
也不会轻易打开房门
月光光,照在窗
山尖在夜晚缓缓移动

2019.12.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