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诗五首

◎杜鹏



1. 怀念默温

忙着确定消息,忙着互相通知
忙着冲煮咖啡,忙着挤上地铁
忙着在英语中
寻找下一种
可能的
母语
忙着在脑海里
想象着夏威夷的果园
和果核里的
另一种黑暗

此刻,黑暗在演奏
并继续演奏下去

2. 云画

"我原来是公主,而且是来自云端的公主。" —— 程似锦

忘记穿裤子的云
在闭着眼睛画
云没学过修辞
不知道什么是害羞
它左手画古代,右手画现代
屁股上坐着后现代

云喝醉了
却想画的清醒
于是便挥了挥手
随便拿了几个看着顺眼的朝代
蘸着鹰和狼
解酒

云想恋爱了
却因为太白
又太过政治正确
而被左边升起的太阳所拒绝

云接着画
画它的前世
它曾经是公主
一个没遇到土地改革的
真正的公主

云想回到过去
却被岁月和静好二将所困
云没有反抗
也没有穿上裤子
云开始旋转
并上升到了宇宙的俳句中

3. 误会是一面镜子

误会是一面镜子
摆在我的房间
张着质问的嘴巴
板着黑色的脸

误会喜欢我的背影
胜过喜欢我的心灵
我给它一个正面
就迎来一脸的不高兴

我是误会的幻想
误会是我的拟像
我想给它一个拥抱
却怕浪费它的表情

误会是一面镜子
照着我的身体
它既猜对了我的背影
还枯黄了上帝的眼睛


4. 西门庆之死
————献给Lou Reed


他住在一个每平米均价三万的小区
他家门口就有一个图书馆
他总到图书馆借书
并把读到的烂书给拍下来, 分享给朋友
当然,他也读好书
他会借,会买那些他认为值得借和买的书
他的书架已经快放不下了
他会背着一书包的书前往咖啡馆和地铁站
他想要成为一个被文艺青年们看不起的文学博士
这不是没有可能,此刻,他打开了一本书
他看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感受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想象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会告诉别人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都到了而立之年还和爸妈住一起
哥们,别不相信
这可是真的
这没啥大不了的,很多人都这样
家里没人指望他能有多大出息
他出版过书,发表过文章,家里人都挺高兴
因此这可以证明,他离实现他的文学梦想已经很近了
他觉得他那几篇发表过的文章都是中学水平
但是,有人说好
他们说好有两个原因:
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爱他
还有一个原因是
这几篇文章他们能看的懂
他其实更擅长写他们看不懂的文章
当然,如果这些难懂的文章得奖了,就有人能看懂了
想到这儿,他打开了本没得过奖的书
他看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感受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想象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会告诉别人
西门庆已经死了

外面是湿热的天气
附近的广场上有人在直播跳舞和抠脚
他到外面转了一圈
觉得太热了
咖啡馆门口有环卫工人在打扫卫生
他们头顶上唯一的空调是太阳
有人在乱扔垃圾
还有人在随地吐痰
还有人在给路边的车贴条
他实在觉得热的受不了了
就回到了咖啡馆
他旁边有一桌人在聊关于健康的话题
他打开了一本被删减过的书
一本过于健康的书
并进入到了里面的世界
就像吞食了一堆和尚做的药丸
在阅读中,他想,“这才是男人应该过的生活”
然后,他看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感受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想象到
西门庆已经死了
他会告诉别人
西门庆已经死了
 

5. 在咖啡馆读书



诗人在咖啡馆读书
一对情侣在旁边那桌吵架

诗人桌上摆着《格雷戈里-柯索诗选》,《丑的历史》,《无调性文化瞬间》,《中国文学史复习资料》
情侣在旁边继续吵架,女人声音很大,男人声音很小

诗人戴上了耳机
情侣开始互相对着抽嘴巴子

诗人摘掉了耳机
女人冲着男人怒吼,要咬他,男人把手伸过去让她咬
嗷!
男人很疼

诗人接着读书,读到一首柯索写的关于放屁的诗
女人开始逼着男人抽她嘴巴子

诗人放下书本,并将他看到的一切发消息给他的朋友
女人继续在怒吼,接着咬男人,并让男人也咬她

诗人碰见几个熟人,打了声招呼,其中一个见过一面的朋友问诗人喜不喜欢余秀华,诗人说她有个别的写的不错,但是如果你要是脑瘫的话,你写的东西也可以火
情侣依然在争吵

店员问诗人这桌人有没有打扰到他
诗人说打扰到他学习了,但是没有打扰他写诗

情侣继续在争吵
诗人读完了柯索的诗集,并拿起了旁边的那本《无调性文化瞬间》
情侣停止了争吵,抱在了一起,接吻

诗人将书本拿到了一边,开始写诗
情侣又开始了争吵
男人告诉女人,他准备呆到八点半

诗人写完了一首诗
在八点半以前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