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是醒酒器

◎修远



酒,是醒酒器
       ——给:罗羽,雪封,王向威,杜鹏
            兼致:邓万鹏

中午的酒到下午开始发酵
羽毛般的念叨着荡起:没事吧?没事吧!
在书的墙剁间,踉跄着摸到了
床沿。一秒,仿佛是螺旋桨掀起了的涛声
变化的节奏,来源不仅仅是杜甫皱起的
眉头,还有阿什贝利异样的音韵

这个时间适合读诗,就读他的
《库切》——给张永伟
给世界的惊喜所有的季节都是一个借口
——库切是被喇叭花吵醒的
冬天没有下雪,不再施舍大地
都是垂头的枝丫,用什么来让它们
站起来呢。 而酒,是最管用的

不在乎别人议论,酒成了诗的永动机
这可不是好的方式:“少喝点,你的诗会更好”!
诗酒,诗和酒怎么能分家呢
要什么体面,它还能治疗抑郁症
唉,还能让你趔趄着捡树影呢

打开风景的暗语是诗性的词
找到神性的三叶草,并给它做证言
多好啊,要多好就有多好*
你说:我爱这里,但不爱这个国家
我是突厥人,眼睛里隐藏着蓝色的秘密
古老的基因。试图恢复它的密码
仅在扉页里找到了羊皮卷,向低矮的植物致敬

*取之罗羽诗句
2020、1、19改于22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