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这是带着病毒的祝福】(17首)

◎伤水



这是带着病毒的祝福(17首)


病毒
 
躺在沙发上看冠状病毒
关于八个散布真相的传谣者,关于没有人传人证据
关于没有发现医务人员被传染
关于四万个家庭团年饭,关于湖北省和武汉当政者的
团拜会,团拜会上演员带病的表演……
关于八十四岁的钟南山,关于封城的建议和封城
关于迟迟到来的二级响应……
给我两个感受:一是歌舞升平等于祸国殃民
二是记住了一个名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心里认定的却是:谎言和掩盖事实才是最大的病毒
                              2020.1.22


我在武汉

我不在武汉
我指的是小引公众号发的文章
“来自疫区武汉的消息”之一
他写的第一句话
“我在武汉”

转发朋友圈时,我按了一段话:
什么是诗人?小引这样的,就是!
十年前,我曾经答问——
诗人,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早醒来的人,
应该是语言艺术的发明者和
人性及事物的发现者,
应该是现实生存的无畏者和
自由意识的先锋战士。

没几个小时,该推送无法查看了
小引兄恳切诚挚的话语不见了
他们删帖比他们对待瘟疫的反应快多了
这再次提醒人们:在这个社会,
真话和说真话,
都是有罪的。立马封杀。
             2020.1.23


瞒报

白天隐瞒了黑夜
开花瞒报了遍地落叶
谁有气力数过自己几根头发
却顶着它活了这么多年
好像只在梦中清醒,只在
酩酊时分理智
火从不上报焚毁
水漫过数不清的堤岸
我隐瞒我早已死去的事实
你却在阴间普查活口人数
             2020.1.24


这是带着病毒的祝福

这是带着病毒的祝福
所有的欢乐都是有害的
就如一切愤怒都是有罪的

没有一片叶子
不负有春天的责任
每一个生命,都被
封城

那个可以逃命的缺口
正通向地狱之门——
新年快乐
           2020.1.24除夕夜


封城

我就是萨拉热窝,就是这座城市
瓦尔特被封住了嘴巴,被蒙住了眼睛
被塞住了鼻子
马上要被割断喉管了,在临刑之前
所有的真相都是罪证
未喊出的都是预谋流行的病毒
                            2020.1.24


写在春节

夜已深,零时的鞭炮声
恍如隔世
唯我一人,睁眼在黑暗中
仿佛一烛微光
只照亮自己

只照亮自己
仿佛一烛微光
睁眼在黑暗中,唯我一人
恍如隔世
零时的鞭炮声,夜已深
                  20201.25大年初一


我就要离去了

我就要离去了
在春天,在就要泛绿的树荫下
看着枯萎的我
而一定要回避我的双眼
两只洞眼里,会射出愤怒的子弹
看着踉跄的我
而一定要躲过我忧伤的眼神
病毒随目光而至
我注视什么,什么就会开出
有毒的鲜花
我就要离去了
最稳妥的,是在我遗留的
忧郁的诗行里
静静地
看着悲欣交集的我
           2020.1.25大年初一
          (据悉,眼睛结膜会传染新型冠状病毒)


逆行者

爆炸的火光,溅出四散的人群
逆行的黑点扑向火焰
身影被火光映了一下就不见了
同样在没有火光的病毒集聚中心
这些黑点也扑了进去
弱小的零星的身躯却怀着
强大的意志
而我,不在现场外的围观中
也不在等候他们归来的翘首中
孤零零地,我正扑向另一场
无法战胜的病毒,从无人知晓
                             2020.1.25


空城

没有城门的年代
没人城头抚琴
街上没人,地铁没人
商店关门
房屋蹲着,汽车扒着
我是一座空城
我的碗空着
电脑屏幕空着
手机滴滴地响了,我
不打开也不充电
总有一刻,电空了
水空了
空气……空了
              2020.1.26


空旷颂

恐惧的范式
即是空旷的工程,盲目的操作
一粒灰尘也可以爆炸
没有一个人在边缘卧倒。
我们都可以九省通衢。在码头
古人作揖
其上,白云悠悠。千载
也就是远影
多么空旷,显得江山无限。
每个人都是圆心
风吹周遭的麦浪
可以心旌荡漾,也可以屏气止息。
你蹲不到腹内
头就无法折进去
被戴口罩不是拒绝病毒,而是
自愿被堵住自己
城市空空荡荡
没有你,也没有我
那么他呢——退回屋内
缩进恐惧的四壁之间,仿佛安全。
之前挖断道路
不知掘断了宪法,也截断了自己
没有雪,这日子却也
一片白茫茫
空旷得曾经那么多人,都是一场幻觉
没人看见
整个世界正匆忙地为国人出殡。
                            2020.1.26


独居

做一颗树,还是做一棵草吧
移居在这山谷
昨天阴有雨,今天出太阳
把我彻底地光裸
好在周边有那么多的草和树
我只是其中一株
奴役是集体的,而死亡是孤独的
静默的,享受的
我体验无边的腐烂,像一个
好酒的人
饮尽这里的山风雾岚
                  2020.1.27




认真地看阳光怎样
在我书桌前的地板移动
有时你会疲乏
产品从原料采购、生产到组装出厂
检验的过程是几件繁琐而刻板的工序
但阳光如何获得强弱和
感染速度的标准
谁关心香气能否聚拢在刚开的花朵
事实一晃而过
光是慢的
写着一首分行可以很快
假如光线定格在第十一行
冠状病毒如何能够蔓延到今天
明天也不会是第十四阶台阶
你上去了就下不来,就如阳光在轻移
数控车床切削进去了一丝
没有人能够觉察
经验使我明白不可逆的道理
同样的光线不会再来一次
                   2020.1.27


树身上的光斑

我读到了树身上的光斑
院子里那棵芒果树树干上的光斑
我没有领会
其中奥义
更不懂它被消失的缘由
仿佛一种帮助被表演者拒绝
我尝试着擦掉它
如擦掉一个谎言
而果真就不见了。事实是
光亮的自行收敛
就如我从没有读到树内的年轮
                             2020.1.27


天成山

房子对面
有一个巨大的“佛”字
女儿说要爬到那儿去
铁门口挂着牌子
上书“天气影响 暂不开放”
天气好着呢
我们从小门进去
上山一公里是售票处
暂停营业
只得原路返回
无法成佛
                      2020.1.27


答非所问

晌午,问买菜回来的人
菜场上戴口罩的人多吗
回答:这里口罩买不到
                 2020.1.28


生死同在

有花在开着,
比如很像挂下一串串鞭炮的
鞭炮花;
有树叶飘落,
院子里一地枯叶,
时常,我情不自禁地过去踩踩,
好像一场精心的引诱;
伤水,我知道
你是一个愿意中招的人,
不设防的人。
落叶和花开同时,
阳光和雨水并存。
你时常在这里感慨,
悲欣交集后面补充了四字:
生死同在。
我看见你随时生,伤水,
又随时死。
             2020.1.28


走投无路的诗

非常时期,你会写一些
走投无路的诗
说真话的诗,换着腔调
说出绝望的诗
有时来不及变换
就直接说出
说出人性,教自己反省
客观和反讽,都含着
拳拳之心
             2020.1.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