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木易




1

眼前崭新的灯笼
会否在睡梦中被浸染
汗液淋漓
透明而深邃

我终于说出了染血的云层
一切可能性灰白的蔓延
工厂摘下口罩

繁琐指尖
反复流水线是否绝对成立
让阴天不再连贯

反复的人潮就更不必强调了
他们显得陈旧

2

人群之中表情在爬坡
他们轻而易举指出王冠上的细菌
呈现多边形

年会上挥发郁结的酒精
沉默的建筑内部
窗外,疲惫的公交车笨重地穿行
刚完工的立交桥已然冷却
城,一片模糊的死灰

一场性事未尽的凌晨缓慢
违约,违约,彩色斑斓
年终总结书,生死无从应证

素冬蜀地,世间万物仍保持新鲜
却从未醒来

3

是否一定要无味
才可迎来目光

或只是弗洛伊德的太阳
被吹落后反复悬吊

我的伙伴是那些不曾出门的弱点
它们迷恋上床
它们从不对影子说谎

4

眼前撕开的杜蕾斯
像一种句法,纹理自然

我终于说出了完整
相对于过度开发的平原
身后站立死去的水鸟,铺满河边的艾草
它们低矮无助
因距离而模糊,视野外流露更为残酷的星空

涂抹夜晚的街灯
缺失的部分图景,可以重塑
亦能繁华
却再也无法返回时间的十字路口

5

此年暴露太多匆忙
眼前事物,依然保持一如既往地匮乏
无从携带的只言片语
破碎后再也无法修葺

当我抬头仰视,天空肤浅而深刻
我看到的城市、村庄、山川
均为初稿,丢失其本来的性格

仅剩下旁人以手为我指出来的
地名

6

监狱、太平间……是否为终极定义?
是的,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道别

也并非因为距离,只是我恰好转身

你也曾是少年
是黑色静脉里的涟漪

7

昨夜清醒的梦中
酒桌上的陌生人丢下了酒杯
赌徒遗弃了筛盅

对于黑暗的试探
让我再也无法赞美,无力呼吸

8

我们的时代正在宣布成长
贯通正义和冷酷的地铁

构图内深灰耀斑,是一座城命里注定的软肋
譬如:悬停的机翼,枕边的双手

我想起统万城之夜
紧迫的呼吸,褪色没有征兆就开始
落下了星夜,清脆蓬勃

手心里的波澜,历历在目

是伪史与虚构的蓝图
使更多细节无法披露
譬如:我是该睡去还是该醒来?

9

当影子与我拉开距离,沉沦就会上升
成为堕落的把柄
他也曾指认那片雪,迅速融化
交出一个完整的寒冬

如此干净新的一年
面对面的镜子

2019.1.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