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开篇

◎沙马






沙马:现代诗歌写作者。代表作《理智之年》、《个人史》。诗集:《零界》《沙马诗歌选》《泡沫时代》《解读沙马》《某些词的到来》、《一个文本·虚妄之年》


生活的安慰

天麻麻亮,母亲就开始了她的劳作
这是生活的安慰,也是我
放弃思想的时候。我的手跟着
母亲的手一起开始接触
具体的物质,接触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日子就渐渐亮了起来
她在自然中让我远离了空虚
干完了活,回家的路上,母亲也会
把一样东西放在我的手上
不让我空着手进入现实
她认为与生活有关的
工具都是一个神。我胆怯的
语言,跟在母亲身后慢慢的成熟
2020年1月21日


回家的语言

隐秘的血,是晚年的一次愧疚
债务分布在人性的
旮旯处, 哦,夜晚的巧克力

穿过甜蜜的虚无,欲望的
陀螺在不停的旋转

女性,最后的巢穴———我所理解
的乌托邦。那个被碰伤
的影子,找到了回家的语言
2020年1月20日


今夜
 
今夜,所有的人都在谈论那颗
划过夜空的流星不知落向
何处;今夜,所有的人都昂起
脑袋看着不明真相的远方
今夜,所有的人都误解了这几秒钟的
现实;今夜,只有我独自一人
低下头看着大地上的蚂蚁
在一闪即逝的星光下
前行;今夜,我的导师
告诉我:不运动,是一切运动的归宿
2020年1月12日


修鞋
 
雪下了一夜,雪下了一天,雪下得很大
雪覆盖了每一个路口
我穿着一双脱了底的鞋走进
一家低矮的修鞋店。一位老师傅拿过
这双鞋用手捏了捏说,看来
你穿着它走了不少的路。我想告诉他
我走的都是一些没希望的路
但还是忍住了。老师傅说,修修还可以走
只是不要走些难走的路
我说我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
走到一条不好走的路上
老师傅取下老光眼镜看了看我,就像
刚才看了看那双破旧的鞋说
你只要跟着心走,就不会有多大的磨损
当我穿着修好的鞋,出了门
老师傅忽然在我身后说道:
朋友,好好走,条条大路通罗马
2020年1月6日


无题



我爱你的黄昏,是因为你落日
染红了我的孤独

我喊出你的名字,是因为你
成为了我心灵的事物

敲钟人,敲错了时间,你的
黄昏,扮演了我的黎明



夜晚,我靠近一本死者的书
来获得短暂的休息

是否还爱着这劫后余生,是否
还要接受另一个深渊

转过身就是辽阔的时光,但我
只需要一天的灵魂
2020年1月21日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