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中旬诗作

◎景元



陪床未成

父亲痴呆症
晚上起夜
需要人盯着
担心时间长了
母亲身体吃不消
今儿在父母卧室里
临时支起一张床
打算隔三差五
回去睡一晚上
好替换母亲
让她睡个安稳觉
床都支好了
母亲还是把我赶回来了
“暂时不需要你回来睡
现在我还顶得住
哪天顶不住了
我再跟你说”

2020/01/11


也许我话说得不对

昨天晚上
朋友来看我
带来一大盒
各种风味
搭配的饼干
今天回父母家
我跟妻子商量
可不可带两小盒
给父母尝尝
她说
“你要想带的话
那就都带回去吧”
她这么说
我还会带吗

2020/01/11


让行

晚上7点多
骑着自行车
沿太白大道直行
见一个送餐小哥
骑着电动车
从小巷冲出来
赶紧刹车站定
后面跟上来的
骑自行车的
中年男人
受了惊吓
他气呼呼跟我
上起交规课来
“咱们是直行
他拐弯
得让我们先走”

2020/01/11


骑自行车的女人

路边自行车道
被辆奥迪车霸占了
我前面的一个女人
自行车骑到跟前时
突然跳下车
害得我差点儿
反应不及
撞上她
看小车与隔离栏
还有半米多宽
我说
“你完全可以
骑过去嘛”
“放平时
这么宽的路
我骑过去没问题
有这辆车挡着
我可不敢
万一把它擦坏了
把自行车给人家
都不够赔呢”

2020/01/11


私心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今儿周末
侄儿把他一个同学
带到家里玩
吃晚饭时
外甥女一个劲儿笑
我知道她笑我不停地
跟侄儿和那孩子上政治课
因为据我了解到的情况
那孩子成绩没侄儿好
总担心他
把侄儿带坏了

2020/01/11


阅卷改革

妻子学校改革
把期末试卷
扫描后发到网上
现在
她正偎在床上
在手机上阅卷
我心说
这给以后的孩子们写作文
讴歌他们散发光辉的老师
制造了一点儿小困难
至少
老师们趴在办公桌上
挨冻阅卷的形象
不能写进作文里

2020/01/11


汗颜

正在维也纳访问的伊沙说
有一位出版社编辑
刚跟他和维马丁
商议好了
将在《新世纪诗典》
十周年之时
把历年入选
又被出版社枪毙的那些诗
以中德双语结集出版
为有幸入选这本诗集的诗人
高兴之时
又不免汗颜
因为就在昨天
给《新世纪诗典》投稿时
我还在掂量一首诗
入选之后会不会
在出版时被毙掉
并最终放弃了它

2020/01/11


积雪

夜里听见屋外
噼里啪啦的
早起发现
附近楼顶的积雪
一夜之间都不见了

原来那些声音
是这些积雪
飞走时
拍打翅膀
发出来的

2020/01/11


丢失的诗

临晨做了两个梦
当时实在太困
脑子里过了一遍后
竟误以为记在手机里了
醒来后
为失去两首梦诗
懊恼之时
忽然想起
小时候
堂嫂怀孕期间
做体力活儿
导致流产
母亲劝她说
“不是你的错
是这孩子
跟你缘分浅薄”

2020/01/11


同学情

早上8点多
大学同学吴世飞
突然在微信上
给我发了张
他拍摄的
“孝感北站”
一问才知道
他昨晚到信阳
早上打湖北路过

无需多言
我已明白
一定是
高铁经停
孝感北站时
他在心中画出
若干个同心圆
发现距离此站
最近的同学
是我

2020/01/11



对手

回父母家路上
有两个水果摊
想着之前
在左边摊买得多
今儿转到右边摊
买了33块钱苹果
付钱时
又来了个女人
左边摊没顾客
摊主看着这边
连着干咳了好几声
我拎着苹果离开时
右边摊主正顾着
跟挑水果的女人讲话
左边摊主
压低声音跟我说
“我这边苹果
比他卖得便宜
只要3块钱一斤”

2020/01/12


地痞

一个中年男人
带着3只
不同品种的宠物狗
从父母门前走过时
跟父母打招呼道
“您老们在晒太阳啊”
待他走远后
我问这人是谁啊
我咋不认识呢
小妹说
这人是外来户
都说他是个地痞
还别说
自打他住进来后
还没听说乱七八糟的人
来我们小区
捣蛋的
比以前好多了

2020/01/12


陪父亲

下午陪父亲
在小区溜达
有时候
他走哪儿
就跟到哪儿
只要他不乱摸
我就一声不吭
默默跟在身后
恍惚间
仿佛领着个
刚学会走路
还不懂事的
孩子样

2020/01/12


老来伴

陪父母在门前晒太阳
同村一个老太太
从门前走过
问父亲痴呆症
好些没
母亲说
这病好不了
老太太劝母亲
好不了
你也不要抱怨
总比我情况好多了吧
自打我那老鬼走了后
现在连个说话的人
都没有

2020/01/12


送客

从父母家出来时
患痴呆症的父亲
执意要起身送我
“要你特意来看我
又没什么好招待
你千万别见怪啊”
我在想
父亲心中的那个人
会是谁呢

2020/01/12


捡拾废品的老太太

华灯初上
捡拾废品的
老太太
像只老猴子
寻找食物样
将路边的
垃圾桶
扳倒在地上
把里面垃圾
一股脑儿
扒了出来

2020/01/12


年货

回父母家
遇到邻居朱叔
在门前晾晒炸豆腐
问他
“年货办齐了吗”
朱叔呵呵一笑
“都置办得差不多了
就剩猪肉
还没买”

2020/01/12


妻子三伯父

妻子三伯父
胃不好
妻子问我
给他做点儿啥吃的
“红枣熬粥”
“他不吃甜食”
“红枣能有多甜呀”
“他说不吃甜的
那就意味着
一丁点儿甜
都不行”
“有这么夸张吗”
“你说呢
他不是这个性子
会单身一辈子吗”

2020/01/12


惹不起

妻子一直不让我
去见她三伯父
理由是
“咱爹的脾气
你领教过吧
这位三伯父的脾气
是他的
好几倍
万一你没忍住
一句话把他气没了
别说你是个罪人
连我都是”

2020/01/12


跟我有什么关系

早上醒来
跟妻子俩
偎在床上看手机
我说
“taiwan选举
guomindang失败了”
没想她怼了我一句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稍后
当她跟我说
“澳大利亚过火面积
超过了8万平方公里”
想用她的话怼回去
却发现那句话
说不出口

2020/01/12



宝宝绳

父亲患有痴呆症
只要没人看着
眨眼工夫
就脱离了视线
那天
母亲带着他
在小区广场
跟一帮老人玩
见他又要开溜
母亲威胁说
“你再要乱跑
我就找根绳子
把你系住”
旁边少妇听了
好心跟母亲说
她正打算
给她孩子
买根宝宝绳
如果父亲需要
她可帮忙
捎带一根

2020/01/13


回避

腊月十九下午
下属单位负责人L
来我办公室
汇报工作
一个老板
敲门进来
请我跟办公室主任发话
给他公司出份证明
L一见这情况
立马端起茶杯
上隔壁开水房
添水去了
老板前脚走后
L后脚走进来
继续汇报
我知道
他把这位老板
误会成给我
拜早年来了

2020/01/13


手机

读大学的小外甥女
放寒假回来
小妹夫帮她
花1980元
买了部华为手机
得知我的手机
才899元
小妹这下子犯愁了
“她是班上贫困生
用这么好的手机
同学们会不会举报
要求学校
把她贫困生资格
给取消掉啊”

2020/01/13


街边一景

一辆车头上
喷有
“整治违法四轮车”
宣传标语的
警用小货车

各种各样
无牌照的
三轮车
团团围住了

2020/01/13


销赃难

副部级官员
为了销赃
把家里年份酒
往下水道里倒
直到被查时
房内还堆着
四千瓶茅台
他妻子说
喝也喝不了
扔也扔不掉
送也送不完
倒也倒不尽
实在太多了
当初真不该
收这么多的

2020/01/13


有些话看你怎么解读

弟媳说
20年前
如果她和弟弟
听我的意见
不做生意
那么,他们一家人
早就喝上西北风
饿得不成人样了
弟妹转身走开后
小妹怕我
心里不舒服
安慰道

其实二嫂意思
不是埋怨你
怪责你
她是想告诉你
这些年她做生意
赚到钱了

2020/01/13


武装到牙齿

再有一星期
就是大寒
天气有点儿冷
早上出门上班
先把棉衣换上
再把帽子
扣在头上
戴上手套
拉开大门
噔噔噔
下了4层楼后
吸了口冷气
忽然想起
还有
一个步骤没完成
——戴上假牙

2020/01/13


下关沱茶

一个窝窝头似的
下关沱茶
掰不开
妻子拿来水果刀
一点点削成碎末
尽管在她削的过程中
我想到了
更好更快的办法
但我还是认为
她这个办法
也有可取之处
茶叶里的养分
似乎更容易
浸泡出来

2020/01/13


订餐

早上
一把手一到单位
就交代办公室主任
“今天中午
订个好点儿的餐厅
省厅领导要来
先预备4瓶好酒
不够再说”
“工作日不是不许饮酒吗”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
他们是大领导
没人管”

2020/01/13


天黑

晚上六点半
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
在广西山区支教的女儿
心里顿时充满疑惑
“不对呀
她宿舍没信号啊”
电话一接通
就迫不急待问道
“你在哪儿”
“我在学校外面的山上”
之前听女儿说过
那个有信号的山头
距离学校有45分钟的
步行路程
心里一急
脱口而出
“赶紧回去
天都黑了
小心野兽”
“啥都还没说呢
我这边天还没黑
估计……
还要半小时吧”
哦,两地经纬度
还有海拔
都差了不少

2020/01/13



女同事

从酒店出来
穿过马路时
她担心我
酒喝多了
走不稳
或不知道避让车辆
赶紧扶着我胳膊
嘴里一边说着
“脚下慢点儿!
慢点儿!”

一边从我胳膊肘
往下滑
最后
握住了我的手
幸好这段路
只有20多米

2020/01/14


黑香蕉

路边摊上买水果
付完钱要走时
摊主指着他跟前的
一堆发黑的香蕉说
“这点儿香蕉
便宜买给你
本来卖两块一斤的
算一块五怎么样”
看我摇头
他立马改口
“一块钱一斤
这总可以吧”
我笑了笑
转身走开
身后传来
他发怒的声音
“戴着眼镜还不识货
你当这些香蕉坏了吗
告诉你
剥开之后
比女人大腿
还要白”

2020/01/14


民间与官方

单位下午开会
研究2019年度
绩效工作考核情况
并审定最终表彰人选
会议结束时
一把手
再三强调
每人具体考核分数
和考核规则与细节
绝对不许外泄
谁泄露出去
追究谁的责任
我猛地一下想到
不久前
伊沙主持
2019长安诗歌大奖
和《新世纪诗典》年度大奖
-NPC李白诗歌奖评奖时
均是现场直播
每个评奖细节
都公之于众

2020/01/14


担忧

浏览诗人图雅的
微信朋友圈
得知她在奥地利
买了两把铁锅铲
我第一反应竟然是
这两个物件
会被祖国的安检们
在机场或高铁站
扣下

2020/01/14


自行车

天津诗人图雅
出访奥地利
随手拍下
大量景物照片
其中一张拍自
维也纳的照片
一栋楼的墙根
6辆自行车
一字排开
不禁想到
我住的家属院
100多户人家
总共4辆自行车
我们家占了3辆
人均1辆

2020/01/14


门卫

家属院门卫
没事儿就在院里转悠
仿佛一只
巡行领地的狮子
整个院里的废品
只有他能捡拾
其他人
不得染指

2020/01/14


泄洪闸

一个中年男人
一个中年女人
一个姑娘
一看就知道
是一家三口
他们并排走在
非机动车道上
自行车没铃铛
我只能动嘴
“请让一让”
走左边的女儿
把中间的母亲
一把扯开
仿佛
开启泄洪闸样
把我放走了

2020/01/14


请你做做抬腿运动

一根直径60厘米
长达2米的
水泥管
横在2米宽的人行道上

2020/01/14


陀螺

妻子学校李副校长
站在家属院门口
看我骑自行车出门
立马转过身去
把脸朝外
佯装看风景
快到跟前了
心说
还是打个招呼吧
尽管他一副
不想理我的样子
“李校长早啊
准备出门吗”
仿佛
一鞭子抽上去
他跟个陀螺似的
转动起来

2020/01/14


吓着我了

在一个诗人简介中
看到他有作品
入选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
吓了我一跳

这本书啥时定稿的
我咋没听说过
难不成
我没有诗作入选吗
网上搜索一番后
这才缓过神来

他说的可能是
2019年出版的
《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吧

2020/01/14



吹风机

朋友来访
坐了会儿
起身去洗手间
回来跟我要纸巾擦手
我指了指开着的空调
“现成的吹风机
别浪费纸了”
他一边吹手
一边问我
“你是因为抠门
还是出于职业敏感
想到的”

2020/01/15


暖冬

在父亲年事已高
身体欠安的时候
这个暖冬
让我无限喜悦
当然
我并非不知道
暖冬不好
但此时
我宁可接受世人的骂声
换来父亲的安康

2020/01/15


开裆裤

父亲患有痴呆症
扶他走进厕所
帮他撒尿时
忽然脑洞大开
“他要能跟小孩儿样
穿上开裆裤
那撒起尿来
一定方便多了”
“你不胡扯吗
还有没廉耻啊”
我心中
另一个声音
迅速反驳道
其实
父亲早已麻木
感到羞耻的
是我们家人

2020/01/15


被肢解的年休假

同事老X
把年休假
分成几次休
每次
星期一上完班
就开始请假
从星期二
到星期五
我私下问他
为啥这样休
放一起多好
他这才跟我说了实话
“星期六和星期天
本来就是我休息时间
拿来休年假
多不划算啊”
这个理由
反倒让我
不好意思
告诉他
法定节假日
和休息日
不计入
年休假里

2020/01/15


隔离栏

春节临近
在外地打工的人
都开车回来了
马路上
用世行贷款
按照世行要求
设置的隔离栏
全被挪到路边了
市长在大会上说
这玩意儿
容易造成堵车

2020/01/15


肇事逃逸

她讲述她表哥
酒后开车
刚一启动
就把前后车给撞了
第二天交警打电话说
再不到交警大队投案
就按肇事逃逸处理
“我就不明白了
像这种情况
为啥不能
直接认定
肇事逃逸呢”
“咱们城市太小
都是亲戚连亲戚
交警万一
先以肇事逃逸立案
录入系统后
人家托关系找来
到时想撤都撤不了
那岂不是给自个儿
挖了个坑吗”
一个律师
帮她解惑说

2020/01/15


原地踏步

单位结对帮扶的村子
顺利通过脱贫验收
但新政策又来了
“脱贫不脱钩
再巩固一年”
同事惊呼时
我会心一笑
咱们省比全国
提前一年脱贫
这是保持队形呢
记得
大学军训结束
汇报演出那会儿
前面方阵入场后
在等待后面方阵
入场的过程中
不能干站着
得保持原地踏步

2020/01/15


女人的心思

坐车下乡途中
女同事J说
“巴主任
今年过年
买件新衣服吧
在我印象中
您好几年
都没买过衣服”
我知道她心里
在想什么呢
每次我俩
走在一起
她就觉得
我太寒酸
配不上她

2020/01/15


停车

下午上班
照例提前
将近1小时
推着自行车
走进车棚
发现女同事上午
停放电动车的位子
空出来了
稍作犹豫
还是将自行车
勉强塞进了
两辆摩托车
之间的夹缝里
傍晚下班取车
果然发现
女同事电动车
停在了那里

2020/01/15


雪花

雪花蜂拥着
扑向地面
尽管没有一片
能幸存下来
瞬间化骨成水
但这阻止不了
它们前赴后继
仿佛
每一片雪花
都有颗执着的头颅
不能用雪覆盖大地
那就用水来侵润吧

2020/01/15



买茶叶

家里茶叶喝完了
让妻子找她同事
买点儿
之前听她说
那家伙老在教师群里
推销他父亲种的茶叶
妻子没说不买
也没说要买
今儿中午吃饭时
再次提起
她说
已在网上买了
明天到货
不管怎么说
你也算一个
政府官员
上他那儿买
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2020/01/16


措辞

父亲痴呆症
大小便失禁
晚上决定留下
陪护父亲起夜
母亲要赶我走
其理由是
她身体还可以
反正在家闲着
我已老大不小
50多了
如果夜里睡不好
白天怎么上班啊
我执意要留下
突然想起
曾经见过的
一句话
“你们养我小
我养你们老”
可话到嘴边
却说不出口
总觉这句话
太他妈矫情
“人家不都说
养儿防老吗”
一句直统统的话
让母亲不做声了

2020/01/16


提前放假

路过妻子学校门口
见住校生们
拎着大包小包
或赶往公交站
或等家人来接
或直接打车走
回家问妻子
“你们结束补课
提前放假了吗”
“是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
我都不知道
明天怎么安排”
“不就多一天假吗
至于高兴成这样”
“学校老补课补课的
老师们早就烦透了”
我眼前
顷刻漂浮起
在校门口看到的
那些学生们的脸
仿佛
一座花园

2020/01/16


外来邻居

父母家后面楼房
是村干部开发的
小产权房
住的全是
远郊来的
外来户
有两家的主妇
在铁路边开荒
种黄豆和红薯
前阵子收获后
给母亲送了些来
母亲推辞时
她们都说
一点儿粗东西
只是个心意
让母亲不要见外
母亲想着她们都不容易
现在屋后小菜园的芹菜
长大了
给两家分别送了些去
母亲担心她们不收
也照着她们的话说
一点儿粗东西
只是个心意
希望她们不要见外

2020/01/16


误判

因为信号原因
3天没联系上
在广西支教的女儿
电话一直不停地打
短信不停地发
她终于回话了
问她在哪儿
她说广西东南
是的
她说过要去北海
看望在那儿越冬的
外公外婆
问她到了吗
她说已在板烈

她这是先驱车
看望来中国支教的
德国佬卢安克了
这才恍然大悟
不是广西东南
而是广西东兰
是我们家乡话中
兰与南同音
让我做出了误判

2020/01/16


广告牌

路灯杆上的
广告牌
不停地更换
卫生城市
文明城市
园林城市
打黑除恶
国庆70周年
环保模范城市
文化旅游节
平安城市
拥军优属
再过几天
应该是
欢度佳节吧
像月季花样
一茬一茬地
绽放

2020/01/16


维也纳

早上起来
把父亲夜里尿湿的衣服洗好
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出来
天还没放亮
路上行人稀少
路过维也纳志豪酒店
不禁想起
正在维也纳访问的众位诗人
伊沙图雅江湖海湘莲子4位
不仅网上有过互动
还都曾在诗会上见过
庞琼珍则只在网上交流过
当地诗人维马丁
也有网上互动
而且他还翻译过我的诗
唯有宝鸡诗人白立
还是白板一块
心里换算了下
那边应该快到
夜里12点了
心中自问道
“诗人们都睡了吗”

2020/01/16


我婴儿时应该也这般折腾过父亲

父亲8点入睡
第一次起夜
11点38分
扶他尿完回来
发现我大意了
这是第二泡尿
第一泡
已尿在床上
推测那泡尿
很可能在
10点左右
把手机闹钟
设在凌晨2点
1点56时
父亲果然起来了
据尿量
推测下次应该
在5点左右
4点46
听见他起床
一骨碌爬起来
搀扶他到厕所
这次挺好
大小一起解决了
母亲说
“再就没事儿了
你抓紧眯会儿吧”

2020/01/16


陪护

要陪护父亲起夜
跟父母同睡
一个房间
这才发现
他们都有
打鼾习惯
一会儿
仿佛
两辆老旧的汽车
应该是发动机有问题吧
排气管
隔三岔五
放上一炮
“嘭——”
一会儿
又像古老的蒸汽火车
走一段路
排一次蒸汽
“叱——”
再不就发出
“唧唧唧”的叫声
听着像轴承缺油
在强行运转
叫我忧心忡忡
整宿都没睡好

2020/01/16


口哨

陪父亲起夜
见他蹲半天
尿不出来
跟着着急
忽然想起
以前给孩子把尿时
常常用吹口哨引尿
试着吹了两声
父亲果然
尿出来了

2020/01/16



倔强老头

午饭后
妻子炸了一盆瘦肉丸儿
提议给她三伯父送点儿
妻子说他胃不好
不能吃肉
吃下去也消化不了
还说这老头倔脾气
本来好多东西不能吃
能吃的就不多
他竟然还挑食
有时做了送去
他不仅不吃
还要大骂一顿
想起昨夜梦里
有陌生人告诉我
老头活不过年内
心里不禁
咯噔了一下

2020/01/17


父子俩

父亲有痴呆症
陪他起夜
帮他尿完
我说我也撒泡尿
让他先回房间睡觉去
小心冻着
他出了洗手间后
突然转过身站那儿
不走了
笑眯眯看着我
“我们一起出来
要一起进去”
那一刻
说句不道的话
父亲在我心里
真像个儿子

2020/01/17


童心犹在

父亲起夜
出现尿潴留
尿着尿着尿停了
一边让他再蹲会儿
一边吹口哨帮他催尿
父亲突然笑起来
“出来了
又出来了”
害得我
一口气没憋住
吹了个哑哨

2020/01/17


吝啬鬼

父亲患上痴呆症
最近开始出现
夜里小便失禁现象
邻居都给母亲支着儿
要她给父亲用尿不湿
母亲说我不同意
宁肯晚上陪护父亲起夜
他们转而又让母亲规劝我
跟你大儿子讲
他爸都这份上了
莫要心疼钱

2020/01/17


要吃就吃贵的

同事给他儿子
买吃的
历来秉持
一个原则
便宜的不买
要吃就吃贵的
这些年
愣是将牛肉吃腻了
正不知道吃啥好时
赶上猪肉涨价了
以前不吃的猪肉
现在成了
必备菜

2020/01/17


母亲和妻子

连着两个晚上
陪护父亲起夜
都没有睡好
早上从父母家出来
母亲跟在我后面
大声叮嘱道
“今晚不要你回来睡”
回到自个儿小家
妻子已做好早餐
吃了没两口
她也说
“今天晚上
就不要回去了
好好在家睡一觉
把自个儿精神养足
时间还长着呢
别先把你
累趴下了”

2020/01/17


新闻报道

电视在播报
中美第一阶段
经贸协定
签署仪式
轮到特朗普讲话时
患痴呆症的父亲
突然自言自语道
“参加会议的人
看上去不少啊
有300来人吧”
只道父亲瞎说
也没理会
没想播音员
在片尾给出了
令我吃惊的答案
“中美双方代表
以及美国各界人士
约300人
出席了签字仪式”

2020/01/17


父母看新闻联播

父亲老年痴呆
母亲半文盲
但老两口
每晚必看
新闻联播
侄女有点儿纳闷
“你们看得懂吗”
母亲笑了
“我们是担心
错过后面的
天气预报”

2020/01/17


新师说

年长同事
关心年轻小同事
“你啥时结婚呀”
他羞涩一笑
“跟她提过
没答应”
前者10岁儿子
在旁边支着儿
“你个笨蛋啊
先睡了她
就跑不走了”

无怪乎孔圣人感叹
“三人行
则必有我师
是故
弟子不必不如师
师不必贤于弟子
闻道有先后
术业有专攻
如是而已”
亦如昌黎先生所言
“无贵无贱
无长无少
道之所存
师之所存也”

2020/01/17


催尿

送父亲如厕
让他蹲下后
我在旁边
吹着口哨
帮他催尿
才两声
就出来了
父亲笑着说
“你鬼点子
还真多啊
一吹
它就出来了”

2020/01/17



尊重

女儿去北海看望岳父母
想顺便把存放在
一套出租房里的书
带回长沙
没想房客回家过年了
女儿问我怎么办
我首先想到的是
等开年后
让岳父母代取后
再邮寄给她
女儿说要急用
第二个办法是
找开锁公司
取出书
关好门
但前提是
必须征得
房客同意
尽管我们是房主
但此刻房子使用权
在房客那儿

2020/01/18


镇静剂

侄儿放寒假
今儿在家
陪着父亲
一整天下来
患痴呆症的父亲
不仅不吵不闹
思维还清晰多了
讲话也有了条理
小妹说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侄儿作为孙辈中
唯一一个男孩儿
就是父亲的
镇静剂

2020/01/18


母亲多虑了

本来计划今晚
在家陪护父亲的
母亲硬逼着我走
“儿啊
你不知道
这事儿已有先例
村里彭庆坤病了
他女儿回来照顾
不到半年
他女婿就跟她离婚了
我可不想看到你们
也走那条路”

2020/01/18


转户

最近政府发文
计划近5年内
农村户籍
转城市户籍数量
每年按1.5%递增
力争在2025年前
城市人口突破50万
发展成为中等城市
我就想
万一农民不愿转户呢
岂不要强制进行吗
其实这事儿
还真不是没可能
1960年代初
父亲从城里
被动员回农村时
制定政策的那些人
压根儿就不会想到
他扛着被窝卷
一进家门
祖母就抱着他


2020/01/18


怪人

晚上回来
碰见徐老头和
妻子同事老陈
在家属院散步
“徐老师,您好”
打完招呼
擦肩而过
背后传来老陈声音
“咦!他这人平时不爱做声的
咋今天跟您主动打招呼呢”
徐老头说
“不啊!他每次遇到我
都主动打招呼”
“怪人一个!”
老陈越发
坚定地说道
他大概忘了
他自个儿
从没主动
跟我打过招呼

2020/01/18


幸亏做了诗人

妻子堂外甥
开服装厂
为了订单
不得已
陪客户喝了一瓶啤酒
妻子堂姐知道后
伤心了好长时间
因为这孩子
换过肾
一直在吃药
我说换成我的话
就直接告诉客户
这酒喝不了
妻子说
你以为别人
都跟你一样心善呀
如果客户知道他这情况
指不定就不跟他
做生意了

2020/01/18


今年白果有点儿小

母亲把门前树上
采收的白果
给了些我带回
“今年天干
果子都有点儿小”
母亲一句解释
反倒勾起
我的回忆
记得以前
也有干旱年
但从没见过
这么小的果子
其实问题在于
父亲今年
患上痴呆症
脑子不管用
再也不知道
给树浇水

2020/01/18


线帽

天冷了
看母亲戴的
还是顶旧线帽
我说戴头上漏风吧
明儿帮您买顶布帽
戴着暖和些
母亲取下帽子
抻给我看
两层呢
一点儿
都不过风
忽地想起
前几年
我不穿棉衣
母亲对我说的
“毛衣穿再多都透风”

这个时候
我总不能跟母亲面前
采取“以子之矛,
攻子之盾”吧

2020/01/18


搞反了

帮父亲洗脚
边洗边按摩
问他舒服吗
他不好意思起来
“你这么用心洗
当然舒服

就是搞反了
你年纪比我
还要大些
我没给你洗
你反倒给我洗”
“……”
我不知道
痴呆后的父亲
脑子怎么运转
把我想成谁了

2020/01/18


捡耳朵

我前面两人
边走边聊
声音很大
仿佛有意
让我捡满耳朵
“骆四死得冤枉”
“一个地痞头儿
怎么死得冤枉
死几遍
都不为过”
“我不是那意思”
“哪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
假如打黑除恶
把他抓进号子里去了
他就没机会再惹事儿
肯定就死不了嘛”

2020/01/18



第六感觉

昨晚听妈妈话
没在家陪护父亲
临走前
帮父亲洗了
送上床躺下
前脚走出卧室
正跟母亲道别
父亲拉开门出来了
问他爬起来干啥
父亲笑着说
“我出来看你走了没”
忽地想起
小时候
将女儿留给母亲带
我和妻子
每次要离开时
她都能提前预判到
缠着我们不分开

2020/01/19


工资

小妹去银行
取公益岗位工资
发现自7月份后
就没往卡里打钱
她问我下半年工资
发了没
想到马上过年了
怕她不高兴
只好撒谎说
“没发!”
“那我就放心了
说明我的工资
跟你们公务员
是一起发”
小妹一下
释然了

2020/01/19


夫妻店

家属院对面
铝合金加工店
一对夫妻开的
男人手握焊枪
在焊接防护窗外框
女人扶着框架帮忙
连着几次没焊接好
男人冲女人喊叫道
“别乱动
你一动
我就对不准”
见我看了一眼
女人小声回道
“我没动”
“没动我咋
对不准啊”
男人近乎吼起来
女人脸红了
没做声

2020/01/19



公款

2005年去十堰办事
顺便拜见了我同学
也是父亲堂舅表弟
我的小舅表叔
那天午餐
他请客
车子后备箱盖子
一掀起来
里面全是茅台
和精装中华烟
临走时
我把手一招
叫单位出纳到我跟前
拿出1000块钱
转手给舅表叔
“我有事儿得赶回去
就不登门看望舅奶奶
这点儿钱
给她老人家打麻将”
事后
舅奶奶跟父亲面前
夸了好多次
说我混出名堂来了
我没告诉父亲
回来路上
就把钱还单位了

2020/01/19


祖母改嫁

父亲不到10岁
祖父就英年早逝
他与祖母俩
生活顿陷艰难
好在祖母娘家
条件不错
距离也很近
娘俩时不时
去那边打打牙祭
顺便带点儿吃的回来
但是好景不长
祖母被人威逼着改嫁
从城郊畈区去了偏远山区
开始还以为
逼迫她的
是自家族人
想瓜分我们家田产
到那边才知道
这事儿
另有其人
乃父亲舅妈

2020/01/19


紫菜薹

母亲告诉我
这两天下雨
气温偏低
屋后小菜园的
紫菜薹长得慢
她特意蓄着
等我们周末回来吃
没想今天走进园子
擖菜薹时
发现一些
掐过菜薹的新痕
不消说
肯定被人偷了
还不等我安慰她
母亲笑了起来
“我现在想得开
人家掐回去
终究也是吃了
只要东西没糟蹋
偷了就偷了吧”
这事儿搁到以前
母亲会拿出
菜刀和砧板
边砍边骂

2020/01/19


现实远胜过sha'b们的想象

诗人陈镜
办了个
诗歌专栏
《陈镜选诗》
最近私信我
索要一首代表作
找到一首《无题》
发给他推出后
没想一个微博账号叫
“奔跑的沙羚”的家伙
在底下评论
“不现实!”
这厮哪知道
此诗素材
一个犯罪嫌疑人
杀掉情人后
自知来日不多
在被抓获之前
把给情人的关怀
逐一给了他妻子
来源于
一个真实凶杀案
在央视法制频道
播出过

2020/01/19


一条评论

微博收到
一条评论
点开一看
是一个账号叫
“王宇佳Jar”的人
给我一组诗写的
“无意中看到
这条微博
写得真好”
老实说
这组诗反映的
只是我日常写作状态
没一首出类拔萃的
不是她看走眼
是我眼下
真的越写越好
尽管不被绝大多数人认可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写
我快乐

2020/01/19


簸箕

妻子回父母家
帮忙打扫卫生
把一个旧簸箕
拿去扔了
母亲知道后
又捡了回来
邻居看见后说
“这东西扔了干吗
你们家留着
以后还有用处呢”
经他这么一说
忽然想起
跟妻子结婚
回父母家住时
母亲曾经把它
悄悄放在我们床底下
寓意团圆一辈子

侄儿转眼
就18了

2020/01/19


吃年饭

10多年前
没有禁令
单位吃年饭
连家属也都
邀请来了
酒至半酣
敬W老婆酒
见她扭扭捏捏
不愿喝
我走上前去
将她揽入怀中
强迫她喝了一杯
所有人跟着起哄
让W如法炮制
敬我老婆一杯
他只是傻笑
不敢上前
现场气氛
越发嗨起来
那会儿
我跟个傻逼样
还以为自己
擅长造气氛

2020/01/19



年底

午饭桌上
跟妻子边吃边聊
“今天才腊月二十六
好些同事
都不上班了”
当我告诉妻子时
她反倒给他们
打抱不平
“你在单位坐着
不也是读诗写诗吗
又没干啥正经事儿”
经她这么一说
反而觉得自个儿
有错在先

2020/01/20


送葬唢呐

隔壁院里
送葬唢呐
吹着《谁不说俺家乡好》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
一朵朵白云绕山间
一片片梯田
一层层绿
一阵阵歌声随风传

谁不说俺家乡好
得儿哟依儿哟……”
妻子说
这么老的歌
还拿出来吹呢
就不知道吹点儿新歌吗
怕她骂
我没敢说
其实,这首歌
选得挺好的
待会儿
送葬队伍到墓园
看到的不就
这个样子吗

2020/01/20


拾麦穗

上班路上
听两个小女孩唱儿歌
不禁想起我小时候
唱得最多的一首儿歌
《我是公社小社员》
“我是公社小社员呀
手拿小镰刀呀
身背小竹篮唻
放学以后去劳动
割草积肥拾麦穗
越干越喜欢
哎嗨嗨,哎嗨嗨
贫下中农好品质
我们牢牢记心间
热爱集体
爱劳动……”
那时拾麦穗
按重量记工分
每次出门之前
母亲们都会
叮嘱自家孩子
要跟在她身后拾
每个母亲打麦捆时
都会故意漏下
一把一把的麦穗

2020/01/20


灵堂

今天早上
住宅楼西侧
突然飘起哀乐
吓我一跳
不对啊
这是家
新近设立的
政府机构
那儿没老干部呀
莫非……
上午到单位
跟同事X聊起
这位老兄好事
打电话询问
得到答案
是旁边的
组织部家属楼里
一位老干部去世
临时借场地
搭建灵堂

2020/01/20


情商

路过巷子口
一家小洗脚店
想起几年前的
一个夏天
跟几个同事出差
中午不想开钟点房
一起去洗脚
女同事X的铺位
在我右边
边洗边跟我聊天
看她胸襟开口太低
生怕自个儿眼光落那儿
被她看扁了
只得严守准则
让眼光在她的
鼻子和眼睛上
来回切换
直到她有意
把身子朝我这边
侧了侧
我才脑洞大开
适时欣赏了
两三秒钟

2020/01/20


骂人

妻子跟我说
她同事
就弟兄俩
两人商议好了
轮流照顾老人
但每次轮到
她同事哥哥时
那家伙
便使尽各种手段
推卸责任
气愤之下
我说
“那会不会他哥
压根儿就不是
他爸的儿子”
“没想到你
写了几年诗
骂人的水平
也跟着长进了”

2020/01/20


滞销

女儿暑期回来
买了袋孜然
半年过去
还剩大半袋
为尽快消灭掉
妻子做肉丸时
可着劲儿往里撒
这下好了
肉丸
销不动了

2020/01/20


可回收垃圾车

连着几天临晨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看到可回收垃圾车
趁着夜色
在装运路边
垃圾桶里的垃圾
仿佛干着
见不得人的勾当

2020/01/20


送父亲睡觉

送父亲睡觉
见他上床后
不知道挪动
只得抱起他
往床中间
挪了挪
父亲笑了
“你好大劲儿呀
没见你使多大劲儿
就把我搬起来了”

哪里是我劲儿大呀
分明是父亲
身体瘦得
像块干木头

2020/01/20

痴呆症临床表现

晚上帮父亲洗脚
边搓边跟他聊天
“这么洗舒服吗”
“这有什么话说
跟当老爷样”
“我现在洗的
是你左脚还是右脚”
“我搞不清是哪只脚
反正总归是我的脚”
“你脚现在搁哪儿”
“在这里面”
父亲指着左边鞋子
转头看着我说

2020/01/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