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礼物

◎横



《当车子在暗夜里启动》

这辆刚启动的车子
引擎发动的声音

可以看见
一只
棕色的甲壳虫。
在离开
树干。
它黑暗的翘壳下
那对羽翅透明得像光亮
来临的地方。
夜晚还在。
而在那静谧之处
新的一天已经有了萌发的征兆。

2020.01.01




《礼物》

她电话里说谢谢的声音
是自得和骄傲的仿佛熔炼炉里
倾泻而出的液态金属在逐渐
凝结
那种将要
固化物的东西
我知道
有颗跳动的心脏

2020.01.01




《腊八》

他告诉我
今天是腊八
熬了个腊八粥
放了肉丸
有点咸
吃前加点水

2020.01.02




《疑似故人来或这几天的感受》

我感觉他来过。
我感觉到了
他来过。
我用眼睛的余光
看过去那里
是安静的。
接着
我在有了重量的空气下
继续我的事情。

2020.01.02




《谷底幽蓝》

我在那里放置了
某个东西
它是那种有质地且
感觉微凉的
什么
有时候
我总是走过去

或者感受
在那里围绕着它
转一圈
好像

那个东西是
存在着的
我不经常和它说话
但在某些时段里
我会不自觉地从嘴里发出
声响
听上去类似空旷山谷
底部一只鹧鸪
在正午的寂静灌木丛中
发出的鸣叫

2020.01.03




《维京人》

维京人往身体上
披更多的皮草。
不是很多。
是更多。
因为
更多比很多还要多出很多。
这样看上去很大。

身体。
那些肌腱像被火烧过的
陶器。包括触摸感
。嗅觉里是泥土
的芬芳。
有时候他们静静地矗立在
房子火塘火光照亮的
地方。
另一个时候呢
他们轰然地倒下的
像没入黑暗之渊里的
一块石头。

2020.01.03




《他那个维京人拿着斧子在海岸的礁石上走向内陆》

那把斧子真好
。好在
那把斧子

一个略带弧度的
木柄。
并且那柄斧子
斧柄的弧度
是刚好的。
握在手里很舒服。
那个斧子的
斧柄因为
用了
很长的时间
它光滑

如同温暖
一种恒温的东西。
又像控制的
本身。
把斧子向空中
抛去转了几圈又
原样的落回到手上。

2020.01.04



《盾女》

盾女是有盾牌和剑的女的。
她们几乎不穿裙子。
没有进入到战争模式时
她们穿。
还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我喜欢她们围坐在篝火旁
喝酒从嘴巴里发出
的那种嘚喽嘚喽的声音。

2020.01.04




《两个老虎出山》

现在是两个老虎
走出树林

时候。
隔着那堆荒草
的缝隙
远眺远方。
树影已经稀疏。
那上面真的
布满了
风声。

2020.01.04




《隐身大法》

我站在那片逐渐
正在冷却的空气里
因为没有声响
我几乎就要
成为那片空气里的一个
部分
还没有
融进去可快了
差一丁点
。如果不想成为
其中之一里的某个。
要是我想脱身
室外
这里可以用事外
。我打算
被一种叫做空气的东西
边缘化

让它淹没没过头顶
再潜水离开。

2020.01.04




《有那么一小会儿》

我感觉到一头鲸
透过漫长
海岸线
朝我
看过来的眼睛

住着的夜晚

2020.01.05




《塞尔维亚》

我喜欢塞尔维亚的山地
它低处的沼泽湖泊
那些沉积岩遍布的崎岖道路
以及体格不大却还稀少的
松树
他们鹰嘴豆那样的男人
骑着毛驴运输天底下最好的牛奶

2020.01.05-06




《对于故人的怀念有时候》

想一想啊
真是
张芸真的像
一只欢快自由的灰鼠

2020.01.06




《感谢的方式》

膏药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呢
膏药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被人制造出来的呢
膏药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被一个人想到方法制造出来的呢

2020.01.06




《肩胛炎》

我有把两支手交叉
置放在后背的那种冲动
如果我左手的肩胛骨
不是不方便的话

2020.01.07



《去你码的卵》

产在乱石滩的蛋
鸟卵
外壳和背景一样保佑它
被闻着气味而来的蜥蜴甩着
大尾巴没看见他吧
而那些在草壳里
产下的
鸟宝贝的开始
请保佑她
真正的平安
那些孵化成功的蛋壳
是真的做到了我爱

为什么
你还要爱蛋壳?

2002.01.07




《好看的狼》

我在玩打火机
有几分钟了
工作室的外面门口
那一堆
衣服
他们邻居
堆放有一段时日
在非常暗的的
地方
有一匹
优雅的灰狼
在静静的注视着
森林外的世界

2020.01.08




《猫在树上是安全的》

昨天上午
他们用几种语言
和我说话吧。
现在是
一种。
普通话听上去
也不是很安全的。
现在呢
打开窗子后
用打火机
点一支烟也被风
吹着。
还有就是我的猫
也在眼睛里流泪了。

2020.01.08




《那时候的中午啊非常的快乐》

应该很快。
实际上

只是在想着。在想象里。
包括它们。事物的。
一些细节都很清楚。
甚至包括想法。
那一刻的。
有没有延伸衍生。
可能有那么一小会吧。
三又四分之一。
秒。
当你。
罗士信。
那个傻大个。
把一块石子在手掌上来回抛动时。
那些鸟儿就低身潜伏在吹过草叶的风下。

2020.01.09




《阴天在水沟边坐着
风是那么的明亮》

一条鱼在水沟那边
伸到水面上的草的倒影里
游动。
这是好的。
它契合了一个阴天应该
拥有的那个样子。
对吧。它以及
在水面上留下的波纹
那么的好看。

2020.01.09




《抒情》

有时候
风吹过窗子的纱帘
吹过外面一点的
那棵树光秃的
伸向天空的
树杈
吹过那栋
干瘦的建筑物有点点
疼痛的
躯干吹过
远处的那些草啊
让一些盐粒般的雪
滚落在你有点
想停歇下的
脚下

2020.01.09




《吸着烟头远眺》

那是经常有一条
白色水线的
堤岸
弥漫水汽空气里偶尔
有一只鸟
远处是平静的海
和水手
眼睛里的蓝色

2020.01.09




《我喜欢的场景经常这样被定格下来》

它是一只看上去
有抽象意义上动物型态的
白色透明的玻璃瓶子
电影或电视剧
里面
有过这样的情形吧
一个老外
右手拎着这样的
玻璃瓶子坐在昏暗的灯光下面
往桌子上的一个口杯里倒酒
Vodka
我知道那是老外的酒
我还知道自己不会说话地
只是看着他
我心里明白我期待
那个他
把酒瓶在桌子上放下来
动作有些慢的
若有所思地
盯着口杯里的世界
并沉默

2020.01.09




《一枚鸡蛋》

我能够听出某些话语里
停顿中的责备当然还包括
示意停止的意思
可是我又不得不说啊
王对你
没有打算

2020.01.10




《再见》

さようなら(撒要那拉) 是
我们一起像这次一样去打猎
。估计那时候大家
都没约好
统一口径所以拿走那块
肉的家伙才这么说了
さようなら(撒要那拉)但是
那时候风特别大
拿走鹿肉的人没听清楚吧
さようなら(撒要那拉)
其实是肉要分成三份
再从三分里
分出点其他名堂

2020.01.10




《秘密》

电话里依旧在复述。
那一个事件里的一些
细小的部分
开始清晰。
没有什么比这更
让人感到吃力。
但仍然得把拉好的窗帘
再拉好一次。

2020.01.11




《牦牛看起来很黑》

某种迹象
在将一些东西
引向
那条熟悉却
还处在暗中的巷口
某些其他明显的
什么正在变得
模糊或
结束
在自己痕迹

某些总是
有一些
明亮起来了并
开始将它的
光亮遮盖
在打开的门口
让黑暗
看起来更黑更暗

2020.01.11




《风景》

她在风里
朝街道的对面
看过去

把她柔和的
送远了一些
远的地方
是那一年的铁轨
那一年的铁轨
通往尿骚味
很重的
夏天

2020.01.12




《物资局后门》

跑 像演起来
花的力气
和夏天的热像一口
刚买的新生铁
炒锅
我没有经常的爱你
但总在某些独处
的时节
看向深夜的窗口

2020.01.12




《守护》

我会很远
看她的时候
用很轻的力量

2020.01.13




《手撕牛肉》

撕牛肉吃。有一年
喝酒。吃酱板鸭
。很薄的一片。
那个晚上。
听上去月光清澈的
好。

2020.01.13




《好运气》

那只手的手掌
发烫
。那是有
厚度的
热。(或。热
通过一个有厚度的
什么传递过来的
热。)一个
在雪夜里遇到
的穿着棉袄的陌生人
。我喜欢
他的
皮帽子围巾。
不管怎样
在漫长的路途中
一个人碰上另一个。

总是好的运气。

2020.01.13




《如果》

如果从四个角度来看一件事物
就不难发现其中的一个会非常的
符合我们的意识形态
。没有如果


2020.01.14




《没有风晌午的阳光也还在那栋房子的阴影中》

他爬上椅子
站在上面
从一个藤编的
软框里
取出衣物
一件一件的
在空中
一条
还看不见的
细线上
有序

挂好
没有风
晌午的阳光
也还停在
那栋房子的
阴影中

2020.01.14




《棉花,沉默的情感》

陌说:“眼睛应该在脸的内部
内部之上
而不是脸部的上方。”
他(她)的意思是说
内视。

有的东西会
从柔软中
升起。
像寒冷
包裹着的一团新棉花。

2020.01.14




《爱德华-霍珀是个失败的舞美电影海报设计者》

把一个道具
舞台背景植入自己
画面的
这个家伙

美国人爱德华-霍珀
。或
换一个
说法
。爱德华-霍珀
是电影美工
舞台美术。
上个世纪电影海报
设计者。
细致点讲呢
爱德华-霍珀
日常工作上很失败地
成为了一位了不起
的画家。

2020.01.15




《日记1》

小黑没有看见。
来的另一只新猫
比小白的
毛色要纯些。
现在
小区的
这个灌木丛的
新缺口已经
成为了投食点。

2020.0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