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如旧债(新年12首)

◎李不嫁



树王

久仰,久仰!
的确,这棵千年古树
让前来拜见的我们
久久仰望。这如日中天的
真是王气不衰啊!任几条莽汉
张开几条手臂,尽力合抱、摇晃
仍兀自岿然不动
铭文亦作如实记载,此树自秦汉以降
历次战火,历次王朝更迭
未能近其身,伤其肤,败其叶,断其根

有人已经下跪了
有人拿出红布,系上枝条祈福
唯有那胆小的,害怕树叶掉下来,砸中脑袋
                      2020-1-8
黄山的松

在绝壁上立足的
一定有过人的手段
你看那些松,哪一棵不是张牙舞爪
恫吓天空和大风?
若非遭受过千次火烧雷劈
谁的身躯如此奇崛?
若非经历过百般拷打,谁的筋骨
会如此扭不断、锤不开?
若非抡过拳头,有过被打趴的挣扎
谁能练就这一副钢牙铁齿
千百年来,咬得悬崖嘎嘣、嘎嘣
若非抱定希望,谁会像鹰隼,时刻准备向深渊俯冲?
                    2020-1-8
热带雨林

万顷绿涛中,
我见过最暴力的事件
莫过于,一两棵枯死的参天大树
被剥去了皮,被剐掉了树叶,枝杈向天
而绞杀它们的
是脚下,那阴暗的森林底层
习惯了匍匐在地的野藤
谁能想到啊
为获取采光权,
在阳光普照的热带雨林
暗无天日的巨伞下,柔若无骨的植物活成了猛兽
                            2020-1-3
最可爱的花

一曰三角梅
走到哪里,都像小猫的舌头
舔到我。海边的摊位
有你喜欢的海鲜、啤酒,远航归来的船舶
二曰火焰木
这植物中的宠物犬
咆哮着跟随,让我想爱,想放纵
哦!与大海相处日久
仅有的一点孤独,像盐分,已被完全挥发掉

所以李明!你要订一张机票
马上飞过来:此处花开喧闹,我需要安静的一朵
                            2020-1-3
热带植物园三问

为什么木棉开出英雄气魄
百日红终年不敢凋落

为什么棕榈树挺举刀剑
路旁的榕树还自带一捆捆绳索

为什么菠萝全身带刺
青槟榔能嚼出满嘴鲜血
而椰子壮硕如地雷,芒果长得刚好供人一握

林子太小了啊
植物们也学会了相互戒备
相互提防。为雨水和阳光,随时可能大干一场
                           2020-1-8
海南欢迎您

椰子树提醒男人
挺直腰身,才扛得住台风

凤凰花向女人致意
谁都有获得阳光的权力
你得把自己收拾干净、美好地出门
要活,就得把生命浪费在
阳光最浓烈的时刻
至死,也要像一团火焰,在枝头缓缓熄灭

看到那些剑拔弩张的霸王棕
孩子,不用担心
它们从不暗箭伤人;真的猛士,从小熟悉刀光剑影
                              2020-1-8
槟榔谷的早晨

这海岛已过于拥挤
阳光尚未降临
东一树火焰木,西一丛三角梅
一不小心就开得撞衫
我曾深入到热带雨林深处
目睹那荒野之地,植物是怎样
为争夺阳光而大打出手
若未及时醒来,也会像昨夜的假槟榔
被抓扯在地,甚或被鸡奸
无数老年槟榔树,正狠狠地,拂扫我住宿的草房
                           2020-1-8
故人
——己亥冬,过湖北,大雾弥漫

昨日南下
过湖北,大雾弥漫
江汉平原上,一个接一个村庄
望不到头似地,隐隐约约
但见齐刷刷的稻茬
杂处其中的坟堆,完好如楚地,旧模样
遂默念一些老朋友
一辈子吃这一带的稻米
睡这一带的姑娘,写尽激愤的诗行
应已备下三两杯薄酒
为我洗尘。那发愤《离骚》的
必是故交;那对天发问的,亦必高举火把过大江
                         2020-1-4
画虎

儿时画虎
怎么看都像猫
因临摹的是年画,所见的
只有村里乱窜的猫狗
中年画虎,怎么看都像恶狗
其时壮怀激烈,再刚硬的胡须都敢捋
虽然猛虎早已灭绝
但笔墨恣肆
龇牙咧嘴

如今画虎
怎么看都像虎
而我已眼中无虎,心中亦无虎
                       2020-1-9
暴雪

有攻城略地之势的
溃败也快;一夜之间使山河变色的
也能在一日之内魂飞魄散
五十年来,在久居的湘中一带
我见过的每一场大雪
概莫能外!
何故?由于地处亚热带
每当此季,必有南北两股势力
热空气与冷空气,
在我们头上,猛烈而短促地,来几轮拉锯战

你败,容我天下大白
我亡,还你绿水青山
                  2020-1-13
乌鸦

短短几年,那些乌鸦
那些令人生厌的、扯开嗓门的大鸟
便从村庄上空消失了
就在人们忙着拆掉旧房
忙着摆脱贫困的时候
永久地消失了!
消失了也未尝不好。只是到后来
没有了那些报丧的声音
村子反而变得不祥,日甚一日的灾祸,让人恐慌

于是人们去寻找乌鸦
明知徒劳,但也没有放手
有人穿一身黑衣,练习飞翔;有人练习吊嗓:哇!哇哇!
                     2020-1-11
雪人

大雪如旧债,不消时日就化了
当我们登山赏雪
一山的银蛇,只剩下一小部分
东一块,西一块
给青山留白

就像有些人
没赶上最好的时代
却被遗忘,在历史的角落
顽强地保存着收据,一张张白纸条
徒劳地抱着兑现的希望
就像一个又一个雪人
随着雪域的减少,无视冰消瓦解,也要舍身追讨
                  2020-1-13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