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烟火

◎一树




懒汉帖

他常将自已反锁在袖珍的阁楼里
画梅止渴。画饼充饥。
晨钟响起时,他总是忍不住笑——
窗外成捆的霞光与鸟鸣,刚好
让他施展兰花般的拳脚,隔山,打牛。
他吹吹枕边的猴毛,开始批量生产
空的这些,和色的那些。他,又笑了。





中年恍惚,常将朝露与晚霞混为一坛。
踉跄,下蹲,呕吐,一泄两散——
一泓用来浇花:用罂粟的上半身补写情史
在杜鹃的深咳与昙花的遗嘱里,萃取童贞与暮年。
一泓用来炼丹:以毕生歉意作釜底薪,煮沸全部隐疾
滤掉锅中,二手的风雨和江山。在凉下来的鹤顶之上,醉卧而眠。



醉风

在虎背一样的大广高速上
午后的风瞌睡,略去一大段冗长的丛林法则。直至
镂空的西衙口被酒糟一样的暮色填充,开始食,开始色,开始性。
呵,一群推杯换盏的没落户,多像垮掉的十五国
因了无用的吹拂而露出,一排磨损的虎牙。



只想吃苹果

寡欢
只想吃苹果
一个接一个地吃
直到汁水汩汩
肚子吃成另一个苹果。

大雾天
别人戴口罩
我用苹果堵住嘴巴
看着身旁蒙尘的草木
我迷上了那些提前凋零的苹果。



烧腐竹 

嗯,的确有腐朽的余香。
关键是有
柔若无骨的火候以及
迎合大众的佐料。
呸!
新松的菜谱里寄居着
乱竹的刀勺。
悟空辞别师傅(师傅正在吃腐竹)
独自念经。
无奈
灶台上的紧箍咒每每使他
胃痛,胃胀,胃反酸。
如是,夜复一夜,辗转反侧的他一如
空腹的清冷明月。
 


碾米帖

仿佛被洗脑,众喽罗不打自招。
是日,天气响晴
小人和君子相互宽宥
阳谋和阴谋一起粉碎。
想对着温饱阶层
——那提前跨掉的一代
耳语一句:
“倘若,你丧失了饥饿感
便不可能窥见
童年那细微而干净的腰身。”
值良辰
惠风和畅,春心荡漾
纳粹党拱手退让,小米党脱颖而出。



年味

溃散的五谷像喽罗,蒸熟的猪羊像傀儡
有温情的盗贼,在幻梦般的金卡银卡中贺岁。
祖国山河一片红——
允许麻醉,允许寒冬成为暖春的,千里炮灰。



招聘令

百花耗去人间太多的肾气
东风徘徊复徘徊
此刻正瘫在幽州与梦州之间
春光日渐稀薄
牧之兄,三变弟,快来竞聘啊
后宫急缺
一位柔中有刚、颓而不荡的总管
月俸:香油一两,香妃一群。



夜宴

再次摸黑,再次,将欲望的肚子搞大。
旋即,白炽灯手刃一桌的鬼胎:
一群酸文人误入林下,笑谈
杏,还是幸?狗肉,还是苟且?
推杯换盏,宛若,佛与魔刚达成妥协。
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皆大欢喜的是,末世魅力不减――
可以寻欢,可以作乐,可以
在堕落中频频触摸,空虚的性感底牌。



焯藕记

“欲洁何曾洁,终陷泥淖中”。
昨夜,这句话在芙蓉耳中反复回荡。

早上,她从集市上特意买来一挂藕
用细麻绳提着,跟提犯人似的。

系上围裙,打开水笼头,芙蓉开始
冲洗藕身上厚厚的污泥。

接着拿起刀,刮皮
一遍又一遍,刮得那藕皮开肉绽。

之后切片,抛入开水锅,待水再开
捞出,用冷水激,再捞

之后泼醋,泼盐,泼姜汁,泼花椒水,泼麻油
直至那藕,通体煞白。

装好盘,芙蓉长岀一口气,喃喃着:
守节,雪耻,如出一辄。

嚼着白白脆脆的藕片,芙蓉哽咽了
她实在难以下咽,自已那节黑暗的过往。



与藕说

在黑社会混
要小心
像一名瘾君子那样
懂得潜规则
适应各种缺陷
切记
不可自拔
要被拔
最好是被
像青莲居士那样的侠捉住
五花大绑
开刀问斩
成为一道可口的素菜。



废时光

小儿的哼唱无主题
窗外的鸟叫无章法
日照歪斜
醉酒的我卧床不起。
这松松垮垮,放浪形骸的
周末,可推广至
月末,年末,世纪末……
末日好――
可闭关锁国,埋人,不埋单。



红烧虎皮青椒
——同题江南三友

人间气盛,大厨威武
烹小鲜若治大国——
煎椒如拔牙,红烧如伏虎。
神州烟火正旺
鱼肉刀殂,竟自成绝配。
虎凳上
大腹便便的你为何
在虎皮与草色,虎啸与耳语之间
迟迟不肯下箸?



给味蕾发个私信

肠胃不佳的花素主义者
对屠夫与六祖,保持双向沉默。
穿越一街筒腥膻的叫卖
取回暗自打蔫的,土青芹与坡地芫荽。
在追捧替代追杀的中午,想给
卧底的味蕾发个私信——
锅台一再摇晃,肉边菜可会,提前圆寂?



元宵夜

是夜,尘世最为滚烫。
寻欢者点亮深潭
看烟花,看旧人,看那通街烧糊的谜面。
灯火阑珊处,有败家仔弃银壶金锁
只身去往蛮村
看一枚私通的圆月如何,瘫软到天亮。



元宵

将一生的雨水全都煮沸
看那些小小的傀儡,渐渐浮上来。
那一刻
僵硬的中年正被一遍遍,轻轻揉搓。
今宵甜美,不应不恨——
我给你芝麻糊,你给我花生仁
我们郑重交换,彼此最上乘的填充物。



惊蛰

迎春的黄在子夜被大面积解禁。
三冬再长,也长不过我
大锅慢炖的生活。餐盘上
那些病退的斑鸠、野鸭、灰鹤和大雁
的肉,总也熬不熟。
茅塞不开久矣!
智齿肿胀的囚徒,忽坦白:
狱长手中那份腊肠般的长长供词
充其量,算是绝望的副本。



知味帖

落单蝴蝶,宜追,不宜捉。
资深花粉,宜嗅,不宜抹。
是夜,拟在神阙穴安放一剂明月
浣洗我
因怀人而黯淡的五脏六腑。
是日,拟在水湄对饮
与那位刚松绑的
外表孤冷内心柔美的粽子小妹。



西瓜帖

这张绿色的虎皮废弃已久。
在野党七零八落。
那么多窥望的群众,宁可落水,也不落草。
甜与美,如此寂静——
素颜的女子,自已将自己的肚子弄大
像一轮孤月扑倒在,公子脚下
嘭——嚓——
那么碎,那么红,那么傻……



探马的早晨

小区的天又亮了。鸟鸣有点儿软
梦中的特务分子,伺机潜伏下来。
合金窗户与水泥板房顶,相互妥协。
桑丝被与格力空调,扯了个平手。
漫漫长夜,被大肚的电饭煲一笔沟销。
晨曦如明镜,容我好好倒饬一下
对着洗菜池低语:
珍重!小黄瓜小土芹小西红柿……
珍重!陈谷子陈豆陈芝麻……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