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上旬诗作

◎巴枣



时可再来

路过理发店
看里面没人
不用排队
就能剪发
机不可失
忽然想起
今儿有风
没戴帽子
剪完后太冷
犹豫了一下
决定改天
戴上帽子
再来

2020/01/01


城市上空的阴霾

十字路口
等信号灯
听两个公职人员闲扯
“真不是好兆头
新年第一天
居然是个大阴天”
“听说财政马上
就发不出工资”
抬头看了看天
要下雪的样子

2020/01/01


我咋没想到这个问题

妻子问我
今天跟谁
一起值班
我说小M
“就你俩吗”
“是的”
“……”
“哦
她把她女儿
也带来了”
“我说呢

我当然相信
可她老公
未必不担心
孤男寡女的”

2020/01/01


天上掉馅饼

新年第一天大早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
“亲,恭喜您被本市
500元账户补贴砸中!
次日作废,
请及时点击
y4n.cn/Qr9vOtg
查收”
我操
既然知道我手机号
咋不直接充值呢

2020/01/01


调皮的开水机

上单位值班
开水机坏了
合上空开
烧10来秒
自动断电

这不跟小孩子
不愿做作业样吗
那就让他
做会儿
再歇会儿呗
合上
断开
合上
断开
……
18分钟后
开水流出来了

2020/01/01


元旦

“元旦逢腊月
正是拜年时”
此话听不懂
乃因为你
不在生意场上混
或者不在要害的
政府部门里待

2020/01/01


利润问题

路过一家
新开的
西式餐饮店
听到广而告之
“本店汉堡
开业酬宾
买一送一”
心想
一个汉堡的利润
假如没50%以上
岂不是卖得越多
亏得越多吗
那何不直接
打五折卖呢

2020/01/01


法制节目看多了

昨晚和今早
用微信给大妹
发了两条信息
到中午
也不见她回
拨通她手机后
还不等她开口
我劈头就问
“你在哪儿
没事儿吧”

2020/01/01


金库

巷子里
前不久老人的
那户人家门前
用白石灰
打了个圆圈儿
给亡人烧纸钱
一个多月
那圈儿还在
每次打跟前走过
都会想起小时候
看到的
“金库重地
闲人勿近”

2020/01/01


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一条主干道上
所有画斑马线的地方
都加装了红绿灯
大有三步一岗
五步一哨的架势
这下
行人是高兴了
开车的又该骂了

2020/01/01


新年的第一天

早上八点多
前往单位值班
路上车辆
比平时少了许多
一个捡废品的老太太
背着一个黄色蛇皮袋
小跑着穿过马路

不远处
还有一个她的同行
朝这边儿走来
他们的目标
都是路口的
那口垃圾箱

2020/01/01



晒豆折丝

有个普遍说法
禁枪禁猎后
野生动物
明显增多
听多之后
我也似乎
接受了
这个观点
直到今日
看家属院
一个住户
在水泥地上
摊上彩条布
裸晒豆折丝
旁边既没真人
也没稻草人儿
甚至连
最简单的
在竹竿上
系个塑料袋儿
驱赶偷食的鸟儿
都没有
我才起了疑心
真有你们说的
那么乐观吗

2020/01/02


腊八

早上6点不到
妻子就爬起来
熬腊八粥
我说
“咱们这里
没这个习俗”
“管它有没有
吃腊八粥
可以得到
菩萨保佑”
“你信吗?”
“不管信不信
以前咱们没吃
运气一直就
不算太好”
不消说
妻子心里肯定还想着
一个星期前得知的
她高级职称
黄了的事儿

2020/01/02


猪肺

家属院里
2号楼底层
中间一个车库里
住着一对
随儿子进城的
老两口
下午
在家门口
清洗猪肺
被从楼上
下来的
退休教师
严老太太撞见
“咋又见你们
买猪肺呢”
“没办法
老头儿喜欢吃肉
肉价又一直降不下来
哪来那么多钱吃呢
整个猪身上的
就数这东西
涨得还
不算太多”

2020/01/02


充气蹦床

超市门前广场上
摆了张充气蹦床
一群孩子
在上面
或蹦跳
或奔跑
带他们玩的大人们
围在四周观看
仿佛在欣赏
一盆金鱼

2020/01/02


保洁女工

下午上班有点儿早
办公楼平移门没开
停放自行车时
见保洁公司的
一名面熟的女工
在门前开指纹锁
以为到年底了
她们工作繁忙
出于方便考虑
啥时候也录了
她的指纹
可以随进随出
直到看到下面一幕
才知道自个儿想错了
她食指没打开
换中指
依旧没开
接着换无名指和小指
在她即将换大拇指时
我已经走到跟前
她冲我笑了
“我几根指头
都试过了
咋还打不开呀”

2020/01/02


灾害已经蔓延开来

女同事小M
跟我面前抱怨
她孩子作业太多
经常做不完
第二天到校
挨老师戒尺抽
“你可以就这事儿
跟老师交流一下嘛”
她一惊
“谁敢啊
现在的老师
都跟行政领导样
只要你在她面前
或者微信群里
表达不同意见
哪怕一个字
很快就给你孩子
小鞋穿”

2020/01/02


新年的痛

新年第一天
小姨子
在家庭群里
开妻子玩笑
“听说大小姐
2020的财
已经发上身了
(评上高级教师)
请客啊”
妻子回道
“黄了”
这时二姨子现身
“怎么回事儿呀
你不是刚当选过
全市优秀教师吗”
妻子感叹道
“唉!谁知道呢”
小姨子赶紧道歉
“不好意思
捅到你痛处了”

2020/01/02


诗的敌人

路边等车
旁边还有一对母女
小女孩跟她妈妈说
垃圾桶旁边的
那块塑料泡沫
形状像雪花
我和那女人
同时扭头看去
还真是个
巨大的
雪花道具
女人拿不定
“是有点儿像”
“这个雪花死了吗”
“雪花只能说化了
不可以说死了”

2020/01/02


元旦之夜

患痴呆症的父亲
半夜自个儿爬起来
把放在床头的衣服
抱进厕所
接了一满盆水泡上
母亲问他要干啥
“到阳历年了
我把谷种泡上
过两天
好下到秧田里”

2020/01/02


父亲连自个儿都不认识了

患痴呆症的父亲
站在镜子跟前
那手指点着镜面
问小妹
“这俩人是谁呀”

2020/01/02



五等站

无论是发微信朋友圈
还是发新浪微博
我的诗
读者甚少
仿佛
铁路线上的五等站
只有列车会让与越行
没有列车停留

2020/01/03


公示电话

妻子不甘心
作为全市优秀教师
高级职称又一次
这么不明不白
就告吹了
试着拨打
评审结果
公示联系电话
想打听一下
她个人的评审情况
连着5天
20多次
一直没人接听

2020/01/03


慢了一步

浏览微信朋友圈
诗人朱剑发布了
2019年12月诗作
收藏下来
打算找时间拜读
一个小时后点开
眼前
一个红圈里
一个惊叹号
下面一行字
“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好在第二天大早
朱剑修改后
重新分布出来
心想
这回没事儿吧
下午点开
我操
竟然又是
一个红圈里
一个惊叹号
下面一行字
“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2020/01/03


各得其所

星期五下午
办公楼内
静悄悄的
楼上楼下的一般干部
都趴在各自案头
忙手头上工作
我所在的领导楼层
只有我呆在办公室
读诗或写诗
其他人都
赴酒局去了

2020/01/03


日历表

回去看父母
临走时
母亲说她没买到
今年的农事本
让我记着帮她
打印一份
日历表
小妹说
“咱家早不种田了
要这东西做什么”
母亲说
“我自然有用啊”
小妹会心一笑说
“哦
我知道了
你要看日子吃斋”
自打祖母去世后
母亲就坚持吃花斋
她想跟祖母样
百年过世
走得快些
不折磨后人

2020/01/03


不宜人群

我跟妻子说
“楼下老夫妻
经常做猪肺吃
啥时咱们学着
做一回吃吧”
妻子性急
今天上午
就上市场
买了两个回
中午卤煮好
先炒了一盘
见我吃去大半
她赶紧阻止道
“网上百度过
患痔疮的人
不宜多吃
剩下的
还有3份
搁冰箱里冻着
以后慢慢吃”
“猪肺跟痔疮
挨得上吗”
我有点儿不相信
“百度上这么说的
不信你自个儿查去”

2020/01/03


大头菜

妻子做午饭
菜里搁了豆豉
吃了几粒
我说
“以后少放些
这玩意儿
容易将人吃齁”
她呵呵笑起来
“这不正好下饭吗
你要感觉咸的话
那就多扒几口饭”
忽然想起
小时候
每到蔬菜淡季
总有一大碗
襄阳产的
大头菜
搁在饭桌上

2020/01/03


理发

进入腊月后
我经常光顾的
那家小理发店
排队的人太多
连着几天
都没找到合适的时候
只好去相隔30多米远的
另一家稍大点儿的理发店
店里两个女理发师
正在吃早点
一个顾客也没有
之前有过挨宰经历
所以进门就问
“理发多少钱”
“15”
“我平常理发
都是10块”
说完掉头就走
心说
怪不得没生意呢
“你回来吧
就按10块钱
给你理一个
我马上就吃完了
闲着也是闲着”

2020/01/03


姐妹理发店

都9点半了
店里一个顾客
也没有
30米外那家
10块钱一位
却已人满为患
妹妹见我
嫌价格贵了要走人
主动从15块降到10块
她给我理发时
姐姐在旁边
漫不经心
吃着早点
边吃便叨叨
“平常我们都收15
年底不涨价就不错了
哪还降价呢”
“你快点儿吃完
上菜市场买菜去”
妹妹的语气
有点儿重

2020/01/03



第一笔生意

今天去理发
在我嫌贵
打算走人时
理发师
主动把价格
降了下来
理完出来
一路走
一路琢磨这事儿
她为啥降下来呢
不说她店里
平常都没
这么低价吗
年底了
好多店家
都在涨价呢

我是进店的
第一个顾客
本地习俗
头笔生意
只要不亏
赚不赚钱
都要做成

2020/01/03



毛背心

见天气转冷
妻子特意
织了件毛背心
让我带给父亲穿
父亲说年纪大了
衣服多的是
再置办就是浪费
从父母家回来
妻子问起
怕她不高兴
只得撒谎说
当我告诉父亲
这是你大儿媳织的时
父亲笑得合不拢嘴
还一个劲儿道谢
“谢谢她老哟
工作这么忙
还抽出时间
给我织毛衣”
妻子听了
哈哈大笑

2020/01/04


我想父亲的病也许没那么严重

父亲痴呆症
日趋严重
谁也不认识似的
我们每次问他
这个是谁
那个是谁
他都回答
知道是谁
就是一时
想不起来
大家都说父亲
已经完全糊涂时
我忽然想到
其实
有时候
我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看到一个熟人
叫不出他名字
我想
父亲或许也是
这个样子吧

2020/01/04


换种

饺子馆倒闭
汉堡店开业
仿佛
当年父亲种地时
种植多年大蒜后
再也长不起来时
只好引种芫荽

2020/01/04


喜忧参半

帮父亲削荸荠
削到第4个时
他泪流满面起来
“这像什么话啊
要您老削给我吃”
正想着父亲痴呆症
越发严重
竟然在我面前
也开始用敬辞
客套起来
没想父亲改口说
“哦,不是您老
我说错了
你再别削
我只吃这几个”

2020/01/04


年底乱象

自行车道上
停满小车
都没法儿走了
曾经天天在这儿
贴罚单的警察们
如朝露般不见了
他们是
干不过这些司机
吃败仗逃走了吗

2020/01/04


经济形势

回家看父母
碰上侄女
从武汉回来了
问她啥时到家的
她说回来几天了
问她啥时走
她说公司没活儿
老板不愿我们玩着
还要发工资
提前放假了
今年经济形势
比如去年还差
忽然想起
去年过小年时
她也这么说过
只是今年
提前了
半个多月

2020/01/04


并不是骗术高明

手机经常收到
各种垃圾短信
比如
“苏宁验证码:765498,
这是您的手机验证码,
请尽快填写完成验证。
为保障您的账户安全,
请勿外泄。”
心说
我没苏宁账户啊
仔细想想
这些骗子的智商
着实不怎么样
为什么总有人上当呢
无外乎
心中一个“利”字当头
生怕自个儿吃亏

2020/01/04


一沓污损的钞票

银行柜员机上
取了2000块钱
没想是一沓
被墨汁染过的
问银行工作人员
回答说不影响使用
下午路边摊上
买了26块钱水果
大姐担心我骗她
拒收
解释好半天
见我手里
真没其它钞票
犹豫半天后
从里面
挑了张染得
少一点儿的

2020/01/04


周末

妻子上午
给学生补课回来
我已把饭菜做好
她有点儿惊讶
“才11点半呢
这么早就吃吗”
“早点儿吃了
睡个午觉吧”
“哎
有人做饭吃
还是蛮享受的
真想每天
都是周末”
“距离这一天
已经不远了”
“啥意思”
“我退休啊”

2020/01/04


一口热干面

妈妈给弟弟
买了碗热干面
香喷喷的
姐姐忍不住
跟弟弟要过筷子
尝了一口
不巧被妈妈撞见
给痛骂了一顿
临晨两点
趁一家人熟睡之际
姐姐溜出去
投水自尽了
留下遗书
“妈妈
从此后
你就靠弟弟了”

2020/01/04



父亲闹夜

父亲半夜起来
闹着要找祖母
母亲说
“你妈死了快20年
你上那儿找呀”
父亲不听
“我要找我妈呀”
母亲威胁道
“你再不听话
小心我打你屁股”
父亲连说
“别打我了
我听话
我听话”

2020/01/05


侦探

侄女去西安玩了趟
给父母带回两盒柿饼
母亲拿出来
让我尝一个
立马想起小时候
无论母亲藏得
多么严实的食物
总会被我和弟弟发现
那会儿
我们兄弟俩
俨然世界上
最好的侦探

2020/01/05


秘密计划

晚饭桌上
患痴呆症的父亲
依旧出语惊人
侄女说
“大伯
你不是诗人吗
赶紧把爷爷的话
写成诗啊
到时候
出本诗集”
她不知道
我早已
启动了
此项计划

2020/01/05


痴呆后的父亲与我称兄道弟

晚饭桌上
给父亲倒了
一小杯白酒
我也倒了杯
还没喝多少
见父亲举杯
一口一个老哥
称呼我
便指着母亲问他
“你喊我老哥
那她
是我什么人”
“那还用说
她是你妹妹”

2020/01/05


阴雨天

屋里光线不好
上午八点多
妻子问我
开不开灯
我说开吧
她呵呵一笑
也是啊
节约成不了富翁
到晚饭时
妻子又说
今天开了一整天的灯
搞得跟在办公室样

2020/01/05


无题

一晃又快一个月没做
试着跟妻子提起
“你上外面找去吧
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遭到拒绝后
不觉想起
那些被性**爱拴住的男人
有着幸福的烦恼
在女人眼里
他们是
成功人士

2020/01/05


过马路

妻子叮嘱我
每次过马路
要尽可能
跟着一大群人过
跟着老头或老太太过
只有这些时候
最安全

2020/01/05


痴呆父亲

把空调打开
陪父亲坐卧室里聊天
母亲进来找东西
父亲指着穿衣镜说
“那儿来了个老婆婆”
我指着母亲说
“这是您老伴儿
镜子里面那人
也是她”
镜子里的母亲消失了
父亲拍了下我胳膊说
“那个老婆婆又走了”
母亲的身影
再次出现
“快看
那个老婆婆
又来了”
父亲盯着镜子
目不转睛
自始至终
没看母亲一眼

2020/01/05


女理发师

走进理发店
问女理发师
“理发多少钱”
“15”
“我在别处理
只要10块”
见我转身要走
她立马改口说
“那就按10块
给你理一个”
临走时
她送到门口
小声跟我说
“你以后还来”

2020/01/05


好得很

搀扶父亲
在小区散步
遇到个老太太
跟父亲打招呼
父亲只是呆笑
我赶紧解释说
“我爸连家人
都不认识
您老别见怪”
她转而问我
“你认识我吗”
“当然认识”
其实平常见面少
我只有模糊印象
只得把话题
转移到她带的
两个小女孩身上
“这是您老的
双胞胎孙女吗”
“是的”
“那多好啊”
“好得很喽”
她一副无奈地答道
到家讲给母亲听
母亲说她儿媳
头胎生的
也是个女儿

2020/01/05





一家人闲聊
侄女说
“今年太暖和了
老不下雪
一点儿
都不好玩”
“傻姑娘哟
你还盼下雪呢
我们都怕下雪
最好近10年
一直不下”
小妹接过话
把侄女说懵了
“为什么呀”
“你看你爷爷
身体就这个样子
哪里经得住冻啊”

2020/01/06


广告群

外甥女
新开了个网店
建了个微信群
推荐店里产品
大妹帮忙
拉进百十号人
很快就有人
在群里发布
美容广告
考证广告
装修广告
甚至还有
代购发票广告

2020/01/06


打招呼的话都不过脑子

下班回家
楼道里遇见
对门男邻居
“出去有事吗”
“嗯
你咋
回这么晚呀”
他噌噌噌
下楼去了
我还在想
今儿还提前了
20分钟下班呢
怎么反倒说我
回晚了呢

2020/01/06


少年与三马

一辆三轮车
闯红灯时
身边一个老哥
脱口骂了一句
“妈的个巴子
这些三马
最不守规矩”
不禁想起
十三四岁时
家住的地方
还是郊区
进城玩
经常扒车
且多以三马为主
心说
现在三轮车
肯定不只
三匹马力
上网一查
300毫升的
相当于12匹
是以前的4倍

真他妈巧了
我的年龄
也增长到4倍

2020/01/06


柿饼

母亲拿出
侄女上西安游玩
买给她的柿饼
要我尝一个
我跟吃过一样
回绝了
“我不喜欢吃这种柿饼
没以前的好吃”

这不正是
40多年前
我把分到手的东西
拿出一点儿
请母亲尝尝时
她把嘴巴避开
拒绝我的理由吗

2020/01/06


一切都在悄然变化

午饭桌上
说起父亲
妻子感概起来
没想到他痴呆后
啥也做不了
还尽给人
添麻烦
几年前
他可不是这样
总是里里外外
事无巨细地忙
我也用不着
每周回几次
有时只需
半月一趟
再往前
我们一家三口
基本上一个月
才回一次
每次父亲都
准备好多菜
吃不了的
我们走后
他和母亲
连吃几天
那时是他牵挂我们
不是我们牵挂他

2020/01/06


难题

前段时间
听说父亲
身体状况不好
妻子主动提出
放寒假后
她愿意回去
跟父母住一起
帮忙照顾父亲
今儿午饭时
她忽然跟我说
寒假不想回去
我一下懵了
因为之前
为让母亲高兴
我已把这事儿
提前告诉她了
我不知道
到放寒假时
在母亲面前
如何解释

2020/01/06


买灯管

洗手间灯管坏了
妻子让我下班时
顺路买一个
店主拿了根
20瓦的管子
通电试给我看
“没问题”
伸手掏钱
我操
早上出门
忘带了
也好
一直想学手机支付
真是天赐良机啊
没想店主说
他也不会这玩意儿
只能空手离开
到家讲给妻子听
她说
“这店主跟你样
不与时俱进
估计他店里生意
也好不到哪儿去”

2020/01/06


表弟

舅舅出现尿血
舅妈让大舅表弟
送他去医院看病
表弟不耐烦吼道
“都80好几了
又不是死不过
看个鬼啊
死了还好些
免得活着遭罪”
小妹把表弟的话
学给母亲听
母亲脸色阴沉
骂了表弟一句
“这个遭天杀的
猪狗不如
他难道不知道
他是怎么来到人世的
又是怎么长大的吗”
小妹嘀咕道
“其实
舅舅在他身上
付出的最多
无论是钱
还是精力”

2020/01/06




小妹问我
女儿啥时回家过年
我说“不知道呢”
母亲接过话去
“今年跟往年
已经不同了
她结婚后
要回家
也得先回婆家去
那边才是她家”

2020/01/06




一个盲人

新大街上
有一段
沿街都是烧烤店
店主习惯把餐厨垃圾
倒在马路牙子旁边
让环卫工清走
久而久之
那个地段
总淤积有脏水
今儿一个盲人
从那儿上人行道
眼见他
要一脚踩下去
不禁冲他
大叫了一声
“喂
看着脚底下”
他稍稍侧转身子
露给我
大半张笑脸

2020/01/07


环保史

在我记忆里
1970年代初期
我们生产大队的人
到棉纺厂后面的护城河
挖泥巴煤的时间
仅限于棉纺厂
投产的前几年
这个福利
之所以没有延续下去
并非到1970年代中期
社员们家里就不愁烧的
不再挖了
而是当时发生了
一件划时代的事情
这是我后来参加工作
才搞明白的
1973年8月
我国召开了
第一次环境保护会议
会上提出了32字方针
其中8个字是
“综合利用,化害为利”
泥巴煤
也就是粉煤灰
厂家收集起来
转给其它企业
综合利用了

2020/01/07


泥巴煤

中午回了趟父母家
上班时路过护城河
看河水黑乎乎的
不禁想起
1970年代
整个生产大队的人
工余时聚在棉纺厂
排水口附近的河段
挖泥巴煤的情形
绳子上系个铁桶
扔到河里
等它缓慢沉下去后
突然使劲儿拽一下
再缓缓拉起来
运气好的话
满满一桶泥巴煤
运气差那就没办法
很可能一点点
甚至是空的
尽管它做饭时火力不足
社员们仍然日复一日打捞
直到1980年代末
参加工作后
我才知道
泥巴煤只是乳名
它大名叫粉煤灰

2020/01/07


进口药

上药店给父亲
买盐酸多奈哌齐片
店员说149块钱一盒
我随口说了句
“咋这么贵啊”
她解释说
“这是进口药”
“药盒上面
明明标注的是
中国生产”
面对我的反驳
店员从容答道
“但这药的配方
是人家外国专家
发明出来的”

2020/01/07


看望

父亲患上痴呆症后
都是母亲在照料
虽说加大了回去看望的频次
实际上也帮不上什么
说白了
也就相当于球迷
多到现场看球
给场上队员
鼓鼓劲儿
让他踢得
更卖力些

2020/01/07


养老补助

父母土地征用后
那点儿少得可怜的
土地补偿金
没几年就花光了
如今生活开支
主要靠我们兄妹几个
隔三差五给的零花钱
元旦那天
村干部
从门前经过
顺便通知父母
“国家发给你们的
每人每月50块钱的
养老补助
已经集中打进
你们卡里了”
二老听后
笑得合不拢嘴
患痴呆症的父亲
竟然也清醒过来
“感谢你们
感谢政府
感谢党”

2020/01/07


妻子的买菜经

早上起来
打算去买菜
妻子说不用了
待会儿
她下第一节课后
抽个溜儿去趟菜市场
那会儿菜价最便宜
她要去的菜市场
是郊区农民
自发形成的
卖的都是
农民自家种的蔬菜
他们不愿抬价守候
一般9点钟过后
都要回家做农活
10多年前
老家土地
没征用时
我父母
就是这样

2020/01/07


人口统计

乡人口统计员
把数据报到县里
县里认为
此次上报的人口数据
与上次人口数据
相差太大
要求补漏后重新上报
乡统计员经过查遗补漏
并与户籍人口数据
进行核对后
再次上报
再次被退回
乡统计员无奈
将近几年里死亡
并注销户口的人
重新造册上报
仍然通不过
只得编造人名入册
实在编不出来时
就到乡村公墓去
抄墓碑上的名字
最后总算达要求了

2020/01/07


梦不以人意志而生发

晚上接到小妹电话
听说父亲病症
有加重趋势
躺下后
胡思乱想了一通
以为夜里会梦见父亲
结果
做了10几个梦
没一个
与父亲有关

2020/01/07


腊月不能乱瞎说

晚上8点多
小妹来电话说
父亲的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把空调柜机
显示面板给捣鼓坏了
还险些把电视机砸了
妻子在旁边听后
突然冒出一句
“这还过啥子年啊”
猛地想起
1977年也是腊月里
跟同族三哥闹翻了
他比我大7岁
自然打不赢
只能骂
“祝你一屋子人
都死光光”
转年8月
他父亲果真走了
都说诗人能通神
所以我写下此诗
冲走晦气

2020/01/07




袜子

天阴沉沉的
要下雪的样子
走我前面的小姑娘
下穿一条九分裤
脚穿一双船袜
脚踝部分
整个儿暴露在外
真想问她一句
“你不冷吗”
一路走
一路想
跟她这个年纪时
那会儿啥都缺
一双袜子
即使穿破了
也舍不得扔掉
母亲找来旧布片儿
重叠几层
先跟纳鞋底样纳好
再把它缝在袜底
又能穿好几年

2020/01/08




妻子侧身对着我
问她“笑什么”
“没笑啊”
“看你眼角
明明在笑嘛”
她愣了一小会儿
“人老了
鱼尾纹多了”
边说边掉转身
冲我
无奈地笑了

2020/01/08


一件旧棉毛衫

连续阴雨天
衣服脱水
也难得晾干
妻子把她的
一件棉毛衫
搁取暖器上烤
一时大意
烤糊一块
担心我说
她以攻为守
拿到我跟前
扯着棉毛衫领口子
“你看
穿时间太长
都变形了
不过
尽管烤糊了
我还是穿一次
再扔它
洗干净
烤干
都不容易”

2020/01/08


雪子

上午天还好好的
没想到中午
天突然变了
下午3点多
竟下起雪子来
办公楼旁边
一栋两层楼的民宅顶上
一口丢弃的铁锅里
雪子
直往外蹦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每到小年过后
母亲就开始炒米花
一把阴米放进锅里
大约30秒钟
阴米就变成了米花
还不等米花炒完
灶面上早已铺满
薄薄的
一层米花

2020/01/08


公车私用

办完事回来路上
看见以前邻居
一个60多岁的大姐
蹲在路边
露出痛苦的神情
他让司机停车看看
她说胃病犯了
他要送她上医院
她说老毛病
家里有药
他想都没想
将她扶上车
送回去了
一个星期后
有关部门
调看行车记录仪
发现那天他涉嫌公车私用
要给予处分
他解释说
“我是做好事”
调查的人说
“做好事我们不反对
你可以帮她付钱
叫辆出租车”

2020/01/08


灯罩

本地生活论坛上
看到一个帖子
“今天一大早上
天花板上的灯罩
突然自己掉下来
摔碎了
想到已是腊月十四
这事让我忧心忡忡
有什么寓意吗
请高人解答
不懂的
千万别瞎说
谢谢配合”

2020/01/08


干滑肉

侄女跟闺蜜聚餐
点菜时
看到邻桌
已上好菜
一下惊叫起来
“哎呀
我最喜欢吃
干滑肉……”
一个闺蜜
拍了拍她
“嘘!
小声点儿
那叫酥肉
干滑肉
这是我们湖北人
土里土气的叫法”

2020/01/08


母亲夹菜

母亲扒了口饭
用她的筷子
给父亲
夹完菜后
将手中筷子
在自己饭里
连插了几次
又给我碗里
夹了两块滑肉
和两块炸豆腐
然后掉过头
跟我侄女说
“你想吃什么
自己夹”

2020/01/08


当初母亲要我生育二胎

4年前
国家放开二胎
母亲跟我说
“你们赶紧
再生一个吧
趁我还能动
断奶后
我来替你们抚养”
如果当初听母亲的
孩子该有两三岁吧
谁也没想到
现在
母亲如愿了
父亲患上痴呆症后
跟不懂事的小孩子样
处处要人照料

2020/01/08


诗人的妻子

早上醒来
跟妻子讲述
《梦幻录(110)》
记录的梦境
女同事J
在学习会上
偷偷抚摸我裆部
没想她脱口而出
“你可以把它
写成一首诗”

2020/01/08


诗歌的江湖

读几个诗人
选编的
各路诗人的
诗歌月选
好几次都
读着读着
就读不下去
不得不转身走掉
而且再也不想看
以后的月选
老实说
里面固然有好诗
但着实太少了
很多诗
跟我的诗比
差一大截子
他们选稿的原则
无外乎
转发他们的诗
或对他们的诗
多点赞

2020/01/08




妻子的心思

妻子三伯父
孤老一个
如今88
养女躲到一边不管
只能靠一个攀扯上的
小表叔服侍
我跟妻子说
不能叫表叔吃亏
年底给他2000块钱红包
妻子说
这事儿以后再说
看我坚持要给
她接着说
你信不信
即便你给
他也未必接受
要不
等以后
他孩子想学英语时
我给他免费补课

2020/01/09


妄想

傍晚回父母家
看望父亲
陪他聊天时
感觉他逻辑思维
比往日清晰多了
一边跟侄女说
只要你爷爷
维持这个样子
我们就满足了
一边暗地里想
痴呆症
虽说目前是个医学难题
没法治愈甚至逆转
但说不定父亲
就是个奇迹
从此之后
他会一点点恢复
能够跟以前一样
侍弄屋后小菜园
负责采买
每日小酌
时不时陪母亲
走亲串友呢

2020/01/09


无可厚非

下午
在市发改局开完会
顺道回父母家看看
母亲说她
今日要吃斋
就不吃晚饭了
让我陪父亲吃
明知母亲吃斋
只求百年时
不折磨后人
但此时此刻
她那么虔诚
充满敬畏
我还能
说什么呢

2020/01/09


一梦两验

昨夜梦见
应某单位邀请
去辽宁岫岩
考察地质公园
没想今日下午
果然受邀
参加一个项目评审
小小赚了一笔
此其一也
其二是
早上起来
妻子跟我说
她刚看过星座物语
今天天秤座有小小的好运
会利用自己的小聪明
谋得一点利益

2020/01/09


跟父亲汇报工作

父亲患上痴呆症后
情感越来越少
为让他高兴
跟他报告
我下午当专家
赚了1000块钱
父亲乐呵呵说
“那是啊
别人在会上
都说不出个名堂来
只有你说的话
才起作用”

2020/01/09




街上的积雪
还不够厚
用不着环卫部门清除
来来往往的车辆
会慢慢把它
碾轧成雨水的

2020/01/09


排队

水还没烧开
开水房里
4个同事
在排队等候
我望了一眼
窗外的雪
猛地想起
42年前
也是腊月
也是雪天
(当然
那时的雪
要大得多)
在大东门食品公司分店
我夹在长长的队伍里
等着从屠宰场
调肉过来
边等
边不停地跺脚

2020/01/09


称呼

妻子手机来电
声音有点儿大
一个男声
“大姐吗”
我第一反应
电话里的人
是二连襟
接下来的对话
让我听明白了
那人是妻子的
同族姑奶奶的
三儿子
她三表叔

2020/01/09


神奇的梦

昨夜梦里
飞赴奥地利
参加维马丁
主办的诗会
得到他宴请
没想伊沙今日公布
《新世纪诗典》
2019年度大奖
-NPC李白诗歌奖
文化奖获得者
正是维马丁
据我所知
维马丁至少为我
翻译过两首诗作
一首是《车改》
一首是入选过
《新世纪诗典》的
《无题》
其中
《车改》
还有幸以德语版
在奥地利发表
祝贺维马丁
感谢维马丁

2020/01/09


雪路难

早上出门上班
看地上有积雪
决定步行去单位
才走出百十来米
发现温度还较高
积雪踩上去
就化了
这么走到单位的话
指不定鞋子要浸水呢
正后悔没骑车
一个邻居
骑着自行车
从身边过去
不到1分钟
又掉头回来了
“担心待会儿
路上结冰
回来时没法儿骑车
想了想
还是把车放回去好”

2020/01/09




年关

担心父母家电费不够
拿着存折去邮政储蓄银行
营业厅里
或坐或站
到处都是人
好在有自助查询机
存折塞进去又吐出来
还有413元
用到明年正月十五以后
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禁暗自庆幸起来
幸亏之前缴费足够多
不然
我也得把宝贵的时间
投入到这无聊的
等待当中去

2020/01/10


黑火山

左边太阳穴附近
几年前
长出一块黑斑
去年突然消失了
为此高兴了
好一阵子
最近发现
在原来长黑斑地方
往额上走1厘米左右
又长出一个小的黑瘤
似乎可以做出如下推测
以前的黑斑消失了
但那些黑色素
还在皮下活动
现在
它们转移到新地方
像火山样喷发出来

2020/01/10


车位

停在车棚的自行车
被人挪动
塞进了
两辆摩托车之间
狭小的缝隙里
试了几次
我都没能
把它取出来
心说
那个抢夺我车位的人
内心该有多大的欲望啊
不然
他怎么可能有办法
把我自行车塞进
这么小的
缝隙里去呢

2020/01/10


时感

“年怕中秋月怕半
星期只怕星期三”
再不到半个月
又一个农历年
眼看就过完了
年纪大的人
挂嘴边的是
“混一下
一年就过去了”
我有此感受
是在45岁以后
这两年
反倒不觉得
内心猜想
或许跟我每年
写出好几千首诗
有关吧

2020/01/10


腊月十六

正在网上读诗
一阵敲门声过后
进来一个年轻人
自述是某家公司
住鄂北地区的
区域经理
特意赶过来
跟我拜个早年
可他话音未落
我立马就想到
小时候
学的第一个歇后语
“黄鼠狼给鸡拜年
——没安好心”

2020/01/10


差异化服务

妻子三伯父
去人民医院看病
刚办完住院手续
就吵着要转到
市中医院
理由是
中医院的
住院费中
含生活费
每天吃饭
不需要他
再另外花钱

2020/01/10


怀念

小妹两口
侄女和我
陪着父母
开着取暖器
看新闻联播
有那么一小会儿
我独自抽离出走
返回到
40多年前的
某个冬夜
一大家子人
围着炭火盆
东扯西拉的
一会儿爆出
一阵笑声
呆了会儿
抽身返回时
没想走过头
一下穿越到
未来的某个冬夜
房间里啥也没有
吸收光能的墙体
正源源不断地
释放着热量
我站在那儿
怀念取暖器

2020/01/10


回笼觉

临晨醒来
没睡足似的
少有地赖床
又睡了会儿
这才感觉
有了精神劲儿
仿佛
买菜时
分量不太足
付完钱过后
摊主又往
装菜的塑料袋里
找了一棵菜
心里一下
熨贴了

2020/01/10


亏欠

早上上班
路过经常光顾的理发店
店门已早早打开
里面没有顾客
女理发师
在做着迎客准备
想起一个星期前
也是这个时间点儿
打算来她这儿理发
店门没开
稍后再来
人太多
转而去另一家理了
再往前倒
记得3个月前
她跟我剪发时
对我说过
“今年年内
你还得上我这儿
再剪一次”
我也答应了
咦!这么说来
我倒是亏欠她
一笔剪头钱

2020/01/10


一个死婴

早上写了首
《梦幻录》(138)
内容是
一道涉及社会制度的
是非判断题
写完后
确实有点儿担忧
最后让我下定决心
将其删除
乃是此诗发出来不久
就接到了网易乐乎系统的
屏蔽通知
就这样
我亲手杀死了
降临到这个世上
不到一个小时的
一首诗

2020/01/1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