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以东(十一首)

◎叶明新



目录

 

关于河床的表述

早晨

无语之言

一个人像一块礁石一样蹲在路边

江上新桥

稻草人

大道以东

楼梯

九行

一个梦

秋泳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关于河床的表述

 

一条路有一个堤坝的样子

没有尽头地延伸下去

河床终止在一个山坡的后面

 

我在秋天来到这里

秋天很凉爽,也很干燥

似乎这个季节是土地上的吸血鬼

 

“这条河,其实十年前就干涸了

成了一条低处的路。”

村里小学一个老师对我说

他以为我是来采风的文化人

说话时就使用了不太日常的方式

 

但我没有设想什么

毕竟他的表述提供了意义

河床上尽是鹅卵石

被太阳晒了十年,颜色都泛白了

 

早晨

 

窗帘还关着

室内是黑的

梦仍带着被褥的温度

你就听到了窗外兰花草的音乐声

你就知道今天又是高温的干燥的

只要推开窗

探身往下看

一会儿

城市洒水车就会像一头老河马

打远处游过来

2019.10.14

 

无语之言

 

客厅里的电视机

正在播放一出年代剧

里面有人唱山歌

有人吵架

似乎缺乏高涨的情绪

就不是真正的生活

 

他的心里如此平静

像一条静水流深的河流

神情也历时不变

跟一尊雕塑差不了多少

孤独至深的人

只以无语之言参与虚无

 

远处是收割后的田野

整齐的稻茬像战亡者的纪念碑

草地上低头反刍的老牛

间或抬头哞地叫上一声

声调悠远而苍凉

它既不持续,也不要回应

2019.10.14

 

一个人像一块礁石一样蹲在路边

 

在高楼上

我看到远处的街上

一个人蹲在路边

他像一块黑色的礁石

等着浪涛拍打

又像一截老树桩

根系深入地下

上面却不长绿叶

 

汽车往来频繁

噪声很大

他一动不动

既像是一块礁石又像是一截老树桩

后来他站起来了

挎着一只竹篮子

因为距离太远

我看不清篮子是空的

还是盛满他的所需之物

2019.10.14

 

江上新桥

 

秀水明珠是一栋楼盘的名字

滨江壹号是另一栋楼盘的名字

两栋楼盘都很高

遥遥相望

在它们之间

有一座新建的桥梁

往来六车道

尚未命名

 

新桥两侧的栏杆

垂挂着装饰用的鲜花和青草

而钢铁的拉索

就像柔软的飘带升向天空

这里以前是一座浮桥

供人往来两岸

现在当地人指称新桥

都说“老浮桥那里。”

 

我现在走在桥上

脚下坚实

没有昔日里的起伏感

我并没有走过这里的浮桥

体会来自他处的经验

还有其他人走在桥上

有同向而行的

有迎面走来的

还有侧身站着的人

手扶栏杆看河面

 

这河有个老名字叫袁河

现在叫秀江

秀江之水

清澈见底

水上运动员正争先恐后地划艇

2019.10.13

 

稻草人

 

鸟儿吃葡萄

田鼠偷豆荚

稻草人就来了

就迎风站在了地里

 

它的样子是模仿人的

但它的身体却不具足圆满

没有双腿,双腿由一根竹竿代替

插入地上

仿佛一串简陋的音符

代表了一首繁复的民谣

 

夸张的五官,奇怪的表情

画在一张防雨布上

粘贴在稻草人的头部

没有人知道

它眼里的事物

和我们看到的是否一致

 

曾有两只欢快的喜鹊

相互追逐

站着了稻草人的肩头

它们知道它左右叉开的双臂

不是为了驱赶

它冷啊,它穷啊,它苦啊

它的无奈就藏在戏谑里面

它的孤绝远大于无奈

2019.10.14

 

大道以东

 

我从某个宾馆的门口走过

想起了一件事

 

若干年前

我曾住在宾馆的二楼

一天早晨

我看到大道以东的河里

有人划着小船

 

小船上有两个人

船头一个,船尾一个

看不清他们是男的还是女的

长河里有一些雾气因他们而生

 

那个早晨是潮湿的

整个江西省都像被河水浸濡过

我大梦初醒的脸上一片清凉

 

现在我算是旧地重游吧

但没有住在宾馆

而昔日的河水也干涸了

河床上到处都是石头

2019.10.15

 

楼梯

 

一架梯子

如果特别长

可以借助来爬上崖壁或者高楼

我们就可以称之为云梯

 

中国历史上第一架云梯

据说是鲁班

为楚惠王做的

此说法的准确性待考

 

今天下午

我扛着一把梯子

把门口角落的消防水管

用绿色的塑料箍片包裹了起来

这样做纯粹是为了美观

 

这把折叠式梯子是铝材做的

两边各有六级踏板

这是家用楼梯

肯定不是云梯

2019.10.16

 

九行

 

早上起床觉得有点凉

查看手机上的温度

得知今天比昨天又降温了

 

拉开低垂的窗幔

看到新建的大道是湿漉漉的

天空中飘着牛毛细雨

 

远处的群山模糊不清

就像失焦后拍下的照片

云中雾里有一头独眼老怪物盯着人间

2019.10.16

 

一个梦

 

我梦到一片翻腾喧闹的海

和一个坐着崖壁上看海的人

那个人年龄与我相近

长得跟我有点像

但不是我

 

我是海面上空的一团乌云

或者一只飞翔的海鸟

这结论是由我拥有垂直的视觉角度推测出来的

 

醒来后

我听到窗外后山的竹林里一片鸟鸣

就像梦中的海浪在翻腾

2019.10.16

 

秋泳者

 

有一个人在河里游泳

在穿过涵洞的时候

桥上红色的广告条幅被风吹下了河

正好飘在了他的肩上

我坐在岸边的草地上看到了这一幕

就像一个警示标识:禁止游泳

2019.10.16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