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度诗选(1)(45首)

◎非亚



2019年度诗选(1)(45首)



上半年部分——


 


《孤独》

我把自己的孤独写完了就去写一棵树的孤独
把一棵树的孤独写完了就去写
一只蚂蚁的孤独
但蚂蚁其实是一种集体动物
然后我放弃了改去写一只鸟的孤独
或一只猫的孤独,但这些都过于普通
然后我转过身,去写深海中一头鲸鱼的孤独,或草原上一头狮子的孤独
但这些其实都不太有趣
要么体型过于庞大,要么又过于凶残
然后我,改去写一只盒子一个插头一根电线杆一支铅笔的孤独
最后我发现这些物品显得过于疏离,缺乏生命感,认同感
然后我绕回来
再次写到自己作为人,作为一个在房间里
寻找不到回音
被灯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到墙壁,一个人
玩着一只小球时的那种孤独

2019,1,19~20



《自传。兼给波拉尼奥》

他属于某个诗歌社团的人物
从事过建筑师这份职业
旅行过亚洲,非洲,北美洲和欧洲
喜欢过一些人
但也被另一些人厌恶
大部分时间,出没于一座亚热带城市
流连于街头,咖啡馆和酒吧
欣赏孤独
也体察瓶子里的死亡
在无穷无尽的宇宙,以及苍茫的夜空
他知道自己
细微得如同一颗滚落地面
没有名字的尘埃

2019,1,13



《那些死者》

那些死者会在深夜爬起来
在人迹稀少的街头,这里瞧瞧,哪里看看
什么都觉得好奇,什么都想拿来玩玩
拿来摸一下
再摸一下

我知道他们,既寂静无声,又来去无形
就像一阵轻柔的风,从篱笆
来到了草地
又从草地,吹拂到阳台,掠过微微摇动的床单,衣服
再进到房间

在安静的午夜时分,他们变得特别清醒
让我们都爬上床去睡觉吧
把花园,树林,草地,墓园旁边的小路都留给他们
随便他们怎么玩
随便他们靠在那一根路灯下
思考自己以后的路
这是属于他们重回人间的最佳时分
让我们都不去打扰他们
让他们哭泣的时候,就去哭泣
他们愿意坐在云朵上回忆
就去回忆
真的,别打扰他们
我们做我们的美梦
我们微笑
我们在第二天充满阳光的阳台,幸福地
喝我们的茶

2019,2,3
2020/1/8



《出去》

电梯的门关闭
在一个窄小的空间,盯着跳动的数字
想到若干年之后
他将变成了一个老头
死神找上门来
要带他去某个地方
那里过于寂静
没有一点
声响
看不到月亮,星光和太阳
他知道每一个生命,都会经历这样的过程
谈不上残酷
也谈不上悲哀
在头顶苍白灯光下
他又一次随着电梯,完成了上升
或降落
出去或离开

2019,1,13



《新的我与旧的我》

忙碌了一年的我,离开公司的办公室
在傍晚,钻进停放在小区的一辆车
我把那个忙碌的旧我,放到后座
开车,带他回家

晚饭后一个人整理凌乱的客厅,用抹布
擦又黑又脏的灰尘
等待两天后一个新日子的到来
深夜,沐浴之后我打开灯
在书房的椅子上
坐下来

那个被我带回家的旧我,犹如木偶,被我放在旁边
哦,随便他委屈,哭泣
没人安慰,搭理
闲聊
我只去做我的事

那个新的我(其实也会旧的)
此刻就坐在旧我的旁边,新的我和旧的我
在我的左右两边移动
在某一条时间的分界线
在它们彼此穿越,会面的瞬间,我的房间
客厅,黑暗的过道
划过了一道
闪电

2019,2,2



《蜗牛》 

他并没有感觉到雨是抒情的
相反,持续的阴雨带来了一种厌倦
在灰色天空下
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
我们被寒冷,冻雨包裹的生命
如同静止在草叶上的蜗牛
既不爬行,也不
歌唱

2019,1,13



《这首诗送给儿子》

他站在阳台,在洗手盘前,洗他的鞋子
阳台的管道密封不好
水和泡沫都流淌了一地
我拿扫把和拖把清理时他告诉我,鞋子还有
晚点他自己会打扫
他上午洗了四双,午睡起来后又继续洗了三双
隔着房间的玻璃窗,我第一次看到他
这么认真地清洗自己的鞋子
我们夸他能干,夸他自己做自己的事
现在,那七双鞋子,摆在阳台的地板和栏杆上
而那些鞋带,鞋垫
悬挂在另一个阳台的晾衣杆
正微微地随风
摇摆

2019,2,3



《肉体》

我应该还年轻
而肉体却在
衰老

我幻想着自己仍然十八
而肉体开始奔
向六十

我的心灵停留在婴儿的新鲜时刻
而肉体那层皮
会喷涌出老年斑

像两个巨大的白色箭头
肉体转向左,而我的精神
正向右

多美妙的一对情侣
手拉手的双胞胎,彼此拽紧了彼此
又让上嘴唇咬住
下嘴唇

也有过鲜艳的时刻,大汗淋漓的时刻,肉体在床单上翻滚的时刻

哦,探测器飞到了月亮的背面
加速器正加速着山河的自转

在一面永恒铜镜面前
肉体就是虚无,就是四散的臭气,和一吨的二氧化碳

我赤裸着头发
凌乱地,又一次从梦中醒来
太阳拎着一只火球,又一次在地平线上发狂飞升

2019,2,17



《痛饮》

把茶杯靠近嘴唇,手上扬
张开嘴把茶水
吞进去
一种杯子里的半透明的物质,转眼被包裹在
身体内部的黑暗

之后它们被吸收,在身体的内部四处流淌
转化为汗液,鲜血,泪水和尿液
让一颗精子得以诞生
细胞恢复活力
让舌头湿润
唾液得以制造出来

后来我,又一次在灯下继续那个动作
那既不神圣
也不会在脸上写满意义的痛饮

2019,2,3

 


 


《花瓶》

我把泥土
捏成


思念的
形状

把思念捏成
一只
花瓶的
形状

把花瓶捏成
一根
优美的
曲线

形状

然后松开


砰的一声
这只花


会从半空中
径直落到



2019, 3,6



《叫醒服务》

前一秒还沉浸在梦中
后一秒突然睁开
双眼

晨光充满了房间
门敞开着,衣柜紧贴着墙壁
床头柜堆放着昨晚脱下的衣服,温暖的被子
盖着皮肤裸露的身体

抽水马桶的声音
表明房间已经有人开始在走动
除了母亲,妻子,已经出门上学的孩子
应该还有一位游走在房间里的神
在新的一天,用他的方式
又一次叫醒了我

2019,2,20



《杯子》

你握着一只
杯子

你把一种透明
物质

靠近你的
嘴唇

你吞咽
用舌

回味

口腔里的
那种甘


这个动作
不为人


轻轻的

在完成之后
你再次把
杯子

放在桌面

又一次
你和这个身外
之物

有了短暂的
分离

2019,3,5




《黄浦江之夜》

你要相信自己,灵魂可以从茂悦大楼的窗口飞出去
在外滩与黄浦江的上空慢慢飞翔
有时还可以扇动一下翅膀
飞到上海中心最上面
哪里的风光真好啊
飞机飞来飞去
雾霭和云一片又一片
红色的远光灯射向夜空
人们相互微笑,握手,点头,致意,与碰杯
在寒冷的春夜
在空中
踩着一根惊险
而又奇妙无比的钢丝

2019,3,3



《逆生长》

白天升起来的是一枚月亮
午夜悬挂在空中的
是一枚太阳
星光并没有出现在天空,而是一颗一颗
镶嵌在大地
这颠倒过来的一幕,让我兴奋地
褪去了那层又老又硬的皮
心脏,在鲜红的泵房里跳跃,血液的流速在暗中加快
头发由灰白转黑
多余的脂肪被抛出窗外,腿开始变得有力
肉体瞬间回到高中时代
时钟在早上,倒转到了童年的时光
我张开翅膀
飞到空中,重新开始俯瞰舞台上的人生
笑容凝固在最纯真的
瞬间

2019,3,3





《丢失》

她丢失了
一条



他丢失了
一些



他丢失了
心爱的
玩具
一个
万花筒

她丢失了
一段


烟头

她抱着枕头
痛哭

他丢失了
一颗

在马路上
四处翻


他在白天
丢失了
一枚



夜晚
在口袋
丢失

发狂的
太阳

他紧紧地
抓住自


并且顺便
捆上一条
绳子

2019,3,7




《夜晚的一颗星》

离去多年的爸爸,犹如夜晚的一颗星
挂在屋檐的上方
每天傍晚时分,他的儿子像一只鸟儿
飞回家里
有妈妈,妻子等他一起
共进晚餐
孩子在不远处的一所中学读书,再过半年
他将去外地读一所大学
年老的妈妈,有时会把饭菜
留在锅里,在他回来太晚的时候
重新再热一遍
妻子在晚饭后会出去锻炼,在一家瑜伽会所
拉伸自己的身体
他的爸爸,十几年前去了很远的地方
思念常常凝结成某个物体
挂在房间的某个墙面
那张空掉的椅子,他的爸爸已经不可能再坐
年迈的妈妈,有一天也会离开他们
她住过的房间,绝大部分时间格外安静
窗帘垂挂在哪里
几乎一动不动
这是能够想象的日后的一幕
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他低下头
长时间抚摸一只茶杯
离去多年的爸爸,始终像夜晚的一颗星
挂在屋檐的上方,并一直
闪耀在苍穹深处

2019,3,11



《死神》

死神哦

一个
废品收购
公司的
业务


他在大街
菜市场
的一个角

摆着
自己的


摊位

死神从来
都不愁
生意
当太阳
爬上


月亮又
紧接

敲门

那些低着头
穿黑色


在收购站前
排长队
的人


站成了



线

而我是一个
调皮
捣蛋的
家伙

在操场上
没玩够
之前


绝不想
跟在
那群人的
后面

2019,3,10



《河边的树林》

河边的树林里
有一个人
在奋力
行走

他从一片树林
穿越
到另一片
树林

光线的暗淡
与雾气的
弥漫
都不能阻止
他的这个
举动

对我来说
我也曾有过类似
经历

至少
在某一点上
我们是契合的

那就是
独自穿过河边的树林
到某个
开阔地去

2019,3,11

 


 



《傍晚。有雨》

雨,又下了。
路灯转眼亮了起来,雾像一头脏兮兮的怪兽
蹲在天空和高楼上面。霓虹灯闪耀
路口,是等待转弯的电动车大军
找我的电话,在傍晚六点再次响起
三分钟之后我快速地
在屏幕敲下一行字。今天
我的工作是看一份图纸
具体来说就是纠错
想一些快乐的事情吧,我的朋友
今天傍晚雨又一次
从天空落下,我们分别有一段时间了
在一日又一日的生活中,我们有没有
想起了酒,旅行,交谈,以及一个人的安静时刻
在孤独犹如车窗外的雾气
重新吞没我们之时,哦,请把你的手,再次
从空中,伸给我

2019,3,12



《阳光》

阳光正好
落在一切向阳的
位置

我站在路口
停顿片刻

我想找一个
有阳光的街头
咖啡馆

一个人在哪里
坐着

我的朋友们
此时你们
在哪

方不方便过来
喝上一


在那种时刻

被风吹散的
阳光

弥漫在我们
周围

当你真的
坐在我的对面

我们脸上的表情
已经表明

喜悦从来
不是
一个人的事

2019,3,11



《两种生活》

有一种生活是在梦里。另一种更多的
生活,是在现实
梦无法把握,说来就来
说走就走
类似黏连的蜘蛛网
挂在卧室的窗口和房间的角落,它们各色各样
稀奇古怪,又难以捉摸
在你的大脑皮层留下各种幻影
我们在梦里假装快乐
假装抓到了一只鸟,假装每天都很有收获
假装拿到好大一笔钱
用都用不完,成功就像一辆豪华小车
停在草地和花园
我们急着把梦里经历的一切写进稿纸里
把得到的翅膀
像衣服整齐地叠进柜子,哦,我们到底得到了什么
上帝,月亮,蟋蟀,含羞草
包括飞过天空的一颗流星
都不会昭示答案
放弃追逐那些讨厌又令人恼怒的梦吧
在现实的房间
我拿一把大剪刀,咔嚓咔嚓地,剪着一块旧抹布
还有阳台上已经干枯的
植物树枝

2019,3,12



《在成都高新区》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
陌生的街区
十一月的冬天

寒冷犹如一块坚硬的花岗石
插在路边的一块
草地

我从酒店出来
在夜晚的天空下,逆时针
绕圈

右边,办公大楼的出口
有人在不断走出
然后四散
消失

左边,空荡荡的停车场
没有一个人,路边的一间零售店
此刻灯火通明

有人在前台,要了一包
避孕套,扫完微信后他默默打开门
消失在马路对面

我迎着头顶上的一盏灯,走向更远的一条街
我像一个自由的黑点,在人行道上
不停移动

没有人认识我,我如此
轻松,自在
融入了路边的树林和灌木丛中的黑暗

2019,3,15



《凌晨醒来》

上帝让我在凌晨四点钟醒过来。没有答案,不为什么
只是让我独自一个人醒过来
没有人一起,去分享,吞食这种孤独的时刻,无法言语的时刻
而在那样的时刻,在周围的黑暗又一次覆盖我的时刻
除了再次,拉紧盖在肉体的被子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再一次
想到你

2019,3,17



《我的朋友。兼致赫拉巴尔》

我坐在门廊下
等一个朋友过来,叫我出去喝酒
现在朋友还没有到,我坐在
一张椅子里看一本书
我的邻居,有时会从花园那边
跟我打招呼,花园外面的
篱笆,几个小男孩在玩一只足球
隔壁的大妈刚从超市回来
她家的小狗会冲出去
咬她的裤脚
兴奋地摇动尾巴
现在时间还早,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
照耀周围的树林和灌木丛
我的朋友还没有过来
但今晚的酒我已经准备好了,两袋花生
也塞在塑料袋里
一本我打印的诗集,正摆在书房的桌面
那是酒桌上用来给大家翻阅的
我交代厨房忙碌的妻子
不用煮我的晚饭
我等待电话响起的一刻
我的朋友像一阵风
穿过前面的草地,突然来到我的跟前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刻。我的屁股终于离开了
一把硬木椅子
喜悦犹如一只大鸟
扑棱着翅膀,降临到我们的头顶

2019,3,16



《白色的小球》

我手里有一只球
很小
白色,可以放入口袋

当我出门,这只球
被我随身带上
在地铁
它和我一起
越过了安检那道门

有时当我感到事情的无趣
无聊,一群人围着
两只斗鸡,在街头花园
起哄
我会从哪里走开
去往别处

我从不担心自己不够快乐的问题
我带着这只神奇的小球
到处乱走
有时会把手伸入口袋
有时掏出来,把那只小球
扔向前面的一块草地,或者蹲下来
在水泥地上
拍击

如果你需要,这只白色的
小球,我
可以送给你

2019,3,16



《给F》

你经历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你把那段往事里的人
拉黑,删除
永久地密封在一只陶罐里
并沉入湖底
人生有时,总会经历一些焦头烂额的时刻,当你
抹了抹自己皮肤上的伤口,又一次归来
我站在房间的门口
久久地,久久地,又一次紧紧的
搂住了你

2019,3,17



《人群中的》

人群中你不会和一些人有交集
他们来来往往
只是像风景穿行于你身边
也或者只是,类似溪流中的乱石,树枝
突兀地出现
你甚至记不起他们的面孔
即使记住
也只是脑海中停留的片段,瞬间,短短的几秒
但有一些
个别
极个别
你热爱的朋友
即使远在千里,仍然会犹如影子,光线,茶杯
每日环绕在你身旁

2019,3,17

 


 



《阿尔弗雷德花园,兼致巴瓦》

阿尔弗雷德花园,我要找的人已经不在
他个子很高,皮肤白皙,戴一幅眼镜
经常在花园里行走,带着几个徒弟
在图板上画房子,他是个建筑师
花园里有他设计的画廊,四个角的金属排水槽
向下,朝向水池
每天阳光照耀在花园里时,这个高个子建筑师
会在哪里喝一杯咖啡,在椅子上伸懒腰
他工作狂热,执着,吝啬
给员工很少的钱
但有着天生的审美
他的员工背地里画他的漫画,开他的玩笑
取笑他的癖好
若干年之后他死了,阿尔弗雷德花园在后来
改造成了一个咖啡馆,有简餐和上好的
巧克力蛋糕,不定期举行画展
某年某日我来到这里,高个子建筑师已经不在
入口的案台,摆着他的一个头像
在人来人往中,他仍然像当年
看着阳光,穿过素馨树
落在庭院的周围

2019,3,17



《安静》
 
要做到安静,其实并不难
但要做到极其安静,难度会翻十倍
 
我见过安静生气,然后掉转身
出门,离开我
到了外面
因为它觉得我太吵了,比如我在房间
走来走去,大声地播放CD音乐
唠唠叨叨
坐到椅子上或者临睡之前,总会不由自主去翻看手机
(像一个成瘾者)
一些很小的事情,总会干扰到我的视线
和注意力,如果去找医生
把听诊器靠近心脏,大概会发现哪里
有一群密度很大并且
嗡嗡叫的鸟群
 
哦,我确实有点不够安静
我在想,我是怎么一步一步失去安静这个宝贵的玻璃瓶子的
是某一个早上出门,遇到一辆救火车
在台阶摔了一跤
还是白天,遇到一个热门话题
跟一个有不同观点的人
有了一番争论
也或者在午夜,接到一个意外电话
惊喜瞬间充满房间
和之后的梦
 
确实如此
安静一直想让我,做一个有涵养和分寸的人
在我控制不住自己,想冲出
房间之时
只有我脑海深处最忠实于我的那个人
拉住了我突出的衣角,他伸手示意让我平静,安静
让我深吸一口气
让我坐下来,喝杯茶
平复起伏与激烈的情绪
 
安静这种东西要获得其实并不难
但要做到极其安静
难度要翻十倍
安静最真实的想法,是让我远离喧嚣的大街,人群
乱七八糟的信息
回到自己的房间,听从于内心
在打开的门窗
只接受风,鸟儿,云朵,还有雨水,花草
阳光,月亮,以及夜晚闪烁的
群星的召唤
 
2019,3,18



《吞食一只橘子》

用手指把橘子的皮撕开,再扯掉
完美的那个圆
开始被破坏。撕扯在继续,直到皮全部剥离
紧接着是对果肉的侵犯。把结合紧密的另一个圆
拉开
分成两瓣,甚至一瓣
又一瓣。这些极其甜美的果肉随之被
送进口腔
一阵咀嚼之后,通过一条
咽喉
全部落入黑暗的躯体,果皮随之被清理
扔进红色垃圾桶
手洗干净,嘴唇反复舔了舔
水平的桌面与房间
仿佛没发生过
任何什么

2019,3,19



《雾》

雾气从大地升起,在黑暗褪去之时
悬在了半空
楼房几乎看不见,大桥上的汽车
仿佛全部消失
每一扇窗口看到的风景,几乎如出一辙
除了雾,还是
雾,雾

上午,我估计雾气不会散去
如果运气好
太阳也许会挣扎着从云层爬出来,一番折腾之后
其表现可能是
极其虚弱
哦,在汽车穿过一条隧道之时,亲爱的犹如
雾灯一般给我温暖的朋友,在这个
大雾弥漫,潮湿,阴冷的早晨
我,又一次想起了你

2019,3,19



《今日格言》
  
1、
阿德里安•维拉•罗哈斯,一个阿根廷艺术家
在油罐艺术中心发问
“有时候你会想,在一个相互连接的宇宙中,谁在梦到谁?”
 
2、
日本艺术团体teamLab,以其标志性创作方式
将油罐艺术中心的5号罐
改造为大型沉浸式互动空间,鼓励观赏者在宏大却不失亲近的艺术作品中
思考“我”与世界的意义。
以高超的创作方式,结合艺术与科技等不同领域
体现全球文化发展的重要方向
 
3、
阿德里安•维拉•罗哈斯个展——
代表着当代艺术界前沿和严肃性的发展思潮。
艺术家希望在创作中,反思人类文明史的众多重要转折点
激发观众以艺术为媒介,重新思索
自我与世界的关系。
 
4、
而有关自我

与世界。我是什么。我来自于哪里。让我想起早上在池塘遇到的那只青蛙
它用一阵响亮的蛙鸣,跳跃
确认了自身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如同月亮升起
太阳落下,鸟儿飞在空中
星辰闪耀在夜空
每一种事物
其存在本身所表现出来的任何形式,都是自我的一次呈现与确认
 
2019/3/22



《1990》
 
1990。我
在北京
在东交民巷和一个大学同学会面
冬天的一条街上
我们肩并肩
走着
去找一个饭馆
远处的一个广场有一些独自
行走的人影
孤独的松树犹如塔影,在光线变暗的傍晚
已经模糊不清
前门,电报大楼
和四方形的国家会议中心
浮动在一层雾气里
像巨型的穿着制服的人,在空中
一动不动
三十年之后一个初春的夜晚
我突然回忆起1990的
那个冬天
两个青年,肩并着肩
行走在一条街上
之前一年广场上交错的人影
犹如扑棱棱的飞鸟
再次出现在我的
脑海
 
2019,3,19





《我书柜的一角》

在《兔子回家》旁边,是《兔子安息》
在安息的旁边,是昆德拉的《不朽》
《路的尽头》左侧,是《在路上》,是《垮掉一代及其他》
《我,生为女人》的旁边,是《加拿大女作家短篇小说选》,《你好美人》
《割礼》,与《自己的安身之处》
跳过去,向右
是《脏老头手记》,和《麦田里的守望者》
哦《我弥留之际》同时想起《1984》《动物庄园》与《洛丽塔》
啊,卡佛,卡佛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什么》
《大教堂》旁边是他另一本小说自选集
《瓦尔登湖》旁边的《两栖动物》
翻译来自于某个家伙
《巴黎评论3》接着《巴黎评论2》和《巴黎评论1》
《过于喧嚣的孤独》紧靠《荒野侦探》
哦让我们《跳房子》吧,然后与《博尔赫斯谈诗论艺》
《玉米人》之后
是《马尔克斯》的《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百年孤独》讲述《一个遇难者的故事》
以及《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
而在那一块大陆
《拉丁美洲的孤独》是《两百年的孤独》
它当然,大于我个人的孤独
胡安.鲁尔福,以及《佩德罗.巴拉莫》旁边《燃烧的原野》
是高特罗的《死水微澜》
最后,运气好的话
可以去翻翻
博尔赫斯的《巴比伦的抽签游戏》

2019,3,30



《雨》

“雨会伤害我们吗?”
“哦,雨并不会伤害我们”

雨分大雨。中雨。和小雨。还有一些雨的颗粒更加微小
它们落在脸上
几乎就像羽毛的抚摸和亲吻

“雨会伤害我们吗?”
“哦,雨并不会伤害我们,但会淋湿”

“并且会让我们自省的头发,一根一根
贴着冰凉的额头”

2019/4



《生活在继续》

生活在继续,无论它是上一个斜坡
还是面临一个巨大球场的虚空

它需要不停地滚动一只铁环
用一根铁棍
在一个水平面上连续

看哦,乌云正密布在天空
大雨就要赶过来撕裂这个沉闷的下午

我们无知的生命,犹如泥土里的一只软体爬虫
全然不知响雷,即将愤怒地滚过天边

那床头发皱的衣服,那颗碟子里的勇敢的心
用四肢赞美它的无畏吧

言词撞击着混凝土的墙壁
渴望一次又一次洞穿一块两厘米厚的木板

在我们一起经历,一起目睹它变幻不定的人世
虚空的铁盒,装着我们冰凉的眼球

也装着矛盾,犹豫,反复
无法放置平稳而不断自责的一对玻璃小球

2019,3,31

 


 


《今日记录20190417》

1、子夜,被一个陌生电话惊醒。
2、半夜肠胃不适,再次醒来。
3、凌晨五点过后,看到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
4、中午会见一位朋友。一起在餐馆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然后分别。
5、从上海到南京。有一段时间,我昏睡在座椅里。
6、啊,南京,突然用一场雨迎接我。
7、在地铁一号线,走错方向。然后在下一站下车。折返。
8、步行去锦江之星。和杨黎,李樯,李黎等人在“朵上空间”见面。
9、结束一场饭局后,在灵隐路昏暗的街头分手。
10、回到酒店,在一个人的房间,在浴室窄小的空间,冲洗自己。
11、体验一种孤独。在四面围合起来的墙壁和关闭的窗户之间。
12、犹如置身于山谷。呼喊。但没有任何回音。
13、临睡前又一次想到巴黎圣母院的大火。
14、尖塔在倒塌。心在哭泣。

2019,4,17



《手提袋》

手提袋里有时会装一条鱼,它的腹部已经被切开
眼睛因为鱼鳃被挖去,痛苦而可怕地
突了出来

拎着这只袋子的男人
缓慢走过午后喧嚣的菜市场
他提着装有一条鱼的红色手提袋
心满意足
返回他居住的小区

在他傍晚的厨房,油,盐,酱,醋
以及灶台上的火苗,碟子
砧板和刀具
构成这一户人家忙碌和温馨的一幕

而手提袋里的血水
腥臭
会在最后,被龙头的清水冲洗干净

2019,4,19



《朋友们》

我坐在酒店的院子
在一个凉棚下
听周围泉水涌出的声音

朋友们
这是我即将返回南方之前在外地的一个上午

阳光灿烂。
鸟儿在花园里跳跃,鸣叫。
围住我的东西
是树木,微风,乱石,和草地上盛开的鲜花。

那些涌泉的声音一阵又一阵,永不停歇
那些鸟儿的叫声
好像在挽留翅膀下瞬间溜走的时间

快乐就像蓝色玻璃板上的一块闪光,那么短暂
而散落于各处的生命
就像一颗颗独自悬挂,相互应和,而无法长相厮守的恒星

朋友们,
这正是我每每孤独之时,又一次想伸出手
抓住你们
并一次又一次想到你们的原因。

2019,4,20



《生日记事》

早上很早醒来。在微信上回朋友昨晚的祝福。
穿一对匡威运动鞋出门。
外加一件蓝色体恤。
在电脑前处理杂七杂八的事。把《自行车》印刷文件发往工厂。
中午,在公司饭堂吃一份午餐
每日如此。
调闹钟。下午一点四十五分准时起来。
去建工大厦参加一个会议。
驱车。在音乐声中穿过南湖隧道与南宁大桥。
走错路。在陌生的街区
绕圈。
在会议室讨论有关建筑的各种问题。结束后离开。
改变行程,去江边散步。
午后的阳光,照耀河流,山脉,和对岸的楼房。
给朋友发刚拍的照片。喜悦像一阵风,穿过身体。
做晚餐,和母亲一起坐在桌子两侧。
日光灯在头顶照射着我们。
烧茶。在浴室花洒下冲洗自己。
肉体就像上帝赠与的一件雕塑作品。
坐在椅子上,安静下来。
电风扇摔过来一阵又一阵的风。
和朋友一起出去,在宜家咖啡馆聊天。
深夜回家,遭遇停水。
包围我的一切,包括房间的各种物品,墙壁与天花板。
生命是一只木桶。时间在窗外不断流逝。
星光飞过夜空
珍惜此时
此刻。
抓住你应该抓住的一切。包括绳子。
铁棍。以及窗口的
树枝。

2019,4,25



《子夜的一颗星》

子夜有一
颗星
从夜空深处向我走来,它大声地
在闪烁的群星中
呼喊我的名字,问我准备去哪
有什么打算
会不会驾驶一艘飞船,去往自己心仪的岛屿
在一个有摩天楼,轮船,和玻璃镜片闪耀的城市耕种理想
我在一个人的房间,在陷入
某种沉思的时刻,或者在独自行走时
被它的叫声突然唤醒
我扭过头,望向
灿烂的夜空
大声地回应着它的呼喊,大声地对着它说
是啊,我要一个人,带着靴子,背包
和跳动的心
去往黑暗中被群星照亮的山谷

2019,5,8~10



《一条新路》

河边的公园有一条新路

它由曲线
芦苇,栏杆
以及灰色地砖
构成

我从堤岸下来
在靠近黄昏的时刻
快步走下
斜坡

这条路并不昭示什么
仅仅只是一条路
但对于我
却意味着空白
新奇

掠过空中的黑鸟
随便乱开的花
潜行在水里的一条鱼
还有泥土上爬行的硬壳虫
并不知道这条路
被称为一条路
并一直通向
远处

太阳在大桥的前方
照耀着这个世界
这条新路
如此虚空,安静
在接近傍晚的时分
它接纳了河面上的风
也接纳了一位陌生的闯入者

2019,4,27



《无题》

这一天我们沉默得就像一条蛇
舌头躲在口腔里没有说话

这一天我们回过头凝视那个挂在纪念碑上的日子
确信它是由一块一块的石头砌成

这一天我们一次次抚摸身体被撕开的那道伤口
怎么涂药它都会不停流出血水

这一天我们想哭
真的想哭
但却没有一滴泪,一滴都没有,太阳嘲笑了我们
又轮到月亮在窗口外嘲笑

连星星也不怜悯我们

因为我们软弱,胆怯,几乎失去了理想,被金钱和物质
吞进它又臭又脏的嘴

这一天死者不会原谅我们,而刽子手在角落
望着我们发笑

这一天我们用刀切割自己,但我们割得还不够狠
不够鲜血淋漓

这一天即将过去
风吹过阳台,吹过我们慵懒的身体
这一天泥土下的死者,瞪着眼
永远不会原谅我们

2019,6,4



《快速浏览》

10岁时目睹公路上的一宗车祸
一个掉落自行车后座,被卡车
碾压致死的男孩
20岁的时候思考我是谁,我到底来自于哪里
在深夜宿舍的床铺
思考有关生与死的哲学问题
30岁,意识到死亡是身边的事物,是一只蜗牛
黑夜,沉睡,与轮回的一条河流
40岁,感觉到死亡有一种重量
在人群中戴着盔甲
拿着一把剪刀
穿行
50岁,到了生命的中期,经历过父亲与其他亲人的离去
感觉到现实如同梦境,打开的房间
全是熟悉的面孔
60岁仍在以后,但可以想象
退休后怎么披着一件大衣去领一份社保
70岁大概当上爷爷,做一个有风度的长者
还是一个邋遢的老头
有一些人已经离我远去,爱犹如晚霞
绚丽而璀璨
80岁,怀念一个早年的好友
他在另一个城市如同孤独的一颗恒星
偶尔电话,除了问候
就别无其他
90岁,如果还存在于人世
大概会用一支笔,在床上
狠狠地临摹死亡
愤怒的时候就砸它一个烂苹果
并且请它滚蛋
想到早晚经历的这一幕,我微微笑着
又度过了电风扇一直转动的
一天

2019,6,7


《钓鱼》
——致张羞

老朋友,你每天的微信我都会看
你写诗的手法花样繁多,语言常常出其不意
我从未把你,看作一个废话诗人
语言它从来
就是每天被我们使用的一种有用的东西
至于意义,那纯属偶然
天意
就像你今天钓到的一条鱼
(它直挺挺在哪里)
那就是诗,或者生活的成果。至于我
在诗的面前,越来越谨慎,胆怯
就像放弃了以往的雄辩
今天我,感觉到特别疲倦,虚脱
那该死的悬在高空
痛揍老鼠的太阳,让我在生命和时间的流逝中几乎又一次
晕了头

2019,6,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