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听一个老剧团的故事

◎木易




我也曾发现,狗尾巴草对风的恋情
节哀于怀孕的季节,表面的漩涡
四面楚歌,冲突于一牧邮票般
脚踏实地的妩媚,总体而言无法
实际明确的种子,盘根错节
反叛者落于神灵的陷阱,占领破碎
迷路的老街,人物命运奇特的
绅士讽刺,止步于团体没落的事实
沉没的流动性,带来悲喜交加的
通例,消失于凌晨贯穿时空的码头
濒临灭绝的剧场,撞上了风中慌乱的
郁结,折回于城市迷宫,九十年代
跳跃的人物,早已深陷梦的沧桑与
清代县令,弹奏出的新鲜黑洞

2019.4.27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