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我的主题诗

◎陌






我的主题诗


诗,是一个
暂时延伸的我。
作为一个漂亮的幻影
没有人,能够
击碎。
我也不能。
我死后,诗是一个
暂时延伸的其他
——可能是
遗物
或者遗愿。
总之,与虚无有关
但并非虚无。





场景:对抗


狮子在钢化玻璃那边
不停地走来走去
它在干什么?它在巡视领地吗?
层层叠叠的人在钢化玻璃这边围观着。
狮鬃厚厚的,被修剪得整整齐齐
它的身体光溜溜的短毛,显出健壮的躯干。
这是一头雄狮。很久了,它沉闷地
走来走去。层层叠叠的人不耐烦。
这是一头忧郁的雄狮,没有暴戾之气,没有吼声。





乌兰巴托是库伦。大库伦。


他们的车队在前进,茫茫的草原
一条干燥得发白的路
只有发动机轰鸣和车轮碾压的声音。
他们的车队经过一条河流,远远的蒙古包
白云和绵羊。那里到了秋冬季节
有西伯利亚来的寒流。
没有露水,但到处是重影。
草原,草原,草原。
六、七辆车的车队。
前面,乌兰巴托是库伦。







作为一个事实


我们喝酒,喝大量的酒
酒精固定我们全部的力量
发射出去。
我们喝咖啡,速溶咖啡
轻轻摇晃,摇晃,从一个场景
切换进另一个场景。
我们喝可乐,蓝色和红色的可乐
气泡在身体里奔突上涌
可并没有什么逃脱。
我们在时间的空白处,生活
相爱,相互冲突着
现实是一个危机时刻。
一切都像遗愿。





沉默的感情


眼睛应该在脸上。
我的意思是
眼睛应该在脸的内部
内部之上
而不是脸部的上方。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