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相100则

◎缎轻轻



画:宋徽宗

 

领悟篇

01

你知道终有穷尽的那一天,也有无尽的时刻。

 

02

如人能意识到生活在幻境中而远观世俗中的自我本体,如帷幕前后,既是饰者又是观者,方能清醒。

 

03

世界平息,我呢?呼吸平缓,喘出冬至将近,亡灵的平静……恍惚间,有数个父亲走来,皱纹如死木,令人忧心。我无需苦难上升,我有着少数人具备的强大理性……而这,也是限制我的,快速平庸的原因。绿灯持续,我驱车轧过的马路笔直,这浑圆如玉的人间正浸泡在夜色中,因佛音而万物面露慈悲。

 

04

如今不仅意识到这世界的荒诞,还有悲情。还未能消化上帝掷骰子的随机性,但若消化了恐怕是更深的无望。一代人生长,一代人同时衰败,今夜,黯淡的月光涌向这城市,湮没更远的,故乡、童年、人为何而生?为何而去?我胸中永难解、长恨的谜团。

 

05

人,生来孤独并走向寂灭。认定生命本质悲观,余下要做的便是尽量喜悦了。

 

06

人人都在追求满足“欲”的路上越走越远,殊不知克制“欲”而获得内心安宁也是一条好途径……因“欲”是动态的,你触及到一个点,它便随之上涨,永远浮于你手指上方,使你始终抵达不到而沮丧痛苦。克制“欲”,使之减轻减淡,这过程并不难熬,它是一种浅淡而饱盈的美。

 

07

接受无常,万物无永恒。无论事物有形或无形,人等物相或爱等虚拟情感,有来即有去。来时汹涌去时无踪。

 

08

为何总是提到本我?口口声声不自我怜悯……忽大悟,一切唯心造,世界是主伴圆融。

 

09

语言是荒废的,并不精妙的艺术。

 

10

中国古典艺术的美在于神和韵,而非语言。也许放在诗上,也能说的通。每个时代都能产生伟大的艺术,凝聚不同时代人文思想的特征,但是成就伟大是极少的,也许还充满偶然性。我不太明白后人为何一定要超越,艺术作品内在形态千变万化,棱面不同,如何相比较?现在人们谈论的大都是个人化喜好。

 

11

人们对悲情尤为向往。因此悲观显得深刻,乐观看似浅薄。

 

12

真理超越肉身和性别。性别是对生命低等的辨分。

 

13

为人常厌倦,思虑多行动少。压力大时急寻出路,闲时自寻烦恼。

也许人终其一生最陌生的、最敌对的恰是居住在身体里的这个邻居,一具肉体,一座精神,溶合便是入道成佛了。不溶而矛盾便是寻常人的一生。

 

14

一夜秋雨,未消亡的都如此合理。

 

15

夜色沉慢,衣物的紧绷使人感受到肉身的膨胀。时钟,正以这节律,取走路人脸上的彤红。你走在斑马线上,仿佛脚下是经历抉择后的康庄大道…你的步伐愈衰老,呼吸愈轻飘。

 

16

无论是谁,终究会被循环不息的社会遗忘,被历史遗忘,被后代遗忘。时间顺流(无法逆流)的规则如此残忍,在渺茫的宇宙中你卑微地存在,如同空气中微小的尘埃。大多数人过于在意自身的感受,如同幻想一粒砂能主宰星球的变动。而星球每次变动,都蕴含造物主深刻的旨意,掀开这既定世界的壮阔序幕,冷漠的我,忽然鼻子一酸。

 

17

在过去的时间,我所擅长的是对这世界局部的表达,而“他”也通常是虚指,一个并不存在的思维对话者,或是一个流放于自我精神领域的佛陀。如今,该做的是,如何解放这个“他”,让其回归世界的原位,隐匿于万象。

 

18

你我端坐如静物,在白墙深处休息。

 

19

为什么人们能够在每一个夜晚毫无恐惧地睡去?也许,人的一生仅仅是从晨曦至日落的一次白昼,死亡是一场酣睡而已。醒来之后,即是轮回。

 

20

世界是诗意的,而你是庸俗的。

 

21

我爱人类的废墟胜过文明。文明过于辉煌,而废墟交织着世界难言的复杂性。

 

22

活着是形式,思想也是形式。什么是真实的,本质的?也许是那脱离了常日,稀有的“感觉”,非常态感,可是愉悦的,也可是悲伤。也许又错了,本质是“无”,是乏味,无聊,平淡的时间,只是人们不肯接受罢了。

 

23

在深深的厌倦中看到它正张开嘴,露出腥红的腺状体。人世的面目,肉体的深渊。

 

24

一切都会灰飞烟灭,连肉体都是,何况情感。

 

25

螺栓之外,高空湛蓝。   

 

26

当你沉浸于戒律中,事物的瞬间即缓慢了,让你可领会其中微妙的乐趣。当你沉浸于享乐,万物疾驰而过,你看不见细节,像个哭泣的瞎子:没有痛苦的映衬,享乐即是一张布满天地间的虚空之网,凶猛袭来。

 

27

星辰高远,人世恍惚。上天入地,火中水里。   

 

28

也许本质上我是爱诗歌的,但一直以来都刻意把它视作若有若无。通用化的角度看,我对一切“可能喜爱”的事物或人,都在履行这个方法。以此来证明个体的独立或孤独。

 

29

她涕泪交加之时,即向佛祖皈依之日。魂魄需终有去处,杨柳需拂向彼岸。你看微风,正徐徐走向——众人颅顶,这黑发与白发交错的宏图。

 

30

只抓事物的核心,我手里牵着线。

 

 

观点篇

31

#关于诗的结构或长短句# 最近一年,我发现很多人喜欢写长句诗,仿佛长句能显示思维与技艺的复杂度,但我还是倾向于诗的简单(结构的高度凝练),真实(情感)。若是有人把诗的结构比作人体的曲线,可以获得视觉上的享受,但曲线再好总归是视觉的,诗歌归根结底是灵性,无物性只有灵性。或者说诗歌归根结底是意识形态的。二者虽不矛盾,但很难有完美的,即完美的诗是不存在的。这时就产生了轻重。我个人不追求视觉上的美感、并无视视觉上的美感,甚至,会刻意破坏视觉上的规律和常态的美。

 

32

#关于诗歌争议#其实绝多数争论甚至讨论都是无意义的,说到底,人们都各自倾向于与自己特质相同的东西,并反对与自己格格不入的(然而这能代表什么?)。因此缄默是一个写作者应具有的品质。

 

33

#论无常# 或 #人应如何对待福祸#  佛说“无常”,因而事物的发生无因也无果,人的情绪也应无喜无悲。因此,事情没有祸福之分,人物没有好坏之别。对待人一生所环绕息息的事件,一旦它本身失去了人所赋予的主观色彩,便只剩物性了。我们只需冷静地处理,平静地享用。佛理如此理性吗?是的。佛的感性是广阔的情感,此为慈悲(同情心)。

 

34

#缘起性空#  对佛家“色即是空”,万物生也飘缈,消亡也飘缈,以至达到彻底的无和自由,深以为然。我从小就渴望作一阵风,无形无味无色,不被任何形体诸般概念或具象所束缚,可不即是佛说的空……而空中自有丰盈的万物细腻之处……这是天性的契合。也许,佛真的能救我,予我一世平静,不至于像父亲一样一生落入困苦与不甘中乃至疾病缠身。但也有困惑,既然万象为空,那本质是什么?原以为是规律。但《心经》说,这个世界就是无数个远远近近关系的偶然组成的,那没有必然?没有必然谈何规律?没有自然规律的话,本质到底是什么?

 

35

谈欲: 一向以为,欲望和依赖关系是人类痛苦和欢乐的两大源头,其神秘与万恶之处在于它们是动态的,一旦你触达目标,它便衍生出新的欲与依赖请求,于是人们体会的便是短暂的喜悦与长久缺失的痛苦。与其在追逐其路上受其折磨,不如反向为之,即束缚/去除欲望本身。法律不也是对人性漫无天际的欲实行束缚的一种吗?前段时间 ,写了首小诗“去欲”,便如是想。

 

36

又谈无欲: 从幼时对万物的认识便是简单,非黑即白的粗暴与单纯。而如今呢,身处更多迥异的范畴所交错的模糊地带。人至中年,”无欲“则是新一轮命题。内心的快乐是从无欲中来,还是欲中来?早就说过,我对依赖的恐惧,这也是我无法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原因。

 

37

谈卡夫卡(意义与本质):  看到一篇文章,说卡夫卡谈朋友的诗,有一句评价印象特别深.大意说”你“的作品是事物在你身上唤起的印象,而不是事物本身。你是在抚摸世界,而不是去把握世界.想想真是,大部分人可不都在写这印象,而不是本身?(包括我也是)本质在诗歌中是被感受的,不是描述的。

(友问这与佩索阿说事物就是它自身,没有意义是否矛盾呢?)

我答,佩索阿强调的恰好也是本质(即事物自身),他否认了人们世俗所定义的“意义”——可诠释为人们欲望所在,困扰所在。人们在意义里犹如困兽,也许正是困在卡夫卡所言“对事物的印象”中,这印象是表象的肤浅的,但大多数人却以为这就是世界。

 

38

谈谈“存在即合理”: “合理”不一定是正确,局部合理也说得通。人类社会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万事万物均无对错,既然存在即是发自一定的理由。合其理,尽管这“理”可能是恶的一面。用上帝说来看,上帝不创造完美的人类,或者不创造只向善的人类用心是什么呢?万物阴阳,有善即有恶,恶的存在也许是上帝旨让人类促生怜悯、自省、自律,这也是“合理”。古往今来,众哲人辩解高论,却也没有对与错之分,因为任何观点均没有全视角,只体现了个体视角。

 

39

谈谈社会: 社会的群体性让我躲避不及,但我身在群体里,令人无奈且只有适应。个体是多么复杂,何况群体。所以群体生”万象“,万象丛生,其中有真实有虚假,有悲有喜。假应大于真,悲多于喜。在社会中,我不具备个人宏伟的目标与对影响群体的雄心,只想两手空空轻松地活着,有树有大风有天际流动万古不变的白云苍狗,有活着的命,这足以让人喜极而泣。

 

40

谈谈改变: 这是我对人群一致性的总结:每个人都想改变现状,可大都惰于行动,不去改变。人,休想去改变另一个人,甚至连自己都无法改变。如果一个人真的能下得了决心付诸行动,并持久地做到了,那他(她)是个狠角色。我对狠不狠也是不关心的,只想活得更放松,更有趣味性一些,并远离一些令我困扰的东西。要更”慢“,让自己的状态松驰下来。说来简单,实际非常困难,曾经的画画、写字都失去了疗效。因为我还有更深的毛病在反抗这一切——“对当下舒适感的追求”,这是一个生着病的小魔鬼。

 

41

谈意愿: 一友说,我是不是受其影响,从雄心万丈到甘愿平庸。虽是玩笑话,但却显示他人的妄自菲薄。我从不曾雄心万丈,也不曾甘愿平庸,世人此类欲望与困扰从不曾干扰我。我是独立存在,无论周边围绕着多少困难险境,我依然默默地朝自我的方向去。

 

42

谈真理: 友说困惑不能用思想去衡量。难道人可以抛弃外在因素谈内心?真理到底是荒谬还是朴素的,这是个问题。

 

 

 

现实篇

43

为何众人都热衷于投入到有限的游戏中?而我的困扰在,明知此局有限,却必须参与其中。还要在其中不受其他游戏者的愚弄,这要求自身得先行成为一个有限游戏的高手。

 

44

喜欢金钱,但又觉得资本很脏——没有无畏心的商业,儿戏般的商业游戏是多少乏味令人生厌啊。

 

45

公司的镜子好像能看出我的年龄、疑惑,思路上整体的坚定局部的迷茫。

 

46

为了抚养一个孩子,你每天过着重复的日子。深埋着内心的乖张与暴戾。有人巧妙地要引出你的本性,这是无对错的。事物得到后失去,即你所要付出的代价。你一直告诫自己,不要依赖于任何事物与人,这是保护可怜自身的方法之一。

 

47

午后在办公桌上趴一会儿,满脸泪水的抬起来……并非感动,而是极困而无法入睡。这些年,被睡眠困扰着,象被恶世界的巨兽吞噬,一口一口,将我分解了去。六重欲界,睡眠为其一,可能是佛祖予我之惩戒,应善待自己与他人。爱整体的人间,收起冷漠之心。不爱具象的个体,回归冷漠之心。

 

48

尝试着适应这个喧闹多言的世界,几场饭局下来,可悲的发现,我是真的,真的,从内心就抗拒言语交谈,我也并不需要朋友。

 

49

这次在诗集的扉页上写下“星辰高远,人世恍惚”,虽是我诗中的句子,但仍觉得作为给友人的寄语似乎苦涩了些。更多时候,我连自己也捉摸不清。我到底对从内心来看是乐观主义者还是悲观主义呢?似乎是混合的,模糊的,对应不同的事物有着不同的态度。

如谈论,如何在这人世顽强地活着,活下去,活得更好?我一向是坚定的,虽时有消极,但内心仍有一股说不清的力量在促使我不顾一切地走下去。

但若谈到其他类情感,我便是彻底的客观了。哪有什么至死不渝,荷尔蒙的短暂冲动罢了。我对他人谨小慎微,他人对我的难以信任。大部分人的爱无法超脱个体的自私,而超脱者,我只在文学作品中见过,现实中何有?如我和他人能维系一种隐秘的内在的精神联系,这便是予我最高的情感形式了。

 

50

一个人,无论多冷酷,内心应始终涌动对未知世界的深刻情感,这对象可辽阔,可细微。而星空,满足了你我的所有需求。记得数年前,在印尼某岛上一夜,夜幕呈现浩大的黑,星空寂静,站在热带温暖的灌木丛中,看天空星辰密布,忽而近,忽而远,微风拂过,仿佛从星空深邃处吹来,带着历史经年久远的味道,又似乎给人们掀开未来一天的一角。

 

51

现实如巨大的“魔幻垃圾场”(我诗题)环绕,时代与社会如此,个体的沮丧与抑郁恰又相逢,事物不可言说,只能内在消化。但想到内在消化这事,可能会加深我的压抑,所以废话几句。

昨晚梦见垃圾场了,我带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在垃圾场里,踩着大片松软的城市废物,寻找车停在哪儿了(我是个没有方向感的人,经常在地库找车)。因为垃圾场过于庞大,通往底部是一座巨大的旋转式的滑梯,我滑下去,一个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车藏在垃圾更深处了,需要告知密码便可寻到。

闹铃响时,我便脱离这片散发着魔幻味儿垃圾场,进入更滑稽的中国式中年焦虑的垃圾场。一件件琐碎依然在等着我完成,一件件未知的事正掀起一角,怕是要露出谜底。想到谜底的结局只有两种,有事与没事。或者只有一种,人人都向死而生,快与慢的差距罢了。在意识上我早就发现,对这世界要更放松,放轻松,但是神经是不听使唤的,紧绷的。这种对抗如何处理是好?

 

52

应该放手,应相信亲人。做自己喜欢的事,从细微中获得满足。读书、专注,收回游荡的精神,回归内部,自我凝视这深渊,这甘涩,这无常。

 

53

早晨融入茫茫的人流,奔向一株地铁,允许我又乱用比喻了,它象长枝蔓的月季,巨大的花瓣向我涌来。在植物横生的刺中,我挤了进去,和他们/她们一样。  这时,一个女孩,她的长发扫进我的脖子、眼角。我扭头看了她一眼,她似乎在专心看手机。只可惜,我不是男性,而且,作为女性,我好像比她还美一点。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是寻常的一个早晨。 是否意味着毫无意义?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这些年,假使有人说到生死我想马上避开不谈。 我只想看到隐晦的比喻,以及隐喻后的事物。 

  

54

“为何我一直活在不切实际的自卑与自负中?”在冬日的中午,望着阳光照射在人们的身影上,我如是想。平常的日子,每天都有一万只猴子穿过我的大脑。行走,这一具好皮囊,习惯了这数十年迟钝的语言,难以启齿的表达,只有文字能真实地陪伴我。每天穿行在科技园区,午后人流依然攒动。混迹其中,象穿山甲,披着上帝给予的坚硬的甲衣,眼神冷漠,这一切,都在掩饰我的柔软心肠。日夜流转,我已经来这座城市12年了。人生仿佛已成定局,又恍惚中充满未知。冬天的光线,有一些暖意,这暖合人心意,钻进喉咙,进入肚腹。   

 

55

生活(亦或命运)把一个女人逼得强悍,可我想做弱者…本质也是弱者。这两个“弱者”于人性混沌间存在迥然的差异,也显露了我的悲伤之处。

 

56

去年经此地,目瞪口呆,原是个庞大的建材市场,聚集几千商户,却看见所有建筑被推翻,钢筋、石块、被腰斩的楼轰然倒地,俨然一座废都。一年时间,荒草长得苍劲,在远处高楼的眺望中无所谓地长着。谁知道我是有多爱这片兴奋的、被摧毁的废都。

 

57

弘一法师临终前曾留给黄永玉一张条幅,写着:“不为众生求安乐,但愿世人得离苦”。再看黄永玉此生,正是履行着此句,甚是触动。

 

58

生活看似温暖有序,实则有着冰冷钢铁一样的内里,我在其中莽撞,象无头的,仙女。我不食人间烟火,又强制自己一口一口痛饮着烟火中制出的西红杮蛋汤。这是荒谬的起源,是我口口声声称“中年的荒谬”。

 

59

近日,云的流速和天空的高远,让人心生畏惧。

 

60

初秋的早晨,阴雨绵绵。路过陌生的路段我看到黄色的汽车呼啸黄色的花朵耷拉着头颅,肉身腐朽。有些像现在的我,充满了厌世的情绪。多年前被噩耗击中,一败涂地,而如今,每个雨里未淋湿的人都让我厌倦。

 

 

 

及我篇

61

我应是个外柔内刚的人,因而总是紧张,得不到放松的愉悦。听了会张爱玲的半生缘,不愿如她一样,作个要强而万般失望的女人。也许应该放弃刚强的部分,内外皆柔软,才能体会到寂静和尘世物性的美。

 

62

活得愈久,愈发看到自己的平庸——这本是件无喜无悲的事。说此话时,圆木们正纷纷从山顶滚落,而白色槐花也向她命运宽阔的平面上洒落。   

 

63

凶残和噬咬,可以让我更自信。

 

64

长发枯燥,天空泛白,斑马线颤抖,而马蹄尽失。葵花看不清你的脸,马眼也是。黄昏,我放下诸多事物,你混淆视听。

 

65

在藕断丝连的腹腔里,扯出一只头晕的鸽子。

 

66

我明知,一切已知的,清晰的事物,哪怕是抽象的规律,都充满让人厌倦的理由。我已经慢慢开始依赖这种让我厌倦的生活,这才是无奈的根源。

 

67

练习遗忘每一个消逝的瞬间,记住更多的未知扑面而来。秋末,不必担心天竺葵是否会燃烧成灰烬,多年来她与之抗衡的人,不过正是世界里最卑微又拘谨的——自己。

 

68

天性在引导我走一条最好的路。

 

69

世上没有毅力这回事,只有你内心的渴望。

 

70

我如此易怒,对意义的输入万分厌倦,对情感的输出毫无能力。   

 

71

我应领悟得比同龄人都早,当他人都奔向完美主义和快餐式享乐的牢笼,我在他处,冷眼观世界。当然知道,要做到何其难,所以是方向。

 

72

寒冷即你与我自身之孤独。湖水映照,八方萧瑟。

 

73

多数人知我冷漠,少数人知我甜美,更少数人知我平和,极少数人知我狂妄,无人知我。

 

74

同样的处境,造成人与人命运走向迥异的决定因素到底是什么呢?难道真是性格所致?而人的个性是多么复杂的命题,以自身为例,这些年我都未看清自身,更无法定义,想来想去,终觉得这世间能吸引我的光环太少,没什么能始终促进我往前走。我一直在闲逛,这里驻足,那边环绕着,渴望发现一些有趣的什么,而最终因乏味和厌倦而向前走去吧。没想到,乏味和厌倦也能促使人类前行,予我这类的懒惰的缺少目标之人。

 

75

信无常,方得欢喜心。 

 

76

困得象瞳孔放大的骆驼,睡眠象沙漠一样枯燥,无边无际。要一片草莓地,放声喊一个陌生的名字。默默佑我的神灵,站在我梦境落叶中的僧人,一切现实在我脑海里都形成荒诞。平凡是我的坎坷,胆怯是我一生无法突破的心障,蹲在无尽的黑夜,给我一个角落。角落里有沙子,有风,有一尺纱帐,我会尝到这孤独之蜜。是的,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只有自己面对。我的内心世界呢?就在这,一片黯淡的黑色河水泊泊涌动。我的外在,沐浴在佛光中,看上去是如此稚气。我是多么有趣啊。

 

77

我,可以承受一切的伤痛,也可以自愈。

 

78

已进入倦怠的中年,思维也生出长长的枝蔓,而枝叶掩护着一粒浑沌的眼珠(它来自何人?)。你控制不住,你恨湖边的垂柳,你无所事事。

 

79  

太多人,强大只是伪装。胆怯是我们这代人的通病。一想到这,我就咧开了嘴角,露出迷人一笑。然而,胆量并没有就此提升,混迹人群中还是那个最默默无闻的人,并对这一切感到满意。 

 

80

漫漫深秋路,虚极何处。   

 

81

我有一种任性。藏于天与地之间,云层背后,是碎片割裂的黄金脸,千年不变。这顽皮笑容,也不变。 

 

82

这是一个沉默,木讷的人,反应迟钝。在钝器中我磨着自己,硝火中能成为杀人的厉器。 

 

83

有人爱孤独,恨不得紧裹着孤独这黑色巨大的幕布作衣裳。俗世,消融着人的身体,磨灭着,促使这具肉身生出皱纹,直到铺上毁灭的年轮。而我呢?我有着婴儿般微弱的心跳,与强悍的未哭欲哭之瞬间。他人呢?与我何干。在月见草的一团灰粉色中,目眩头晕。

 

84

恍惚间并无幸福感,也无忧虑。 

 

85

逐渐接受自身与周边一切事物的平凡,这几乎令人落泪。沉溺于这外在、浅水域的世界,口中吞食这些被摔裂的、时间与事件的碎片。如果飞鸟不再急躁,如果鱼儿不慌得甩尾,如果我,能够更安静、缄默,会对这自然、这造物主的深意领悟更多。

 

86

我庆幸我在你们眼里是如此无知。

 

87

落雨的万圣节——前世候鸟,今世山峦,此刻她有张悲喜交加的鬼脸。

 

88

我意念中的“爱”正化作分子,飘散在空气中,直至抵达整个令人垂泪并无解的生命体,上至苍穹下至泥泞。

 

89

人不管活了多少年,都是在懵懂中,一路磕磕碰碰摸索前行。通透灵性何其少,存在不过是煎熬。

 

90

你无需在头脑中建构一场撕心裂肺的游戏,说不定整场戏角色只有你自己。 

 

91

你向往和幻想的是,构建在你幻觉中的那个人。你原本知道,那个人,根本不存在于世上。 

 

92

三十岁以后,天气大多晴朗,阳光披头盖脸吻着你。一切情景,荒谬中闪闪发光。  

 

93

世界是诗意的,而你是庸俗的。

 

94

欢乐是什么?自由又是什么?散尽魂魄,也是未知。一把黑色雨伞于午后摇摇欲坠,沉甸甸的胃,塞满麦穗。整日里咕咕叫着,头疼的鸽子,万般均是自我与个体的命题。

 

95

让真实,逼离我更近。离我面孔一厘米,才能感受到我的温度。我说不出话,更多时候写不出字。表达的欲望让我绷紧了足背。

 

96

这时代人们大多焦虑的,缘于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旦看到他人的光华便卑怯自恨。但实情呢?我们对这外在世界在发生什么知之甚少。星球转动,人心渺茫,他人有你眼睛看不到的破败伤痕之处,而他们伪装的面具和华服恰又成为划你伤处的利刃。

 

97

冷漠和同情常同时堵住了我的嘴,拦下了我欲表达的手。

 

98

我即众生。人是一种麻木的元素,理性在处理人间堆积如山的繁琐事情。我们还有虚无飘缈的部分,并不属于任何人任何事物,永远虚空地投入轮回的游戏中。

 

99

我们期待的生活也不过是在一场雨后构建的海市蜃楼,消解是一切事物的结局。人们躲在阴郁中,期待光把脸庞照亮。

 

100

不要和我谈实体,任何实体都是空虚。

 

(完) 2020.1

 

 

作者缎轻轻,原名王风。中国作协会员。14岁起于《儿童文学》发表诗歌散文作品,获多项文学作品奖,作品散见全国文学期刊。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