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蝉蜕》3首

◎张选虹



《蝉蜕》

身体已不在这里
脉不在,灵魂亦远游
流光与寒风交替使用的盔甲
伸张在胸前的爪仍在用力
空有牙齿的形但再也咬不破
一粒朝露
有眼但无瞳孔,无光束
棕黄外衣轻薄时间
蜘蛛日日借宿也成不了蜘蛛侠
空即是色
羽化的泥土有你逃出升天的密码
击穿耳蜗的高音不在这里
飞翔也不在
仰向天空的空身子像一件
被弃的乐器,偶尔自鸣
一整天会有数十只蚂蚁穿越
满载粮食又从它折返
不知道它在沸腾的中药里更幸运
还是在枯叶下腐朽更骄傲

       2019.12.25


《白头翁》
 
每日白头翁至少荡
一千个秋千
向同伴抛一万个同样的句子
抖落数不清的影与腹语
不去采虫和青果,不找泉
无所事事,从朴树跃到银杏
从树枝到梢,从树梢到枝
反复在光辉中晃荡,从清晨到黄昏
白头翁诗歌一样无用
枝和梢在它的跃升与俯冲中坚韧
没有空气与光在穿梭中折断
白头翁有我的饥渴
它看到的远和我看到的近一样多
其偶然碰掉的黄叶红叶褐叶
没有长成羽毛,这些寒流中漂移的词
自由而缥缈
像我一样颓废,服从于无限引力
 
          2019.12.16


《无人机》

装上抖音的风筝
径直向湖心飞去,它要拍到那
冬眠的鱼的马达

高过山顶,高过群山
瞬间它已向人世拍了一百张快递
天下正是一片寒冷的七彩八色

今天,爱情需要这架无人机
升空、盘旋、俯冲
才能从人缝中捉到爱的一丝微光

逆天之旅,欲挣脱时间
无人其实是有人
摇控的手给予它无线带电的神经

它渴望再高,鹰一样巡视人间
祈求器件都长成血和肉,长出人心
悬停如神,再不坠落

           2019.1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