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漂泊之途》等7个

◎边围



漂泊之途

诗恋上我。而非我
追求她闪烁的胸花,
因此迷路在丛林。

不必救我。有落果
在诗行间不时蹦跳,
足以陪伴和充饥。

有神庇佑。若如此
那些恶兽无法侵扰,
任由我踱来踱去。

忘了方向。而家园
永远是心中的隐痛,
没有谁可以抹灭。

无从替代。孤岛上
已不计自由或潇洒,
需要撑起帐篷了。

归宿在哪?在远方
袅袅炊烟游移不定,
灵感就藏在那里?

取之不尽。我偷笑
雕虫小技变得魔幻,
流浪使我胖起来。

      2020.1.8.




信仰之巅

独在高处,
而不知其险。

不可再被荒凉吸引,
那绝妙的哨声
并非来自颅顶。
是有些冲动了,那些年!

理想不需要圣旨。
只随心所欲,
笃定向前。
盲目不盲目的,
谁料到呢?

不想高尚时,
已经是高尚了。
功利的腕带,不是消失,
却是断掉了。

坎坷——最缠人的考验,
没有人愿喜欢它。
也没有人能绕开它,
那份盛情,那团热气!

而道德只是解渴用的
(别太当真了)。
海拔越是接近天边,
越会说出胡话。

疯唱也越像一首诗,
不用押韵也可受孕,
让希望传下去。

而不再哭哑,雪人一样!

          2020.1.8.




头皮屑

风也未能吹走。
顽皮的风,也在挑食。

绝不咽下任何一点枯槁,
和苦涩。那洁癖
无视岁月,从未有过妥协。

花白头发属于谁,
都不情愿。但又奈何呢?
飘逸原是一场梦,
终究都会醒。

落在盆中,一层层,
不是油垢而是霜。
那些浪漫也被洗掉了,
不时还探探头。

生命未曾被亏欠,
也善待得稍有匆匆。
藏在发际线深处的秘密,
不可全说破了——

那非新陈代谢,
而是一种失序后的糙乱。
像生活本身,不再忌讳,
所有变迁都会留下废墟。

理发店里没有英雄,
哪怕落魄的芒果也没有。

但见一地鸡毛。

         2020.1.8.




急诊室

灵光一闪,病人就得救了。
那样的神迹并非没有降落在长凳。

为灵魂消肿,擦拭圣经和药水,
可以止住突突的心跳。不再凶险。

中年人自酿的矫情,害了自己,
还要麻烦血压计来镇住妖魔。

护士的撅嘴和揉眼,在深夜里,
常常上演。活泼的生命也会困倦。

刺痛已消失了。多欲的身体内,
还有多少错觉,在自我折磨?

焦虑被胶囊们套上了大锁,
世界暂时太平。楼道从此安宁。

但不能保证:那份嗔念就此罢休,
庸人不去自扰,也不再扰人。

十一点的医院只剩了廊灯。
无病的呻吟再没有伴奏,和拟声。

                  2020.1.9.




爵士乐手

纽约并不遥远。一开始
总要矜持,用微弱的光
点亮狭小的舞台。

夜,足够深邃。
慢慢苏醒着,从一处冰川
突然找到一瓶热水——
那份惊讶,裹在每一片指甲里。

倾泻而出。
碰撞,碰撞,酒吧中的盅子
清脆而易碎,
它们用接吻来互致狂欢。

一团人影却怔住,
不知在看还是在听。
吉他、贝斯、架子鼓……
还有钢琴,似都在抛洒雪花。

“今天预报有雪吗?”
有人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漾动腰肢如海浪,
仿佛真的来到海边了。

闭目陶醉。难得的
休憩时刻怎能错过?
再来一杯威士忌!老板请客,
十点半正微醺起来。

依然,自由地浮游。
谁也不能打断了
那段春梦。
谢谢你的沉迷,那般慷慨。

几乎就要再次熟睡了。
被跳荡的音符勾诱,
不再记得什么掌声。

       2020.1.9.




鹰的世界

坐拥一座城堡,
豢养一群猛禽。
也非绮梦。

墙壁上印满了鹰爪,
它们的主人却不见。

那些镇宅之宝,
不能飞翔胜似飞翔。
活灵活现,逼真万分,
尽管都是石雕的。

也有泥塑的?
旁人怎么晓得呢?
创造它们的人,并不鲁莽,
甚至过于精细。

整座屋子被变得凶戾,
又无比安全。
不被任何人所觊觎。

心向高远,
任自遨游。
那时一双翅膀渐渐生出来,
在两肋之间,扑闪。

          2020.1.9.




亲爱的敌人

幸好没有被枪杀。
毙了的只是一具影子,
一个泡沫堆成的替身。

随时随地的泄愤,
并不怎么英明。
成年人狭隘起来,
有时比小孩还更小孩。

雪迟迟未下,
浓霾已吞下了整座城市。
早睡的人,
晚起的人,
哈欠都在打个不停。

被再次瞄准,
也不足惊叫。
那是早已预设千万遍的情节,
只不过重又上演。

亲爱的,先饮一杯红茶,
然后反抗或告饶。
那岂不更从容?

最大的敌人永远是你自己
——不须旁顾,
每人的怪癖都不算少
(至少今天火山又爆发了)。

你不必自责:
掐死每一个不忠的细胞,
让自己清白如莲。
那么残忍并不有助于净心。

闭目,吸气,
暂忘了自己。
为僵尸一般的日子再浇点橙汁。

至少不会因酩酊而沮丧。
至少没有幻觉。

           2020.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