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诗歌选3:杀芦荟供词

◎笨水



杀芦荟供词

我承认,我杀过芦荟
芦荟长大了,就变成了豹子
它困在花盆里,成天低吼
撕咬着窗帘
此时,我用花铲将芦荟根斩断
提着它去厨房
一群豹子,跟在身后
它们围着我,眼睁睁地看我
拿出砧板,取下菜刀
用刀尖,轻快地将芦荟叶割下
叶面扣在砧板上,左手按住叶背
右手执刀,贴着砧面将叶皮平整剥下
翻过来,用勺子剔下肥厚水晶般的叶肉
我刀法精湛,连豹子都看得着迷
菜刀翻转带来的光芒
不时喝叱身边的豹子
直到透亮的叶肉,装满盘子
转身,豹子消失了,或者
它们一直跟在我身后,在看不到的地方
以至于我也变成一头豹子
巡视花盆
也用迷离的目光,长久注视窗外
空濛的雪原
2019-12-16


新象征主义

怕泪水掉下来
所有的葵花,脸
都仰着
所有的脸仰着,挤在一起
像打了润滑油的齿轮
咬着齿轮
像时间金黄的内部,像我们
掉进水里的钟表
捞出来
一直没有晒干
2019-10-23


读庄子

读《庄子·齐物论》
读到舜赞美尧帝时
发现舜太会说话了
想想自己,姓陈
也是他的后裔
由他开枝散叶
活在云端
却一点也不像他
连天空也没赞美过
只会说,天很蓝
天真蓝,太蓝了
2019-10-24

追火车

清晨我去追火车了
这是每天最重要的事
火车是真的
是空荡荡的铁轨
薄雾,蔚蓝色
火车总是跑得快
我总是追不上
火车开走了
火车开远了
火车消失了
我还站在那里
2019-12-4


PVC管寄件

天寒冷
雪零星飘着
路上我将纸卷起来
塞进PVC管里
并往里面装进去
一片雪花
2019-12-4


急诊室

有人滴着血进来
有人一瘸一拐进来
有人叫喊、呻吟进来
有人推进来,身体裹得严实
大海一样平静
一对母女擦着眼睛,出门
掉在地板上的泪水
晶莹,透亮
把医院的四壁,屋顶
医生,病人
缩小在上面
2019-12-4


我是残缺的关羽

我的青龙刀,已折在
自己胁下
我的长胡子
被剪除,被剃须刀终日收割
我也脸红啊
不过是在气极的时候
我是残缺的关羽
蚕眉静卧,眼睑低垂
整天盯着趾前三寸的地方
听辨这个嘈杂的世界
听到镇长出门,随从打伞
我方抬一下眼皮
喝醉了的玛莎拉蒂
让我想起,我的那匹赤兔马
听到董事长猥亵女童
顿觉心痛
伸手取刀,只摸到
左边的一根肋骨
2019-7-10


影子铁链

木桩上拴挂的铁链
因为我的倚靠而颤动
因为风,它的影子,颤动
铁链,可做镣铐
锚索和滑轮
影子能做什么
影子看上去
比铁链更像铁链
更沉重,坚韧
我想给囚犯戴上影子
给辘辘缠上影子
给横斜的树枝一条
下垂的影子
不止这些
它一定还有别的用途
世上那么多人影
正在脱掉人形
2019-3-27


空运的玫瑰

空运,快递
玫瑰送到手上
把包装拆掉
把皮筋解开
把茎杆截剪
把叶子去除
仿佛一次救援
摘掉花套
花头直立的
花瓣慢慢舒展
花头低垂的
摘去花套后
依然低垂
像开过之后重新合上
我相信它们真的绽放过
在花套中开过了
在绑缚下开过了
它们挣扎着,开过了
我看见的,不过是它们开败的样子
2019-4-6


一个声称为世界培养卓越公民的幼儿园

他们跳圈圈的圈
是塑料的
他是连走带爬的桥
是塑料的
他们钻进钻出的山洞
是塑料的
梅花桩
是塑料的
除此之外
就是混凝土结构的房子
粉刷靓丽的墙壁
钢铁的围栏
还有一棵树
孤僻地站在围栏一角
因为孤单,开了无数白花
2019-4-10


早上听闻巴黎圣母院大火

巴黎圣母院的火光
倒映在塞纳河上
也倒映在我的早餐
粥碗里
2019-4-16


单刀赴会

孤单是一个人
孤独是一把刀
一个人去赴宴
就像单刀赴会
在席间坐下来
我看见每个人
腰间都挂着刀
只是我不喝酒
便叫众人觉得
只有我一个人
把刀按在桌上
将刀从刀鞘里
一点点拔出来
发出咝咝的响声
2019-4-16


僵局

我看见路沿上
一只甲虫行动迟缓
仿佛生命到了尽头
路即将走到终点
它病了吗
可我不能为它治病
它伤了吗
我也不能为它包扎
我什么也不能做
但还是为它俯下了身子
我看到它的触角还在动弹
背甲,黝黑而光亮
看到它的腿胫节,锯齿
对一群蚂蚁构成的防御
我本可以为甲虫,驱赶蚂蚁
让它安静的死去
也有能力帮蚂蚁,将甲虫搬近它们的洞穴
最终,我没去打破这生与死的僵局
俯身于它们
像云朵,俯身于我
只停留了一会,就散了
2019-5-9


弯曲的铁栅栏

雨中停车
透过挡风玻璃
透过玻璃上
倾斜的湖面
我看见右侧的铁栅栏变形了
弯曲了
不再直挺
便不觉得坚硬
帘子一样可以揭开
感觉真好啊
可是不久
雨停了
它再度弯曲
是我想起了一些事
眼中下雨的时候
2019-5-16


在天上,不想天上事

已经高过飞鸟
穿过云层
又高过了云朵
阳光奢侈
我却拉下遮光板
借着头顶的照明灯
翻看一页页人间
在天上
我不想天上的事
离地10000米的距离
若在地上
还不够我从东城到西城
不够我从乡间来到镇上
2019-6-19


磨刀

某小区门口栅栏上
挂着一块招牌:磨刀
我早晚路过
久而久之
觉得自己就是那个送刀来磨
磨好了又带刀离去的人
我来时,用阳光藏起刀刃,混迹人群
我去,抱刀紧衣,消失于风雪
2019-7-2


眼花镜

每次看羊群,会看见几个人
双手着地,低头走在中间
爬行得久了,他们便不能站立
也不想站起来,抬头看看前面的路
只低头,跟紧前面的羊
每次看人群,中间有几只羊
后蹄直立,围着一个杀羊的人
看他抱着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看他剥开羊皮,露出白玉般的羊脂
看他将羊,分成羊头、羊腿、羊排
不等挂上铁钩,就争先
捡自己喜欢的,拎在手上
2019-7-11


天气预报

那个剪断阳光,制造暴雨的人
就要成功了
他用白云撞击着另一朵自云
就要发出雷霆
2019-9-2


山顶上的骆驼

320省道穿行阿尔泰山系余脉
我看见山谷很多驼群
但只看到一匹骆驼,立在高高的山顶上
我觉得,它是一匹不一样的骆驼
它背着两座山上山
背着两座山站在山顶上
良久
背着两座山从山上下来
2019-9-29


黑米

酿的酒酸了
开始以为是米的问题
后来觉得是曲子的问题
又猜是器具的问题
再酿一坛
淘米时
一粒黑米扎眼
恍然大悟,原来
黑米才是最大的问题
挑出来
扔进垃圾桶
一下子,米干净了,白了
可那白,怎么看
也不是大米的白
而是黑米挑出来后
留下的白
2019-10-16


做古人的方法

想做古人
就去收银台,用纸币结账
你看店主有难色
店主看你
是一个来自2013年前的古人
看你,手里攥着的纸币
不是纸币
而是皱皱巴巴的银票,丁丁当当的铜钱,破破烂烂的
贝壳
2019-10-25


两件事

往骨头里贮藏雪花
给金鱼草洒醋
这两件事,难且易
我试过
成功了
2019-10-27


区块链让我们不必担心太阳明天不会升起

有人拿以前农村的会计工作比喻区块链
以前是一个专职会计记帐,现在是所有人来记账
任何人改动账本,都要通知所有人修改账本
有人拿银行存款,比喻区块链
你往银行存上一块钱,同样也会由以往一个银行记帐
改变为所有银行记帐,哪怕是一块钱、一分钱,也丢不了
有人拿爱情比喻区块链,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将男人爱她的故事,告诉她的朋友圈
她的朋友都将复制她的帐本,记着男人对她的爱
若男人变心,伤害她,区块链的应用就会启动
若女孩的朋友圈是全世界,就会让这个男人光棍一辈子
看完这三个比喻,太阳正好落在西山上
它也加入到我的区块链,现在我将它落山的情况告诉你们
太阳落下去后,我看不见了
而你们会通知我它下落的轨迹,我将会在星空下
修改关于太阳的账本,不必担心它明天不会升起
2019-11-1


医院走廊

落日先落在医院走廊上
然后才落进窗口
再落到山顶
走廊光洁,落日像落在湖面
像金子浮在水上
人群走在上面,凌波微步一般
有明显的倒影
我专注于他们的倒影
人体就消失了
他们一律倒栽在水里
憋气
很久,很久……
不见人虾起身
不见有头探出水面
2019-11-2


从不流泪的眼睛

我一天要走很远的路
走得再远
一路上也被无数的摄像头盯着
从一个摄像头消失
又从另一个摄像头出现
它们传递着我的影像
我的匆忙,悲喜
它们是眼睛,但从不流泪
我不敢直视从不流泪的眼睛
经过它们,我只好低头,侧过脸
夹住一条隐形的尾巴
2019-11-19


黄金肖像

他在我的左侧
我看见
他的双腕
手链粗重
看见
他右拇指上戴了个大戒指
狼头形状
左食指上戴了另一个大戒指
虎头形状
它们闪光
它们丁丁当当
它们咆哮
世上最好的东西
我发现
它们在一起如此般配
我看着这个人
不仅有黄金
而且是具黄金之躯
有一张黄金的脸
当他躺下
瘫在沙发上
双腿架上玻璃茶几
我再看他
就像黄金化了
2019-12-11


年终志

与往年相比,今年不同的是
茉莉花没有开花,旷野上缺少香气
2019-12-11


暴雨打字机

接过对面递过来的
文件、合同、承诺书……
如同接过大海,递过来的波浪
在他们指点的地方
我签字
摁手印
一笔一画,用正楷,确认自己
是自己
下午,我们去了海边
由于惯性
我在海水上,签字
在浪花上摁手印
多么精美的手印啊
如同寒冬
窗户上的冰花
我站在岸上,看了很久
也没看懂大海
但我还是郑重地
签下我的名字
尽管有人会用暴雨打字机,在海面上
打上
新的内容和条款
2019-12-11


并非一无所有

我不是它的开发商
也不是它的建筑工人
在那上面,没有我的房子
可我对它的建设怀有巨大热情
关心它的进度
竖起一根钢梁,我就激动
它又加高一层
我盼望它越建越高
高出云层,连接外星球
它建得越高,越宏伟
就把我衬托得越矮小,越卑微
我越卑微,就越像
一只装满赞叹的布袋
并非一无所有
我有用不完的赞美和惊叹
2019-12-13


废弃在道旁的轮胎仍在转动

从车轮上卸下来
废弃在道旁
雪埋掉半截,仍在转动
转得过快,太慢
都接近静止,不易察觉
就这么原地空转着,没有目的
不辗碎一片雪花
2019-12-14


《旷野之心》画外题诗

每天,我浇水的茉莉
也是亿万前的茉莉
它回忆时光,就开出素白的花朵
我写进《旷野之心》的茉莉
是语言的茉莉
它拥有的旷野,不比猛兽
巡视的旷野更小
现在它来到我的笔端
我们才真正相遇,互换身体
我感到它被修剪的痛楚
它体会到我的艰难
现在,它端坐在我面前,仅是侧影
如同世界看我,不是全部
我在墨中加水
我要以黑枸皮纸的正面,以有限的光滑
迎接茉莉的娇嫩与粗糙
我还要以最干枯的笔墨来勾画它
每根线条开始就已断裂
而非坚韧的绳索,施与它的绞刑
纸上的茉莉,仍是生长的茉莉
仍然会长出新叶
那片枯叶,是我特意留下的
为了让它突然掉落
在空旷中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仿佛是配合,当我画到最左侧的树枝
画到树枝的末端,画到花苞
其中一朵竟然开开了
茉莉花素白惊人,香气浓烈
也是花朵,飘满整个房间
在香气的环绕中,我必须画出
茉莉的绽放,画出它的素白
与香气的来源
为此,我用白色
表现茉莉枝叶的光调
几乎是在刻画它的骨骼
勾勒它的魂魄
我找到了它内部的光
与外部阳光之间的平衡
还有后面的一根树枝没画,还有
几片叶子没画,还有
当我意识到越来越多的东西没画时
就突然停了下来
时间已到下年五点
那没画的一切都将来到纸上
找到自己的位置
我将茉莉搬回窗台
回到生活
接下来照旧会剪断它的新枝
而纸上的茉莉
跳出了进化的局限和语言的束缚
想修剪它
已成为永恒的难题
2019-2-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