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逆风

◎心地荒凉



@曾德旷


你写的几首新诗
也味同嚼蜡
看来你并不适合过
安定的日子
我还是喜欢读你过去
写的那些诗歌
夹杂着混乱
癫狂
苦难
逗逼
荒诞与
忍辱负重
还叫悟空说
老管的诗也是这样子
生活安定下来之后
好诗不多了
2020.1.7
 

2017年6月15日德旷在沿途发了一个公告,内容如下


公告:
今天的“德旷民谣秀直播”
已经提前结束
为了抗议走召等人
指责我近半个月来
搞民谣直播
是乞讨行为
我特意在这最后一期
德旷民谣秀节目中
从开始到结束
不发一言
也算是一次直播的
行为艺术吧
希望本次活动的支持者
诗人老德和诗人谢君
能理解
德旷于香河。
2020.1.7
 

@赵俊杰


亡灵写的是鸡毛
阴阳两界
装神弄鬼的写法
我只读吴承恩
蒲松龄
其他都是鸡毛
绿鱼艾特我
怎么看走召的诗
我说鸡毛
写诗
谁与鬼神沾边
谁完蛋
生活如此壮阔
写不尽
去写那些
天马行空的鸡毛
郎毛大笑
赵俊杰说
这里只是他的
第一辑
我说你的胃口
也真够好的
啥都吃
一个罗琳的哈利·波特
能灭十亿个走召
赵俊杰说这里面
有二个点你要注意到
一是这是他的试验性的
微小说诗
二是这里面你只看到了
20分之1
归来说能读懂
走召的诗句
但是跟冯青春的比
还差点啥
我艾特赵俊杰
另外20分之19
你留着当早餐吧
早餐我只喜欢吃
小米粥和肉包子
吃风喝沫的事
留给大师去做
我艾特归来
冯青春为大众擦鞋
他为冯青春擦鞋都不配
赵俊杰说其他
你买他诗集后可以看到
我说赵将军
你的跳跃式思维,令我感佩
你居然认为我还会买他诗集?
还叫悟空说
微小说诗只是个提法
并不新鲜
赵原之前提小说诗
也不新鲜
只是重新命名而已
赵俊杰说不要学老装逼犯的语言
自己说
我说俊杰
他说在
我说有很多人
觉得你根本就不懂诗
我还不以为然
赵俊杰说你听那个
老装逼犯说
全球就他一个人懂诗
他能说你懂诗吗???
我说哈哈
那也是个极端
他也没说我不懂诗
因为我没攻击过他
赵俊杰说你让他稍不顺心
他就开始搞你
我说你性格倒比他好
这点我很欣赏
爱生气的男人应该去变性
赵俊杰说我毕竟年纪小些
尊重是必须的
也是后来者
理应向大家学习
我说比我大吧
其实杨瑾也很可爱
诗痴
赵俊杰说比你大也可能的
但你的诗龄比我
肯定是要大的
我说对头
我搞湿,有经验
赵俊杰说几个人
都被他逼成癫狂状态了
还叫悟空说你们说的是哪个?
不要打哑谜
我说杨瑾啊
俊杰退出无限制
就是受不鸟了
我感觉还可以
杨瑾有些观点
还蛮对我口味
悟空说噢
我说一个老头
还能保持本真
我认为可贵
退不退都无所谓
悟空说他已形成了
自己的观念
且固执己见
2020.1.7
 

节外生枝


西风说
作诗先做人
一个人渣也配谈诗?
忘恩负义的东西
亏你还戴个眼镜
貌似也像个文化人!
做人的底线都没有
猪狗不如!
西风又说
踏踏实实做人
别成天指手画脚
到处装逼
你是个什么东西
你自己知道
别人也不是傻子
总有一天
你狐狸的尾巴会露出来的!
秦匹夫艾特西风,谁呀
悟空说,好奇
西风说
说谁谁知道
那个装逼的小人
秦匹夫说
不要漫天指人
说出是哪个共诛之
免我产生对号入座的颤栗
悟空说其实已经有线索了
1,忘恩负义
2,戴眼镜,貌似文化人
西风说给逼人留点贱面
秦匹夫说,那就多了
然后他艾特悟空
你也戴眼镜
悟空说
从这两条来看
肯定不是你
也不是我
秦匹夫说嗯
我不戴眼镜
肯定不符合
李景云属说
想看吵架
悟空说该吃饭了
秦匹夫艾特西风
要彻底指正
直呼其名
才有改正希望
西风说
人人心知肚明
就是谁也不点破
秦匹夫说不点破不好玩
太笼统
我说沿途这个阵地
谁退谁可疑
看接下来谁退了
有没有戴眼镜
秦匹夫说另外。
坏人要明确指出来
免我等糊涂人再上当受骗
西风艾特秦匹夫
这货骨子里就是小人
改正个屁
我说坏人也有反击
然后成为正面角色的机会
来,坏人
干掉西风
秦匹夫艾特西风
你不说哪个
我再上当咋办
此刻赵俊杰发了一个图片
红色长方形框里写道
坏人将会出现
在这个位置
然后框下面
是一个向下向左
然后再向下的箭头
紧接着又发了一个图片
一个9秒假发言
我艾特赵俊杰
我怀疑是你
秦匹夫说难道是俊杰
余刃说搞捕风捉影?
赵俊杰说
我内心也在剧烈地颤栗
秦匹夫艾特红中
是不是赵俊杰
我说应该是
赵俊杰说对照了一下
戴眼镜我是
我说我也觉得赵俊杰是个人渣
装逼
赵俊杰说成天指手画脚
可以理解为整天写诗评
秦匹夫说忘恩负义有没有
我艾特赵俊杰,你摊上事了
余刃说没意思,说出来啊
秦匹夫说红中这样不行
把水搅混没呛死鱼
我说赵俊杰想做皇帝么?
吵架没啥意思
还是毛泽东蒋介石厉害
游击队!
大围剿!
干干干!
赵俊杰说
对照一下
1,指手画脚
2,忘恩负义
3,戴个眼镜
4,伪文化人
5,无底线
共计五条
西风说厚黑学真学到了精髓
还装?
余刃说游击队厉害个鸡巴毛
俊杰艾特我,你戴眼镜吗
我艾特余刃,大围剿厉害吗
我艾特西风和俊杰
你俩爆点猛料
法院审判都讲求证据
大家伙的眼睛是雪亮的
赵俊杰说除了我之外
还有谁有嫌疑
我来比较
我说我不戴眼镜
有底线
赵俊杰说
想了想,压力挺大
但我还是觉得1.2.5点
不符合我的特点
因此自己排除在外了
秦匹夫艾特俊杰
不能排除
因你正在分析时
西风又说了一句还装
悟空发了一个捂脸表情
赵俊杰说指手画脚
虽然可以转个弯
指向我经常写诗评
评这评那
但是想来想去划不上等号
西风说人至贱则无敌
秦匹夫说看看。果不其然
赵俊杰说忘恩负义
我和大家都没有见过面
谈不上恩情也谈不上负义
赵俊杰艾特西风
你就说句直接的话
天不会塌下来的
西风又说,人至贱则无敌
秦匹夫说现在基本戏台已搭起
角色分配完毕。好(鼓掌)
陈润生说
我也觉得赵俊杰是个人渣
悟空说,要举证
秦匹夫艾特陈润生
说出具体。分析分析
赵俊杰说请举例
陈润生说又不是我说的
我复制消息
然后把西风骂人的话
复制下来发到了群里
赵俊杰艾特西风
大家都指向我了
你若是个男人就直接告诉大家
说的就是我赵俊杰
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
那我给你一个说法
预言☆涟漪说
说的是我了啦
我也是戴眼镜的(捂脸)
我说我靠,历史时刻
沿途从未有过如此辉煌的战事
来,继续(鼓掌)
预言☆涟漪说
安静一下。吃个午饭(大笑)
秦匹夫说情况似乎有些严重了
我不好再说什么了
对方举证完毕我再自己分析判断
我艾特西风,举证,干掉赵俊杰
我也看他不顺眼
谁的诗都说好
懂不懂诗到底
赵俊杰说是啊,直接举证
男人做事大气点
预言☆涟漪说
我都认了
举啥证
我就是个笨蛋
陈润生艾特赵俊杰
还我红包
我艾特陈润生
不要节外生枝,啥鸡巴红包
预言☆涟漪说
说的就是我了啦,都散会
吃饭去
赵俊杰说还你个鸡巴
你自己给我的
俊杰艾特我
你让润生讲
他可能借这个机会有话要讲
陈润生说,你们广东人真抠
我艾特预言☆涟漪
装逼是不
你有还用装?
预言☆涟漪艾特我
反正你管不了(大笑)
秦匹夫说又是怎么个情况
陈润生说特别老典
真是一个垃圾
赵俊杰说你自己说明我哪里抠了
你来广州请你吃饭(捂嘴笑)
秦匹夫火上浇油,说,爆料爆料
我艾特秦匹夫
西风敢于谩骂,但不擅长举证
没有说服力
秦匹夫艾特我,对啊,这样谁信
我说要痛打落水狗
一边打,一遍细说罪状
让他死个明白
秦匹夫说把事实摆到桌面上来讲
然后润生发了两张
与赵俊杰的聊天截图
陈润生果然转过四百元给赵俊杰
赵俊杰说你若论老典垃圾
我可以明白无误地告诉你
可能我们自己才是
真正的十足的垃圾货(捂嘴笑)
你自己要给我
我是影响你的行为了吗?
我艾特赵俊杰
建议还给润生。他不容易
喝多了,误操作
赵俊杰说,鸡巴
我艾特赵俊杰
举证,爆料
陈润生说,我不想说了
我说散会
打擦边球没意思
我喜欢直捣黄龙
赵俊杰说每个人给自己留一份面子
老典大家说他垃圾吧
我就觉得老典相比之下真不是垃圾
还叫悟空说不要并案
那一桩还没理清呢
赵俊杰说对
叫他自己清清白白地讲出来
秦匹夫说全部说出来吧
搞清楚。互相都好过
赵俊杰说如果我有错,我错在哪里???
陈润生说你们先清理一下
赵俊杰说你们这些诗人
总不能自悟一点点什么
秦匹夫说说出来。别怕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事实摆出来。说出心中所想。
如有误会,则友情更进一步。
如果确实渣。则其他朋友也可绕而行之(大拇指)
赵俊杰说,对
我艾特秦匹夫,同感
那么就留点悬念吧
余刃说唉,真他妈水
秦匹夫说不能闷在心里。谁也搞不清为啥生气
我说有一天憋不住,会爆发的
我知道大家不退群
就是为了给我面子
我感谢诸位
秦匹夫说膀胱爆炸,损人损己
我说跟西风喝过一次酒
可以鉴定,是个真男人
没见过赵俊杰
但他经得起我的调侃
也无成见
我不想再多说什么
悟空说不要憋,小心前列腺
余刃说一码归一码
当事人说清楚撒,我日
秦匹夫艾特余刃
我一开始想闹着玩搅搅
现在确实有问题。又忐忑
我说当事人不说,不能严刑拷打吧
赵俊杰说
如果西风说的是我
我始终搞不清楚一个事
我跟他也没见过面
就二年前我骂过他一句小鸡巴
后来我向他道歉了
在另外一个群
他也好像原谅我了
今天他好像在说我
请举证,如果我有错
我道歉我自杀
我艾特赵俊杰
我靠,你言重啦(捂脸)
自杀(惊恐)
余刃艾特秦匹夫
也是小事,说开更好辨别
还叫悟空说性情刚烈
湖南人就是这样子的
秦匹夫说不说。
说明莫须有。现在宣判。
赵俊杰同志无罪开释
陈润生说好吧
你们都把鸡巴割了
特别鸡巴长,又大的
我艾特赵俊杰
老赵是湖南人?
俊杰说是的
我说哦,半个老乡
陈润生说湖南人和湖北人差不多
都是人精
我说人精有啥用
吃喝玩乐,还是得买单
赵俊杰说我是买单
但是他自己给我的
况且后来发生种种
我真的受不了,快要崩溃了
余刃说我也是湖南人
悟空说这个不必计较
请客是客气,不请也说得过去
我说我说的买单不是指你,是生活
还叫悟空说不是说
我到你那儿去,你就得请我
我也可以请你嘛
我说人精总不能老让别人吃亏吧
悟空说以兄弟相处
谁请谁一个鸟样
我说对头
秦匹夫说谁有钱谁请
我和悟空在一起
基本他请
我说对头
我没钱,你来看我
请完我,还得给我点
对宋庄几个兄弟
我做到了这点
赵俊杰说我要告诉润生二点
第一,别装逼
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
保全自己的面子
看我给你转钱你不收嘛
我偏要颠覆你的认知
第二,你的种种行为
过激程度绝对是超过老典的
请你自己多想想
润生说,艹,全说出来吧!别藏着
搞得好像你在保护我一样
@赵俊杰
我艾特赵俊杰和陈润生
干吧
陈润生说垃圾又怎么样?说出来
只要中间隐去一个人的姓名就行

我艾特陈润生,生哥别激动
我挺你
你的眼光跟我略同
陈润生说,不就是日吗
赵俊杰说只要中间隐去一个人的姓名就行???
秦匹夫说全部说出来吧朋友们。暴风雨啊。来吧!
陈润生艾特赵俊杰,对
日就一个字
赵俊杰说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姓名
我艾特赵俊杰,我懂了。在座的有女色
俊杰说一直到这个点上还有诙谐的成分在
我说润生想日,你不让日,对不对
秦匹夫发了俩表情,大笑和流口水,说,更加要说
落葵说日就日吧,我挺羡慕你们这群诗人的
美美美
我艾特赵俊杰
你压抑人性啊
你不对,俊杰
陈润生艾特赵俊杰
可以了,想说就说出来,别保护我,艹
秦匹夫说对。不存在保护。
大丈夫敢作敢当
无事不可对人言
润生说,来吧,骚起来
然后润生就用这句话
发了一个红包
来吧,骚起来
秦匹夫说看你俩做爱
半天不插。还是领个红包安逸
梅花驿说,骚包(憨笑)
润生说我要忙了,你们继续
悟空说马上就要到高潮了
没想到熄火了
秦匹夫说我也干活去
还叫悟空说我一会儿去法院
我说鸡巴
没意思
无趣
秦匹夫说没求意思。
看着看着动起来又塌了
我说等于啥也没说
劈柴烧了一堆
肉还是生的
悟空说就是,这就相当于说好了
啪啪啪的
临了却说来大姨妈了
绿鱼说搞到现在
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还叫悟空说,我勒了个去
我说那个人已确定
就是西风干赵俊杰
赵俊杰干陈润生
三角恋
绿鱼问因爱生恨?
我说我估计最终
润生和西风会联手干俊杰
因为俊杰性感
拭目以待
休庭
俊杰说现在来说西风
我想想,那是二年前
我们在一个群好像是说
政府的事情吧
我见西风很拥护D
觉得没多高水平
认识不了事物
就骂他一下小鸡巴
我的的确确当时以为
他就是个小孩子学生
还在我备注里加了个学生
其实这样的骂战
在诗人群里很常见的
我不知道西风是不是
一直在意这个事
秦匹夫说按说不会因此生恨
估计事情还有出入或其他
赵俊杰继续说
后来的这二年时间里
我时时也发现他在
某个群里会突然插进来一句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骂谁
是在骂我有可能
是在骂别人也不能
排除这个可能性
通过一些群的观察
我看西风还是个不错的人
所以前些日子
我借荒凉这个群向他道歉了
他没有接受我的道歉
说我两年前为何要无故骂他
但是在另外一个什么群
他好像又谅解我了
如果今天是骂我
那么这个就是
我与西风交往的大背景
没有太多事情
这三年时间里
我与西风的对话就那么一次
没有其他交往
秦匹夫艾特赵俊杰
如果是说你。有个忘恩负义很重要
你看看是不是做过这事。
没对西风做过。对其他人做过没有
你要自证清白才能安全着陆
否则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其实另一方面。就算做了
大方承认并改正。也能获得好评
赵俊杰说我没有与西风有过过多交往
我与诗人交往也就这二年
我自己认为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忘恩负义的事
其实我也愿意搞清楚
还叫悟空艾特秦匹夫,你在诱导
秦匹夫艾特悟空,你经验丰富
赵俊杰说悟空你来诱导一下
秦匹夫说好。西风的事情
他不出庭。姑且暂不宣判。
现在说说和润生的事
落葵说润生想泡妞呗
后跟一个大笑
赵俊杰说西风的事才是个正事
我在这里说明一下
如果西风不出来说明一下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
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我再也不会如此忍受
秦匹夫说润生说你抠
你有什么要说的
你说润生垃圾让你崩溃。是怎么回事
西风的事暂放一边
具体怎么解决你们私下商量
赵俊杰说我心里清楚这才是个事
秦匹夫说想泡妞正常。怎么能说人家垃圾
赵俊杰听好。今天你不说清楚
你的名字上永远有阴影
我们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对你宣判
预言☆涟漪说不带你这样玩心理的
秦匹夫艾特预言☆涟漪,吃饱没有
预言☆涟漪说,不说你听
秦匹夫说小气鬼,并发了个右哼哼
预言☆涟漪说,咬不着
秦匹夫说我又没说咬你
你想咬我啊
预言☆涟漪说你说的
匹夫说我没说
预言☆涟漪说你确定
秦匹夫说真没说啊
赵俊杰说有阴影就有阴影吧
相比一帮诗人而言,算个啥,还没法比
秦匹夫说一帮诗人而言。什么意思。
你这是狡辩。想以这种悲壮大话
掩饰自己的恶
预言☆涟漪说噢
秦匹夫说好吧。我咬你吧。咬哪儿
预言☆涟漪说那谁说的
匹夫问你多大了
预言☆涟漪说这就叫,不打自招
不说你听
秦匹夫说哼
有无丈夫
估计又不说你听(大笑)
预言☆涟漪说我天生克夫
赵俊杰说我先退出群
让他举证后你再告诉我
就在这时,西风突然艾特赵俊杰说
你编故事编得也太差劲了
两年前也就是2015年6月份
我还不知道
有这些个所谓的诗人圈子
第一次朋友拉我进这些群
是2015年11月份的事
而且是进的老典的“后垃圾”群
当时于我而仿佛进了
一个神圣的殿堂
对所有人都敬重有加
我清楚的记得你是我加的
第一个好友
我还向你请教过一些
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但遗憾的是你是我第一个
扔进黑名单的所谓诗人
各种缘由,想必你也清楚
骂我的人很多
因为我看不惯你们这些人
虚伪的嘴脸
余刃发了个大笑
赵俊杰说,好,来了
秦匹夫艾特预言☆涟漪
难道是……寡(惊恐)
西风艾特赵俊杰
你先别走,咱们说道说道
赵俊杰说问题已经很清楚了
还是前年的事
我哪里虚伪了?请你告诉我
余真说看热闹了
吃瓜
赵俊杰说是2015年6月份
记得很清楚
老实说
我也是那时刚进群
我到底哪里虚伪了?
预言☆涟漪艾特匹夫,正是(两个大笑)
西风艾特赵俊杰
我觉得你编故事真是高手
我自己多会涉及的这方面
难道你比我还要清楚
赵俊杰说我哪个地方编故事了?
你告诉我
匹夫艾特预言☆涟漪
克死几个。我也一样。专克妻
赵俊杰说一直到今天为止
备注都还没有改
我之前认为你幼稚的说法
就是名学生
1,指手画脚
2,忘恩负义
3,戴个眼镜
4,伪文化人
5,无底线
共计五条
@西风
你一条条举证,可以吗
西风说你自己对照你自己的所作所为
你在无限制的前前后后
有多少人不知道
赵俊杰说你倒是说啊
我在无限制前前后后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指我在无限制群
前前后后决定了你说我的共计五条,对吗?
西风说老杨对你不薄
你竟信口开河
辱骂老杨
难道是君子所为?
赵俊杰说我在无限制群指手画脚?
我在无限制群忘恩负义?
我在无限制群无底线?
晕死
余刃发了个大笑说,为了杨瑾……
你们慢慢聊
预言☆涟漪说男人吵起架来
原来也不比女人差呀
赵俊杰说我今天是说了句老装逼犯
这个我认
这个话大家来评评
我一并没有全盘否定老杨
二是只是说了他这个群装逼
我涉及什么辱骂了???
我涉及到什么指手画脚?忘恩负义?无底线了?
倒是你自己将这事儿整大了扩大化了杀猪了,明白了吗
匹夫艾特预言☆涟漪,我克妻,你有什么看法
预言☆涟漪说这个问题
晚上我们可以深刻研究研究
绿鱼艾特秦匹夫和预言☆涟漪
建议以炮友形式
匹夫艾特预言☆涟漪
好。我加你
秦匹夫艾特绿鱼,好建议(拳头)
西风艾特俊杰,你写诗不行,但骂人挺有水平(大拇指)
我永远记得你骂我的话
匹夫艾特预言☆涟漪
我可以加你吗
绿鱼说这样就不会相克啦
赵俊杰说其实归根结底
还是三年前我骂了一句西风小鸡巴
而怀恨在心
导致你永远不肯原谅我了吧
并非老杨的这么个事
西风是借这个事在说事
你是个男人吗
诗群里吵来吵去非线下当面交流
骂几句是个啥事
你是个诗人吗?你没有见到诗群里
整天在吵闹
西风艾特赵俊杰
记住一年前我还在你的大恺群里
我还尊称你是老师,三年前???无语
赵俊杰说我没有记日子记得这么清楚
2015年6月我骂过你,你都记得
这是多么痛的恨啊
余刃艾特匹夫,加并泡
俊杰说就骂了你一句,你我其实并不认识
我后来向你道歉
你也不认
西风艾特俊杰
你是真无赖
俊杰说西风你真不是个男人
我感到莫名其妙的
大家来评评吧
我说啥他也不认
秦匹夫艾特余刃
已加并在尝试泡
西风说三年前我都不知道诗是什么
余刃艾特匹夫,巴适
悟空说好啦,好啦
赵俊杰说
我没有你记日子记得这么清楚
我没有把这事当个事啊
没有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
2015年6月
真的,也是前年啊
悟空说,过,过,过
我更想听听光头求炮不成的事儿
俊杰说有些事
你不能这么单一化地看
我今天是说过老杨这么一句
也是受他批评我一些话所激
这么个网络语言你就认为
我好像对自己的师父一样
忘恩负义?
西风,你是不是有病啊
西风,昨天的事是昨天的事
不要老是埋在心里痛苦自己
明白吗,要做个男人
要容忍,要宽容,要睿智一些
西风艾特俊杰
你跟老杨在无限制群里的点点滴滴
群里的人都心知肚明
说实话,老杨对你有师恩
你出群就骂老杨
骂老杨的无限制群
我真不知道一个诗人的底线
在哪里
做人的底线又在哪里?
俊杰艾特心地荒凉
群主你来说句吧
西风真的理解不了一些事
我无能为力
西风说叼着奶头骂娘的事
亏你也做得出来!
俊杰说,你是恨我就恨我
计较在心就是计较在心
你老是借老杨的事
夸张化杀猪化干吗
你到底是有啥用心????
卑鄙
西风说这是你自己的理解
我跟老杨无任何交集
甚至没有私聊过几句
但值得让人尊敬的人不多
他算一个,你不是
赵俊杰说不值得跟你扯
智商真的底下
秦匹夫艾特西风
好。现在说说润生的事情
余刃说任何情况应允许有异议
不能说谁值得尊敬就不能说了
这点应该是基本常识
秦匹夫竖了个大拇指
落葵艾特俊杰
说点润生约炮的事情吧,求你了
并发了个红包
红包上写:说点正事
茶小青说,说正事啊
赵俊杰说,如释重负
落葵说正经的不说
光打绕绕弯儿
余刃说,3分好包
落葵艾特俊杰
糊弄人哩嘛
余刃说有时我也不懂俊杰在说什么
理解
秦匹夫艾特赵俊杰
你的名字依然有阴影
把润生事说清楚
他说你抠。你说他垃圾让你崩溃
都说清楚
赵俊杰说我抠吗?我请客576元
自己分析
余刃说润生酒后发来400,可退之
秦匹夫说虽然请了客
但可能脸色不好
或语言暴露抠心思
然后润生才给你返钱(坏笑)
俊杰说屁,他在以这种装逼方式在做什么
你们问他,别问我
秦匹夫说那你说他垃圾让你崩溃
是怎么回事
这个得问你吧
俊杰说他自己也明白啦,你私下问他
好吧
俊杰说都是因走召引发这场大战
下次叫他请客
还叫悟空说真正的高潮
就要到了
秦匹夫说还是莫名其妙
还叫悟空说耳朵要立起来
秦匹夫说说清楚。用通俗语言说
余刃发了俩大拇指
余刃说要么私下直言
在群里说尽量说清楚
也好有个判断
余刃艾特赵俊杰
跟走召有啥关系
他诗我同意心地荒凉看法
秦匹夫竖了个大拇指
秦匹夫说不说清楚。
支支吾吾。就是心里有鬼
俊杰艾特余刃
你举证走召的诗不好在哪里???
我艾特赵俊杰
你跟西风的事我基本已判定
西风跟我不同
他眼中揉不得沙子
我相对宽容
只要不是疯狗
我都能接受
西风不喜欢太狂妄傲慢的人
你身上有这些苗头
而自身又才华有限
所以你说人家是学生
人家当然生气
你跟杨瑾的冲撞
我倒有自己看法
这世上没有神坛
没有唯我独尊
没有什么东西不能推翻
没有什么值得永垂不朽
把群建成无限制那样
不是肺活量特别大的人
在里面无法生存
但我这么说绝对没有
否认杨瑾才华和为人的意思
我只是不习惯中规中矩
一招一式打太极
我喜欢扑上去就啃就干
我喜欢大伙儿都能嗨起来
仅此。
唯此,方为自由欢乐的群
自由欢乐的人生
总之,我认为
大家都是好兄弟
没有疯狗
大家鼓掌
秦匹夫艾特我
看似正确。也有和稀泥的嫌疑
各打了50大板(大笑)
赵俊杰竖了个大拇指
秦匹夫说不过做群主真难
我也是群主。理解(握手)
赵俊杰艾特我,(抱拳)
我艾特秦匹夫
你是在故意打趣么?
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傻逼我才不屑于留
都是让他们自己滚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人
秦匹夫说
西风不喜欢太狂妄傲慢的人
你身上有这些苗头
而自身又才华有限
@赵俊杰 这个你怎么看
秦匹夫艾特我
知道。搞着玩。太沉闷了不好
我说我对赵俊杰不反感
即便西风大哥对他深恶痛绝
秦匹夫说要搞出一些事情
来让大家乐呵
我说但请给我了解他的时间
日久见人心
见性情
秦匹夫说告一段落。
这个事情闹不起来了
本来今天半天要看鲁鱼的诗
结果看了百分之一不到
热闹也没看成
我艾特俊杰
你的眼光的确有时好,有时差
泥沙俱下
秦匹夫说对。这样明白批评好(大拇指)
我说感觉你就是瞎猫撞死耗子
只可惜我对所谓诗评没兴趣
啥事都得有人干
掏粪坑也很重要
赵俊杰捂嘴笑
说明白这点就好
余刃艾特赵俊杰
这个不用举证
我读过
且我自己看法暂没必要费力向你举证
秦匹夫说我揭发。
赵俊杰8面玲珑。
和谁都能处好关系
说好听包容
不好听屎饭不分
俊杰说绝非如此简单
我大恺只有一条主轴
给予可能性诗人空间
大恺不做锦上添花的事
只做雪中送炭
纳兰发了一个美女照片
笑起来有酒窝
正在看手机
我艾特纳兰
你总是适时向我提醒
这世上还有女人
适时提醒我还有一根大鸡巴
不要愧对它
我艾特秦匹夫
连发了七个大笑
我说笑死
跟西风算是完了
那个小姐诗人
的确需要雪中送炭
赞一个
秦匹夫竖了个大拇指
说性情还是不错的
为人不小气
我说总之,赵俊杰
我人民法庭不能直接判死
有待观察
休庭
赵俊杰捂嘴笑
说可能西风又会认为我在装逼
余刃说毛病每人都有一些
发现不对味
互相就不要再来往
秦匹夫说好。基本就这样了
我也要开始干活了
赵俊杰说他经常说这人真会装啊装啊
我要问他我装给谁看呢
还叫悟空说这个你怎么看
这个老管的口气
他经常这样子问
我离开一个多小时
最精彩的部分也没有出来
秦匹夫艾特悟空
才离开就想念老管啊
不能因为老管说过某话我们就不说了
一场大仗。消弭于无形。遗憾
还叫悟空说哈哈
只是想起老管的口气
秦匹夫并排发了俩表情
大笑。大拇指
2020.1.7
 

书香读心地荒凉的诗两首


好听好听
以后我要跟书香长期合作
指定她来朗诵我的诗
不需要花招
只需忧伤缓慢的读出来
书香艾特我
多提宝贵意见
我说没意见
所有意见都有主观色彩
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我不喜欢当老师
更不喜欢教谁写诗
都扯淡
润生说一个人说话不累吗
我说我喜欢一个人说话
有没有听众都无所谓
我说的话就是诗
有没有读者也无所谓
这世上没有谁是老师
在我眼中,都扯淡
书香艾特我
喝杯茶,静静
我说我不写诗不静
只有在诗中,我才是静的
一到了晚上
压抑无比
老婆不想动
想动的永远都在大街上
商场里

可是,一旦凑近
又会变成不想动的
人生啊
还是一个人说话
比较爽
润生说只有睡着了才是安静的
我说睡着了也不安静
夜夜梦遗
春梦无边
还叫悟空说
你可以整一首诗了
我说沿途聊天记录没删过
等有时间,整理一下
怕是有几百首
女子娟在群里发自己
唱的歌
我艾特女子娟
好听。让我喊着你的名字入眠

么么哒
晚安
2020.1.7
 

相见之日不远


2017年6月17日
凌晨两点十二分
郎毛在沿途群连发了两句
同样的话
你没来,哥很失落
你没来,哥很失落
当天上午八点十分
我艾特郎毛
哥哥不必失落
相见之日不远
见后必千杯少
必群屁欢
2020.1.7
 

逆风


逆风好久没出来撩骚了
逆风在干吗
我突然很想念逆风
在逆风中裸奔
在逆风中奋勇前进
在逆风中喝农药
在逆风中一泻千里
在逆风中登上天安门城楼
在逆风中宣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
解散
2020.1.7
 

@秦匹夫


别人的诗可以不看
你的诗必看
你真是个诗神
秦匹夫艾特我
又要让我难堪了
不过你能肯定
我更加有信心
真诚谢谢兄弟
我说
《登无名山头记》
这首。好到极点
词语已经是摆设
万种风情柔情悲情
浑然一体
预言☆涟漪艾特秦匹夫
你知道心地荒凉家
什么东西最多吗?
我艾特预言☆涟漪
我知道。精子最多
成活率百分之百
悟空大笑
说还真是的
预言☆涟漪说
切。自恋
我说在别的方面我自卑
在这方面
我不仅自恋
还自豪
秦匹夫艾特我
这首我妈看了
给我打来电话
说她很难过
我艾特秦匹夫
令堂真是高人
秦匹夫艾特预言☆涟漪
你怎么昨天醒了不理我了
预言☆涟漪说心地荒凉家
吹风筒最多
特能吹而且风力还不小
我一直睡到现在(捂脸)
悟空说你妈妈写诗
也是好诗人
秦匹夫艾特悟空
我比较反感我妈
悟空说可能跟
小时候的记忆有关吧
悟空艾特预言☆涟漪
睡美人?
秦匹夫说应该是。不愉快
我艾特预言☆涟漪
我只是对所爱诗人表示认可
你为何如此攻击?
居心叵测
睡母猪(阴险)
预言☆涟漪说
应该是他妈漂亮
害得他一直单身
预言☆涟漪艾特我
你就像个跳蚤
我什么都没说
还攻击(捂脸)
我说我还是阴虱呢
你快看看你裤裆内
有没有我
小心被咬到敏感部位哟
预言☆涟漪说
我查了半天字典
才找到个适合你的字
滚(捂脸)
秦匹夫艾特预言☆涟漪
你真是个适做妻子的好姑娘
我说不吃饱,我是不会滚的
深藏你阴毛丛中而不露
预言☆涟漪说
这变态的让人抓狂
秦匹夫说这招好像还比较管用
我要学习
我说我靠
我似乎感觉到
所有人
此刻裆部
都在发痒
情不自禁地不约而同地
全部都夹紧了双腿
作为一只跳蚤的荒凉
也一样令人惶惶不可终日
牛逼
陶醉
预言☆涟漪艾特我
小心意淫成习
会造成你老婆在外面偷腥
还叫悟空艾特秦匹夫
学着点,直捣黄龙的法子
我艾特预言☆涟漪
有你解决我的性欲
老婆可以忽略不计
反正玩你少
老婆玩够了
预言☆涟漪说
切,排队也轮不到你
我艾特预言☆涟漪
我靠,莫非你是慰安妇?
排队(尴尬)
那算了吧
预言☆涟漪说
哥。我跟你很熟吗(捂脸)
我说你已经失去感知力
我再猛也无用
预言☆涟漪说继续(捂脸)
我说你今日得罪了我
你等着
此生必有让你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的一刻
秦匹夫艾特还叫悟空
需要天赋。荒凉天生会搞女人
我学也是东施效颦
我就保留下自己的本色吧
我在等正好能被我的技术
攻破的女人
预言☆涟漪说放心
我有好多时间等着呢
我艾特秦匹夫
你错了。这个预言☆涟漪
说啥都不会让我搞
我要霸王硬上弓
直捣黄龙
秦匹夫艾特我
你手下留情。留几个
让我试验一下
还叫悟空大喝一声
都闪一边,让我来
我艾特秦匹夫
是屌下留情
舌下留情
我一般不用手
还叫悟空艾特秦匹夫(大笑)
你这么可怜巴巴的
可不成
我说遇到可怜巴巴的
我从不留情
先干而后快!
秦匹夫艾特还叫悟空
不是可怜巴巴
是事实
好多年了都这样
基本习惯了
秦匹夫艾特我
你也就是嘴快
真正也没搞多少
还叫悟空说
当有这样的姿态
舍我其谁
秦匹夫说试过了
还是没效果(大笑)
我说嗯,别说破嘛
搞得我很没面子(害羞)
搞什么啊
我就是被满世界追着哺乳
吓尿的那个
秦匹夫大笑说
不过说真的
一个女人哪有那么容易搞到
我说这倒是你所不能理解的
你还是写诗去吧
秦匹夫说有些女子是好搞
有些不行
我说都好搞
都有缝子可钻
不想跟你聊这个
不是一个级别
你还是写诗去吧
上帝今生让你写诗牛逼
让我泡妞牛逼
所以
谁也不要嫉妒谁
秦匹夫发了一个坏笑
我说有朝一日
我日不完
你来
我送给你日
有朝一日
你写出了牛逼的诗
就说是我写的
合作愉快
秦匹夫说草。这个(大笑)
秦匹夫说好。行。
只要是女人
怎样都行
我说你看你都饥渴成啥样了
真可怜
还叫悟空大笑
秦匹夫说七八年不知肉味了
我说快去撸吧
对着鞋店门口
123
射!
看哪个路过的性感
冲哪个射
悟空说卧槽
行为艺术
秦匹夫大笑
说,会被打成烂泥
2020.1.7
 

天水孟小语


天水孟小语在群里发了一组
自己的诗
“我想忽略掉你
就像忽略掉每个阴……”
我艾特天水孟小语
每个阴啥
悟空说
孟小语很漂亮
王小拧说阴天
估计是
秦匹夫说天水。天水。天上之水(大拇指)
悟空说要是阴天就不出彩了
王小拧说难不成阴
(四个阴险)
悟空说你懂的
我说
我希望是阴部
阴户
阴唇
阴蒂
阴毛

才出彩
王小拧说
悟空也这样觉得
秦匹夫说你要求太高了
阴道就好
我说我喜欢浅尝辄止
你喜欢往里钻
秦匹夫说你钻腻了
我还没怎么钻过
总要试试
回忆仅有的几次
真美妙啊
我说我想设置一个
沿途纯洁日
沿途纯洁日
到那一天
不许污言秽语
只能纯洁,日
孟小语艾特秦匹夫
发了一朵玫瑰
和一杯茶
秦匹夫说
现在就很纯洁
孟小语艾特我
发了一个机智表情
秦匹夫艾特天水孟小语
小语上午好
孟小语艾特悟空
发了一朵玫瑰花
孟小语艾特秦匹夫说
打扰大家聊天了
我说唉,有几个人
真正愿意读美女诗人的诗
全部都是想日美女诗人罢了
孟小语,你快跑吧
小心被日
秦匹夫艾特天水孟小语
没有啊
你出现我非常激动
陈润生艾特我,对头
我艾特秦匹夫
我可以加你吗(大笑)
孟小语说
来……陪大家聊会
秦匹夫艾特我
尊重女士。要这样问
孟小语说我觉得吧
大家应该把这么好的题材
放进诗里
那才叫本事
秦匹夫艾特天水孟小语
单身还是有伴侣?
孟小语说,说开显得不雅
放诗里那是高级啊
我说只要放沿途一蒸
都是好菜
都高级
有一天咱们的聊天记录
都会成为诗
等着吧
看我的
孟小语说就那些个词
反反复复说
也没多大意思
难道谁不知道呀
孟小语艾特我
发了一头牛
说,期待
秦匹夫艾特天水孟小语
哪个词啊
我说那两样东西才是
人类永恒的主题
说出来才牛逼
憋在心里会发臭
一脸屎相的都是病人
孟小语说写出来更牛
哈哈,对
秦匹夫说既然长出来了
说出来是应该的
写出来更加需要
我说什么叫释放
沿途就是释放
就是射射射
你不懂
小女孩
秦匹夫说小语是小女孩?
孟小语说大女人
我说我的诗
祖国尤物
难道没读过?
难道不牛逼?
秦匹夫说这群里的姑娘
大部分不知道多大
问也不说
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我艾特秦匹夫
这群里的姑娘都别动
去别的群搞
秦匹夫艾特我,?
悟空艾特秦匹夫
别打群里姑娘的主意
都是群主的
耕石轩艾特秦匹夫
记住,都别动(阴险)
孟小语艾特我(两个敲打)
秦匹夫说万一她们动我呢
还叫悟空说我是最理解群主的
但凡群主看上的
我都躲得远远的
我艾特秦匹夫
会被踢出去
秦匹夫艾特还叫悟空
你暗中动了不知多少
耕石轩艾特秦匹夫
那你得改个霸气的网名哦
秦霸天如何(两个阴险)
秦匹夫艾特我
她们爱我。你就踢?什么道理
我艾特秦匹夫
当真?(四个抓狂)
秦匹夫说我估计(大笑)
我说不可能
大哥堂堂正正
不会干背后一枪
陈润生艾特天水孟小语
你会成为真诗人的
还叫悟空说冯压猴
秦匹夫艾特耕石轩
名字无所谓
你看特朗普
这三个字意思都搞不清
人家还是当总统
秦匹夫艾特我
你说几个能动的
我是真心求偶。不是玩弄
孟小语说这群里真……有意思(大笑)
孟小语艾特秦匹夫
网上找希望不大
秦匹夫艾特天水孟小语
也还是有希望吧
我认识几个人
都在网上搞成功
现在家庭幸福
我艾特秦匹夫
都能动。我在吹牛逼
连我你都可以动
孟小语说好玩(大笑)
我说我又不是玉皇大帝
可管众生
秦匹夫大笑
说,那就好
王小拧说预祝牵手成功
我说不过小语我也爱
看谁有魅力吧
秦匹夫说我只爱一个
其他全给你
孟小语说我呀(疑问)
不会成功的
我说不
我全爱
一个都不放过
秦匹夫在群里发了张
自己的自拍照
艾特天水孟小语
说这个是我
孟小语说认得了
秦匹夫说我追求你
应该能成功吧
我说还是秦匹夫高明
孟小语艾特秦匹夫
我不喜欢人
鬼和神都可以(捂嘴笑)
我说喜欢驴?
孟小语艾特我
(奸笑)真会想
润生说凡是在群里找老婆的
都不是好人
我说人家孩子都俩了
秦匹夫说有孩子也无所谓
没老公就行
我艾特秦匹夫
你真是渴啊
你们聊
我退群了
秦匹夫艾特我,形势所迫
陈润生说要聊私聊,我走了
秦匹夫艾特天水孟小语
你有家室?
孟小语说我也走了(恐惧)
秦匹夫说白忙活一场(大笑)
通知:有家室(老公)的女性
尽量不要和我聊天
真诚交流。拒绝调戏,玩弄(心碎)
陈润生艾特秦匹夫
有病
搞得婚介一样了(四个捂脸)
秦匹夫艾特陈润生(大笑)
无聊。乱说一气
2020.1.7
 

你的群主啪啪去了


正在大伙儿聊得
如火如荼时
非凡突然发了一条消息
温馨提醒亲爱的们
子时一到
这是肝排毒的重要时间
睡前别忘了刷牙洗脸泡个脚
赶紧去睡觉咯!么么哒
还叫悟空艾特非凡
你的群主啪啪去了
2020.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