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9年诗精选二十首

◎唐果





倒洗澡水的中年妇女


在她家下水道的出口
你能捡到的东西有
一个哭泣的婴儿
几个假发套
女人和男孩的内衣、袜子以及
玩具⋯⋯

还有和婴儿一起,在污水沟里
把玩自己唾沫的金鱼



为了找个人


为了找个人
她走了八千多步
走完八千多步
这个人仍然没找到

没有人知道
要走多少步
才能将他找到



一只被剪掉翅膀的狗


它看起来像个傻瓜
一个被主人吓破胆的可怜虫
它臂部两侧的毛呈旋涡状
像伤疤

一只被剪掉翅膀的狗的叫声
越听越像野鸭



彩云路


彩云路
提一把红色梯子的女人
很沮丧

有人告诉她
在彩云路搭一把梯子
就能登天

可是她没有成功
沮丧的女人
扛着一把红色的梯子

走街串巷
她打算再去青云街
试试



枝头的花


枝头的花不用说话
它的美就是语言

器物上的花
开口了
它想说什么呢

也许是,"来呀
来呀,你们都来
你们都来看我呀!"



我想去摸你


视力越来越差
假如我像以前一样
说:"我想去看你"
你会相信吗

如果你不相信
我又该如何表达
难道说"我想去摸你"吗
看不见的物事
就一定是能抚摸的吗
假如你是违禁品
贴着"禁止靠近"的标签
我该怎么办

你告诉我
假如我的视力降为零
不靠抚摸
要怎样才能看见你

我怎好意思
频频地对你说
"我想去摸你"
假如我们终于见到
面对而坐,放在以前
我可以目不转睛地
看着你。但在看不见的
现在。我又怎么能
时刻不停地抚摸你

假如你是头大象
我剩余的,黑暗中的人生
便只够摸遍你



用来盛水果皮的塑料盒子


用来盛水果皮的塑料盒子,
最开始,它是装什么的呢?
让我想想。我这该死的
记忆力日益衰退的脑袋。
想起来了。最开始,
它是装榴莲的。

榴莲贵,我一直舍不得买。
某个清晨,我狠了狠心,
买下一盒。我并不喜欢吃它,
我只是需要偶尔地,狠狠心。
就像磨刀匠需要用指肚试试,
磨完的菜刀,是不是足够锋利。



想养只狗


突然想养只狗
产生这种想法,我有点难过
我想养小狗而不是大狗
想养只会用舌头舔的狗
而不是会用牙齿咬的狗

体形圆一点吧
我可不想因为自己
牵着一只方形的狗散步
而引得路人侧目
圆滚滚的最好
睡觉时拿它当自带温度的枕头

耳朵长到及地
别的狗都是四条腿走路
而我的狗却是六条
它跑起来,像一台微形货车奔驰

不要白色,懒惰的人
不适合白色。及至
白纸、白云、白天,都不适合
灰色太冷,而我尚可以
在爱人面前释放出热情

还是咖啡色吧
当我喝咖啡的时候想到狗
这咖啡色的狗
在咖啡里得浸泡多久
才变成咖啡色的呢
边喝咖啡边思考的我
更像个学识渊博的人

睡不着的时候就想养只狗
醒来可能变成了兔子
兔子的红眼睛,泪汪汪
狗的黑眼睛,泪汪汪
它们,你均不能凝视太久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眼神
它在替谁的命运悲哀
我想养只似乎看透一切
却只会"汪汪汪"的狗



我把路灯早早地点亮


那些叫了一天的鸟儿
已经疲倦

那条被雨水冲刷一天的小径
已经发白

那些颤抖了一天的树叶
已经晕眩

那些在硬壳里躲了一天的蜗牛
触角已经肿胀

同样是在室外
怎忍心让路灯,一直旁观



我挣的⋯⋯


我挣的葡萄藤在快餐盒的最底层
我挣的瓜子壳像葵花一样
开在葡萄藤上

我挣的信笺上写满了字
只有我一个人可以辨识
信笺的最后一页有一首未分行的诗
在这首诗里,我写到死亡和爱情

不需要挣空气
空气充盈,在每一个角落和缝隙

有时候需要挣一点寂静
放在店堂
供我读几页诗集,写完一首短诗
够灵魂栖在树枝上眺望
假装能看到远方的人



我伸过脑袋


我伸过脑袋,说,
随便砍吧,我不怕疼
可你刚举起刀子,
我就把头缩了回来。

我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
有时觉得活着没意思,
可只要大卡车从身边经过,
出于本能,
我将身体缩成一团。

只要嗅到危险的气息,
我就像臭鼬一样,
不要脸地,将缩成一团的身体
滚向草窠。



葡萄颂


葡萄颂,颂哪种葡萄?
绿色的还是紫色的?
长形的还是圆形的?
像马奶的还是像人的乳头的?

摆放在超市冷藏箱的,
还是果农篮子里的?
是逃跑及时还是跑得慢,
被穿制服的人摔在地上,
汁液被大地吸吮,
而葡萄皮像膏药一样贴在地表的?

是被我剥皮吃掉的?
还是因为腐烂,被我随手抛弃的?
是长在父母家院里裸着身子,
被风吹雨淋的?还是果园里
穿着衣服,被风吹雨淋的?

是一天天丰满,一天天甜美
被人吃下肚子的?还是体弱多病
长到一半就长不动了,坠入泥土的?



黑洞


把黑暗挖一个洞
我坐在洞的深处
被黑暗围困的我
脑子一片空白

夜晚把洞外的东西
涂成黑色
而灯光把洞里的我
涂成白色

我白头发,白眼珠,白嘴唇
洞外的行道树
黑脑仁,黑脚掌,黑心脏
我的白与它的黑相撞
猫样的灰色影子
便成串的掉在地上

假如我走到洞口张望
黑暗很快就将我赶回洞里
它给你划定的
用于建造黑洞的边界
没有人能轻易跨越



无以言


说什么呢,说越来越好的胃口
还是说越来越粗壮的腰身

说被我粗暴地塞进嘴里的食物
下面已遭废弃

说我对嘴巴的报复性使用
要不要写下这首诗

我考虑了三天
要不要指责帮凶

酸疼的操劳过度的右手
说自私的嘴巴

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
置其他器官而不顾

说走着走着就把影子弄丢
荒僻的路上只见自己一个



假牙是个带隐喻的词


妹妹用手机给坐在对面的父母
拍照,我的目光成功地
被左边的母亲吸引。她没戴假牙
(戴假牙疼,被她常年累月地
泡在杯子里,已长出长长的青苔)
活脱脱一个慈祥的女巫

必须承认我被母亲惊到
她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
可谁又愿意放着仙女不做
变成女巫呢。我不能阻止
牙齿掉光,但我能强忍疼痛
出门时,像是瘸脚的人
拿起拐杖一样,把枷锁般的假牙
娴熟地,套上



没牙之人


没牙之人啃苹果
把苹果啃出面包味
吃烤乳鸽,吐出来的
却是刺猬的刺
没牙之人还需要别人帮她
拔出陷在牙龈里的鱼刺

一颗栖身床下
一颗长出翅膀飞上屋顶
一颗随小土狗的尸体
埋在李子树下
其它的牙是什么时候逃离
嘴巴这座牢狱的
一个个在哪里落户安家
变成了良民

无牙之人吃下青菜
吐出一根根树枝
吃下牛奶,吐出奶牛
奶牛"哞哞"地叫
它的存在,多么无辜



奇怪的一天


台板上的东西
纷纷往下掉

我从沙发上
掉到地上
桌子的尖角试图阻挡
但未能如愿



象腿


大象的腿已经长出来了
大象的腰
脑袋和牙齿在哪里呢

如果真的从大象腿上
长出大象的腰
脑袋和牙齿。我想
我会需要一个大房间

如果你足够仁慈
请将我放回大森林



脑袋里的虫子


我确定,我的脑袋里有虫子
至于它们是什么时候
钻进去的,怎样钻进去的
不得而知。我还可以确定的是
它不是一只或者几只,而是很多
它们有的是奶奶,有的是乖孙
尽管我没提到爷爷或者父亲
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我养的虫子,均由我提供食粮
它们最喜欢记忆,其次才是欢乐
它们吃下记忆,拉出
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东西
它们咀嚼粉红色欢乐
吐出,就变成了灰色的痛苦

它们喜欢新鲜的
每当它们吞下我最新的想法
它们就哄堂大笑
我的脑袋经常“嗡嗡嗡”地响
就是明证。昨天
它们把我关于卫生间的记忆吃了
当我置身卫生间,尿意频频
却奔向厨房,拉开抽屉
拿岀一个盘子



那个头顶毛栗子的人


那个头顶毛栗子的人
从家里出来了
在电梯里,小女孩用惊恐的眼神
看着他头上的毛栗子

顶着毛栗子的人
走在阳光下,毛栗子在他头顶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像有人把他的头当大铁锅
翻炒栗子。毛栗子尚未成熟
栗子被尖刺紧紧包裹

在冬日阳光下行走的人
被衣物层层包裹
头顶毛栗子的人走入阴暗
尖刺消失
阴暗吞下它,光明吐出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